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反派上线太早_第6章

小说下载:反派上线太早作者:一碗蛋羹更新时间:2016-12-16点击:

连我们自己都想不到去哪里,他们就更推断不出来了。
   这天天色渐晚,我们便寻了处破庙落脚。肖偃身体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只是精神还有些萎靡。我将佛像后面清理干净,铺上褥子,便和他歇下了。
   一剑宗的追查一直没有停下,我们休息时都比较警觉,因此庙里刚有人进来时,我和肖偃立刻睁开了眼睛。
   来人似乎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存在,我们悄悄探出头,观察外面的情况。只见一个华服男子抱着打扮风骚的少年,跌跌撞撞走了进来。
   两人脸颊通红,看样子是喝了不少。少年的手在男子怀里摩挲着,媚声媚气的喊着“段爷”,然后……他们就滚一块了。
   卧槽!
   21.
   我找了肖偃整整三十年。
   总有人觉得三十年之于修真者不过弹指一瞬,但那只是相对于修真者漫长的生命而言,只是相对于所谓闭关时不觉岁月流逝而言。
   像我这样不需要修炼的,每一天每一个时辰,和普通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找一个人找了三十年真的让我很焦躁。
   什么?你觉得你漏掉了一章?
   哦,那天看完片,肖偃就跟脑子抽疯似的,居然在某个月黑风高夜偷亲大爷,还被大爷我逮了个现行,然后我一懵逼,出去跑了一圈,等冷静下来回去的时候,他丫的居然不见了!
   回忆结束。
   我摆弄着装着本体的乾坤袋,悠悠地叹了口气,我快把整个大陆翻一遍了,也不知道那臭小子躲哪去了。
   一剑宗去了两趟,他们并没有抓住肖偃,现在最让我担心的是那个老混蛋,如果真是他带走了肖偃,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就是个笑话。
   想想,还是很不甘心啊。
   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准备起身离开,门口忽然进来了几个修真者。他们面带煞气,衣着狼狈,身上还沾着血迹,一看就是刚倒了大霉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这几人我见过,他们是汤家的人。
   “妈的!那银面人的路数好生诡异,门主居然直接被吸成了人干,太可怕了!”龙套A心有余悸道:“小姐最在意她那张脸了,现在变成那个模样……”
   “这人直接冲着门主一家去,居然对那些没攻击他的弟子也不追究。”龙套B缓过了一口气,疑惑道:“别说他那功法一看就是魔修,明明连正派行事都知道斩草要除根,也真是奇怪。”
   他们下面说了什么我根本顾不上听了,因为我几乎可以确定,那个银面人就是肖偃。
   只是他是自愿跟老混蛋走的,还是被迫的,我不知道哪一个答案会让我更舒服点,真是心乱如麻。
   不过当前最重要的是,把那臭小子拎回来揍一顿,要不多对不起我这几十年的奔波!
   我掠出酒楼,直奔汤家堡。话是这么说,但是已经过了这么久,我对肖偃是否还留在那里一点把握都没有,只能碰一碰运气了。
   大爷拼了老命,原本需要半天时间的路程硬生生缩短到了一个时辰。
   汤家堡还立在那里,只是门匾被人打碎了,我走进去,里面一片狼藉,能带走的都被拿光了,不能带走的也被砸地稀巴烂,真真是树倒猢狲散。
   看来这汤家堡,并不得门下弟子的心,又或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白眼狼养了一群白眼狼。
   我嗤笑了一声。
   啥?你说这也许是肖偃干的?污蔑!我家肖偃才不是这种人!你们要是拿不出证据,我弄死你们o( ̄ヘ ̄o)
   22.
   我一间一间屋子的寻了过去,除了大概二十多具尸体外,好像并没有其他的了。
   果然还是来迟了。我叹了口气往门外走,突然门口冲出了个疯婆子,一身颇为飘逸的粉裙凌乱不堪,乱糟糟的白发上好像还挂着不少鲜艳的饰品,皱巴巴的皮肤遍布这老人斑,她一把抓住了了我的胳膊,瞪着混浊的眼睛问道:“我美吗?”
   我惊了一跳,立刻甩开了她的手。
   说实话,我见过很多可爱的老太太,慈祥的老太太,或者严厉的老太太,也许岁月在她们的脸上刻下了风霜的痕迹,但是她们本身所具有的,让人喜爱的特质并没有随着容颜老去而消失。
   然而眼前这个老太太,怎么看都觉得面目可憎,同样是皱纹,怎么在她身上就那么让人厌烦呢?
   还美?说丑都玷污丑这个字了。
   我立刻躲得远远的,谁知那疯婆子居然不依不饶的跟了上来。
   “你给我滚啊!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老人家啊!大爷我喜欢胖胖的慈眉善目的啊!最好还会做狗不理包子的!”我拔腿要溜,那疯婆子却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尖叫着跑走了。
   “诶?”我一头雾水的僵在那里。
   然后,我就被抱住了。
   “我好想你。”那人哑着嗓子在我耳边轻声道,还特么不要脸的咬了一下大爷的耳垂。
   等等,我现在是该质问他这三十年去哪里?还是应该吐槽这变声期过了他的声音怎么这么难听?
   当然,或者我应该先把他磨着老子脖颈的牙打掉几颗!
   我额上青筋一跳,切换到灵体,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过身再切回实体,对着那张带着半截面具的脸就是一拳。
   这时,一个黑衣剑灵忽然挡在我的前面,架住了我的手。
   我一看,哟,这不是老熟人嘛!我家那么乖的肖偃果然是被老混蛋拐走了!这简直是新仇加旧恨啊,大爷我不打废了他那双桃花眼就白瞎了我的金手指!
