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默读_第6章

小说下载:默读作者:priest更新时间:2016-12-18点击:

青面獠牙。
   费渡当场抽了一口凉气,要不是绑着安全带,他险些直接蹦起来,“这拍的是死人吗?怎么这么难看?”
   “那是重要资料,别乱动,赶紧给我收拾好。”
   费渡僵硬地直着脖子,坚决不肯低头和腿上的死人对视:“不、不行,我晕血。”
   “没血。”陶然心累地叹了口气,“你连鬼见愁骆闻舟都不怕,还怕死人?”
   费渡摸索着把散落的照片和资料往文件袋里塞,一只手遮着眼睛,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果然没看见血,他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排雷似的捏着一张张散乱的资料,把他们归位。
   这艰巨的任务让费渡老实了五分钟,过了一会,他突然问:“他杀吗?”
   陶然应了一声:“嗯,不过还在调查,案件细节不好泄露。”
   费渡“哦”了一声,果然就不问了,他把文件夹归位,重新夹好,低头借着一点微光研究包上的坏拉链,随口说:“可怜。”
   陶然:“嗯?”
   “满怀憧憬地去见什么人,没想到人家觉得他死了比较好。”费渡对着拉链头打量了一会,动手鼓捣起来。
   陶然一愣:“怎么说?”
   “唔,”费渡说,“你们不是单独拍了死者的外衣,上面的标签还没剪。”
   “那件衣服已经排查过了,是附近一家小店里卖的,店主和监控都证实,衣服确实是死者自己来买的。”
   “我没说是凶手披上的,杀个人难道还得再搭一件衣服吗?”费渡笑了起来,“新衣服不剪标就穿出来,很可能衣服价格比较高,超出了他的消费水平,又因为一些场合需要穿,所以想穿一次再退货,一些不太宽裕的学生刚开始面试的时候会这样――他是左撇子吗?”
   陶然一顿,他去了一趟何忠义的租屋,飞快地把所有东西的位置回顾了一下:“不是。”
   费渡一耸肩:“左脚上的鞋磨损痕迹明显――人的优势手和脚不在一边的情况当然也有,但是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性是,他这双鞋是借的。”
   可是按照那位校园保安的证词,何忠义死前见面的人应该是个熟识的男性,多半是同乡,甚至有可能是亲戚――否则不会使用方言。
   此时正好到了目的地,陶然把车停好:“你的意思是……死者生前刻意打扮过,那他见的很可能是个女人?”
   “也不一定,虽然花心思借了衣服和鞋,但打扮偏向于拘谨正式,我看他更像是面试工作,或者见一个对他来说很敬重的人,如果是去见女孩子,那个女孩也应该是经人介绍后初次见面的。”费渡把旧公文包的拉链打开又重新拉好,轻轻拽了拽,果然没再散开,他把包递给陶然,“拉链头松了,给你重新紧了――比如说我如果出来见你,就不会穿三件套,只会额外喷一点香水。”
   费渡的眼睛并非纯黑,颜色有一点浅,在暗处尤其流光溢彩,他直勾勾地盯着什么人的时候,眼睛总好像有话要说,叫人不由自主地沉在里面。
   可惜,陶副队瞎。
   他只是很认真地顺着费渡的话考虑了片刻,若有所思地问:“那你觉得杀死一个人以后,在他额头上贴纸条,又会是什么意思呢?”
   费渡索然无味地抽回目光:“哦,可能是防止诈尸。”
   陶然:“……”
   “也可能是杀完人后悔了,下意识地模仿别人表达对死者尊重和悲伤的动作。”
   陶然想了想,追问:“如果不是盖住整张脸呢?比如只是一张小纸条,粘在死者头发上,只盖住他额头到眼睛之间那一小块。”
   “额头?长辈教训小孩,强势的人欺负弱势的人,惩罚宠物……都会击打额头――还有可能代表一张标签,商场卖的东西才贴,纸条上写了什么?”
