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_第8章

小说下载: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作者:元小七更新时间:2016-11-23点击:

惜不能带家人进来,否则他们的身体,说不定也能像自己一样。
   地里没有多少东西,望过去空荡荡的,只有上次育种时,后院种满之后,多出来的一些秧苗,现在都成熟了。
   现在家里吃的菜,全是这里割的,剩下不多了,下次育种时,得多留一些种在这里。
   忽然想到这里除了那株桃树,什么果树都没有,自己真是傻了,为什么不种些呢?
   那些仙桃有神奇的功能,他舍不得随便吃掉,如果自己种的,就不用这么小气了。
   来到河边,喝了一口甘冽的泉水,不由想,这么清的水,不知道能不能养鱼,夏久胜决定试试。
   第二天早上卖完蔬菜,夏久胜挑了一家鱼最小,价格最便宜的活鱼摊,把他的几斤杂鱼全买了下来。提到没人的角落,倒进空间河水里。
   又各买了二斤螺丝和田螺,同样投进空间里,回头看到卖河虾和大闸蟹的摊贩,这个东西可贵多了,夏久胜挑最便宜的各买了一些,再次倒入空间里。
   从市场出来,又去找卖果木的地方。问了镇上的大妈,才在几百米外的农田边,找到了苗木圃。
   他依然挑最便宜的买,葡萄、弥猴桃、橘子、柚子、板栗、黄花梨、杨梅、樱桃等,他各要了几株。
   意外的是,草莓苗也有卖,他要了一百株。这个自己喜欢吃,可以多种点。
   又选了荔枝、龙眼、芒果三种热带水果,因为不知道能不能种活,所以各要了一株。又买了两株桂花树,才心满意足地回家。
   晚上六点钟,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
   现在已是十月底,气温开始降下来,天也黑得早,这个时候,窗外已是昏暗一片了。夏久胜有种季节变换的感觉,算算日子,回家转眼满一个月了。
   想到家里的变化,他的心情还不错,忽然问夏妈妈:“妈,我们到底还欠了多少债?”
   “不多,就十来万。”夏妈妈夹了一块红烧肉,语气轻松地说。
   早一个月前,她还觉得快要被债压死了,晚上也愁得睡不着,儿子回来后,天天几百几百地给她,她突然觉得,这些债也没多少?几个月就能还清了。
   更让她安心的是,小儿子现在健健康康的,个子也长得快,看来几年后,不会比他哥哥长得差。
   “哦。”这个数字,比他想像得要少。夏久胜也放了心。
   “左邻右舍的都还清了,剩下都是亲戚的。你姑姑家还有一万五,小叔家二万,大伯家一万,久蔷堂姐家二万。你大舅家五千,二舅家一万五,二姨家五千,小姨家五千。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不要有别的想法。”夏妈妈把数量告诉儿子,免不了又叮嘱一遍。
   “知道了。”夏久胜应道。
   心里没有想法,那是骗人的。
   姑姑家能把女儿送出国读书,肯定是有钱的,小叔家虽然包的是小工程,钱也不会少,而大伯家就靠种田,能借出来,肯定是尽力了,堂姐家关系远了点,肯借二万出来,也很难得了。二舅家是这些亲戚里最穷的,居然也借了一万五,这让他暗暗感激。
   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夏久胜忽然笑了,这些都是小时候留下的执念,现在自己成年了,还想这些做什么,何况他们帮自家度过了难关,做为晚辈,应该懂得感恩。
   去年去虞城打工,其实是有赌气成份的,就是想让那些有钱的亲戚难堪一下,你家侄子有困难了,你们这些有钱的亲戚都不伸手,让左邻右舍戳戳他们的脊梁骨。
