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_第5章

小说下载: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作者:元小七更新时间:2016-11-23点击:

,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粗壮男人,向他奔过来。
   夏久胜松了手,拍拍弟弟身上的土,站起来望着走近的男人,锐利的眼神盯着他,沉声问:“你哪双眼睛看到我欺侮孩子了?”
   本来弟弟被欺侮,他已一肚子气,没想到这个家长,比他儿子还霸道,居然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一顶大帽子扣到他头上。
   那男人其实早看到儿子的动作了,只不过护短习惯了,自然不会觉得自己孩子有错。强词夺理道:“你没看到我儿子哭了吗?”
   “原来你儿子这个德性,都是你教出来的。”夏久胜正没地方出气,挥手一个巴掌甩过去,将那个男人打得踉跄后退,骂道:“我不会打孩子,就打你这个不明事理的家长,让你知道怎么教儿子――”
   那个男人被打了一巴掌,一下子懵了,片刻后清醒过来,看自己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打了脸,眼睛一下子红了,他举着拳头冲过来,要跟夏久胜拼命。
   夏久胜一抬腿,窝心一脚,把他蹬得连连后腿,伸手指着他骂道:“想找死就再过来――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儿子欺侮我弟弟,我就打断你的腿。”
   说完,左右扫视了一下。
   现在是放学时段,住在镇上的家长,都过来接孩子,自然都看到了这一幕。夏久胜希望自己的拳脚,能震慑一下那些把孩子宠得无法无天的家长,别来惹自己的弟弟。
   说完,俯身搂住了弟弟,在他脸上亲了亲,一用力,把他抱了起来。
   夏久安搂紧哥哥的脖子,望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哥哥,把那个讨厌同学的爸爸都打了,兴奋得脸都红了。
   忽然意识到这是学校门口,旁边还有同学在,自己这么大了还要哥哥抱,肯定会被他们笑话的,有些害羞,挣扎着要下来。
   夏久胜笑着放下弟弟,小家伙长大了,开始怕难为情了。
   刚才抱了一下弟弟,感觉轻飘飘的还不到四十斤,身高也不到一米三,比同龄人矮小很多。
   想着自己读书时,班上高大健壮的男孩子,也喜欢捉弄胆小瘦弱的同学。
   弟弟是因为这个才被同学孤立吗?
   好在现在有了神奇的空间,相信弟弟的身体一定能像自己一样强壮。
   向后扫了一眼,那个男人已牵着他儿子,灰溜溜地走了,夏久胜牵起弟弟的手,去旁边的公交站等车。
   中巴车过来了,夏久胜拉着弟弟上了车,从包里拿出一块蛋糕和一盒牛奶给他。上了一下午的课,估计也饿了,家里没钱,爹妈肯定不会给弟弟准备点心的。
   车子停停走走,经过七八个村落,才到达终点,也就是夏久胜的家乡夏家庄村。
   夏家庄村有七八十户人家,算是一个中型的村落,南北都有低矮连绵的群山环绕,村子主要建在北面的山脚下,村前有一条东西向的小溪,向西流入曹娥江,小溪南面是一条村道,去年刚扩建成双车道的水泥路,连接樟塘镇和三界镇。再南面是大片大片的水田,水田西面则是高低不平的坡地,是村里主要的菜园子。
   穿过一条坑坑洼洼的石子路,弟兄俩牵着手回到家,门锁着,家里没人。夏久胜拿出钥匙开了门。
   家里还是老样子,没有添一样家具和电器,倒是收拾得整整齐齐的。走进厨房,将买来的菜放到土灶上。打开碗柜,里面只有半碗中午吃剩的酱油拌蒸茄子。
   将一次性饭盒装的熏鱼和醉鸡,倒出来装在盘子里,看弟弟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拿了一块熏鱼和一条鸡腿给他,让他解解馋。