   “钱。”
   费渡挑了一下眉,他的长眉几乎要斜斜没入鬓角,看上去有种冷峻的俊美。
   “怎么?”
   “不知道,一个字太少了,过度解读容易误导。”费渡一笑,“陶然,到你家了。”
   陶然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和他讨论的太多了,他推开车门正想走,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回头问:“你吃饭了吗,上去等会,我给你下碗馄饨。”
   费渡明显一愣,目光有一瞬间滑开了:“你邀请我去你家?不怕进展太快了?”
   他虽然把话说得很暧昧,人却坐在车里没动。
   “不想来就说不想来,反正你也不差这一口。”陶然握住车门,微微弯下腰,“手伸出来。”
   费渡莫名其妙地伸出手,陶然掏出一把东西塞进他手心:“你想投入一片大海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换好衣服,自己下去游两圈,而不是死抱着个救生圈在旁边泡脚――你并不想掰弯我,别再胡闹了,哥回家了,你回去开车慢点。”
   费渡沉默地看着他走进有些老旧的筒子楼,低头看了看陶然给他的东西。那是他早晨送花时候夹的卡片,香水味还没散净,还有一把奶糖。
   奶糖是个挺古老的牌子,好几年没在市面上见过了,费渡一直以为厂家倒闭了,不知道陶然从哪找来的……
   也可能是以前吃剩的过期糖,反正散装看不见生产日期。
   费渡剥开一颗吃了――旧时的便宜货,口感很糙,黏牙,好在够甜。
   他打开音响,把陶然听了直皱眉的那首歌重新拎出来无限循环,安静地坐了一会。
   直到将一把糖都吃完,他才起身换到驾驶座,刚一动,他发现车上还落了张照片。
   那是一张很小的证件照,掉到了座椅缝隙,收拾的时候没看见。
   费渡打开内置车灯,拿起那张属于死者的证件照片。不同于方才青面獠牙的尸体,这一次,他看清了死者的长相。
   费渡盯着照片上那年轻人额角的月牙疤,缓缓地皱起眉。
  
   第6章 于连 五
  
   第二天一大早,骆闻舟先回市局,跟张局聊了一会,这才跟陶然往花市区分局赶,刚停好车,先到的郎乔就迎了出来。
   郎乔递过两杯咖啡,小声说:“你们怎么才到,他们拘了马小伟,认定他有重大作案嫌疑,人是今天一大早直接塞警车里逮回来的,后面网媒的车跟了一路,刚被驱散。”
   陶然一听就急了:“什么!”
   骆闻舟伸手按住他肩膀:“是按着程序拘的?”
   郎乔叹了口气,几不可闻地说:“骆队,王洪亮那老东西盯着呢,不可能出这种纰漏的。”
   骆闻舟沉声问:“证据是什么?”
   “是手机。”郎乔飞快地说,“这事特别蹊跷,死者何忠义的手机在他室友马小伟那――官方说法是,昨天晚上,分局这边的负责本案的警察接到举报,说看见马小伟拿着一个新手机,看起来像死者何忠义丢的那个,分局这边立刻出警传讯马小伟,找到了那个手机,还在上面检查到了马小伟和死者的指纹。”
   骆闻舟一皱眉。
   陶然刨根问底:“是谁举报的?举报人怎么看出马小伟拿的是何忠义的手机?”
   “据说那部手机是刚出的新款,而且是个很贵的牌子,他们这边用的人很少,何忠义那个好像是什么亲戚送的,刚拿回来的时候,大家都看过,印象很深。”
   “是谁举报的,因为什么举报的,这都不重要,就算王洪亮他们是闯进去强行搜出来的,事后也能编出个莫须有的举报人,”骆闻舟一摆手,“关键是那个手机,拿了受害人的手机,也并不意味着马小伟就是凶手,这个作为证据不严谨――马小伟是不是还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有没有人刑讯逼供?”
