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男神说他钢管直_第9章

小说下载:男神说他钢管直作者:青云待雨时更新时间:2016-11-26点击:

感觉就是重,他抬手搬一下,很重,而且隔着不算厚的皮革,能感觉到里层的冰凉,这哪是皮箱,里头分明是铁板。
     难怪刚才贺骁一直把这个扣在他背后,从后脑一直挡到后胸。
  
   第九章
  
     齐厦又一次劫后余生,他们到家女助理也风风火火地赶到了。
     鉴于齐厦的近况,给晚会当嘉宾的事怕只能不了了之,所幸这家电视台本来就是AC传媒旗下产业,自家人好说话,善后倒也不是太麻烦。
     究竟是不是真意外还得细细地往下查,贺骁听了下女助理从那边带回的消息,沉思许久后问:“他接下来的那部戏,你确定继续?”
     “要不呢?”女助理瞟一眼齐厦:“今天这事要真还是上次那人,人在暗处一天不出来他就一天不工作?”
     这是齐厦最在意的事,但他这会儿像是没听到似的,说:“贺骁受伤了。”
     说完便垂下眼眸,薄薄的眼皮甚至连细小的血管都隐隐可见,剔透的眼珠被地板的浅色映着就像是一汪照得出人影的湖水。
     怎么看都赏心悦目,贺骁觉得不管发生什么,每次看到这张脸他心情总会好一点。可就是这么个人,要没人护着他,套在丛林法则里估计被吃得渣都不剩了。
     到底是谁想对他不利?
     女助理听齐厦这么一说不好再扯着贺骁细问其他,上下打量他一阵,看起来全须全尾的,“你伤哪了,要看大夫吗?”
     贺骁眼神还在齐厦身上,神色凝重地摇一下头,“没事。”也确实没事,应该就是背上被砸青了,有点软组织受损,对他来说连个伤字都谈不上。
     齐厦抬头固执地说,“怎么可能?”
     他这样就是一定不让谈话在眼下继续了,女助理笑笑:“明天再说,你先回房休息。”
     贺骁也很果断,“嗯。”
     眼神透过窗子环顾一下屋外,别墅的防御警报设备后来又托贺峥嵘找专业人士升级过,在家的时候齐厦还算安全。
     他大步上楼,齐厦被女助理留下又说了几句话。
     女助理当然看得出别扭了几天的两个人眼下才算是真正和解,要紧的说完又问齐厦,“贺骁人还是不错的吧。”
     齐厦点头,“之前是我误会他。”
     女助理:“吾日三省吾身。”
     齐厦:“直至不省人事。”
     说完就往楼上去了,他心里还记挂着事儿。
     贺骁背上果然被砸青了,回房脱掉上衣对着反身对着镜子照了下,靠肩的位置好大一片,也幸亏是砸在他身上,皮糙肉厚的弄不出大事,要真换齐厦估计骨头都给砸折了。
     没急着洗澡,从浴室出来点了支烟叼在嘴里,又从裤兜掏出今天场地出入口的布置图,对着仔细想了想他们出去之前周围的人,以及外边停车广场从事发到他们撤离可能有那些他没注意到的异常。
     最后关注点居然停留在齐厦被他按到车身的那一刻,齐厦穿衣看着瘦,但是肌肉薄而柔韧,他甚至能想起当时齐厦头发贴在他掌心柔软细密的触感。
     突然几声敲门声。
     贺骁坐着没动,“进来。”
     门开了,来的正是他刚才想到的人,齐厦应该是回房洗过澡,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套头家居服,一手背在身后,颀长的身段挺拔得像是一棵修竹。
     贺骁侧着头看他,愣了一瞬。
     而齐厦看到眼前的画面也惊得不轻,贺骁叼一颗烟大张两条腿坐在床沿,下边是条作训服长裤,上身却赤着。
     平时他穿着衣服的时候,即使是隔着已经洗得松垮的T恤都不难看出他身材健硕,眼前贺骁上衣脱了,胳膊和厚实胸背处爆起的肌肉鼓涨得像是要把皮肤炸开似的,屋子里只开着一盏落地灯,他古铜色的皮肤在昏黄灯下油光发亮,浑身上下野性雄浑的荷尔蒙气味几乎充斥整个房间。
