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_第9章

小说下载:种田之掰弯国民老公作者:元小七更新时间:2016-11-23点击:

胜和夏爸爸,将几个盒子抬到保鲜货柜车上,送国大的采购人员离开。
   在一边看热闹的邻居羡慕地望着夏妈妈:“还是你家阳阳能干,都把菜卖到虞城市的宾馆了,这一车能卖不少钱吧?”
   “也没多少,跟阳阳每天去三界卖的差不多,只是省了些事。”夏妈妈当然不肯说实话,谦虚地答道。
   “那也很多了,三界赚一笔,这样又一笔,过不了多久,你家要成为夏家庄首富了――”有人挪逾道。
   “哪里?还欠着一屁股债呢!”夏妈妈装模作样地叹口气。
   “你就装吧。”他们当然不相信。
   回了家,村支书夏国庆踱到他家里,望着他后院绿油油的菜,一脸羡慕地说:“你家这个后院,真成风水宝地了――”
   刚才在一边看得清楚,装上车的菜,少说也有二百多斤了,照最少的价格算,也有五百块了。据说他们每天卖到三界的,也差不多这个数,那么一天最少也赚一千块了。
   夏国庆觉得有点牙疼,自己一个村支书,一个月才多少工资?虽说还有别的好处,但是夏家庄这种穷村,能捞到多少,一万块顶天了,人家种种菜,都比自己多几倍。
   夏爸爸给他递了烟,“还行吧,我们也没别的本事,只能靠山吃山了。”
   “这个思路好。村子太穷,大家都得动脑子找出路。”夏国庆接过烟点上,点了点头。又道:“听说你家的菜特别好吃,我也买几斤回去尝尝。”
   夏妈妈随手拿过一个袋子,把屋里刚才多割的菜装了几斤,递给夏国庆,嚷道:“什么买不买的,自家种的菜,拿去吃就是。”
   “这怎么行。”夏国庆一边接过袋子,一边往口袋里掏钱。
   “这不是打我脸吗?乡里乡亲的,吃点菜要什么钱?”夏爸爸边说边把他往外推,嘴里还嚷道:“下次想吃,过来说一声就行了――”
   夏国庆本来就心里不太平衡,见状客气了几句,也就拎着菜走了。
   等村支书走后,一家人坐在屋里,商量起种菜这件事来。
   如果天天这样给国大供货,那么现在几亩地,肯定不够了,必须再找几亩地才行。
   三界的买卖,当然也不能放弃,每天二车,就是五百多,哪里还有这么好的赚钱路子。
   夏久胜又老话重提,让爸爸辞了工,三界卖菜的工作,也得给爸爸了。妈妈去他不放心,一车一百斤东西,妈妈挑到江对岸,也太辛苦了。
   夏爸爸想了想,终于点了头。
   又商量找谁家的地,夏爸爸的意思是,小叔家的几亩地闲着,说一下就能种。夏久胜却嫌小叔家的地离得远,不如他家后院连着的那块,正好五六亩,这样耕种也好,浇水施肥也好,管理起来更方便。
   夏妈妈也同意儿子的意见,毕竟三四口人,管着十来亩地很辛苦,如果隔得远,更麻烦。反正乡下地方租块地也便宜,没必要省这点钱。
   最后夏爸爸也同意,由他去找地的主人谈。
   夏久胜开着三轮车,带弟弟去了镇上,买了几倍的蔬菜种子,又买了辆带轮水管车,地越来越多了,用木桶浇水效率太低。
   路过服装市场,又给弟弟买了两套新衣服,两双运动鞋。已到十一月,天气转凉,弟弟身上的秋装不够厚了。
   旁边有一家宠物店,门口挂着一只笼子,里面两只毛绒绒的斑点狗,估计还没有满月,显得特别弱小,睁着湿漉漉眼睛,不设防地望着他们,看得安安的心都软化了。
   安安渴望地望着两只小狗,纠结地看了哥哥一眼。他希望哥哥买下来,又怕花钱。
   “老板,这两只小狗什么品种?多少钱?”夏久胜不忍弟弟失望,问道。
   “你说那两只啊,它们是斑点狗跟土狗的杂交种,血脉不纯,所以不值钱,你要的话,一百块钱带走。”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瘦小男人,很爽直,也没有瞒狗的品种,爽快地报了价。
   “那好,我要了,笼子也给我吧,否则不好装狗。”夏久胜喜欢老板的做生意风格,拿出一百块钱递给他,拎起小狗说道。
   “当然,笼子本来就送的。”老板实在地说。
   安安看哥哥真的把狗买下来了,高兴地去摸小狗,小狗也不怕人,伸出舌头在他手心不断地舔着,还把头朝安安的手上蹭,嘴里发出类似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很享受被人抚摸。
   安安乐得不行,叫道:“哥,你看,小狗很喜欢我呢?”
