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男神说他钢管直_第2章

小说下载:男神说他钢管直作者:青云待雨时更新时间:2016-11-26点击:

  还连带着侮辱了他的恩师。
     回到小厅,才发现门口有好几个人,嗯,好几个人,刚才那样的场面都没出现。
     宴会主人迎上来,“齐厦,你没事吧?”
     齐厦面色冷若冰霜,心里堵着一团火在烧,根本不想说话。
     宴会主人忙解释说:“刚才是他们的家事,咱们管不起也管不着,你没受惊吧?”
     旁边有人附和:“是啊,魏央太不像话了,也不想想她自己是什么做派,那就整一个骄奢淫逸,她跟前男人但凡手够得着都沾过,就差没建后宫了。”
     “前些日子听说跟她从国外带回来的一个华人保镖不清不楚又始乱终弃,我看就是今天这位吧。”
     “别说,这汉子被她玩了还有胆给自己找场子,也算是个有血性的。魏央是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惜过了今天,这男的落个什么下场就难说了。”
     齐厦懵懂恍惚地听完一切,默默脑补了一出男女反转版《大奥》。
     刚才那男人有血性也够硬气,摊上魏央那么一个刁蛮浪荡公主病,的确,可惜了。
     突然想到什么,坐在沙发上的齐厦嗖地站起来。
     宴会主人一惊:“……!”
     齐厦眼神茫茫然地望着前方,脸气得发红,连睫毛都在颤。
     刚才魏央威胁他的时候,他就应该利落地喝断:“你是不是瞎?”
     可他居然忘了!
     他惦记的魏央此时正被扔进车里,一头栽在后座,接连打了两个喷嚏才坐稳。
     气还没喘匀怒火几乎掀开车顶:“贺骁我草你祖宗,你特么跟我同一个妈生的就真把自己当我哥了?!”
     驾驶座上的亲哥贺骁:“闭嘴。”
     …………
     齐厦这晚上是自己先走的,女助理在楼上休息室另有要事,对下边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她电话打下来交代齐厦车停在后门的时候,齐厦也没说。
     齐厦从花园经过,魏央垂青的那一位新欢邵捷哥哥出现了,追上来,攥住他的胳膊,说:“齐厦,今晚的事我可以解释。”
     齐厦甩开他的手,说:“我是直男,现在对你没意思,以后也不会有。”
     几乎慌不择路地逃出花园,惊魂未定地拉开车门冲上去,扯下身上的西服泄愤似的扔在地上。
     幽暗的车灯下,俊美的脸庞额头上绵绵密密全是汗。
     这晚上他睡得不好,恍惚中像是在做梦,又像是根本没睡着。
     迷迷糊糊中一会儿是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拽他的手。
     一会儿是西服上妖冶的兰花纹绣发泡似的涨大长成了一朵巨型食人花。
     一会儿是他爸爸漠然的脸色,手指着门口对他说:“齐厦……我对你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你滚出去。”
     最后又是已故恩师慈祥的笑脸,“齐厦……什么都会好的。”
     “齐厦……”
     “齐厦……”
     轰隆一阵雷声后,齐厦睁开眼睛。
     “齐厦。”声音幽幽的。
     齐厦突然转头,根本不是梦,房间里没开灯,有个黑影立在他床边,粗哑阴冷的男声又叫他一声:“齐厦。”
     齐厦毛骨悚然,手撑着床猛地坐起来:“……”
     精神鞭笞还不够,这会儿要来真的了?
     窗外,一道闪电在天幕猝然炸裂开,天地间亮如白昼的顷刻,他清楚地看见黑衣人手里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
     生死之间,齐厦脑子里闪出的一句台词居然是……
     要色没有,要命一条!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终于开坑了。
   这里先说一件事,这文不是直掰弯,不是,不是!
   我一直觉得真直男就让他直着吧,毕竟同性这条路太难走了。
   你们可以看得出来,齐厦对gay的反应很极端,他其实是个恐同的深柜。
   他其实本来就很GAY啊,是不是?
   下面附送小剧场:
   闺蜜:你哥哥和你嫂子是怎么在一起的?
   魏公主:哼!(sF□′)s喋擤ォ
   闺蜜:很惊天动力吧?
   魏公主:他们认识一个月就治好了我的公主病,你说呢 ?→_→
   闺蜜:……
   魏公主:去他妹的,好气!
   真的好气!!!/(ㄒoㄒ)/~~
  