   安安接过,眯着眼睛快速地啃了起来,又咕哝着对夏久胜说,“哥哥你也吃。”
   夏久胜望着盘子上浅浅的一层菜,将它们放进碗柜,笑着摇摇头,“哥哥不饿。”又将猪肉放进面盆里泡上水,漂洗掉肉里的血丝,等晚上做红烧肉吃。
   打开后门,向四周张望。
   夏久胜的家位于村子最西边,原先就是一块菜地,造房子的时候,村里对土地管理还不严,所以屋前留了一块三亩大的空地当院子。以前用来晒谷晒油菜籽,所以没有种树,只在墙角处,种了一些乡间常见的花花草草,什么鸡冠花凤仙花之类的。
   因为前院大,所以后院很小,只留了两米宽的空地,再过去就是一条排水沟,然后一个很大的菜园子,一直连到房子的西边,估计有五亩多大。房子的东面则是一个很大的毛竹园。
   现在是九月底,正是扁笋最鲜嫩的时候。
   夏久胜从院子里拿了把锄头,叫弟弟提上小竹篮,两人去竹园挖扁笋。
   小时候,家里没有菜,他经常会去挖一些扁笋来改善伙食。
   这可是个好东西,不管煮汤、清炒、蒸水蛋还是炒进别的荤菜里,只要加入了扁笋,菜的鲜味就会提升了一个等级。
   前几天下过雨,笋园里的泥土吸足了水份,扁笋长得特别快。这两天太阳一晒,如果下面有笋,就会在地里拱起一道裂缝。
   熟练地找到一个裂缝,夏久胜用锄头轻轻划开上面的泥土,一根杏黄色的扁笋露了出来。
   用锄头剁下二十公分左右的嫩尖,丢入竹篮,盖上土,又去寻找新的扁笋。
   不到半小时,两人就挖了十多根,夏久胜看够晚上吃一顿了,就与弟弟离开。
   回到家,将笋倒在灶边的地上,又去菜园子里找晚上吃的蔬菜。
   农村人一般都是记得什么种什么,不太会考虑哪些值钱,哪些产量高。家家户户都差不多。
   摘了一根秋丝瓜,一些秋茄子,和一捧四季豆,没有割青菜,上午空间摘的大白菜还有半个,这个比家里的青菜好吃多了。
   想了想,趁弟弟不注意,在空间里打了一桶水出来,拿了瓢给家里种的蔬菜都浇了一些水。
   又到前面院子里,看几年前他种的那株藤本蔷薇,已爬上了围墙。不过枝叶很少,花开得也不多,不像他在虞城别墅区看到的,枝枝蔓蔓地都挂满了整个围墙,像是一堵巨大的花墙,美极了。
   也给这些花草浇些空间的水,希望它们能长得漂亮一点。
   看弟弟已在做作业,他看看时间,快五点了,就去厨房准备晚饭。
   将米淘洗了,倒进电饭煲里,加了空间的水煮饭,又将丝瓜刨皮,茄子摘了蒂,四季豆折断摘筋,扁笋剥壳,剥了几片大白菜叶子,冼干净切好放在盘子里,又切了一些半肥半瘦的肉片,一些纯瘦肉片和瘦肉丝,准备炒菜。
   先炒了个油焖茄子,又炒了一个四季豆扁笋炒肉丝,又炒了个大白菜,将剩下的扁笋和丝瓜加入肉片煮汤。加上两样熟食,五菜一汤了,就放弃做红烧肉。
   弟弟已做好了作业,闻着香来到厨房,看哥哥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夏久胜拿个小碗,每样菜都给弟弟夹了些,让他去外边吃。
   想了想,又把水缸里的自来水倒干净,装入空间里的水。
   相信家人天天喝这水,会越来越健康。
   不一会,在田里干活的妈妈回来了,看到小儿子端着一碗东西吃得正欢,大儿子挺拔地站在门口,脸上挂着开朗的笑容,忽然红了眼睛。
   她摘下竹笠,将锄头放到墙角,扳着脸,狠狠瞪了儿子一眼,骂道:“臭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啊――”
   才半年不见,儿子瘦了很多,下巴尖尖的没有半两肉,去年买的衣服,穿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
   个子看起来却高了些。倒显得比实际年纪大了许多,像是二十出头的大人了。
   好在精神还不错。
   夏久胜走过去,抱住妈妈的胳膊,在她身上蹭了蹭,惫懒地笑道:“没办法,想妈了呗!”
