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反派上线太早_第5章

小说下载:反派上线太早作者:一碗蛋羹更新时间:2016-12-16点击:

事情不在我的掌控当中了
   17.
   找玉佩的事情随着主角他们回来而不得不终止。重新将我的本体封印后,肖偃开始收拾我带回来的乾坤袋。
   作为主角,在秘境里自然有他自己的造化,得了一件牛逼的护身法宝,一只会寻宝卖萌的灵兽,当然还有一个妹子的芳心。
   至于我替肖偃采的那些让人眼热的灵草昆吾野根本不在意,甚至还把自己收集到的全扔给了肖偃。
   “哎,兄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昆吾野指了指灵草:“这些东西我们还是低调点,尤其是这株千星纯,厉剑峰上的老妖怪为了他那宝贝儿子正四处找它,我们现在的修为可杠不过。”
   “嗯。”肖偃点点头。
   昆吾野是个护短又讲义气的人,只要是他认定的朋友,便两肋插刀,掏心掏肺,同时他也心性坚韧,就算被背叛,跌入低谷,也会再次振作,无惧无畏。这样的人,很难让人讨厌。
   他本该是我的主人。
   而现在……
   他是我们的大腿(*ˉ帷*)。
   我们聚在一块商议了一下。千星纯不能直接服用,需要炼制,过程不复杂,现在的肖偃完全可以搞定,但是炼丹的丹炉他身上的品级不够,还需要借用一剑宗的炼丹室。
   炼丹室并不如丹房那般管理严密,毕竟那丹炉虽是上品,却笨重不堪,不便携带,也没有多余的加持,算不得什么稀罕物,通常也是给门下弟子使用,或者炼制一些常用丹药时用到。至于那些长老,谁没个牛逼的私货,要个静室就够了。
   不过就算如此也是有弟子轮流看着,进去使用丹房需经几位丹修长老任意一位同意。
   肖偃不得宠修为也不拔尖几乎没有被同意的希望,况且门下弟子进炼丹室他们也不可能放任浪费灵草,必然要在一旁指点,千星纯的炼制不能暴露,所以必须偷偷进行。
   五天后恰好是内门弟子的排名赛,丹修不必参加,差不多整个一剑宗都要去观战,这无疑是个好时机。
   我们将计划和变数细细探讨了一番,确保万无一失后才各自休息。
   排名赛那天,一剑宗除了几处重要地方有人看守几乎都聚在擂台那了。炼丹室只留个筑基的弟子。我换了身一剑宗的衣服,假装路过,套了套近乎,又不经意地提到比赛的精彩,最后表示愿意替他看一会炼丹室,那孩子就千恩万谢的跑去围观。
   其实,若是其他地方这招并不一定有用,说到底还是看守炼丹室的人从心里就没有重视过这个地方。
   反正没什么可偷的,离开一下也没关系。
   肖偃也许在资质上比不上其他人,但是炼丹的天赋却遗传了他的家族,千星纯很顺利的被炼制好了,服用的时机还有待商榷。
   晚上回去的时候,我们三人的心情都不错,只是谁也没想到,天,马上就要变了。
   18.
   但凡大一点的修真门派,自家没有个禁地好像逼格就比别人少了点似的,所以一剑宗也有一处禁地。
   禁地这种地方,里面关的不是大小boss就是门派黑历史,并且背负着一定会被打破的命运,所以一剑宗也没逃过。
   排名大赛第二天就被终止了,因为前一天有人闯进了一剑宗的禁地,并且放走了禁地里关押的魔头――血魔老祖。
   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本来和我们没啥关系,在我听到一剑宗弟子在禁地捡到了一块应该是犯人遗失的玉佩时,大爷的俊脸都扭曲的无法直视了。
   “怎么了?”昆吾看着我和肖偃难看的脸色,担忧道。
   “那个老王八蛋!”我咬牙切齿,恨自己当初没追上去弄死他。
   肖偃简单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下:“所以那块玉佩极有可能是我的。”
   “他不是想收你当弟子吗?”
   “正是如此,才想让肖偃在一剑宗呆不下去,逼得肖偃走投无路只能投靠他。”我揉了揉抽痛的额头:“我们必须在他们找到这里之前想到解决的……”
   我话未说完,门就被人踹开了,几乎同一时间,我立刻隐匿了身形。肖偃和昆吾被一剑宗的弟子押送到了正厅,被带走之前,昆吾对我悄悄使了个眼色,他把装着千星纯和我本体的乾坤袋顺手塞进了被子里。
   他们离开后,我立刻收起乾坤袋,然后向正厅奔去。
   正厅里除了五个元婴期的峰主,还有一个化神期的掌门,虽然他们拿不住我,但这时若被发现,肖偃和昆吾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处罚,呃,我干的坏事还挺多的。
   断不能引得整个一剑宗为敌。
   我离得很远,他们发现不了我,我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我非常清楚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
   先不说那偷玉佩的老混蛋只有我们见过,最要命的是禁地被闯是肖偃在炼丹房,根本没有证人。唯一的办法是咬定他不舒服在房间休息,毕竟以肖偃的修为根本进不去禁地。但是昆吾为了隐藏功法,故意隐瞒了修为,虽然有神器相助,若是瞒不过化神期掌门,两人就全都危险了。
   就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候,一直看不惯两人的厉剑峰住忽然暴起,抬手打在了肖偃的天灵盖上,肖偃身体晃了晃,倒下了。他又准备攻击昆吾,被昆吾的师父拦了下来,两人似乎争锋相对的说了些什么,又回到了位置上,然后掌门好像打了一道东西进了昆吾的体内,昆吾也晕了过去。
   我看着他们倒在地上,恨得睚眦俱裂,若不是本体上的封印提醒我他还没死,怕是我就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了。
   19.
