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男神说他钢管直_第7章

小说下载:男神说他钢管直作者:青云待雨时更新时间:2016-11-26点击:

觑见贺骁似乎做了个往下抛掷的动作,一阵犀利的劲风从他耳朵边嗖地斜擦而下,腰侧“啪”地一声灯灭了,随之而来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这一瞬间齐厦清楚地感觉到冰冷的杀气,他整个人颤抖不停。
     常人需要很长时间适应黑暗,但贺骁之前受过的训练近乎非人,片刻后,在黑暗中他能看清齐厦的轮廓,齐厦的眼睛茫然而惶然地张大,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侧脸深邃精致的线条寻不到一点瑕疵。
     脆弱而无辜,依然美得让他心神荡漾,可怎么就能漂亮得这么没脑子。
     贺骁目光死死锁住齐厦,“只是一张PVC卡,刚才我手偏两毫米,你耳廓现在就已经被削下一块。”
     接着,屏住呼吸俯身贴过去,嘴唇离齐厦的眼皮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距离停下,他知道齐厦现在看不见他。
     就像隔着一道窗和帘幕的那五分钟,齐厦看不见他一样。
     再凑近些许就能吻上去的距离,贺骁停在那几秒。
     几秒后,转而凑到他耳边别有意味地说:“告诉我,危险吗?”
     齐厦一声不吭,紧绷的身体拼命地挣扎,贺骁没再继续禁锢,突然放开他。
     只是在灯开后他怒气冲冲夺门而出时紧跟在他旁边,默默看着齐厦右臂刚才被自己钳住的位置。
     贺骁没敢太用力,怕把他捏碎了。
     更没敢不用力,怕他碎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
  
   第七章
  
     这天后来,齐厦做节目的时候脸色就别提多难看了。
     以至于他冷面霜眉地往舞台的沙发上一座,女助理说:“乖乖,boss今天气场很强啊。”
     贺骁没说话,心想齐厦现在可能想把他活撕了。
     齐厦也的确怒火翻腾气得呕血,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那样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控制,他觉得他看错贺骁了,又觉得找这么个杀神回来是他自己绕着助理做的,这事说起来也打自己的脸。
     尤其是刚才几乎肌肤相贴,齐厦很在意,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这样。
     他突然怀疑贺骁到底是不是纯直。
     齐厦的脑回路一贯奇特,关注点经常绕着绕着就以一个奇怪的弧度甩出五丈八尺远,再加上想起他选贺骁的原因,最后同性问题又成功背起了厚实的铁锅。
     他甚至想起很多年前那一段没戏可上,吃碗泡面都要精打细算的日子和一张他到死都不愿再想起的脸。
     “人家董事长公子只是让你陪他俩月,你就是晚晚被他睡加起来也不过六十天,之后钱和靠山都有了,有靠山就有资源,难不成你就甘心天天排你的破话剧,一个月赚两千不到那点儿钱?”
     “齐厦,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人家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把你强睡了你又能怎么样,再说你还要不要养家了?”
     “齐厦,这次由不得你了。”
     正好主持人问:“齐厦,我们都知道你是童星出道,而且是金凤奖双料视帝,很多导演和制片人都用收视率保障来称呼你,如果一定要给自己贴一个标签,而且只能贴一个标签的话,你会怎么定义自己呢?”
     过去的灰暗倏忽湮灭,舞台上灯光璀璨得炫目。
     齐厦:“……”直男……
     不……
     钢管直!
     眼光瞟过袖口gay气满满的花朵刺绣,在主持人和他都沉默的前十秒内,齐厦非常严肃地考虑了一下现在说出这三个字的可行性。
     十秒后,齐厦:“……”要完,台本上这题答案本来是什么来着?
     台下,监控里正好有两个机位拍的是他面部的大特写,他长睫低垂作沉思状。
     贺骁抱臂坐在台下,皱眉问:“是这个规矩吗,有台本也要想想再答?”
