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默读_第5章

小说下载:默读作者:priest更新时间:2016-12-18点击:


   马小伟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许是骆队气场太强,少年脸上露出一点惊惶。
   肖海洋:“没事,你接着说。”
   马小伟双手绞在一起,蚊子似的“嗡嗡”:“他……何忠义是H省人,跟我们另一个室友是同乡,不过老家不在一个地方,据说H省挺大的,忠义哥他们老家好像更偏一点。他是去年才来的,人挺好的,挺外向,平时一块住也勤快,经常打扫卫生……没、没有跟谁结过仇。”
   肖海洋又问:“那你知道他在本地还有什么亲戚朋友吗?”
   马小伟下巴往下沉了一下,随即不知想起了什么,飞快地摇摇头:“不、不知道,没见过。”
   骆闻舟插了句话:“昨天晚上八点到十点,你在什么地方?”
   马小伟喉咙动了动,仍然不敢看他,小声说:“……在、在家。”
   “在家干什么?”
   “没……没干什么,就……看电视。”
   骆闻舟:“一个人?”
   马小伟好像才意识到他是什么意思,脸色陡然一变。
   “没事啊宝贝儿,”骆闻舟拉开椅子,在马小伟面前坐下,和颜悦色地一笑,“这是重案组,只负责刑事案件,偷五块钱未遂不入刑,你别紧张。”
   马小伟几乎有点坐不住。
   骆闻舟的话音随即一转:“不过好像要是多次偷盗屡教不改,不用到‘较大数额’也得入刑,你该不会已经不是第一回干了吧?”
   马小伟陡然僵住,青白的脸上一片空白。
   骆闻舟轻轻地敲了敲桌子:“你一个人在家看电视?跟你住一起的人呢?”
   “何忠义昨天下班以后,回来换了身衣服就走了,赵哥……就是忠义他同乡,前几天回老家奔丧了,还有几个工友找人打牌去了,就、就我一个人,但不、不是我……”
   “没说是你。”骆闻舟打断他语无伦次的辩解,“有附近居民反应当时听见案发现场附近有人在争吵,按照你们住的地方离案发现场的距离,你应该听得见,你当时听见什么了吗?”
   马小伟用力咬着嘴唇。
   “听见就说听见了,没听见就是没听见,这问题用思考那么长时间吗?”
   “可、可能听见了一点,电视开的有点……”
   骆闻舟:“大概几点?”
   马小伟脱口说:“九点一刻。”
   他这话一出口,低头记笔记的肖海洋、门口旁听的陶然全都向他看了过来。
   骆闻舟眯起眼:“你刚才不是说‘可能听见了一点’吗?现在怎么又把时间记得这么准?”
   马小伟:“……”
   “小马,你得说实话,”陶然轻声说,“你怎么知道是九点一刻?到底是听见了还是你当时在案发现场附近?你知道什么?”
   骆闻舟不给马小伟反应时间,立刻接上话:“今天这话要是说不清楚,你可就有重大作案嫌疑!”
   “我相信应该不是你,”陶然跟他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不是你干的就不用怕,知道什么都说出来,这是出了人命的大案子,你分得清轻重的对吧?”
   马小伟本能地将求助的视线投向他。
   骆闻舟一拍桌子:“看谁呢?这让你交代呢!”
   “不是我……我听、听见了,”马小伟快哭出来了,“九点一刻的时候,听见楼下有人吵起来了,声音有点耳熟,就想下楼看看……”
   “你看见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马小伟睁大了眼睛,“我没看见人,连个鬼影都没有,好像刚才听见的都是幻觉,路、路灯还坏了,我……我……”
   骆闻舟嗤笑一声:“小孩,你给我们讲鬼故事哪?”
   马小伟眼眶通红,充满恐惧地看了他一眼,血丝一根一根地缠上了他的眼球。
   他们几个人颠来倒去地反复追问,一直审到了傍晚下班,把马小伟问得快要崩溃,那少年却再也没吐露什么有用的信息,来来回回把他那蹩脚的深夜鬼故事讲了好几遍。
   “我觉得不像是他。”从分局出来,郎乔说,“这小孩心理素质不怎么样,一吓唬就什么都往外说,被咱们那么问,如果真有什么事,肯定早扛不住了……但是闹鬼那个说法又很奇怪。”
   骆闻舟“唔”了一声。
   陶然:“怎么?”
   “也不一定,”骆闻舟说,“他说得可能只是一部分事实,应该还隐瞒了点别的――明天再说吧,你俩怎么走,先回局里还是……”
   他话没说完,就被一声口哨打断。
   监军三人组一起抬头,只见马路旁边停了一辆足有两米高的大SUV,一个人斜靠在车上:“陶警官辛苦了,我可以送你回家吗?”
  
