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默读_第7章

小说下载:默读作者:priest更新时间:2016-12-18点击:

忍,有明显的反侦察意识,我不相信他能这么智障。”
   “我也觉得不是。”陶然三言两语把头天晚上费渡在车上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这么看来,还是应该从何忠义的私人关系查起,比如那部手机到底是谁送的,我觉得或许可以问问那个借他鞋的人。”
   骆闻舟听了,“唔”了一声,迟疑着说:“你是说他的鞋是借的?这看法倒是挺……”
   陶然:“这不是我的看法。”
   骆闻舟先是一愣,随后竟然好似与陶然心有灵犀,瞬间明白了这话的出处,他眉头倏地一皱:“费渡?我跟你说过,最好不要让他接触这些事。”
   “我知道,昨天是意外。”陶然简短地截断了这个话头,话音一转,又问,“你觉得这个思路怎么样?”
   “可以,试试从那双鞋开始排查,”骆闻舟拍板,“陶然继续去跟进这案子,郎乔,你盯着点马小伟那边的专案组,马小伟身上疑点还不少,看他还知道什么,另外防着点王洪亮手下人的小手段,我去给你们镇压那王胖子,有什么需要随时电话联系――走吧,帅哥美女们,今天加班,没加班费。”
   郎乔心里有罗了一座山的好奇,等骆闻舟一走,她三步并两步地赶上陶然:“陶副,昨天那小帅哥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骆老大说不让他接触案子?”
   陶然:“当然不方便让他接触,他又不是警察。”
   郎乔不依不饶:“那老大后面一听说是他的意见,为什么又立马点头?那人是柯南吗?”
   陶然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她,郎乔用力睁大了一双本来就很有存在感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
   陶然:“眨出皱纹了。”
   郎乔连忙伸出手指撑住了眼角和额头。
   陶然顿了顿,简单地说:“费渡是以前我跟闻舟一起处理的一起案件的……报案人,那是七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骆闻舟和陶然都才刚毕业,全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小青年。尤其骆闻舟,干部子弟出身,年轻的时候非常骄纵,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自认为才华横溢,世界第一――第二是那个叫福尔摩斯的英国佬。
   他每天都觉得自己不是去上班,而是去拯救银河系的,办事极不靠谱,刚开始在基层实习,随便让他调节个社区矛盾,他都能给调节成一场战斗。
   那天傍晚正好要抓一伙到处流窜的抢劫犯,多地联动,市局、各区分局乃至于派出所的人手都给抽调走了,只有骆闻舟和陶然两个被前辈们视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青年值班。
   “110接进来,说我们辖区里有个小孩报案,周末放学回家,在家里发现了他母亲的尸体。那孩子就是费渡,当时还在念中学。”
   郎乔一愣。
   “后来我们查出来他妈妈确实是自杀的,闻舟亲自去跟他说的,但他不信……从那以后他们俩就有点不对付。”说话间,陶然已经走到了分局门口,“你应该看出来了,他们家比较殷实,他父亲是个事业型的人,常年在外地出差,家里出事都是隔了好几天才赶回来的。费渡小时候有点孤僻,换了几个保姆都处不下去,平时就自己在死过人的大房子里待着,这是我们俩经手过的第一个正经案子,意义不同,都念念不忘,有时候看那孩子没人管实在可怜,逢年过节我就把他接过来住几天。那段时间他跟我们接触的比较多,久而久之,我们发现这孩子有种特殊的天赋。”
   郎乔:“对什么?”
   陶然顿了一下,轻声说:“犯罪。”
   郎乔立刻注意到,他用的字眼是“犯罪”,而不是“推理”或是“调查”什么的,然而不等她追问,陶然已经打住了话音,冲她挥了挥手,步履匆匆地走了。
  