   现在想来,真是太幼稚了。
   “既然都是亲戚的,那就还掉急用的,剩下的慢慢还,先给家里买点电器吧,这样空荡荡的都不像一个家。”夏久胜提议道。
   “你想买什么?”夏妈妈皱眉问。
   “买个好的电视机,买个冰箱。”夏久胜说的是最急用的。
   乡下没个像样的电视,真不方便。有个人来串门,也没个娱乐的,总不能一直陪着说话吧。至于冰箱,虽然他有更好的贮存地方,但是那里见不得光,还得用它做掩饰。
   “买个大电视机,买个大电视机。”安安也欢快地嚷道。
   “那就年前买吧,今年压力小了,咱也过个好年。”夏爸爸同意了。
   “一群败家子,有钱不用掉,手痒得难受。”夏妈妈笑骂道。
  
   第7章
  
   这天早上,夏久胜又挑了两筐蔬菜,来到三界菜市场门口,那群战斗力惊人的大妈大婶,很快就把他的菜分完了。
   挑起空筐要回家,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走过来,向他打招呼。
   “你是?”夏久胜疑惑地问。
   这个男人,穿着得体,脸上带着上位者的自信,应该不是普通人。
   “小兄弟你好。”那男人自来熟地伸出手,与夏久胜握了握,热情地说:“认识一下,我是虞城市国际大酒店的行政总厨李协创。”
   “你好,李总,我叫夏久胜。”夏久胜答道。
   虞城的国际大酒店?他去过,虽然去的方式并不怎么光彩。不过,既然是行政总厨找上了他,应该跟他卖的菜有关,所以他也不意外。
   “那我就叫你小夏了。”李协创笑得像弥勒佛。“我比你大,你叫我创哥吧,熟人都这么叫我。”
   夏久胜看他笑容可掬的样子,虽然知道这只是人家会做人,不过对他的第一印象依然很好。
   “好的,创哥,请问你找我是?”夏久胜笑着问。
   “还不是被你这个菜闹的。”李协创笑道。“现在住在三界镇的街坊老邻居,哪个不知道有个小师哥,每天挑着菜来卖,味道那叫一个好。我老家就是三界的,老娘也吃过你的菜,这次回来,她天天在耳边念叨你家的菜好吃――”
   “真的啊!”夏久胜装傻。
   其实最近种菜时,他已减少空间水的浇灌了,因为同村也有人挑来三界卖,如果味道比人家的好太多,到时不好解释。
   “当然了,三界镇这么小,很快就传开了。”李协创看不出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听说你还要卖第二担,介意我跟你回去看看吗?如果真有这么好,我希望你能给国大供货。价格嘛,好商量。”
   “没问题。”有这种好事,夏久胜才不会拒绝。
   屋后的二亩荒地他已开出来,种上了蔬菜,以前妈妈种的菜也清理得差不多了,五亩地蔬菜,供应国大应该没问题。
   如果还不够,可以再承包几亩,村里劳力不多,那些外出打工的人家,田是种了,地荒着的可不少。
   两人一起渡了江,李协创坐着夏久胜的三轮车,很快到了夏久胜的家里。
   帮妈妈介绍了创哥,听说是国际大酒店的行政总厨,夏妈妈急忙倒茶递烟,客气异常。
   对于夏妈妈这样的农村妇女,碰上有身份的人,下意识地就会有这样的表现,夏久胜也不奇怪。
   李协创倒是没有嫌弃,客气了一番,就跟夏久胜到了后院,蹲下地去,仔细看他家的蔬菜。
   整片整片的蔬菜绿油油,看着就让人舒服。李协创熟练地拔下一颗青菜,折断一片叶子,拿到鼻下闻了闻,菜的清香就涌入鼻孔,是最纯正的菜香,没有喷过农药,也没有加过化肥。
   李协创满意地点点头,站了起来,对夏久胜竖起大姆指。“小夏,你的菜种的不错,外观好,口味好,又没有农药化肥,比我们现在采购的菜好得多。”
   “谢谢创哥。”夏久胜笑道。
   “明天起,就给我们国大供货吧。价格嘛――”李协创很快做了决定。“市场价的翻倍,你觉得怎么样?”