   第5章 于连 四
  
   那个人身材高挑,穿一件黑衬衫,西裤挺括,插着兜,双腿很放松地在前交叠,长发掉在肩上,只要有人跟他对视,他扫过来的目光立刻就会盛上两碗笑意,不要钱似的无差别放送。
   郎乔长到这么大,还没见过特意在公安局门口风骚的男人:“陶副,你朋友吗?”
   陶然好像有点牙疼。
   郎乔非常敏锐,立刻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对,莫名其妙地问:“怎么?”
   陶然刚想走过去说话,一直默不作声的骆闻舟突然伸手扣住了他的胳膊肘,冲那人一抬下巴:“费渡,你上这来干什么?”
   费渡把长腿一收,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哦,对不起,我不知道这块地姓骆。”
   骆闻舟面无表情地眯着眼,费渡瞅着他似笑非笑,全然不明所以的郎乔无端感觉到了一股剑拔弩张的杀气。
   片刻后,费渡十分找揍地一哂,先行收回了目光,转向陶然:“陶然上车,再不走骆队要给我贴条了。”
   陶然还没来得及回话,骆闻舟就冷淡地打断他:“我说下班了吗?你们俩马上跟我回局里,要尽快找张局汇报进展,还要加个案情讨论会。”
   郎乔:“……”
   刚才不是说“明天再说吗”!
   费渡懒洋洋地叹了口气:“上司更年期真是人间惨剧之一,那这样吧,陶哥和那位漂亮的警花姐姐坐我车走,我送你们回市局,辛苦一天了,好歹坐个宽敞点的车伸伸腿。”
   “这都嫌不宽敞?费总,那你可千万别体验押送车,那个保证让你连胳膊都伸不开。”
   “谢谢您提醒――陶然,我在你们单位附近的西餐厅订了位置,就算加班,也得先吃饭吧?”
   “我们人民公仆不吃饭,杀人犯都没抓着呢,还有脸吃饭?”
   郎乔到现在还没弄清自己得罪谁了。
   完全插不上话的陶然终于忍无可忍:“行了,你俩没完了!”
   骆闻舟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跟上――郎大眼,看什么看?想看小白脸回家自己看去,别在这耽误工夫!”
   “啧,美人,要不要考虑改行来我们公司?”费渡冲郎乔很“霸道总裁”地一歪头,“你这样的去当警察也太暴殄天物了,我给你开五倍的薪水。”
   陶然回头瞪他:“你也少说两句!”
   费渡定定地看了他一眼,分外“乖巧”地一点头,同时当然又搓了把火:“好吧,看在你的份上。”
   骆闻舟:“陶然,怎么还磨蹭!”
   两位大爷谁也得罪不起,陶警官只好冲着无辜的夜空翻了个白眼,快步跟上骆闻舟。
   走了几步,他下意识地一回头,果不其然,看见费渡正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见他回头,费渡好像早料到这一幕一样,倏地一笑,伸出两根手指,在自己嘴唇上贴了一下,然后冲陶然轻轻一弹。
   陶然:“……”
   国际社会要是也给花花公子设个奖,费公子可能已经拿到诺贝尔了。
   骆闻舟一路把警车开成了嫦娥三号,猪突狗进地贴地飞回了市局,那看似笨重的大SUV却能一直优哉游哉地缀在他们后面。
   郎乔忍了半天,没忍住嘴欠了一句:“那个小鲜肉是谁啊?车开得真够溜的。”
   陶然回头递给她一个隐晦的眼神,让她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然而已经晚了。
   骆闻舟从后视镜里看见费渡把车停在了市局门口,直接打电话给隔壁交警大队:“咱们门口有个违章停车的,你们抓紧贴条去,那小子有的是钱,多贴几张。”
   过了一会,有个小交警战战兢兢地给他回了电话:“骆队,我贴条了,跟他说‘违章停车,罚款两百’。”
   骆闻舟:“怎么了?”
   小交警说:“哦,他给了我一千,说要再停八百块钱的。”
   骆闻舟:“……”
   郎乔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头儿,还开会吗?”
   骆闻舟:“废话!”
   然而骆闻舟不可能一直扣着陶然不让走,他们一天的工作成果清晰明了,着实没那么多班好加。
   费渡用罚单叠了个小船,开着空调,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在车载香氛里好整以暇地循环着一首英文歌,循环到第八遍的时候,陶然出来了。
   陶然是个不太讲究的人,斜挎个旧公文包,一头乱毛,皮鞋也不知道几天没擦过了,下巴上贴着创可贴,脸上还带着点焦头烂额的疲惫,着实不是个祸水蓝颜的形象,他上前敲了敲费渡的车窗:“您还没移驾呢?”
   费渡把车窗摇下来,循环的《You raise me up》迫不及待地车窗的缝隙中挣脱,“呼啦”一下飞入夜色里,悠扬地散开。
   陶然听了这首歌,脸色却不知怎么的一变,但还不等他说什么,费渡就若无其事地关上了音响。
   “你们拉架的视频被传到网上了,我正好看见,”费渡下车来,伸手指了指陶然下巴上的创可贴,“有点担心你,没事吧?”
   陶然苦笑了一下――处理十起群众斗殴事件,也不如夹在骆闻舟跟费渡中间心累。
   “行了,下回我躲着点那更年期还不行吗,”费渡接过他的包,“你想开车还是想坐车?”
   “劳驾,那‘更年期’跟我一届。”陶然拉开车门进了驾驶座,“你怎么又换一车?”
   “你不是嫌我那几辆车都太闹腾吗,”费渡漫不经心地绕到副驾上,“我就又买了一辆,这个又便宜又稳重,以后接你专用。”
   陶然系安全带的手倏地一顿,随后他看着费渡,正色说:“我但凡能工资高点、值班少点,早娶上老婆了,现在说不定孩子都会走了。”
   “我知道,”费渡手肘撑着一侧车窗,偏过头对他笑,“你看那些追星的小孩,一天到晚花钱花时间付出,人家也没什么目的,就图自己开心。我对你好也是这一天最大的享受,你疼我这么多年,就当忍忍我了。”
   陶然:“……”
   费渡:“陶然,我请你吃饭吧。”
   “看见你我就饱了。”陶然腾出一只手,在费渡头上按了一下,“叫谁‘陶然’呢?别跟我这没大没小的。”
   “我……”费渡一句含情脉脉的话到了嘴边,随即却陡然变了调,“这是什么鬼!”
   原来陶然警官作风简朴,背的挎包大约还是大清国年代生产的,着实年久失修,拉好的拉链时常会看心情自己又裂开,费渡没注意,也没分清那破包的头尾,一不小心让口冲下,一个文件夹从里面漏了出来,几张照片乱七八糟地落在了他腿上,尸体的脸在黯淡的光线下格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