   就在我怒气冲冲准备干一场的时候,肖偃忽然开口了,他说:“斩黄泉,回来。我几时说过你可以动他了。”
   黑衣剑灵沉默的看了一眼肖偃,消失在我的面前。
   肖偃向前走了几步,我这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他居然长得这么高了,特喵的居然比大爷我还高一个头。
   老子初始设定一米八啊!他为什么会比我还高?!!!
   肖偃又往前凑了凑,微微低头,挨得我极近,呼吸都喷到脸上了,有些痒痒的,我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肖偃无奈扶额,退开了一点。
   “你吃金坷垃了?长得这么快?”我耿耿于怀地瞪着他。
   “你啊,就不会说点其他的吗?”肖偃有气无力道。
   “哦,骚年,你声音真难听。”我嫌弃道。
   肖偃无语地看着我,忽然身形一动,一只手揽着我的腰,一手捏着我的下巴,就亲上来了。
   我忽然想到我的确还在不爽一件事――我对着他的脸,终于打了一拳。
   23,
   我这一拳打得相当实在,肖偃脸上的面具都掉了,我一下就愣住了。肖偃从左眼角到额头,全是蛛网般血色的裂痕,这要是放女人脸上绝逼就是毁容了,放他脸上,看起来居然有那么点妖艳的感觉。
   等等,这不是重点。
   “这是怎么了?哪个王八蛋欺负你了?老子废了他!”
   肖偃正要说什么,忽然面色一沉,抱着我就准备御剑离开。斩黄泉被抽了出来,斩黄泉浮在空中,斩黄泉掉了下来。
   我尴尬地摸了摸脸颊。
   “有人来了,我们走。”肖偃无奈的放下我:“跟上。”
   我们避开了匆忙赶过来的正派大军,在肖偃的带领下,进了一剑宗的……禁地。
   血魔老祖出逃,一剑宗的禁地也就名存实亡了。因着主角的事,几个峰主内部闹矛盾,而现在宗主又闭关了,也就没什么人关心一块空地了。
   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么?
   当然肖偃也没蠢到直接住进去,而且在下面又开了个空间,做上禁制,同时还留了个紧急出逃的密道。
   歇下后,我憋了一肚子的问题,竟然不知道从何问起。
   肖偃给我倒了杯茶,坐到了我对面。
   “想从哪里听起?”他笑着问我。
   我觉得他变了很多,比如同样是笑,以前就显得青涩可爱,现在,呵呵,好想上去给他两耳刮子。
   “比如从你忽然消失不见说起怎么样?”一想到大爷我找了三十年,我就牙根痒痒。
   肖偃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回想什么,抿了一口茶,轻描淡写道:“那天你走后,他来找我,我就和他走了。”
   啥?!你特么不是被胁迫的吗?!你造大爷为了这事内疚了多长时间吗?!
   “为什么?”我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为了报仇吗?”
   “报仇?”肖偃歪了歪头:“算是一部分原因吧。”
   “那另一部分呢?”
   “待会再说。”他暧昧的靠近了一些,让我忽然想起了深夜破庙.avi。
   我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某些不健康的想法,抬手把肖偃推了回去。
   他没再靠过来,继续说道:“那老混蛋用千毒蛛的蛛丝植进我的身体代替了筋脉,用千毒蛛的妖丹代替内丹,脸上这个算是后遗症吧。”
   “我走了妖修的路子,除了修炼外,还可以靠吞噬其他妖兽的内丹提升攻力。我花了三十年,杀了那个老混蛋,然后去报仇。”
   肖偃又喝了一口茶,表示他说完了。
   他把我想问的问题都回答了,可我还是想打他。
   “你还没有说另外一部分原因是什么。”我憋着气,怪声怪调的问道。
   “在我们逃亡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再也不能修真,该如何才能报仇。”肖偃说着,原本漆黑的双眼却开始隐隐泛着血色:“很简单,他们是利益的联盟,挑拨离间,借刀杀人再适合不过了,我差不多想好了计划,只要找到昆吾就可以开始,对于是亲手杀他们还是让他们自相残杀,我并不执着。”
   “那你为什么还跟那个老混蛋走?!”我简直要吐血了。
   肖偃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着我:“他说,你可以不借助我的力量复仇,可是,你却没办法不老去,甚至会在短短数十载就死亡。”
   我呆住了。
   “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他说。
   24.
   关于xxoo,有情深意浓水到渠成的,有银货两讫你情我愿的,也有那种该被剁jj的,还有一种就是一个人想另一个至少不是主动想的,那通常就借x乱性了。
   有借酒的,有借春药,还有肖偃这种借走火入魔的!
   那天我确实觉得他对我的执念有些深,他当时的模样也的确不太对劲,但是,他动作温柔的实在不像是要发狂的。
   我揉了揉腰,算了,有啥好纠结的,反正我好像也没有多反感。
   我不知道我是否爱肖偃,但我的确不忍心拒绝他任何事情,我也不知道肖偃对我是不是爱,但他的确对我很好。
   嗯,我现在过得比佛爷还佛爷。
   有吃的有玩的,偶尔去一剑宗里面逛逛,看看昆吾回来了没有。
   这是肖偃交待的,他说有事情和昆吾商量。至于肖偃,大约在收拾他的仇人。
   他没有带我去,一来他有了斩黄泉傍身,二来他说不愿意我看到他杀人的样子。
   之前我便说过,这里不讲究人间律法,只讲因果循环。他去报仇我没有半点意见,而且经过汤家的事,我便知道,他是个有主见有自制力的人。
   “唉,小孩子长大了。”我吃掉了盘里最后的葡萄,擦了擦手,准备再去一剑宗打探一番。
   大概主角奇遇终于告一段落,我居然在半道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