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反派上线太早_第2章

小说下载:反派上线太早作者:一碗蛋羹更新时间:2016-12-16点击:

决定大度的原谅他。因为我不想和他一直呆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人家等了那么久不想再等了,我要下山嘤。
   大爷我云淡风轻地装了两天,总算把这特别拧巴地小子哄好了。当他拔出我本体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春暖花开的模样。
   当然为了不影响主角的奋斗史,我对少年进行了一场深入地交流,就“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事展开了深刻地探讨,并且鼓励他要努力提高自己的修为,总有一天他会站在世界的巅峰。
   少年严肃而郑重地点了点头,按照我的指示把本体封印了。
   “走吧。”我拉着他的手站在台阶上,对身后的洞窟没有半点留恋。
   “你要跟他走?!”金毛鹰落在少年的头上惊讶地看着我。
   哦,我居然从一直老鹰的脸上看出了惊讶……
   估摸它也是担心我扰乱主角的命数,我又不蠢,哼!
   “本君心中有数。”我淡淡回道,鉴于我们以后有同一个主人,我还是好心地示意它看了看本体上的封印。
   谁知那老鹰脸上的惊讶居然变成了鄙视:“蠢货!”
   ……
   ……
   我跟你讲,要不是顾忌到大爷的形象,分分钟让你变成秃毛鹰!你信不信?!
   我一挥手把老鹰从少年的头上赶走,抱起少年就跳了下去。大爷我已经没有心情和那个没礼貌的邻居道别了!
   人间真是个好地方~
   如果我们有钱就好了_(:_」∠)_
   他的钱全用来买爬雪山用的丹药了,而我原来根本用不到钱这种东西。
   我还好,没吃的最多是有点馋,但是他连辟谷都没修炼到,偏偏又是长身体的时候,两顿一饿,整个人走路都在打飘,看得我心疼死了。
   “要不你去当铺把我(的本体)当了,然后晚上我再偷偷跑回来?”我看着刚出笼的大肉包,暗暗吞了吞口水。
   “不要!你是我的!我不会把你给任何一个人!”少年死死抱住我的本体,凶狠地否定了我的提议。
   虽然我理解你对自己千辛万苦差点赔上小命拿到的神器有着很强的占有欲,但是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呢?
   6.
   昨天的晚饭是两个酸得不得了的果子,我看着窝在稻草上蜷缩成一团的少年轻轻叹了口气。
   主角就是主角,宁愿饿肚子也不去坑蒙拐骗偷。刚才包子铺的老板出门看热闹的时候他居然就这么走了。
   再这么下去我怀疑他还能不能走到家乡。
   从记忆里翻出个隐匿身形的阵法,一巴掌拍晕少年,将他抱进去后我悄悄走出了破庙。
   前些天路过茶馆听到说书的老头讲那侠盗燕七的故事,我灵机一动。
   听说这座山上有一窝杀人不眨眼的强盗。
   我没有什么金银财宝豪华马车吸引强盗的注意力,那么只能委屈自己冒充一下美娇娘了。
   嗯,一个被贪恋权势的父母逼迫要嫁给能当自己爷爷的老头子然而不愿意屈服在新婚时骗过送亲的人偷跑到此的姑娘,这戏份不错,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我把幻化出来的喜服故意弄得凌乱一些,然后假装迷路似的在林子里瞎晃悠,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我转第三圈的时候终于有人跳出来调戏我了。
   “小娘子,怎么孤身一人在这荒郊野外的,你夫君呢?”
   强盗都喜欢用络腮胡和刀疤当作标配吗?
   真俗!
   我心里暗暗唾弃了一下对方的审美,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无辜害怕的模样,如果不是天生没有眼泪,我的演技一定更加饱满。
   “我,我是逃婚出来的,身上并没有银钱,放过我吧。”我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逃婚?”那丑比哈哈一笑:“正好我还缺个压寨夫人!”
   哟,没见过这么配合的强盗,我顿时乐开了花,“不情不愿”地被绑到了强盗的老巢。
   过程我就不详细描述了,虽然我没有什么武力值,但是我能打他们,他们却打不到我,还能顺便装装什么山妖鬼魅吓死一群胆小的,不到一个时辰我就将里面的财宝搜罗一空。
   天道因果这种东西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用,但考虑到他以后会是我的主人,为了减少对主角的影响,我特意散了大部分钱财,又将强盗用绳子捆了扔到县衙门口,算是偿还我留下的他人之物。
   就算是不义无主之财,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我在镇上买了一笼肉包和一套新衣裳,匆匆返回了破庙。
   他还在昏睡,我拍醒他将东西递了过去。
   “你哪来的钱?”他犹豫了一下,审视地看着我。
   “昨天有群眼瞎的强盗来打劫,你饿晕了,我就自己收拾了他们,衙门给了赏金。”
   衙门是有赏金,但是,我要低调。
   7.
   我万万没想到,他的故乡如此遥远,以至于我们的盘缠用光,才走了三分之二。
   无奈,我只能贴个胡子,随便表演一下徒手下油锅,胸口碎大石什么的赚点路费。
   想我堂堂一介神器剑灵,居然沦落到如此地步!
   我坐在晔城第一的酒楼里,吃掉最后一口佛跳墙,忍不住唏嘘了一声。
   “有人在放纸鸢!”我的目光突然被窗外天空中五彩斑斓的风筝吸引,尤其是那条金色的长龙,竟有八尺之长(请按唐朝换算),不仅做得栩栩如生,最重要的是,它比其他纸鸢飞得高得多。
   主角翻了翻几乎装满我的东西的乾坤袋,见怪不怪地回了我一句:“快没钱了。”
   “没事,明天演个大变活人好了。”我拉着他急匆匆地冲出了酒楼。
   于是,我们走了半个多月终于看到那块写着“临风城”的石碑,不过从这里进城还有一段路程,就先在旁边的茶寮歇了歇脚。
   他本来话就不多,今天却愈发沉默,我又是个高贵冷艳的剑灵,所以一路上安静地让我浑身不舒服。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茶寮的时候,一个御剑飞行的修真者遍体鳞伤地从半空摔了下来,吐了一地的血。后面紧跟着一个白衫女子,手握长鞭,杀气腾腾。
   那女子厉喝道:“陆振乾,交出破天三十五式,本姑娘饶你不死!”