     齐厦只觉得眼球瞬间就被强/奸了一遍,在娱乐圈里混这么久说他没见过裸男完全是瞎扯,可是他从来没见过谁光着上半身就有贺骁这种强烈的野兽一样的侵略性。
     齐厦有种腿不由他要往外跑的冲动,但他拿出坚定的意志力强迫自己站住了。
     吾日三省吾身,直至不省人事。之前他自己有错在先还拿人撒了好几天的气,如今贺骁又救了他一命,强烈的亏欠感暂时战胜了他的本能。
     见他愣着,贺骁把嘴里的烟拿下来,在床头烟灰缸用力摁灭,“有事?”
     从表情到声音都没多少情绪,人坐着还是没动,态度大写的淡漠。
     齐厦:“……”他之前居然还怀疑在电视台的身体接触是贺骁刻意为之地骚扰他,简直……不能直视。
     好容易把脑回路拉回来,齐厦说:“你的伤……”
     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手上是一瓶红花油。
     原来是来给他送药,贺骁浓黑的眉略扬一下,看见齐厦一脸不自在的样儿,甚至都不敢跟他对视。
     把手里东西放在一边,俯身一条胳膊肘搁在膝盖侧身对着齐厦,说:“你进来关门。”
     他就想看看这头鹿会怎么样。
     齐厦:“……”也对,贺骁衣冠不整,这屋子里还住着两个女人。
     一步进屋,反手带上门,一头鹿朝着一匹狼慢慢靠近,步态平稳施施然,还带着给他治伤的药,感人至深。
     从门口到贺骁跟前不过几步远,房间门关上,这个不算大的空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窗外夜色正好。
     贺骁突然就明白他手底下那些大兵为什么恶战之后刚刚逃离火线就急着找人发泄了,过多分泌的肾上腺素激发性/欲。
     就像不到一个小时前他们刚刚经历过危险,不过贺骁确认齐厦这张脸更刺激他,比今天更险恶百倍的情形他也不是没遇到过,却从来没有眼下这样直接的身体亢奋。
     走到贺骁面前,齐厦把药油放在床头,一只手抄进裤兜,说:“只要没骨折,这个用来推拿很不错,我平时都用这个。”
     贺骁抬眼看他一会儿,说:“伤在背上,不重。”
     齐厦:“……”啊?
     懂了!背上,够不着。
     短暂的怔愣,强忍着心里的排斥,齐厦手从兜里掏出,拿起药油抽出瓶子,一手把瓶盖拧开。
     除了拍戏时候的不得已,平时生活中他确实排斥跟同性接触,可是在恩人的伤病面前还考虑这个,人干事?
     贺骁一直看着他的手,齐厦的手很白皙,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他甚至能设想到这双手攀上他的背来回摩挲的场面是何等香艳。
     又看一眼齐厦俊美的脸,齐厦虽然气质清冷,一双眼睛专注看人的时候目光却温柔得醉人。
     但贺骁知道他只是茫然,就像现在一样,对近在咫尺的危险浑然无觉。
     “给我,”贺骁说。
     齐厦刚把瓶盖拧开:“嗯?”
     贺骁坐直身子,长臂一伸从他手上把药瓶一把抓过来,药油利落地倒在掌心,宽大的手掌伸到背后伤处用力揉擦,刚毅的面庞没有任何表情。
     齐厦:“……”
     药在肩背处大力推匀,贺骁说:“我自己可以。”
     细想想觉得没意思,一匹狼算计一只呆头呆脑的鹿?
     作为猛兽,即使是到嘴边的猎物,也希望猎物是强壮的。
     齐厦跟他不管论脑力还是体力都悬殊太大,贺骁不知道齐厦这是个套就能往里钻、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傻劲儿,到底有没有办法给他掰过来。
     贺骁以前曾经承接过某小国特种部队的军事训练,再不上道的兵痞都能给驯得服服贴贴,也是,齐厦这傻乎乎的脑子,能给他掰过来吗?
