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反派上线太早_第4章

小说下载:反派上线太早作者:一碗蛋羹更新时间:2016-12-16点击:


   13岁那年,两人终于进了一剑宗的内门,主角是被请进去的,肖偃是主角牵进去的。
   同年,主角收了一个单纯的小师妹,撸死了炮灰一号。
   14岁的时候,主角又收了一个男扮女装要强倔强小神偷,撸死了炮灰二三四号。
   16岁那年,主角终于收了一剑宗宗主的宝贝孙女,撸死了小boss一号。
   18岁那年,主角捡了一对双胞胎,玩起了萝莉养成游戏,撸死了小boss二号。
   24岁那年,汤家的小婊砸对主角一见钟情,来倒贴了。
   ……
   这期间,肖偃只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他筑基了。第二,他从剑修转丹修了。
   就算是炼丹间隙,他依然没有放下剑术,力求法术上虐不死对方也要在肉搏中占上风。
   这是我特意交待的。
   其实我是有点担心他的状态,主角的金手指太大了,一边收着妹子小弟,一边轻轻松松就结了丹。而肖偃拼死拼活,没日没夜地修炼却才筑基。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偏偏肖偃是个要强又要面子还身负血海深仇的,偏偏这个把自己比得要死要扔的天天出现在自己面前,还对自己关照有加。
   肖偃从来不是圣人,这世上也没有那么多圣人。我看着越来越沉默的他,有些着急。
   必须要做点什么改变现在的情况。
   三日后,小乾坤秘境即将开启。这次秘境之行,肖偃毫无意外的又被排除了。不过此次我却必须要去,因为我不小心听到那群老家伙谈起了提纯灵根的灵草极有可能在小昆仑。
   就你那不学无术修为全靠丹药堆出来的儿子还是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东西了。
   我将肖偃的乾坤袋要了过来,本体在袋子里,不带着它压根走不远。
   拿好肖偃列给我的草药单子,一想到有希望提纯他的灵根,我就兴奋的不行。不过只是有可能,所以我并没有告诉他,怕最后空欢喜一场。
   我乐呵呵地收拾着东西,肖偃一声不吭地坐在一旁,偶尔回头,就会看见他的视线一直落在我的身上。
   哎呀,肯定是第一次离开我舍不得了,小孩子真是可爱。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我抱住他揉了揉手感不错的头发。
   肖偃一反常态的没有推开我,反而顺势抱住了我的腰。
   我愣了一下:“怎么了?”
   “你后悔吗?后悔选择了我吗?如果你的主人是昆吾……”
   我心下一跳,立刻绷紧了神经,为了防止他黑化,防止以后变成相爱相杀,我必须完美地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我喜欢你啊,怎么会后悔呢?况且本君这么厉害,自然不用像那些没有的剑灵非要选个牛逼哄哄的主人才行。”我骄傲地哼了一声。
   圈住腰间的手紧了紧。
   “你是我的。”他轻声说着。
   “嗯嗯,你的你的。”好像安抚好了,我舒了口气。
   “我的。”
   “你的你的。”
   “我的。”
   “……”骚年,大爷我的腰要断了!
   14.
   出发那天,我悄悄跟在他们身后,在主角的掩护下成功混进了秘境。
   关于我要找灵草的事情,并没有瞒着主角,只是考虑到自己行动更方便,我没有和他搭伙。
   进了秘境后,我径直奔向几个可能有灵草的地方,至于那些什么禁制陷阱在大爷牛逼哄哄的属性下统统都是浮云。
   也不知道是沾了主角的光还是作为我扇掉了boss金手指的补偿,很快我就找到了灵草。
   秘境开启关闭是有固定的时间,我还需要主角的掩护。因为担心时间不够,从进去后我就开始玩命似的寻找,谁曾想运气太好,一击命中。
   于是我就不得不在秘境打发一下剩余的时间。
   比如,给肖偃的老仇人们添添堵。
   在一剑宗修炼的时候,肖偃自然没有放弃打探仇家的老底,对于当时参与灭门的四家也算是有些了解。
   很不巧,在进秘境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门派的标志,又很不巧,金丹期以下的小朋友,我可以随便碾压着玩。
   嘿嘿。
   比如激怒一只高阶的凶兽扔给他们玩玩,或者在他们以为自己安全走过陷阱的前一秒触发陷阱,还可以在他们争夺宝贝的时候趁火打劫,不过最好玩的还是现场直播各种这谁谁和那谁谁说坏话啊,偷情啊,商量奸计啊,然后围观他们掀对方老底的精彩撕逼。
   好一出锣鼓喧天扣人心弦的戏啊。我笑着耸耸肩,往出口走去。
   几日不见,怪想那个小子的,他可比这些名门新秀可爱多了。
   他们总执着得道飞升,就没人想过飞升后会是什么模样吗?修真之人皆知,成仙须摒弃七情六欲。一个无心无情无欲无求的世界,不过是一群好像看着凡间电视剧却天天发呆考拉,嗯,可他们却没有考拉发呆发的快乐,因为乐也是七情六欲之一啊。这样的生活,过上几个月便已经是无趣至极,纵使有再久的生命又有什么意思。
   无七情六欲方不成人,无七情六欲亦最是无情。
   15.