   “油腔滑调――”夏妈妈嘴里骂了几句,心里的难过反而渐渐淡下去。
   儿子在外面吃了不少苦,这个她早猜到了,可是猜到和看到,完全是两回事。
   好在现在回家了,夏妈妈脸上慢慢化开的笑容,出卖了她内心的欣喜。
   看桌上摆了这么多菜,夏妈妈又白了儿子一眼,口是心非地骂道:“太浪费了。”
   “难得您儿子回家,就别小气了――”夏久胜推着妈妈坐下来,耍赖道。
   “推我干嘛,还没洗手呢?”夏妈妈站起来摘了袖套,去厨房洗手,又嚷道:“你爸怎么还没回来?这个时候也该下班了。去把那瓶陈年女儿红拿来,你爸已好久没有喝酒了。”
   夏久胜应了一声,去隔壁小客厅的角落,找到了那瓶酒。
   这还是过年时,堂姐堂姐夫来做客,带来的酒,一共就四瓶,想不到爸爸还留着一瓶舍不得喝掉。
   把酒放到桌上,母子三人把碗筷拿出来,电饭煲端上桌,准备吃晚饭,忽然听到院门口一阵吵闹声。
   走到院子门口,看到夏爸爸正和一中年妇女在争论什么。
   一看到他们,中年妇女就朝夏妈妈走过来,把手里的一只小母鸡朝她手里一塞,嚷道:“爱娟你来的正好,快把这只鸡拿着。建军这个榆木脑瓜子,跟他怎么也说不清。”
   “干嘛把鸡给我啊,大姐?”夏妈妈接了鸡,嘴里疑惑地问。
   “你大哥说阳阳回来了,瘦了许多,叫我送只鸡给他补补身子,看建军路过,就叫他顺便带过来,他死活不答应。”中年妇女也就是夏久胜的大伯母周玉凤,风风火火地嚷道。
   “大哥他真是太客气了,阳阳回来就回来,用得着这么惯他吗?”夏妈妈不好意思地把鸡还回去,“再说久兴也刚大学毕业,找工作这么辛苦,你们多给他补补才对。”
   夏久兴是大伯的儿子,今年刚大学毕业,这几个月一直在找工作,可是还没有定下来。
   夏久兴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叫夏久蔷,嫁到了隔壁方家弄村,姐夫方培根原先是木工,现在在樟塘镇开了间家具店,卖一些自己做的桌椅沙发什么的,算是自产自销,生意还不错。
   “都是自家养的鸡,又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大伯母瞪了弟妹一眼,对夏久胜道:“阳阳,你是不是在城里呆久了,也看不起乡下亲戚?如果还认我这个大伯母,就快把鸡收了――”
   “怎么会?我刚才还在想,找什么借口去大伯母家白吃鸡肉呢?”夏久胜笑嘻嘻地走过去,从妈妈手里接过鸡,笑着道:“没想到您就送来了――谢谢大伯母。”
   夏久胜心思敏感,对一些人情世故,比爸妈看得清,人家好心好意送上门来,拒绝反而伤亲戚情份,不如收下来,下次有好东西,还回去就是了。
   “你看看,你们一大把年纪,还不如阳阳懂事。”大伯母看夏久胜的表现,开心的笑了。边往外走边说道:“我走了,你们也吃饭。阳阳有空来大伯家啊,你久兴哥这几天也在家,你们兄弟好好聊聊。”
   “好的,大伯母再见。”夏久胜应道。
   回到屋里,夏久胜把鸡放在院子里,上面用一个大箩筐盖了,防止它逃走。
   看爸妈和弟弟已坐下来,他找来开瓶器,把酒瓶打开,给爸爸倒了一杯,递给他:“爸,你喝酒。”
   “嗯。”夏建军点点头,接过酒喝了一口,舍不得跟他们抢肉吃,夹了一筷大白菜进嘴,不由眯了一下眼睛: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