   夏久胜摸了摸弟弟的后脑勺,看弟弟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笑道:“狗狗跟人一样,只要你对它好,它也会全心全意对你好。”
   “嗯。”安安用力地点头。“我会好好养这两只小狗的。”
   回到家里,夏爸爸夏妈妈看儿子买回的浇水车,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问怎么用。
   两只小狗养在哪里?这是个问题。安安把两只小狗抱在怀里,没有了主意。
   夏久胜好笑地看看弟弟,找了些断砖和木板,在前院的墙角,给它们搭了个简易的小窝。现在还小,可以连笼子放到屋里。
   看它们还没断奶,吃不了硬的东西,夏久胜找了一袋米粉,给他们煮了碗米糊,因为用空间的水煮的,所以特别香浓。
   两只小狗大概也饿坏了,舌头伸进碗里吧唧吧唧地吃起来。一大碗米糊很快喝完,小狗精神也好了起来。
   夏久胜把狗交给弟弟,自己到了后院,开始考虑怎么种了。
  
   第8章
  
   国大的中餐厅,今天突然火爆了。
   最开始是在二楼一个包厢里,一户张姓人家,在给老爷子祝寿。
   张老爷子是虞城本地人,以前在京城经商,生意做得很大,全国都有产业。退休后把产业交给儿子,自己回到虞城养老。
   今天是老爷子八十八岁生日,虞城人的风俗,对六十六、七十七、八十八这几个生日,特别重视,所以今天,各地的家人,齐聚到虞城,在国大最顶级的包厢,给老爷子祝寿。
   老爷子到了这个年纪,精神看起来还行,身体其实越来越衰弱,前不久体检时,不但血脂血糖血压不正常,连肠胃也有问题,这个不能吃,那个要忌口,所以他坐在主位上,只是慈祥地看着晚辈在面前吃喝玩闹,自己没有吃多少。
   直到一盆上汤茼蒿端上来,老爷子闻着香味,觉得有胃口,就示意身边的小女儿,给自己舀些过来。
   茼蒿对老人来说,是一种健康食品,大多数老人都有的冠心病、高血压,而它恰好有这方面的保健效果,所以点蔬菜时,就点了它。
   一筷子茼蒿入口,张老爷子眼睛突然睁大了。
   旁边的小女儿关注着父亲,见状急忙问:“爸,怎么了?菜不好吃?”
