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_第3章

小说下载: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作者:元小七更新时间:2016-11-23点击:

脑袋从车窗伸出来,对着他嘻嘻地笑。
   夏久胜傻了,他是故意溅自己一身脏水?这是哪个神经病?脑子进水了?
   “对不起啊!小帅哥。”那人看夏久胜走近,大半个身子从车窗探出来,好奇宝宝似地望着他,脸上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夏久胜看他口不对心的样子,越加愤怒,用力将手上的衬衫甩过去,盖到他头上,吼道:“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
   信你才有鬼了,当我白痴啊!
   那人没想到夏久胜会把衣服丢过来,躲避不及,湿衣服重,把脑袋捂得严严实实,鼻子嘴巴被湿湿的布贴上,一股恶臭钻入鼻孔,胃里顿时一阵翻江蹈海。
   他用力扯下衬衫,打开车门跳下来,捂着肚子一阵干呕。
   吐了几口清水,没有呕出什么,那男人狼狈地直起身,恶狠狠地瞪了夏久胜一眼。
   可惜脸上挂着眼泪鼻涕,没有一点杀伤力。
   那人回到车边,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脸,又拿起一瓶矿泉水咕噜咕噜地漱了口,才好受了一点。
   “放心,衣服只是臭了一点,没有毒的。”看他狼狈的样子,夏久胜解气地哈哈大笑。
   “臭小子,你找死――”那人被夏久胜惹毛了,挥拳想来收拾他。
   “别动手,动手只会更难看。”夏久胜收住笑,一个前踢腿,脚尖已与自己额头齐平,右腿绷得笔直,慢慢放下来,搁在车顶,摆了个标准的劈叉姿势。
   面前的男人虽然长得英挺俊朗,比自己还高壮了不少,很明显是个没吃过苦的二世祖,匀称的身架是健身房练出来的,没有一点力量。这么花拳绣腿的战斗力,也想跟自己动手,不是找虐吗?
   可惜了一付好皮囊,夏久胜摇摇头,如果是穿制服的,或许对他还有点吸引力。
   忽然想到这件事,本来就是这个男人惹出来的,他放下右腿,抓住男人的胸口,锐利的眼神死死盯住对方的眼睛:“你把我的衣服溅了一身臭水,打算怎么赔?”
   男子早在夏久胜劈叉时,就呆住了,此时不甘心地从口袋摸出皮夹,抽出一张大钞,递给他:“这钱赔你,总行了吧。”
   夏久胜见他这么干脆,心里舒服了点,正想去接,又收回了手。
   自己这算什么,敲诈吗?如果这样,他跟那些混混有什么区别。
   他松手把钱推回去:“我不要钱,你找个地方把我的衣服裤子洗干净,就行了。”
   他知道有钱人住的地方,都有洗衣机、烘干机,洗件衣服很快的。
   啊!男子大吃一惊,这是缠上我了?他又拿出几张大钞,往夏久胜的裤袋塞:“我等一下要去外地,没地方给你洗,你拿钱自己找地方吧――”
   夏久胜懒得跟他纠缠,身子一扭避开,转身打开汽车后门,坐了上去,“别说了,我是不会要你钱的。”
   男子伸着手,傻了。
   自己真的犯贱啊,干嘛去捉弄这个人。
   今天去派出所探望同学,恰好听到那件雷人的事,他很好奇这个能把同性迷得神晕颠倒的帅哥,到底有什么非凡之处。从派出所出来,跟朋友约好去酒吧喝酒,看到夏久胜坐在路边,一时头脑发热,干了这件蠢事。
   以前当然听说过同性恋,印象一直停留在女性化、柔弱、胆小、可爱上。看夏久胜长得这么秀气,低头坐在那里时,浓密的睫毛几乎遮住了整双眼睛,甚至给他一种楚楚动人的错觉,所以才想戏弄一下夏久胜,没想到一脚踢到铁板上了。
   他看着夏久胜态度坚决,无奈地回到车里,发动车子。
   带他到自己家,当然是不合适的。想了想,决定带夏久胜去国际大酒店。