     女助理呵地笑声,“这一脸懵,他要不是在走神我直播吞针。”
     终于,齐厦回过神,眨眨眼,神色特别凝重地对主持人说:“我是一个……背负尘世责任,走在朝圣路上的人。”
     台下掌声适时响起,女助理:“原来是忘词,幸好他擅长煲鸡汤,不过朝圣是什么鬼。”
     贺骁没出声,暗暗嚼着这句话,背负尘世责任,走在朝圣路上的人。
     贺骁觉得齐厦气性还挺大,总之这次回家之后齐厦对他的态度用一句话概括:视帝大人不想理你,连眼角都不想给你一个。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齐厦跟他说了第一句话,那时候齐厦去楼下小排演室看剧本,还没等他走近,说:“两米之外,相安无事。”
     贺骁不算什么好脾气的人,但看着齐厦冷若冰霜的一张脸白到近乎透明,又想到他昨天被吓得脸色惨白的样子。
     他没说话,到窗子一边靠栏杆站着,齐厦看剧本时候很认真,那一低头的专注和温柔完美掩饰了他不同寻常的脑回路。
     贺骁看了一会儿,想抽烟忍住了。
     解下水壶晃了晃里边水见底,问齐厦:“这屋水在哪?”
     齐厦翘腿坐在中间随意摆着的单人沙发上,没说话,朝墙角的位置不情不愿地抬一下头。
     那边墙面木饰下头做的是入墙隐藏的柜子,贺骁没多想他明明是知道的为何非要出口一问,拧开水壶盖子大步走过去,这时候齐厦低头压着下巴抬眼看他。
     齐厦昨晚上一肚子的火还没消下去,甚至认真想过要不忍一忍不靠谱的贺老板回去再换一个人。
     但这抬头一看就愣了,这天他们不出门,贺骁又把人字拖换上了,昨天晚上一场大雨今早有几分秋风萧瑟,贺骁还穿着洗得褪色的松垮垮的T恤。
     明明是在家,他用一个看起来也不算新的军用水壶接水。
     齐厦:“……”典型的贫穷淳朴劳动群众,想炒掉他的自己简直就是仗势欺人的无良老板。
     于是没等贺骁转过身,他情不自禁地说:“……餐厅有杯子。”
     当然贺骁是不可能知道齐厦丰富多彩的心理世界的,只是齐厦突然自发跟他说话了,他心里头着实有那么一丝松快。
     扬一下手上的水壶,“我用这个。”
     然后仰头喝水,但余光觑见齐厦头转到一边用手扶住额头。对面墙是镜面,从里头能看见齐厦闭眼皱眉一副暗悔不迭的样子。
     悔什么?一分钟后贺骁说:“你这部戏下个月开机?”
     齐厦一怔,慢悠悠地转过头,“不对,是下周。”
     贺骁点头,头撇到一边看窗外:“嗯。”
     齐厦:“……”好像又有什么不对。
     两秒钟后齐厦回神又险些呕出一口血来,“……!!”不对,他昨天那么凶残到底哪里淳朴了?刚才不是想好无论如何都不搭理他了吗?
     贺骁余光瞟他一眼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齐厦这副不想理他又忍不住跟他搭腔的样子,典型的食草动物的无害。
     下午,女助理回来了,昨天齐厦在电视台走廊里去一遭无故弄一身湿的事,虽然齐厦自己本人不说,她们却是不得不弄清楚的。
     就像那天酒会上齐厦在露台上受惊吓,当时她去楼上休息室是因为得知某护肤品牌的一位高层提前到了S城,她上去就是想就其中一款明星产品的代言给齐厦拔头筹,当晚事情闹成那样,酒会主人居然放着齐厦没管,这事没有白白过去的道理。
     酒会主人跟那位高层是旧友,这正好,总之放着齐厦受了委屈,作为补偿该出的力他就得出。
     她软磨硬泡,最后相谈甚欢事成了大家得利,总之娱乐圈随手一抓个个是人精,遇事忍让人家不但不会记你的人情,反而觉得你软柿子好拿捏。
     但这回事情有点不同,她从监控里头看到魏央的时候就有些头疼,能掌掴影后的新人可见后台有多硬,魏央本人又全无顾忌。
     “你以后遇见她先当没看见吧,究竟是魏憬铭的女儿,等过了这段再计较,先忍忍吧。”
     齐厦也是上次酒会事件后才知道魏央的爸爸是谁的,魏憬铭的确有钱有势,而且他是靠做对外贸易白手起家最终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活脱脱的草根创业励志偶像。
     但齐厦提到这个人就自动开启嫉恶如仇模式,“魏憬铭也不是什么好人。”
     上次魏央骂他的时候不是说“你那个死透了的老师抢别人的男人”吗?
