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_第4章

小说下载: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作者:元小七更新时间:2016-11-23点击:

像夏久胜一样,抓住他的胸口,“都说是闹了点误会,你为什么非要瞎嚷嚷?”
   “就是,四哥是直的还是弯的,我们这些老朋友还不清楚吗?”一个叫姚永谦的男孩子站出来维护道。
   姚永谦一直是赵择中的忠实追随者,在这种原则问题上,自然不能任琪哥这样污蔑四哥。
   “好了,好了。”在座的另一个男孩子出来打圆场。“我们这次聚会,主要是讨论下部电影的投资方向,其它题外话,等谈完正事,你们继续聊――”
   “剧本有目标了吗?”赵择中松了手,在沙发上坐下来,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在座的这些人,可以算是以他为中心的利益团体,谈到正事,自然要认真对待。
   三年前,赵择中投资了第一部电影,小赚了二千万,把身边的死党羡慕坏了,缠着要入股跟他干,于是第二部第三部电影,这些人一起出资投拍,根据出资多少分利润,几百万几千万的都有。
   他们都出生于显赫的家庭,当然不缺钱,但是自己赚到的,那种成就感就不同了。尝到甜头后,他们又急急把赵择中找来,希望他牵头,再拍几部电影。
   赵择中最近在忙一款手游,所以对拍电影没有那么急迫,既然他们有这个意向,也就没有推辞。
   ※※※
   回到家,夏久胜一屁股坐在床上,懒洋洋地不想动。口渴得厉害,看床头的不锈钢杯子里还有一些凉开水,端过来一口气喝干。
   喉咙不渴了,人也舒服了一点,他仰面倒在床上,闭上眼睛。
   睡着了,就不会那么饿了,他这样安慰自己。
   夏久胜以为自己会饿得睡不着,没想到躺下后,很快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自己来到一个奇怪的地方,四周灰鳎脚下是一片黑色的土地,看起来很肥沃,土地的边缘,是一条清澈的河流,发出潺潺的流水声,不知道水从哪里流过来,也不知道流向哪里。
   夏久胜走到水边,蹲下去伸手划了划,感觉像是山中流出的清泉,特别清爽,他大着胆子,捧起来尝了一口,很甘甜,比家乡的山水更好喝。
   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整个人都精神起来,继续向前走,想看看这个地方有多大。
   走了几十米,还没看到尽头,脚下依然是肥沃的土地。
   忽然看到前面有株一抱粗的巨大桃树,碗口大的桃子挂满了枝头,一个个红艳艳的,散着醉人的甜香,他的口水要流下来了,急忙摘下一个,用力咬了下去,果肉仿佛已化成水,顺着嘴角往下流,他急忙用力一吸,快速吞下去。
   一个桃子很快下肚,饥饿感神奇地消失。他舔了舔嘴唇,感觉唇齿留香,整个人就像吃了灵丹妙药,说不出的神清气爽。他抬头望着桃子树,不自觉地想,这不会是仙桃吧?
   难道这是仙人居住过的地方?那这些地里,如果种上蔬菜水果,会不会也像这株桃树一样,结出仙果来。
   如果可以,那他不是发达了。
   因为太兴奋,身子一激灵,人清醒了过来。
   原来是个梦。
   他懊恼地闭上眼睛,继续回味着梦中的情景。
   不对,他猛然坐起,为什么现在肚子不觉得饿,为什么现在精神这么好?为什么咽唾沫时,嘴里仍有桃子的余香?
   难道这是真的?
   他一骨碌地下床,活动了下身体,精神出奇地好,没有睡前的饥饿和疲惫。
   如果是真的?那怎么才能再进入那个地方?他在屋里转着圈。
   一些网络小说里,往往需要主角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开启神秘的空间,忽然想起太公教的练气方法,不知道这个有没有效?