   那是他家的产业,酒店现在划到姐姐的产业下,不过顶楼留着自家用,平时有什么活动,都在那里办,也给他留了一间客房。
   车里气味很重,他打开窗换气,心里想着又得换一辆车了。
   到了国大,他带着夏久胜,从专用电梯上了顶楼,进了一间豪华的大套房。
   夏久胜进去后有些晕,这房间也太奢华了吧,真看不出来,这个男人居然这么有钱。
   那男人找出一条新浴巾,叫夏久胜去洗澡,自己打了电话,叫客户服务员过来帮他洗衣服。
   夏久胜脱光衣裤,围着浴巾,进了浴室。
   浴室很大,他解下浴巾,站在镜子前。
   家里只有巴掌大的小镜子,他还没有机会站在这样巨大的镜子前,看清自己长大后的身体。
   接近一米八的个子,才一百二十斤,虽然很单薄,但是线条清晰,像游泳运动员一样干净利落,因为经常骑自行车,臀部很翘。眼睛清亮有神,嘴角上翘有笑纹,算是非常帅气的男孩子。
   满意地走到水笼头下,身子确实很脏很臭了,他用了三次洗发水和沐浴露,才把身体彻底洗干净。
   用浴巾擦干身体,围上浴巾走出来。
   那个男人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他出来,上下扫了他一遍,眼睛明显亮了一下。
   夏久胜只将浴巾随意围在臀部,踏了一双不太合脚的拖鞋。
   短发虽然已擦过,耳边没擦到的发梢,仍有水珠凝结并滴落。刚刚洗过澡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一层粉嫩的颜色。大概是太累了了,眼睛眯着显得没精神,看上去多了些柔软。
   身上的肌肉,在长期劳作中,已锻炼出雏形。因为瘦,薄薄的肌肉线条,让他多了种介于成熟和青涩当中的诱人味道,松松的浴巾,被挺翘圆润的臀支撑起来,让人有去内里一探究竟的冲动。
   夏久胜不在意地绕过那个人,来到他旁边的沙发里坐下,等对方把衣服洗干净还给他。
   “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要骚扰你了,小伙子长得迷死人,连男人见了也会动心――”那个男人收回目光,夸奖了一句。
   夏久胜扁扁嘴。“夸我也没用,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男人一愣,忍不住笑了:“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呢?”
   要知道网上不少人叫他老公,就是因为他长得帅,又有钱,没想到被这小子忽视了。
   这小子肯定不大上网,否则不可能不认识他。
   “穿制服的男人。”夏久胜一本正经地说。
  
   第3章
  
   又坐了一会,服务员推门进来,把洗好的衣服放到桌上,扫了夏久胜一眼。
   能在五星级酒店给小少爷服务,这个服务员的眼色肯定不会差,她刚才还在奇怪,为什么少爷要她洗这么劣质的脏衣服。现在看到夏久胜,才知道衣服是他的。
   怎么少爷改了性向,喜好美少年了?
   这个男孩子长得真帅,难怪少爷会喜欢,自己多看他几眼,也会觉得脸红心跳的。
   这可是爆炸性新闻,如果被网上无数叫少爷老公的美女知道,她们的老公,已被一个男孩子勾走了,估计自杀的心都会有。
   她当然不敢过问这些事,见少爷没有其它安排,就关门走了。
   夏久胜拿起衣服,去旁边没人的地方穿上。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就是不一样,这套衣服被精心洗烫过,看起来跟新的一样。
   衣服洗干净了,人也洗干净了,自然得走了,夏久胜提出告辞。
   那男人见他真的只是来洗个澡,洗下衣服,没有其它目的,不由望了夏久胜一眼,觉得说不出的诡异。
   他当然没有挽留,带着夏久胜下楼,上了一辆车,问他住哪里?