   “你猜对了,”郎乔做贼似的往四下一瞄,看见周围没人,才接着说,“刑讯逼供应该不至于,那小崽子为了早早出来打工,谎报年龄,我昨天晚上找人查了一下,他身份证是改过的,现在才刚过十六,估计让人一吓唬就什么都说了。人家问他手机哪来的,他支吾一会之后说是捡的。”
   “还是在案发现场捡的,”骆闻舟摇摇头,“再问他什么时候捡的?他是不是还说,是九点一刻前后,听见争吵声下楼查看的时候捡的?”
   郎乔一摊手。
   在有其他证人旁证时间地点的情况下,说自己在案发时跑到案发地点“捡”了个手机。
   凶手是谁?
   我没看见。
   骆闻舟无言以对,伸手在自己下巴上重重地抹了一把:“我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坦诚的‘凶手’了。”
   郎乔还没来得及回话,就看见王洪亮意气风发地朝他们走了过来:“我昨天去开了个区域安保会,就缺席了一会,怎么,刚一回来就听底下人说嫌疑人已经抓住啦?市局来的小领导们就是敬业,瞧这效率!”
   骆闻舟原本微沉的脸色硬生生地回暖,回了他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王大哥假客气,心里指不定怎么嫌弃我们要来抢功劳呢。”
   王洪亮笑起来见牙不见眼,两颗大门牙巍峨地自嘴唇两边撅出来:“都是为人民服务,什么功劳不功劳的?”
   然而他表功的话音没落,郎乔就突兀地插了句嘴:“王局,这案子证据链还没全吧?凶器没找着,马小伟也没承认是他干的,里头还有好多疑点,您看看后续是不是还有什么工作需要我们帮忙的?”
   郎乔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眼灯”,经过市局的法医科专家曾广陵主任亲自鉴定,说她那双眼睛比电视剧里的“小燕子”还大,为防眼周长皱纹,郎乔轻易不肯笑,特殊场合非笑不可,也多半是僵着眼角只动嘴,久而久之,练就了一身皮笑肉不笑的功夫,虽然本质是个二货,但看起来特别高贵冷艳。
   平时审犯人、唱黑脸等等凶神恶煞的角色,她都能一肩挑,毫不做作。
   郎乔嘴里说是“帮忙”,语气却冲得好似要喷人一脸,同时,她用}人的大眼睛冷冷地瞪着王洪亮,生生把王局“为人民服务”的大门牙瞪得偃旗息鼓,龟缩回嘴里。
   王洪亮脸色一变:“小郎,你这是什么意思?”
   “哎,小乔儿,怎么那么不会说话呢?”骆闻舟伸手一拦,把郎乔挡在身后,不轻不重地呵斥她了一句,随后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王洪亮,递上个虚情假意的微笑,“王局,之前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后续工作还有什么用得着的,您尽管吩咐。”
   王洪亮对他颇有顾忌,不好撕破脸,当即假装听不懂好赖话,哼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郎乔叉着腰瞥着王洪亮的背影:“我听说那老东西的举报信都攒了一鞋盒了,他怎么还这么拽。”
   骆闻舟叼起一根烟,瞥了她一眼:“万一这次没能把他撸下去,你不怕他将来爬到你头上,给你小鞋穿?”
   “哈!”郎乔白眼一翻,“大不了不干了,以后靠脸吃饭。”
   “一个大姑娘,别这么不要脸。”骆闻舟脸上的笑容一纵而逝,又说,“那个马小伟,要不然是凶手,要不然就是缺心眼。我个人倾向于后者,因为如果是我杀了人,事后肯定会想一套合情合理的说辞,哪怕说自己‘在家看电视什么都没听见’,也比给警察讲鬼故事强。现场到目前为止,没有检查出凶手的一点痕迹,这个人胆大心细、冷静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