     可据齐厦所知,这位照拂他走过最艰难时期的沈老师没到二十岁就跟魏憬铭在一起,糟糠之情,十多年陪伴,魏憬铭功成名就后第一件事就是跟女人结婚。
     魏憬铭结婚沈老师就跟他断了,结果这人简直脑子有毛病,断了十几年又纠缠上门,齐厦那时候寄住在沈老师家,亲耳听到过魏憬铭口口声声指责沈老师不体谅他,男人和男人的事怎么能拿到台面上。
     那一天魏憬铭走,沈老师把自己喝得烂醉,然后齐厦看到他手腕上割腕留下的疤,那时候齐厦还没那么在意同性亲密,那是他第一次知道gay的世界有多残酷。
     沈老师清苦一辈子孤独终老到死都没闭上眼,魏憬铭到现在还活得依然光鲜,总之这个世界其实不怎么公平。
     现在想起来魏央跟她爸爸真像,一脉相承玩弄人心的狠角色。
     齐厦想到这里突然眨眨眼:“……”不对,这样想贺骁那个暴力狂人的处境跟他老师当时一样?
     想到谁谁就出现,齐厦这时候跟女助理在客厅坐着,眼光往门口一瞟刚好看见贺骁一路生风地朝他们这过来了。
     女助理还在笑着说:“魏央这种人不用理她,她自己就会收拾自己。”
     齐厦使了个眼色,“今天,天气特别好。”快换个话题。
     女助理继续笑,“是挺凉快,你知道吗?魏央最近她追个男人在圈里都快追成笑话了。”
     贺骁离他们还有五步远,齐厦:“……!”该怎么让她快点闭嘴。
     然后他看到桌上的猕猴桃。
     客厅里一声尖叫:“齐厦!你疯了。”
     女助理一嘴的毛,撕了张纸呸了两口站起来就走,临走还对齐厦说:“玛德智障。”
     贺骁脚刚停稳,听见这话眼色微微变沉。女助理这一路走得背上冷嗖嗖的。
     不确认是不是他想的那几个字,最后贺骁在齐厦对面坐下,说:“你们刚才在聊什么?那四个字什么意思?”
     齐厦优雅地坐着字正腔圆地说,“妈的,智障,就是说人很笨。”
     眼下只想把魏央的话题混过去,昨天晚上的血海深仇再次忘记了。
     他话音刚落,贺骁两条浓黑的眉毛紧紧皱了起来,一脸大写的不高兴。
     恍惚又是昨天在电视台休息室凶狠的样子。
     齐厦:“……”不对,这人听到魏央名字难受不难受关他什么事?
     脸色一寒,立刻站起来拔腿就走,抄在裤兜里的手紧握成拳,明摆着不该理这人的,怎么就又忘了,好气!
     这一秒内晴转阴的架势,贺骁眼色幽深地看他一小会儿,然后站起来,跟在他后边上楼了。
     如此一来这种爱答不理又管不住不理的日子过了好几天。
     齐厦下周新片开机,他是大咖再加上工作室圈里关系处理得向来不错,周末服装师把他行头送上门来了。
     这次要拍的是一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