   揣着灵草我兴冲冲地飞回了一剑宗。一想到肖偃知道后肯定特别高兴,我就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脚下生风。
   “肖偃!肖偃!我回来了!”我一边兴奋地喊着一边推开了门。
   肖偃背对着我站在屋子中间,他对面是个笑得一脸邪气的白胡子老头,两个人方才似乎在谈话,气氛还有点小严肃。
   “他是谁?”那个老头身上有我非常不喜欢的味道,刺激的我汗毛都立了起来,我立刻抱住肖偃,向后退了几部,警惕地看着老头。
   老头眯眼看了我一会,忽然睁大眼睛,双目放光,“桀桀”一笑:“小子好大的造化,难怪不稀罕我这个老头子。不过就算有神兵利器没有匹配的实力,最后也就是个被人杀人夺宝下场。”
   刚才还沉默不语的肖偃忽然恶狠狠地等着那老头:“谁敢动他,我就算魂飞魄散也要让他下地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头大笑道:“小子,没有实力的狠话都是废话!难得老夫看上你,不要不识好歹!”
   “啥?看上?卧槽!你个老不羞!”我破口大骂,然后就看到肖偃和老头都一副吃了粑粑的表情。
   呃,好像看上也分好几种的……
   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我们都谜一样的沉默着。俗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老头很快又重新进入了角色,从背后拔出一把通体幽黑的剑。随着长剑出鞘,一个穿着黑衣的剑灵出现在了老头的后面。
   我忽然就知道这个老头是谁了,或者说是猜到了。
   因为那把剑,应该是最后和我决一死战的反派大BOSS的武器――斩黄泉。也就是说,面前这个老头原本应该是肖偃的师父。
   也许,这才是真正改变肖偃命运的时刻,幸好我回来的及时,幸好我手里已经有了留下肖偃的筹码。
   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腰间的灵草。
   “小子,今天老夫就给你上一课,什么叫强者为尊。”老头祭起长剑,一时间剑光流转,威压大盛,若不是我抱着肖偃,只怕他要被压制的直接跪下了。
   那老坏蛋似乎并没有打算就此收手,大概觉得这个下马威还不够狠,继续加大威压,肖偃的嘴叫开始渗出了血丝。
   “呵呵,老夫可还没动手呢?”老坏蛋摆出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模样,我的火气噌地一下就冒出来了。
   “肖偃,把大爷我的封印解了。”我捏了捏拳头,呵呵你妹的呵呵。
   肖偃强忍着不适,抹去了我本体上的封印。瞬间所有的威压消失无踪,原本浮在空中的长剑也“咣当”一声掉地上了。
   黑衣剑灵摆了摆手,似是发现自己灵力全无,意外地挑了挑眉,老头看起来也有点懵。
   “嘿嘿,肖偃,我们上!揍他丫的!”
   说罢,我抡起拳头对着老头脸上就来了一下。那个黑衣剑灵立刻挡了上来,于是场面就变成我和黑衣剑灵动手,肖偃和那老头互殴。
   老头虽然走的邪路,却也是个平时锻炼身体的剑修,肖偃胜在年轻力壮,两人一时间难分高下。我和黑衣剑灵灵体实体快速切换,打不打得到对方全看反应和运气。哦,因为在我外挂打开时,灵体能打灵体,实体能打实体,但是灵体打不到实体,实体也碰不到灵体→_→在被我咬了一胳膊一脸的牙印后,黑衣剑灵的自尊心终于爆发了,他报复的掐红了我的脸后,袖子一甩,逃回本体了。老头一见要二打一,立刻装了个逼,跑了。
   噫,就他那鼻青脸肿衣衫不整的模样还好意思装逼,哼o( ̄ヘ ̄o)!
   至此,该战役我和肖偃大获全胜!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刻啊。我站起来,摆出最为仙风道骨地姿态,双手往后一背,轻描淡写说道:“不过尔尔。”
   肖偃非常不配合的走到我前面,帮我把被扯开的领口整了整。
   “……”
   16.
   经过那老头子一闹,我方才那欢天喜地的心情没剩下多少了。虽然这次我回来得及时,没让那老混蛋得手,但是我心里老觉得慌慌的。
   “哎,那老头是谁啊?”我喝了口凉茶故作不在意地问道。
   “不知道。”肖偃把自己拾掇清爽了,穿着外衫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突然从窗户跳进来,非要收我当徒弟。”
   “呃……”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放不下心:“那老头修为那么高,说不定,说不定你当了他徒弟,很快就能报仇了呢。”
   肖偃整理衣裳的手顿了一顿,然后他就看了我一眼,看得我浑身一激灵。
   “我,我不是怀疑你,我就是,就是觉得……”好吧,我就是担心自己没拗过那位大人的安排。
   “我有你了。”肖偃非常认真的看着我,认真的就跟在和哪个小情儿海誓山盟似的,搞得大爷我总觉得有点热。
   “喏。”我别过头把腰间的乾坤袋丢给了他:“在秘境里随便捡了点玩意,说不定你以后炼制丹药用得上。”
   扔完后我就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着他,准备看他惊喜的模样,结果这小子看都没看一眼就把乾坤袋收了起来。
   “你不看看里面有什么?”我坐不住了,这种费尽心思送了份大礼结果对方没看到的心情太郁闷了。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就是说,里面是什么不重要。
   不重要你妹(sF□′)s喋丞ぉ
   我特么一口血卡在喉咙里!
   “糟了!”肖偃把乾坤袋塞进腰间后忽然惊呼了一声,然后就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在房间里四处翻找。
   “怎么了?”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焦急,心一下子也跟着悬了起来。
   “你送我的玉佩不见了。”肖偃皱着眉。
   我啥时送过他玉佩了?毕竟我们之前一直挣扎在温饱线上,哪有钱买那么金贵的东西。
   等等,来一剑宗的路上碰到了庙会,当时买了个特别精致的花灯,老贵了,店家好像随手拿了个玉佩做添头。
   不会是那玩意吧。那东西做工粗糙,料子劣质,就是个哄小孩子的玩意。
   “丢了就算了,下次我给你买个好点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心虚。
   “不行。”肖偃第一次跟我犯倔:“那是你给我的。”
   我忽然觉得好像有些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