   夏久胜说了地点。看现在坐的不是刚才那辆奥迪车,疑惑地问:“怎么不开那辆车了?”
   那男人嫌弃地皱皱眉,“被你搞得这么臭,还能开吗?――不要了。”
   “有钱真任性。”夏久胜翻了个白眼,嘀咕道。
   两人话不投机,没有再交谈,车里一下静了下来。
   夏久胜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
   他尴尬地按住肚子,偷偷瞄了一眼那个男人,还好那人在认真开车,没有注意到。
   到了出租屋外的那条巷子口,夏久胜下了车。
   这里是城中村,农民为了多点面积出租,把房子建得特别密集,楼与楼之间,不到两米宽,车子什么的,根本进不去。
   这个男人虽然搞了他一身脏水,却让他洗了个热水澡、洗了衣服,还把他送了回来,夏久胜改变了看法,觉得这个有钱男人,也没那么差。
   向他道了谢,转身朝出租屋走去。
   那个男人望着夏久胜的背影,看他明明饿得没力气,却强撑着精神,不愿被人看轻的样子,心中多了一份欣赏。
   不管怎么说,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能有自己的做人原则,还是很难得的。
   忽然又自嘲地笑了起来,就算他再难得再出色又如何,这种生活在底层的普通人,跟他又不可能有交集。
   自己可是被称为国民老公的赵择中,老爸可是中国首富赵明康。今天只是个意外。
   赵择中赶到酒吧的时候,比约好的时间晚了一小时。
   酒吧的老板,是他的死党白琪顺,比他大六岁,此刻穿着一套纯白色的西服,骚包地坐在吧台前,跟调酒师胡侃,看到他进来,走过来打了他一拳,笑骂道:“小四,怎么来得这么晚,是不是跟哪个美女鬼混去了――”
   赵择中家里排行老四,大伯家有两个堂哥,自家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所以熟识的人,一般叫他小四或四哥。
   “去――”赵择中拨开他的手,“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一刻都离不了女人啊――”
   “那也比你强。”白琪顺搂住他的肩往里走,边细细地打量他的脸,在他耳边轻笑道:“我真搞不懂,你这个所谓的国民老公,居然是个禁欲系男人,如果不是对我这个大帅哥,没有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我都怀疑你是弯的了――”
   “呕――”赵择中推开他,做了个恶心的表情。“你还大帅哥,别笑死人了,那些女人想你的钱,哄你玩呢!”
   “臭小子,敢污蔑我帅气的外表。”白琪顺一把勒住赵择中的脖子,“我要勒死你――”
   “琪哥,不许欺侮小四。”一个高挑的女孩子站在包厢走廊上,看到两人打闹着走过来,娇笑着叫道。
   “嫂子。”那女人是白琪顺明面上的女朋友,所以赵择中看到后,这样称呼她。
   “小四,干嘛去了,晚了这么久?”女孩子走过来,自然地挽住白琪顺的胳膊,满面春风地问赵择中。
   “路上碰到了点小麻烦。”赵择中想到了刚才发生的事,忍不住咧了咧嘴。那个另类的男孩子,居然说不喜欢自己,喜欢穿制服的男人,真是孩子气,难道他以为穿制服的警察,才是世上最厉害的男人吗?
   “有问题,小四的表情绝对有问题。”白琪顺边打开包厢,边嚷道:“快老实交待,刚才是不是有了艳遇?女孩子长得怎么样――”
   “谁说有女孩子了。”走进包厢,看包厢里的几个朋友,八卦地凑拢来,赵择中赶苍蝇一样地挥挥手,“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孩子,闹了点小误会――”
   “啊――男孩子?小四你果然弯了?”白琪顺大惊失色地嚷道。
   “白琪顺,你别以为比我大,我就不敢捧你!”赵择中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