   他盘坐在床上,静心平气,开始像以前一直吐纳起来。很快,梦中吃下去的仙桃,化成一股股精纯的灵力,百川归海一样汇聚到丹田,转化为真气。
   将意念引导着真气,顺着筋脉往上运行,渐渐地真气所到之处,经脉中原先充塞的各种杂质,随着毛孔排出体外,真气从小腹、胸口、双肩,往上直到大脑识海。
   “哄”的一声,夏久胜似乎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他发现,自己又来到了那个神秘的地方。
   这个时候,如果夏久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就傻了。
   原来自己得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而那个空间就位于识海内。
   忽然想到今天在文化用品街的经历,当时血淋淋的手按在一个圆珠上,然后抬手时,下面空无一物,难道那个珠子是宝贝,因为被自己的血浸湿,完成了血祭,所以进入了他的识海?
   如果是这样,那么后面的事就解释得通了。
   因为仙桃的作用,他打通了筋脉,真气贯通到识海,拥有了无数修炼人梦寐以求的神识,所以才能自由进入空间。
   他意念一动,身子已离开空间,回到了屋里。
   果然。他站起身,兴奋地舞动着双手,感觉全身轻松灵动,禁不住想仰天长笑。
   鼻子忽然闻到一股恶臭,原来刚才修炼时,排出体外的污物,此刻全贴在皮肤上,黑黑的一层。
   这是伐毛洗髓了?他连忙脱下衬衫,端起面盆,去走廊尽头的公共浴室。
   好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自己屋里,否则他的样子,一定会吓到人。
   洗干净身子,只觉得全身有说不出的清爽,仿佛整个人轻了几十斤,举手投足之间,毫无沉重之感。
   他回到屋里,又不放心地运转意念,来到空间里。
   这件事太奇特,他还是有做梦的感觉。直到来回进出几次,他终于放下心来,这个空间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在做梦。
   那么在里面种东西,到底会不会像那桃子一样神奇?他无法忍住这个好奇心。
   现在太兴奋,他根本睡不着。
   哪里去搞些植物做试验?想起送餐时,隔壁小区那个山坡,有块空地,有人种了一些青菜葱蒜,自己何不去那里偷偷拔几棵试试。
   看了一下手机,才晚上十点半,还早。
   没有丝毫迟疑,夏久胜关上门,快步跑下楼,朝隔壁小区跑,身子跑动间,只觉得轻盈得像要飞起来。
   到了目的地,看四周没有人,急急拔了几颗青菜。
   这些东西都不值钱,相信被偷了几株,主人也不会心疼。
   来到一个没人的角落,身子一动,进了空间。
   可惜没有农具,夏久胜试着用手松开土,没想到土质很松软,一下子就挖了一个洞,将青菜种了下去。
   等青菜种完,他用手捧了些水,浇到菜上,洗洗手,回到屋里。
   就等明天早上醒来,看菜有没有活了。
   夏久胜做了一个美梦,梦中他回到了家,摘下了桃子,给弟弟吃,弟弟的身体马上好了,瘦弱的身体也长开了,变成了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帅哥,把爸爸妈妈乐得不行。
   他弄了很多瓜果蔬菜进空间里种,成熟后挑到街上卖,价格比别人高,大家还抢着买,家里钱一天比一天多起来,很快债还清了,还盖了栋三层小洋楼。
   他从梦中乐醒过来,看窗外,天已亮了。
   没有心思睡觉了,他身子一动,进入了空间。
   空间里的情形让他大吃一惊,昨天刚种下的小青菜,才手指大小,连品种也看不清,现在已长成一颗颗一尺来高的大白菜,脆嫩的茎秆,绿油油的叶子,闻着还有一股清香。