   “没问题。”夏久胜爽快地说。
   虽然知道这个价,其实远远低于菜本身的价值,但是谁叫他只是个小菜农呢?
   “不知道国大每天需要多少菜?我好准备。”夏久胜又问。
   “这个,你跟采购人员谈,他们有每天的计划。”李协创当然不会去管这些小事。“付款月结,没问题吧?”
   “没问题。国际大酒店家大业大,我还怕收不到款啊!”夏久胜说道。
   “那好的。”李协创在水笼头下洗了洗手,要了夏久胜的电话号码,去客厅喝茶,夏久胜与妈妈急着将菜装筐。
   听说可以给国大供货,价格是市场价的一倍,夏妈妈兴奋得都要哆嗦了。
   我的乖乖,翻倍,那就是菠菜、茼蒿七块钱一斤,都跟鸡一个价了。大白菜也有三块一斤了。
   第二天上午,夏久胜破例没有去三界镇卖菜,今天是第一天给国际大酒店供货,他必须在场。
   八点钟,一辆保鲜货柜车在村口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两个年轻人,提出几只大型储物盒,找上了夏久胜家。
   今天是周末,刚好夏爸爸和安安都在家,他们站在后院,摩拳擦掌着准备帮忙。特别是安安,最近身体变好,感觉精力特别足,很想帮家里做点事,来证明一下自己。
   一些半大的孩子见有热闹看,也跟着挤进夏久胜家里。
   夏妈妈给两个年轻人泡了茶,又递了烟,非常殷勤。两人坐下来,态度也算客气。
   因为是厨房大佬亲自定的货,他们也不敢拿乔,谁知道这家人,跟自家大佬有没有亲戚关系呢?要知道老大的家就在三界镇,离这里才一点点路。
   夏久胜从屋里拿出些零食,分给这些半大的孩子。他希望用零食收买他们,让他们多来找安安玩。
   这些小子在夏久胜面前倒是乖得很,从小就听说了安安的哥哥很能打,谁惹了他,准被他揍一顿。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最是崇拜强者,他们何尝不羡慕夏久安,能有个厉害的哥哥。
   喝了一杯茶,领头的年轻人拿出一张采购计划单,交给夏久胜。
   夏久胜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各种蔬菜的需求量。除了一些非本地产的菜之外,其它他都能满足,就放下心来。
   让两人坐一会,自己提着筐,带着家人,去后院割菜。
   几个孩子听了他的东西,也跟在后边,说要帮忙,夏久胜就随他们跟着。
   菠菜二十斤,茼蒿二十斤,小棠菜五十斤,大白菜五十斤,香菜十斤――夏久胜边走边算了一遍,这些菜加起了,超过二百斤了,比他去三界卖二车还多,当然卖的钱会更多,估计有一千二了。
   悄悄伸出手指,向妈妈做了个手势,夏妈妈顿时心领神会,笑得合不拢嘴,又在夏爸爸的耳边嘀咕起来。
   安安不高兴地扯扯哥哥的衣角,怪他只跟爸妈说,瞒着自己。夏久胜就拉他过来,在他耳边轻轻报出今天卖菜可以赚的钱。
   安安一听,顿时也眉开眼笑起来。
   十岁的孩子,早会算钱了,知道一千二百多块钱,意味着什么。
   一家人贼贼地笑着,手脚并不慢,快速地将菜割的割,拔的拔,很快准备齐整了。
   简单地冲洗整理了一下,整齐地码在他们带来的储物盒里,称了一下重,补上不足的数,交给两个年轻人。
   年轻人写了张收据,一联撕下来给夏久胜,这是以后结帐的凭据,不能丢了。
   又去地里采了些最新鲜的蔬菜,叫两人带回家尝尝。两个推辞了一下,就勉强地收了。
   天天跟菜打交道,用蔬菜做礼物,他们自然看不上。
   夏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