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反派上线太早_第3章

小说下载:反派上线太早作者:一碗蛋羹更新时间:2016-12-16点击:

知道剑招是什么样子。
   “这么心大的门派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我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感叹了一句。
   主角难得赞同地点了点头。
   9.
   在城里歇了一晚上,我跟着主角开始向着郊区的凤迎山前进。
   一路上我都在猜想主角的家世。好像现在比较流行废柴逆袭,名不见经传的野小子一路开挂,打boss收妹子,然后破碎虚空,一步登天。
   因着一直分心脑补,少年停下来的时候我差一点就撞了上去。
   “到了。”
   哎?我一脸懵逼地看了看四周。
   这是一片荒废的山地,四周古树参天,却只有这里杂草葳蕤,焦木横地,偶尔一阵风吹过,扬起半层浮土灰烬,更显凄凉。
   “你……家?”我惊讶地看着他。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撩起衣摆跪了下去,叩了整整一百三十七头。
   他没有那么夸张的用脑门对着地面砸得“砰砰”响,只是慢慢的弯下身,额头触地,直腰,双手合十,再弯下。每一叩都认真仔细,一丝不苟,像个虔诚的信徒。
   我这才注意到,废墟里堆着许许多多的土包,最高也不过脚踝的距离,它们隐匿在草丛中,没有墓碑,没有祭品,哪算得上什么坟茔。
   我静静地站在一旁,却觉得此刻的气氛肃穆庄重,仿佛这里有一场举国哀痛的葬礼。
   少年叩完头,站起身后,微微踉跄了一下,就头也不回的下了山。没有烧祭品,没有除杂草,他甚至选了块坚硬的岩石,连叩首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场似是而非的祭拜。
   我觉得有些压抑,想要安慰他,却不知如何开口,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一反常态的不敢打扰他。
   一路安静地回到了客栈,为了节约盘缠,我们只开了一间房,我看着侧躺在床上的少年,又看了看桌上店家赠送的糕点,鼓起勇气拿了一块,递到了他的嘴边。
   他坐起身,一动不动地盯着我,那如夜空般深邃的瞳眸甚至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那,什么,呃,人死不能复生,嗯,那个,节哀。”
   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再遇到他之前,我只有自己,所以不懂得失去,不明白伤心,也就更加不会宽慰。
   意外的是,他竟接过了糕点,一点点吃干净,顿了顿,开口说话了:“我姓肖,炼丹世家肖家的那个肖。”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
   我记得那位大人和我说过,主角的名字必须要狂霸酷炫拽,所以搞了一个特别罕见的姓――昆吾。
   如果说这里特别出名又姓肖的,好像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最后应该被主(wo)角捅死的大boss肖偃。
   “单名一个偃字。”
   ……我忽然明白当初金毛老鹰那句“蠢货”是什么意思了。
   10.
   他似乎没注意到我的失态,沉静在自己的回忆中。
   “肖家祖上曾炼出过镇魂丹。”
   这个我知道,大概就是修真的人只要不是魂飞魄散,用此丹就能养魂魄修肉身,简单说来,就是堪比我的一大金手指。
   我记得肖偃之所以被称作大boss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为了炼这个丹药,杀了许多无辜的修真者,甚至拿他们的金丹做药引。
   最后好像是炼成了,不过便宜主角救红颜知己了。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张丹方早就遗失了。”
   不不不,只是这丹药太血腥,你家祖宗自己毁掉了。
   “后来在下葬太爷爷的时候,我叔叔在墓室里发现了一张残破的方子,长辈们觉得极有可能是镇魂丹,就私下做了些尝试。”
   看来肖家灭门和这张方子脱不了关系了。
   “汤家世代也是炼丹的,不过他们家底蕴不厚,也没啥真本事,一直默默无名,就求着太爷爷想要依附于肖家。那时候丹修处于弱势,太爷爷想着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便同意了。”
   看这介绍的篇幅,估计是农夫与蛇的故事了。
   “汤家这辈有个女儿,单名一个萋字,资质一般,却颇有心机,在进入肖家学习后,溜须拍马,收买人心,挑拨是非。我叔叔看不惯她毫无上进之心,整日汲汲钻营,就将她送回了汤家。后来不知她从何得知肖家发现了镇魂丹残页,竟伙同几个所谓的正派人士,半夜偷袭,使那阴私手段,灭了肖家一百三十七口,连我刚出世不到一个月的表弟都没有放过!”
   啧啧啧,人心叵测啊!
   “更可恨的是那汤萋竟然颠倒黑白,硬说镇魂丹方本是他汤家之物,被肖家祖先盗走。她在肖家忍辱负重,哪怕肖家上上下下都污蔑她,欺负她,也咬牙坚持,便是为了讨回公道。那些对镇魂丹居心不良的所谓名门正派居然信了她那满是漏洞的谎言!”
   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Σ( °△°|||)
   “昨日茶寮遇到的那白衣女子姓覃名鉴,听说她抱上了一个元婴老祖的大腿,横行霸道,但凡喜欢的就偷就抢,要是眼瞎偷到不好惹的就伏低做小,碰到没背景的小门小派便嚣张地不可一世!肖家灭门那一日,她也在其中!”
   果然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啊!我忍不住“啧”
   了一声。
   不对!我怎么可以沉浸在反派boss背后的故事中心疼可怜他呢!!!
   后来他杀了的人都能堆出两座凤迎山了,作为一个正直无私的神器,断不可如此!
   我伸出去准备抱抱他的手僵在了半空。
   肖偃面无表情,似乎看着房间的某处,眼神却涣散空洞,看起来那么脆弱。
   我不由想到了在雪山上第一次见他是的光景,轻轻叹了口气,还是抱住了少年。
   都说了,那些是后来,现在的肖偃,只是个背负着血海深仇的可怜孩子。
   11.