     贺骁手上动作停下了,目光沉沉看向齐厦,难得有耐性解释:“我是保镖,拿身体挡你是我工作需要。”
     齐厦:“……”
     贺骁说:“你支付报酬,我忠于职守,很简单。”
     就从这里眼下开始,齐厦这一脸感恩不尽的样子,很显然没想明白这层,贺骁没指望他用自己的脑子一时能明白,只能给他说明白。
     齐厦:“……”专业而且不求回报,保镖大人一脸正直!
     齐厦羞愧得心潮澎湃,贺骁在他身边赚的是卖命的钱,他居然还有那么一时半会儿把人一直男跟垂涎他的gay同等看待了。
     简直道德沦丧,齐厦羞愧得一秒钟也待不下去,好半天红着脸说:“明白,我先回房,你早点休息。”
     说完转身飞快地走了,贺骁:“!?”
     齐厦回房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只能拿出剧本一边看一边把羞惭欲死的情绪从脑子里挤出去。
     贺骁躺在床上,胳膊枕着头慢慢地吞云吐雾,灯都关了,房间里晦暗清寂,窗外没什么白月光,只有一轮大雨濠濠前迷糊得边沿都看不清的毛月亮。
     一支烟没抽完,电话响了,贺骁看一眼屏幕很快接起来。
     电话里是个女人的声音:“你还在国内吗?好几天没过来看我了。”
     贺骁猛抽一口烟,“我很忙。”
     女人立刻笑了,“忙什么,是不是有人了?”
     贺骁眉皱得更紧,“没事我挂了。”
     女人嗤笑一声,“你不喜欢女人,找个男人也行啊,实在不济人妖都可以,只要心术正是个人就行,Len,你爸爸像你这个年纪看到母牛都想上,你这男女都不近身的样儿,你到底像谁啊?”
     见她没事,贺骁抬手就要把电话摁掉,可是挂断前听到那边说了一句,“简直注孤生。”
     贺骁只记住了三个字的发音。
     第二天齐厦早起从房间出来,神清气爽,双眼一片清明。
     一直走到贺骁面前,他顶着一张清俊出尘的脸不自在地说:“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
     贺骁眯起眼睛,他这辈子有生死之交的战友也有兄弟,但绝不相信能跟一个看着脸就能硬起来的人做朋友。
     但他还是点一下头,齐厦欣欣然地掏出手机,问贺骁:“你有微信吗?”
     “有。”贺骁前几月注册过一个,但基本没用过。
     齐厦把他加上了。
     两个人一块儿往楼下去,贺骁突然想起昨天那三个字,“这个词什么意思,注孤生。”
     这个不用查,齐厦睫毛扇动几下,“注定孤独一生。”
     贺骁两条浓眉紧紧拧起来,目光锐利地落到齐厦的方向,越过他的肩膀看向远处。
     齐厦:“……”word天,这是不是想起了魏央。
     差点忘记贺骁刚失恋,齐厦脑子转得飞快,片刻停住脚步郑重地说:“人生路漫长,不要因为路上的坎坷就怀疑自己前进的方向。”
     齐厦说话时背后晕着大片晨曦,说完就扬长而去。
     贺骁突然怀疑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原地站了一会儿,贺骁笑了,他的方向,从来就没怀疑过。
  
   第十章
  
     这一年九月,几场秋雨后天气迅速转凉,贺骁和齐厦都进入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
     贺骁难得遇见一个长相这么合意的人,奈何性格相对他先前想象的崩坏得一塌糊涂,他很难不出手拯救一下。
     而齐厦难得遇到一个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直男”,这个直男还铁骨铮铮并且刚正不阿,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