   第二章
  
     劫后余生是什么感受?
     总之齐厦很不高兴,配合公安调查和做完笔录后天就大亮了,一晚上没睡,原来定好今天不出门在家看剧本的,他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女助理见他眉头紧锁,说:“大难不死,高兴点,要知道感恩。”
     齐厦不可置信地说:“我谢谢他没杀我?”
     女助理:“……”好有道理。
     正好来了个电话,女助理去一边接,齐厦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振动起来,拿起来看一眼立刻解锁火速地点开游戏客户端,农场画面出来,地里东西刚熟。
     飞快点下一键收获,幸福感爆棚。
     再看看摘取记录,齐厦:“!!!”
     女助理刚好接完电话回来,齐厦狐疑而且防备地看她:“你刚才明明在接电话,哪来功夫秒偷我的菜?”
     女助理一怔,腹诽十年前流行的古早游戏现在有人陪你玩就不错了,立刻转移话题,说:“那边说昨天的事不是魏央做的。”
     齐厦说:“嗯。”
     女助理说:“她自己能支使得了的也就是几只猫猫狗狗,没一个能做到昨晚那种程度。”
     昨晚那位不速之客到底做到什么地步?
     别墅的安全防御系统被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到形同虚设。
     手段专业得令人咋舌。
     黑衣人在夜深人静时破窗而入,没有出现在别墅区任何一台监控上,简直像是从天而降。
     想不通的是,这人费了牛大的劲儿,居然只叫醒齐厦,在床边用枪朝他比划一会儿就翻窗走了。
     深夜大雨倾盆很快就冲刷掉所有的痕迹,约摸一个小时后警察到场时在齐厦窗台下面找到这支枪,没有指纹。
     还是儿童塑料玩具。
     没财物损失也暂时没伤着人,犯罪动机只能往恐吓那边琢磨。
     总之,凶手伏法遥遥无期,齐厦的安全依然受到威胁,女助理说:“今天晚上我去安全顾问公司把保镖的事儿定下来。”
     下意识地看齐厦的眼色,齐厦以前的贴身保镖是被他自己炒掉的,原因不明,在那之后齐厦对贴身保镖四个字相当敏感。
     果然,齐厦说:“还是说说你刚才哪来功夫偷我的菜吧。”
     女助理:“……”行啊,都学会顾左右而言他了。
     眼珠子一转,站起来,人刚立直就手扶额头人摇摇欲坠的像一朵风中摇曳的小白花。
     齐厦大惊,起身搀住小白花,“你怎么了?”
     女助理被他扶着坐下,气若游丝地说:“我就是一夜一天没睡,人有点晕。”
     拍拍齐厦的手,脸四十五度仰望窗外阳光,一副历经苦难极力坚强的模样,“别在意,你不想找保镖就算了,平时我们多留个心眼也一样。”
     齐厦神色复杂地看她好半天,说:“好吧,找保镖,就今晚。”
     目的达成,女助理微微一笑深藏身与名,别墅的安防警报系统在重装,正好技师那边叫人,她站起来,应了声,风风火火地走了。
     齐厦在原处默默坐了一会儿,也站起来。
     几分钟后女助理出来,“Boss呢?”
     暂时调过来的保安说:“他去安全顾问公司了。”
     女助理焦头烂额,“他就自己一个人干干净净地去了?你们怎么不叫我!!?”
     保安说:“他说你太辛苦,让我们别出声,他可以自己去。”
     女助理气得跳脚,苦肉计演过头了,齐厦这个呆子。
     她担着助理的名,拿经纪人的报酬做着经纪人的工作。
     操的是当妈的心!
     齐厦这时候在去安全顾问公司的路上风驰电掣,铁娘子今天连这么浮夸的演技都使出来了,看来找保镖是板上钉钉了。
     与其让她决定,齐厦觉得还不如亲自挑个合意的。
     以前那个贴身保镖,性别男,开始处着还不错,后来……
     总而言之,他退人的时候没手软,理由不好摊在台面上说,他就干脆没给理由。
     同样介意这件事的还有安全顾问公司的老板的贺峥嵘,当时齐厦不止不给理由地退人,还没接受调换,强行终止了私人安保合同。
     贺老板这行做得久,打交道的全是各方名流权贵,就连秦佑那种手眼通天的人都给他三分面子,齐厦这样不管不顾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但齐厦平时工作活动的现场安全一直是交给他们公司做的,他跟齐厦上边的人又有私交,因此决定亲自会会这位最难缠客户。
     贺峥嵘推门进会客室:“幸会。”
     齐厦也站起来:“您好。”
     贺老板愣了一瞬,本来以为难缠的客户理当骄矜蛮横,但亲眼见着本人,才发现齐厦虽然眼神清冷,气质却温和无害。
     但很快齐厦就颠覆了他的认知。
     齐厦的情况之前助理预约的时候就在电话里说过,这次方案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人也选的最合适的。
     贺峥嵘说:“这一个,除了专业技能过硬,学历也高,应该能应付你出入的各种场合。”
     齐厦:“还有其他的吗?”
     “这一个,有过跟明星的经验,对你们的圈子比较了解。”
     “这一个……”
     “下一个呢?”
     “这一个……”
     齐厦怀疑地看着他,喝茶。
     他觉得这位贺老板哪哪不靠谱。
     上次接待他们的小哥舌灿莲花,推荐的保镖最后被齐厦发现在家里泳池边上偷拍他的泳装照。
     贺老板陈述干巴巴的,比那位小哥还不如。
     指望得上就怪了。
     活生生被掰成推销小哥的贺老板:“……”这种鄙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齐厦好看的凤眼瞟向一边,眉宇间颦起一抹轻愁。
     贺峥嵘深吸一口气,只得晓之以厉害,说:“齐先生,选保镖不是找老婆,一切从你的安全出发,这个你明白吗?”
     齐厦福至心灵,脸一红说:“我……就想找个不想当我老婆的”。
     贺峥嵘:“……”
     齐厦:“有女保镖吗?”
     贺老板完全混乱了。
     好半天,说:“没闲着的。”
     但齐厦已经不信任他的智商了。
     直男啊,直男,这年头找个能确认是直男的保镖都那么难吗?
     齐厦犯愁地后仰靠着椅背,深深叹出一口气,眼光幽远地掠过大面玻璃隔墙外的大厅平台。
     似乎瞟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对面平台往转角走,几秒钟后齐厦突然惊觉什么似的把眼光转回去。
     视线在来人身上聚焦,齐厦:“!”
     这不是昨天晚上带走魏央的那个男人吗?
     这人……叫贺骁是吧?
     直男!
     直男基因绝对强大的直男!
     连魏央那一款都能看上的直男!
     贺骁这天穿的是一件军绿色的T恤,穿过铁花栏杆,能看见他依然长到膝盖的地摊大裤衩,脚上人字拖的湖蓝色几乎霸道地刺激人的眼球。
     依然灵魂搭配不修边幅,一身坦荡荡的直男气息。
     齐厦记得昨天后来有人说他是保镖,出现在这里很显然被退货了。
     齐厦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