   “我要报仇!”肖偃看着我,目光隐隐闪动着希冀。
   就天道那个小妖精的喜好来说,他不像人间的律法,他只讲究因果报应。简单说来,有恩要还,有仇可报,只是断不可伤及无辜。
   至于那些敢无视天道的,一来,只有飞升才有九天雷劫,而飞升这事,百年不见一人;二来,便是有人手握好多异宝,胆子肥得敢和雷劫一拼。
   所以肖偃要报仇,我并未打算阻止。况且那么大的心结,不解决了,修真之路都要提心吊胆会不会因此走火入魔。
   但是,骚年,你现在连筑基的门都没摸到,别说发挥大爷我的威力,就算我开挂让你跟他们肉搏,你那没技巧没力量的小身板都不一定打得过啊!
   所以,卧薪尝胆,拜师学艺,势在必行。
   “我才不要拜那些名门正派的虚伪小人为师!”肖偃恨恨道。
   “哎,也不是所有的名门正派都是坏人嘛!”
   “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好人!”
   “那又有什么关系,有句话叫‘师夷长技以制夷’吗?难道你不觉得用他们教你的招数恁死他们更爽吗~”
   “门风不正,万一他们不是教导我而是利用我!”
   “我会帮你的!”
   肖偃终于不说话了,纠结了一晚上后,和我去了一剑宗。
   一剑宗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宗门且门内弟子多为霸道的剑修,现在正在招收有资质的新弟子。剑修又是为数不多能越级杀人的。这小子既然能凭着炼气登上雪山,毅力定是不同凡响,加上他急于报仇,选择一剑宗无疑最为妥当。
   废话,大爷我本体就是一把剑,他不学剑术,到时拿我卖萌吗!
   我玩了几手大的江湖杂耍,换了不少银子,雇了辆马车,日夜兼程赶往一剑宗。
   为什么不骑马?
   我一个几百年没下过山的剑灵,他一个曾经养尊处优出门有法器飞行的少爷……骑马真的不是一个必备技能。
   好在紧赶慢赶,赶上了招收弟子的最后时限。
   肖偃黑着脸走进了测试灵根的法器中。
   负责考核的老头漫不经心的抬了下眼皮,说道:“三灵根,资质下下,下一个。”
   肖偃继续黑着脸回到我旁边,看都不看我一眼。
   呃,想想肖偃的家族,肯定出生没多久就测试过灵根,再想想,那么大的家族,他这个年龄还没筑基,定然是资质不好。
   所以,他这么排斥去大门派拜师,是因为早知道结果吧。
   下下资质,最多当个外门打杂的。没资质,没资源,没人脉,没开主角光环,很难混出个模样啊!
   这时老头又开口了:“昆吾野,五灵根,资质下下。”
   我眼睛噌地亮了起来:但是我们可以抱主角大腿啊!
   等等,我好像主角的金手指来着_(:_」∠)_
   12.
   我没有灵根,自是过不了一剑宗的测试,只能装作和肖偃告别,然后躲进本体里,偷偷跟着他们上了山。
   “想报仇吗?”我问道。
   这是一句废话,但此时比较有用。
   “和前面那个五灵根的小子打好关系!”我叮嘱道。
   肖偃的脚步顿了一下,轻声道:“他是五灵根。”
   但是人家有主角光环啊!
   等等,肖偃照理来说也应该有反派光环,要不怎么和主角势均力敌呢?呃,不会是我这只扑腾了一下的小蝴蝶把他的光环扇掉了吧?
   我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安慰自己,没事,这不还有条大腿补偿给他么。
   “你要知道,像我这种级别的剑灵,自然能窥得半分天意,此人有大造化。”我装逼地摆出一副不可多说的模样,因为我就知道这么多。
   肖偃对我还是颇为信任的,不过这小子现在还梗着世家子弟的傲气,让他去巴结野小子的主角他是断然做不出来的。
   那就只能趁主角还是草根,多多帮助刷好感度了!
   比如,主角被欺负啦,两个人一起套麻袋打人,然后在他们去管理的大叔面前努力干活的时候,我继续啪啪啪打人,给他们制造完美不在场证明。
   比如,主角被克扣丹药啦,我就在他们一起被奴役的时候去丹房溜达一圈,充实一下我们的小金库,顺便栽赃陷害一下那些欺负人的小坏蛋。
   再比如,主角被陷害……哦,这个我就不管了,毕竟说不定哪次陷害就开启了主角光环碰到这个捡到那个,我可不敢胡乱上手,只要他们死不了就成了。至于受罪嘛,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r(st)q果不其然,半年后,主角就在什么野外试炼时被推到了个鸟不拉屎的山洞发现了一本《五行御天诀》。
   听这名字就是为主角量身定做的。
   主角倒是大方,立刻跟好兄弟肖偃分享功法,但是……肖偃只有三灵根,达不到相生相克循环往复的要求。
   果然是量身定做啊!
   我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肖偃的身旁。如白练般的银河悬挂在夜空,昨天落下的雪花还没有全部融化,他仰着头,静静地坐在冰冷的石阶上,似乎在看着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看。
   “我很嫉妒。”他说道,却没有参杂任何情绪,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件别人的事情:“可是他人很好。”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有些手足无措。
   “幸好,我还有你。”肖偃轻轻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闭上了眼睛。
   卧、卧、卧槽!
   “不用担心!都交给我!一定会让你亲手手刃仇人!”我脑子一热,就彻底把自己卖了_(:_」∠)_
   13.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