   说罢,紫鞭一甩,一排大树被割成了灌木丛。
   茶寮的老头吓得两眼一翻,直接晕过去了。我本想去搭把手,把老头挪远点,一回头看到身旁的少年在颤抖。
   我以为他是害怕,正要张口安慰几句,却发现他正用一种愤恨到甚至有点阴鸷的眼神死死盯着那个女人,睚眦俱裂。
   我心下一凛,立刻从背后带着安抚意味地抱住他,用手遮住了少年的眼睛。修真者五感敏于常人,那女人现在心思都在那人身上,所以对少年的目光一时不察,但是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她发现。
   我现在要低调,绝对不能出手,那就只能委屈主角了。
   女人好像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恼羞成怒地用对方的剑捅进了那人的心窝,轻蔑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扬长而去。
   修真之人最是忌讳沾惹凡人性命因果,因为对渡劫飞升有着极大的影响。不过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不杀我们最大的可能就是后台硬,完全不顾忌杀人夺宝的事情败露。
   我将老人扶到他简陋的床榻上,回身打算将那倒没孩子安葬了,也算是功德一件,结果刚走到那人旁边,一只满是血污的手拽住了我的衣服。
   “救命。”
   “……诈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咳,听说世上有一种人,心脏长在右边。
   8.
   我翻了翻主角的乾坤袋,遗憾地告诉陆振乾:“九转回春丹用完了。”
   “我……有……”
   “你乾坤袋不是被抢走了吗?”我疑惑道。
   “我……还……有……袖……袋……啊……”
   他说的好有道理,谁规定修真的东西非要放在乾坤袋里。
   就好像你有凯迪拉克难道就不能骑自行车了么r(st)q他的袖袋里并没有放多少东西,只有几颗常用的丹药用油纸包裹着,毕竟如果东西过重过杂打架的时候就太不方便了。
   我寻了颗上品的回春丹塞进了陆振乾的嘴里,他缓过来后一脸凄然地看着我:“浪费啊!我就这么一颗上品丹药啊!”
   哦,看来不仅是那女人后台很牛掰,而且这货别说背景了可能连个背影都没有。
   我将他扶到茶寮,递了杯水。
   “她为什么杀你?”
   这话不是我问的。
   陆振乾看了一眼少年,幽怨地叹了口气:“唉,这事说来话长。”
   话说陆振乾是天一宗门下弟子。这个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门派实际上只有不到十个人,修为最高的掌门也只有金丹期,平时就躲在哪个山旮旯里圈地自萌。
   十天前他们新收的小师弟终于学会御剑飞行,于是他们就乐呵呵地按照往年的规矩庆祝一下。
   这规矩就是师门全体出动,跟在小徒弟后面,看着他御剑飞过苍雪山。
   嗯,那个苍雪山就是我原来呆的地方,方圆百里法器法术失效的地方。虽然这事在修真界很有名,他们也习惯了到了边界就下剑直立行走,但是普通人却压根不关心,对他们来说这雪山有没有我没啥区别。
   简单说来,所谓规矩就是天一宗例行看新徒弟半空坠落雪山翻滚的恶作剧,当然考虑到人身安全他们会规定飞行的高度。
   然后,在他们等着看好戏的时候,小徒弟居然没有掉下来,于是他们讨论了一下,一群人兴冲冲飞到我家去了。
   陆振乾说,看到那扇美轮美奂地冰造大门时,他们是非常震撼的,以为里面一定是一座恢弘大气宫殿,结果却磕碜的跟个野人山洞似的。
   神器已经不见了,阵法也被破坏了,他们只发现了三十五座持剑的雕像。
   “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定是顶级的剑修剑法!”陆振乾的师父摸了摸胡须一脸郑重道。
   于是他们赶紧照着雕像把招式绘制了下来。作为没啥野心的小门小派,他们并没有打算毁掉雕像,决定一切随缘。谁知道这时忽然有只金毛老鹰飞了进来,翅膀一拍,一阵飓风把雕像全部摧毁,搞完破坏老鹰就淡定地飞走了。
   后来,不知道消息怎么泄露了出去,还变成了他们想要独吞剑法,引得正派门人群情共愤,四处声讨,他们只能化整为零,到处躲藏。
   “呸!”听到这里,少年面色阴沉得能滴出水。
   “都怪那只老鹰!”陆振乾也跟着恨声道。
   呃,我抬头望了望蔚蓝的天空,也许它只是不想让更多人自以为是的胡思乱想。
   虽然是无心之失,身为莫名其妙变成始作俑者的我决定还是提点一下他们。
   “你们有人参透剑法吗?”那玩意根本参透不出什么啊亲!
   “能和神器并肩的剑法招式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参透!”
   “你不觉得那些剑招特别帅气飘逸吗?”那东西大爷就是怎么帅气怎么来的啊亲!
   “能和神器并肩的剑法招式怎么可能丑陋,那不是有损仙人之姿嘛!”
   他说的太有道理,我该如何反驳_(:_」∠)_
   陆振乾伤势恢复了一些后,就和我们道别了。他完全没有注意自己把门派卖了(他们手上真的有唯一的那啥三十五式),也没有察觉我为什么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