   昆吾被他的师父带走了,而肖偃却是被两个弟子拖出去的。我没有犹豫,立刻跟了上去。
   他们将肖偃关在了水牢里,还用炼制过的玄铁锁在墙上。
   我屏息贴着墙角,待两个弟子离开后,跳下水走到肖偃面前,抓住了他的手腕。果不其然,肖偃全身筋脉尽毁,不可能再继续修仙了。
   我不敢想象他知道这个消息后该是何等的绝望。这个世界上或许有办法重塑他的筋脉,可我不知道。我没有办法像解决灵根的问题时,信誓旦旦的告诉他我可以帮助他。
   “咳咳。”肖偃悠悠转醒,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又慢慢停留在了我的脸上。
   “我是不是废了。”他问我,声音平静的可怕。
   我摸了一颗回春丹,塞进肖偃的嘴里,颤着声道:“肖偃,等我,我会救你出去,首先要活着,活着才会有希望。”
   他没有说话,漆黑的双瞳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半晌虚弱的说道:“你抱抱我好吗?”
   我轻轻抱住肖偃,他将脸埋在我的肩窝,温热的液体湿了衣衫,我咬紧牙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站了许久,肖偃又昏厥了过去。
   离开地牢后,我马上去了昆吾师父那里,似乎是为了让徒弟静养,他的师父并不在房间。我刚走到床边,原本躺着的昆吾立刻睁开了眼睛,目光犀利,只是在没有看到有人影时,他收回了利刃,低声道:“阿天?”
   “是我。”我轻声回道,因为有元婴在附近,我没有显露身形。
   “肖偃怎么样?”昆吾的声音有些急切。
   “非常不好。”我没有打算瞒着他,这个时候必须用确实的情况来安排下一步对策:“我必须带他离开一剑宗,否则我怕他有生命危险。”
   昆吾略一思索,点头同意:“好。”
   “我要知道你现在怎么样?带走肖偃对你最坏的影响是什么?如果我离开一段时间,你需要什么东西?不要逞英雄,实话实说,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有事。”我郑重问道。
   昆吾沉默了一会,似乎是认命的耸了耸肩:“我身上被打了道契,想要证明我和肖偃的清白,必须将血魔老祖杀死,否则我就以命相偿。这契施术者不动就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于干掉血魔老祖,我只有三成把握。”
   “至于救走肖偃,只要当时有人在我身旁,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就算他们怀疑我有同党,还是可以绕回杀老祖的条件上。”昆吾顿了顿:“我敢这么说,也只是仗着有师父和秀秀。”
   哦,我差点忘了,掌门的孙女已经是主角的后宫之一了。
   血魔老祖肯定也是主角要干掉的小boss之一,只是因为我的缘故,出现的时间提前了,现在的主角要越级杀他并不容易,难怪昆吾也说只有三成把握。
   我摸了摸下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反正小boss都提前了,那他的金手指也提前一下应该没有关系吧。
   “昆吾。”
   “嗯?”
   “你知道苍雪山吗?”
   “知道。那里不是已经被踩烂了吗?”
   嘤。想到我辛辛苦苦雕刻的东西被砸的稀巴烂心就好痛。
   “那里有一样东西,只有你能带走,它会帮你的。”我叮嘱道:“你最好带点新鲜的五花肉。”
   不知那只金毛老鹰家的崽子会飞了么?
   20.
   我和昆吾商量好了救人的时间后,就离开了他的住处。趁着天色未暗,我将逃生的路线又确认了一遍,然后默默溜进了百炼峰。
   百炼峰峰主是个炼器高手,方才昆吾告诉我,这个峰主手上有个隐身的法衣。现下我本体被封,肖偃这情况根本解除不了封印,我带着他逃跑并不容易,若是能拿到这个法器,风险无疑会降低很多。
   百炼峰峰主痴迷炼器,对于血魔老祖一事压根没放在心上,回去后就准备闭关炼器。我悄悄进了静室,在他警觉之时,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卸了他的灵力,一棍子下去把人砸晕了。
   从他的乾坤袋翻出法衣后,我又用他炼制的困仙绳将人绑了,堵上嘴。反正他饿不死,等他被发现时估摸我和肖偃早跑远了。
   准备好了一切,我回到了水牢,静静等待夜幕降临。
   可能是对着玄铁炼制的锁链格外放心,水牢并没有其他人看守,我抓住锁链,废了上面的禁制,用本体轻而易举的砍断了这个传说分神期都搞不定的玩意。
   虽然被封印但是只要是我直接接触的法器还会失效,所以我只能让肖偃再服下两粒丹药,自己穿着隐身法衣跟在我身后。
   我们谁也没有回头。
   因为肖偃的身体不好,我们到山下的城镇没多久,一剑宗的追兵就出现了,然后他们从我们面前匆匆路过,连个眼神都没给。
   一剑宗要找的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修真者,可能身旁还有个修为极高的大能。而我们现在是一对妻子病重,丈夫陪着她来城里寻医的平凡小夫妻。
   没办法,他们猜测的那个大能――大爷我,只有外挂没有修为,况且现在本体还被封印了,他们用修真界的手段找,又视凡人为蝼蚁,自然是找不到。
   碍于身上的银子不够,我们只能先在一间破破烂烂的客栈歇下。肖偃醒来几次,对于自己身上的女装只是沉默了一下,便从乾坤袋里寻了几味草药服下,又沉沉睡去。
   我也顾不得什么因果,从镇上的大户“借”了些银两,买了辆马车,随便挑了方向就出了城。
   具体去哪里我也没想好,我的山洞还没脱离观光圣地的身份,肖偃的家乡怕是也在一剑宗的搜查范围,所以,就那么随便走吧,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