   原来这空间,有生长速度加倍的能力,这比他想像的更奇妙,夏久胜回到屋里,没有兴奋得大叫,反而坐在床上,流下泪来。
   有了这个宝贝,真的可以回家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很想哭。
   把一颗成熟的白菜摘下来,剥了几片叶子,到公共厨房洗干净放到锅里炒,顿时满室飘香。装进碗里,夹起来尝了尝,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从来没有想过,白菜这样简简单单地炒,也会这么好吃,这种感觉很难形容,不仅仅是鲜、脆、滑、嫩这么简单,感觉它比娃娃菜还要嫩滑,比大厨加了老母鸡熬的汤更鲜脆。
   几口就把菜吃完,他回家的心更迫切了,看时间,八点多了,就去楼下找房东退房。
   房东倒是很爽快,毕竟这里地段好,不怕没人租。拿了房东退还的压金,他又去餐厅辞工,虽然这样急辞,一般用人单位都会克扣,但是老板并没有难为他,不但把所有工资给结算了,还把压金全还给了他。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那辆自行车被人捡到,因为有他们快餐店的标识,送回了餐厅,这让他喜出望外。
   办好一切手续,已是下午了,他将钱汇总,数数有四千多。
   回到出租屋整理行李,又给爸妈打了电话。
   听说他决定回来,爸爸妈妈很开心,现在家里小儿子花的钱少了,正常生活已无忧,他们还是希望一家人在一起。
   夏久胜将行李放进空间,去街上给弟弟买了些零食,提着到长途汽车站,坐车回家。
  
   第4章
  
   夏久胜的家,在虞城市最南端的樟塘镇夏家庄村,从虞城坐大巴到镇上,需要一个半小时,再从镇上坐中巴到村里,需要半个多小时,夏久胜初中高中都在镇上度过,对樟塘镇倒是熟悉得很。
   其实,离夏家庄最近的镇并不是樟塘镇,而是嵊州市的三界镇,离夏家庄只有五里路,步行不到半小时就到了,所以夏家庄人上街,多是去三界镇,可惜隔了一条曹娥江,开车去不方便,需要坐渡船。
   到了樟塘镇,夏久胜在镇小门口下了车,看时间才三点多,离弟弟放学还早,又去街上逛逛,顺便去种子商店买点蔬菜种子。
   在种子商店,他买了十来样常见的蔬菜种子,花了十几块钱,又去农贸市场,买了弟弟爱吃的熏鱼和醉鸡,想了想,又咬牙买了一大块猪肉,家里估计好久没有肉味了。
   回到镇小,已到放学时间,学生背着书包,三三两两地从学校出来。
   又在门口等了十来分钟,才看到安安背着双肩书包出来。
   小家伙跟他离开前几乎没什么变化,身子瘦瘦小小的,脸还不够巴掌大,倒显得眼睛特别大。沉重的书包背在肩上,像是要把他的肩都压塌了,身边没有人,似乎与同学的关系也不怎么好。
   难怪这么想念自己,原来弟弟在学校没什么玩伴。
   夏久胜正要走过去,忽然看到两个男孩子,追追打打从学校里跑出来,看到安安,猛力扯了一下安安的背带,然后跑开,嘴里大声嚷着瞎编的顺口溜:“矮冬瓜,病冬瓜,滚来滚去满地爬――”
   安安猝不及防,加上身体本来就弱,一下子重心不稳,四脚朝天摔倒。
   夏久胜见弟弟被欺侮,心一痛,大叫一声:“安安。”急忙冲过去。
   “哥――”夏久安被他们拉倒,本来眼睛已红了,听到哥哥的声音,一下子来了精神,挣扎着要爬起来。
   夏久胜一把扶起弟弟,转身把两个顽皮男孩子的手捉住,瞪眼喝道:“你们为什么欺侮安安?”
   两人看起来比安安高了半个头,毕竟只是十岁左右的孩子,看夏久胜凶恶的样子,嘴一扁就哭了起来。
   “你干什么,为什么欺侮孩子――”一个声音从后面怒气冲冲地传来,对着夏久胜吼道。夏久胜转头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