   第7章 于连 六
  
   “陶……陶陶副队!”
   陶然一回头,就看见分局那个“灌口”奇好的小眼镜肖海洋冲他狂奔了过来。
   肖海洋昨天眼镜坏了,他也没顾上去换个新的,歪七扭八地掉到了颧骨下面,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在陶然面前站定,神色异常严峻地急喘了几口大气,看得陶然都跟着有点胸闷。
   肖海洋的脸绷得好像刚做完拉皮,把手心里的汗往裤子上一抹,扶正了苟延残喘的眼镜。然后可以清了清嗓子,从兜里掏出手机备忘录:“陶副队,我有个情况想向你汇报。”
   陶然好脾气地等他把气喘匀: “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是这样的,昨天走访西区的时候,我发现他们那一片人住得很杂,流动性和季节性都很强,租客们换工作、搬走都是常事,与其说是住群租房,其实更类似于一个条件不好的中长期小旅社。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亲近,除非是互相照顾的同乡,昨天同事们忙了一天,有用的信息并不多。”
   陶然略带鼓励地对他点点头:“嗯。”
   “但是跟何忠义住在一起的人里,有一个跟他来自于一个省,这个人叫……”肖海洋翻了一下备忘录,“叫赵玉龙,和死者关系很好,据说何忠义送货员的工作就是他介绍的。马小伟说他这两天有事回老家了。”
   陶然有些讶异地挑了一下眉,他正是想去联系这个人。
   肖海洋:“我昨天晚上找到了那家咖啡连锁店配送点的负责人,要来了这个赵玉龙的联系方式,他听说以后,答应坐昨天晚上最后一班长途车紧急回燕城,我跟他约了今天见。”
   陶然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我以为现在分局的调查重点在马小伟身上。”
   肖海洋的脸绷得更紧,下意识地扯了扯自己的衬衣下摆:“我……我总觉得送给死者手机的那个神秘人物有点问题,现在就认定马小伟是凶手,疑点还有很多……这个情况我也跟我们队长说了……他说让我不要总是自以为是,没事找事。”
   陶然听到这里,脸色一沉,温和的笑意消失了:“你们约了几点?”
   “哦,”肖海洋一看表,“要是长途车不晚点,就在一个小时以后。”
   陶然当机立断:“我跟你去,走!”
   在基层刑警们顶着太阳走街串巷的时候,费爷正斜靠在他办公室的软皮转椅上。
   他一根手指轻轻抵着额头,旁边办公桌的笔记本屏幕上是何忠义简短而乏善可陈的生平。费渡从通讯录里翻出了一个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
   “喂,常兄,是我,”费渡听着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低头一笑,“嗯,说来不好意思,确实有点事想求你帮忙。”
   不到半个小时,费渡就顺利地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承光公馆开业当天晚上,附近所有监控镜头的记录。
   正值午休时间,费渡在茶水间的微波炉里热了一罐甜牛奶,顺口赞美了一下秘书小姐的身材,嘱咐她好好吃饭,别再减肥,然后反锁上自己办公室的门,戴上耳机,循环着他车上那首歌,抽出了一张A4纸。
   他用只有自己能明白的抽象画法在纸上描了个简单的地形图,然后转着钢笔,思索片刻,在上面轻轻地勾了几个圈,写下了“20:00-21:30”,随即,他笔尖一顿,又把:“20:00”改成“20:30”。
   费渡从一大堆监控记录中挑出了几个,拼在了一起,选了八点半到九点半的时段,用快进看了起来。
   屏幕上好几组画面同时飞快地往后闪,他十分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全身一点精气神好像都集中在了眼睛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
   此时,骆闻舟夹着个公文包,戴着他骚包的墨镜,在花市区一座交通枢纽附近溜达,不时对马路上经过的出租车招一下手,可惜跑过去的都不是空车。见状,花市区特产――一串停在路边的黑出租司机集体对他发出了邀请。
   “帅哥坐车吗?”
   “帅哥,去哪啊?”
   “便宜,比出租车跑得快!”
   骆闻舟挑挑拣拣地检阅了黑车大军,最后停在了一个留平头的青年面前。
   那青年十分乖觉,立刻殷勤地替他拉开车门:“您上车,去哪?”
   骆闻舟没吭声,侧身坐了进去。
   平头青年替他开了空调,平平稳稳地把车开出了车队:“帅哥,您还没说您要去哪呢?”
   “你就随便往前开吧。”骆闻舟把墨镜摘下来,锋利的目光隔着后视镜与那司机对视了一眼,司机倏地一愣,莫名有些不安。
   “我这里有一封匿名举报材料,”走了一段路,骆闻舟不慌不忙地打开公文包,掏出一份复印件,随手翻了翻,司机脸色立刻变了,险些和旁边一辆车发生剐蹭,遭到了一声长长的鸣笛,骆闻舟神色不动,“我不是你们分局的人,别慌,接着往前开,有几句话问你。”
   陶然和肖海洋顺利地见到了何忠义的同乡赵玉龙,三个人一起到了一家小面馆。
   赵玉龙人过中年,在燕城打拼了很多年,虽然依然难以立足,但比起四处碰壁的青年们,他看起来要体面得多。男人脸上带着坐了十几个小时长途汽车的倦容,用力眨了几下眼,宽边的眼袋摇摇欲坠:“我实在没想到他能出事――警官,我抽根烟行吗?”
   小面馆里没人推行禁烟条例,到处都是喷云吐雾的老爷们儿,赵云龙用力吸了两口,搓了把脸:“忠义是个规矩孩子,好多人闲得没事就往台球厅棋牌室钻,他从来不去,踏踏实实上班攒钱,说是要拿回家给他妈看病,他不偷不抢不赌钱,更不惹事,怎么偏偏是他出事呢――您二位想问什么,只要我知道的,肯定不隐瞒。”
   陶然打量着赵玉龙,发现他虽然吃饭使筷子用的是右手,但夹烟的手、茶杯柄朝向等都是左边――旧时候家长怕孩子在桌上吃饭“打架”,会强行“矫正”左撇子,这种情况倒是常见。
   陶然从钱包里摸出一张照片,拍的正是死者脚上穿的那双鞋:“我想请问一下,这鞋是您借给何忠义的吗?”
   赵玉龙低头一看,眼圈差点红了,魂不守舍地点了下头:“是我的,他……他是穿这双鞋走的吗?”
   “对,这双鞋非常关键,”陶然说,“您知道他为什么要借这双鞋吗?”
   赵玉龙有点茫然,想了想:“说是要去个挺高级的地方见人,叫……叫什么光……承光大厦还是别墅?”
   肖海洋陡然坐直了:“承光公馆!”
   “对对,”赵玉龙说,“是这个名。”
   “去见谁?什么事?”
   赵玉龙摇摇头:“没说,我问了,那孩子主意很正,嘴也严。”
   肖海洋连忙追问:“赵先生,何忠义有一部新手机,是吗?”
   “啊,是有一个,”赵玉龙说,“那部白的吧?他平时都不舍得用,使的还是以前那个旧的,新手机有时候拿出来看看,膜倒是先贴了好几层。”
   肖海洋:“那您知道那手机是谁给的吗?”
   赵玉龙缓缓皱起眉。
   陶然问:“怎么?”
   “他刚开始说是什么同乡送的,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因为以前没听他提过本地有什么熟人,我怕他缺心少肺的,再遇上什么坏人。平白无故给你买这么贵的东西,这不是无事献殷勤吗?”赵玉龙弹了弹烟灰,“我不依不饶地追着他问,他才跟我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