   张老爷用剩下的几颗牙齿,将口里的菜用力嚼了几下,慢慢咽下去,满足地吁了一口气:“不是,是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鲜嫩的茼蒿――”
   “是吗?”身边的小孙女今年二十了,平时也喜欢做几个菜,算是半个懂行的,听爷爷这么说,好奇地夹了一筷,放进嘴里,也禁不住嚷道:“爷爷说的没错,这上汤茼蒿真是鲜,不知道大厨用什么老母鸡炖出来的汤熬的――”
   张老爷子又夹了一口茼蒿进嘴,慢慢地咀嚼着,咽下去之后,对小孙女道:“你不懂,这是菜的天然鲜味,没有放鸡汤――”
   “不可能吧?”小女儿听老爷子说得这么神,也夹起来尝了一口,顿时满嘴茼蒿特有的微苦清甜,不由展眉赞道:“真的呢,这个茼蒿口味很独特,比别家吃到的,鲜嫩脆香无数倍。”
   一家人你一筷我一筷,一盆中份的上汤茼蒿一下子见了底。
   “小妹,再给我加个大份的上汤茼蒿――”小女儿看老父亲没吃几口,就没菜了,吩咐服务员加菜。
   服务员连忙下单通知厨房。
   同样的情形,在别的包厢和大厅,也不断上演。
   李协创背着双手,在厨房指挥着,到了他这样的身份,除了一些特殊的客人,需要他亲自动手,大多数时候,他只是在厨房把把关。
   一些重要的包厢上完主菜之后,他就空下来,准备回办公室,负责配菜的主厨忽然走过来,叫道:“创哥,今天真奇怪,几乎每间包房都要加菜,而且加的都是青菜――”
   “哦?”李协创一怔,想起今天的蔬菜,是自己昨天新订的货,难道这些菜真有这么神奇?他走到灶前,拿起一双筷子,那边有一份刚炒出来的蒜茸菜心,还没来得及送出去。
   他夹了一根放进嘴巴,慢慢咀嚼起来。
   鲜、嫩、脆、爽,各种各样的味道一齐在嘴里爆发,让李协创措手不及。
   他放下筷子,毫不犹豫地拿起电话,通知采购人员,明天夏家庄的蔬菜采购量加倍。
   打完电话,他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又觉得心神不定。
   昨天无意中换了家蔬菜供应商,本来以为只比别家好一点,没想到好吃到这个程度。有了这样神奇的蔬菜,国大的生意,肯定会更上一个台阶。
   只是等同行查到这些菜的来路,国大就没有优势了。想要保留这份优势,唯一的办法,就是签订合同,让夏久胜独家供货,但是同样的,也必须付出更多的利益。那个夏久胜年纪虽小,并不是好糊弄的人。
   犹豫了好久,终于下了决心。叫来采购部经理,要他准备一份供货合同,陪他去谈一笔生意。
   ※※※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村支书夏国庆家。
   上午从夏久胜家带回的菜,中午老婆挑了些菜心,炒了一盆,一家人尝了之后,顿时停不了嘴,吃得那叫一个欢畅。
   夏国庆今年五十三岁,他结婚早,孙子也八岁了。因为老婆宠得厉害,这个小祖宗从小挑食得厉害,喜欢吃大鱼大肉,素菜是碰也不碰的,所以十足一个小胖墩。
   在农村人的眼里,孩子胖点也没问题,白白胖胖的还可爱,不过让他们烦恼的是,前段时间去体检,居然查到孩子得了脂肪肝。
   医生告诫他们,孩子的营养一定要均衡,不能光吃荤菜不吃素菜,如果长期这样,就会得更多的儿童肥胖病,比如儿童糖尿病、高血压等。
   这可把夫妻俩急坏了,儿子儿媳因为相信他们,才把孩子交给自己带,如果把孙子带出问题来,那就不好交代了。
   今天炒青菜,厨房里全是香气,连不吃青菜的孙子也尝了一口,于是停不下来,一大盘青菜,孙子居然吃了一小半。
   这让夏国庆夫妇又惊又喜,想着家里还有几斤菜,晚上继续炒给孙子吃。
   等吃完饭,孙子去邻居家玩了,夏国庆坐在椅子上,点了一根烟,陷入了沉思。
   “老头子,你说夏建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家的菜味道会特别好?”支书夫人洗好碗筷,走过来坐在他旁边,轻声问。
   “这个我怎么知道?”夏国庆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烟,答道。
   “你说会不会是他家搞到了特别的品种,所以菜的味道才这么好?”支书夫人继续追问。
   “这个可能性最大吧!”夏国庆也是农民,自然知道决定菜的味道,无非是品种和水土这些因素,大家一个村的,水土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