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默读_第8章

小说下载:默读作者:priest更新时间:2016-12-18点击:

,是有一天送货的时候,跟人发生了一点冲突,让人打了几下,他没还手,后来不知道是那边后悔了还是怎么着,给他赔礼道歉的。”
   陶然和肖海洋对视了一眼――这个情况之前走访的时候从没听说过。
   跟人发生冲突,之后对方又赔礼道歉这种事有什么值得隐瞒的?
   如果是真的,何忠义为什么语焉不详,还假称是熟人送的?
   何忠义和那么多人住在一起,没人看出来他被人打了,说明当时肢体冲突并不严重,那为什么对方“赔礼道歉”的同时,还要送贵重物品?
   突然之间,这桩看似排查一下死者私人关系就能查出凶手的杀人案莫名扑朔迷离起来。
   赵玉龙不知道那个神秘手机的确切来路,但提供了一个那场冲突发生的大概时间,陶然和肖海洋只好顺着这条线索,辗转找到何忠义工作的配送公司,搜寻蛛丝马迹。
   午后,原本晴空万里的天色毫无征兆的变了脸,嚣张的阳光在被不知从哪来的乌云四面楚歌地裹住,压抑的风声中带了潮气,眼看要有一场突如其来的骤雨。
   骆闻舟在一个地铁口附近下了车,却没有走,他一伸手按着车门,往四下扫了一眼,一辆原本停在路口的面包在他目光掠过的时候突然动了,做贼心虚似的缓缓开走了。
   骆闻舟微微弯下腰,隔着半开的车窗,附在司机耳边:“有人盯着你,小心点,有任何情况,随时找我。”
   黑车司机吹着冷风空调,仍然一脑门汗,飞快地点点头。
   骆闻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地铁站走去,刚过完安检,他手机就响了。
   “陶然,怎么样了?”他一边说一边刷卡进站,随后脚步突然停住了,“什么?你再重复一遍那个名字。”
   费渡办公室没有别好的窗户“啪”地一声,被风吹得合上了,几张纸簌簌地飘落在地,这时,他虚握着鼠标的手突然动了。
   费渡定格了其中一个监控的画面,放大后再回翻,发现时间大约是晚上八点五十左右。
   那是一个非常外围的摄像头,几乎已经不算是承光公馆的范围了,拍的是一条石子小路。
   由于临近水系,即使是初夏,蚊虫依然很多,天黑以后经过的人很少,即使偶尔有人,也都步履匆匆――而一个犹犹豫豫的影子,却在那路灯下徘徊良久。
   从镜头里只能看见那个人穿着一身粗糙而不协调的正装,身材不高,有点瘦,站在原地,连续抽了几根烟。他手里紧紧地抱着个牛皮纸袋,不时抬头往一个方向张望片刻,好一会,他好像接到了一个电话,跟电话里的人说了几句话,这才匆匆走出了镜头范围。
   费渡把这一段视频反复看了几遍,不确定那是否就是他有一面之缘的死者,他抓起车钥匙,合上电脑出了门。
   四十分钟后,费渡来到了花市区的中央商圈。
   他抬头看了一眼越发阴沉的天色,从车后备箱里捞出一把雨伞,徒步往承光公馆附近的景观区走去。
   费渡方向感极好,几乎没怎么走弯路,就找到了那个监控镜头所在的位置。
   空气中的水汽已经浓郁得行将低落,他仔细观察了一下监控的位置,回忆着镜头里的人一直张望的方向,一转身――小路尽头,正好能看见影影绰绰的承光公馆。
   费渡的目光落在了旁边的垃圾桶上――灭烟石子上,孤零零地躺着几颗烟蒂。
   这里人迹罕至,垃圾桶也干净,几乎没人往里扔什么,清洁工大约十天半月才会过来清理一次,费渡从兜里摸出了一块丝绸手帕,小心地把那几根烟蒂捏了起来。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费渡不慌不忙地把烟蒂裹好,这才摸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他未语先笑:“怎么,你突然对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吗?”
   陶然的声音相当严肃:“前天晚上,你在承光公馆吗?”
   “在,”费渡一顿,“怎么了?”
   “和一个叫张东来的人在一起吗?”
   费渡倏地一愣,还没来得及回话,一声炸雷平地响起,大雨“呼啦”一下倾盆漏下。
  
   第8章 于连 七
  
   郎乔拎着把折叠伞,三步并两步地冲进市局办公大楼,留下一长串湿哒哒的脚印。
   上楼的时候,她被地板一滑,险些五体投地,忙狼狈地抓住扶手,一抬头,正好看见骆闻舟从局长办公室那一层下来。
   骆闻舟和她对视了一眼,脸上带着少见的凝重。
   郎乔伸手捻了一下贴在额头上的留海:“老大,到底怎么了?你这么严肃我有点慌。”
   “陶然和分局那个小眼镜,今天按着何忠义室友给的线索,推断出何忠义死前可能接触过一个神秘人物,”骆闻舟低声说,“据说那个人出于一些原因,曾在何忠义工作时间和他发生过冲突,后来为了赔礼道歉,送了那部手机给他。”
   骆闻舟个高腿长,走得很快,郎乔得一路小跑才跟得上,听了这番话,她觉得脑浆都快顺着湿头发蒸发出去了,有点懵地重复了一遍:“有点冲突?就……就送了个手机?那我天天在地铁上跟人发生冲突,怎么从来没人送我?”
   骆闻舟少见地没接她的玩笑话:“陶然他们重新排查了死者工作的配送点,按着他送货的工作线路走访了一圈,最后在一家连锁咖啡厅的店面里找到了目击证人――证人说,前些日子何忠义在送完货准备离开的时候,在店门口不远处确实和人发生过肢体冲突,店里的监控正好拍下来了那个人的车牌号。”
   说话间,他们俩到了审讯室外,隔着单面的玻璃,看见陶然对面坐着个青年。
   那人二十出头,头发染成了亚麻色,一身花花绿绿的名牌,看得出来,他正拼命压着火气,戾气就快从七窍里喷出来了。
   “是,我可能打过这潘浚所以呢?我打过的人多了,但这事真的跟我没关系。不信你问费渡,我那天是不是跟他在一块来着?陶警官我跟你说,要不是看在费爷的份上,你们这么把我拘来,我他妈……我早……”
   郎乔茫然地看了看里面那嚣张的年轻人:“这是那第二个嫌疑人?为什么特意把他带回市局来?”
   “死者出事当晚,曾说过他要去一个叫‘承光公馆’的地方,里面那人当天正好就在承光公馆。”骆闻舟叹了口气,“这个人名叫张东来,是本地一个颇有名望的企业家的儿子。”
   “哦,富二代。”郎乔眨眨眼,“所以呢?”
   骆闻舟:“他还是张局的侄子。”
   郎乔:“……”
   还不等她重启死机的大脑,一个值班民警跑过来,小声对骆闻舟说:“骆队,一个姓费的人来了,说要找陶副。”
   费渡礼貌地跟给他倒水的值班人员道了谢,接过来喝了一口就放在一边了――他们给他倒的咖啡居然是速溶的,里头有一股诡异的香油味。
   他四下打量了一下市局内部的装潢,感觉实在是品味堪忧,而且粗制滥造,桌角的油漆点子还在,大概是刚刷的,仔细闻还有味。
   骆闻舟从外面走进来,就看见费渡正在认真端详着他们桌上的纹理,他皱着眉,眼神非常之沉郁――要不是那桌子是空心的,骆队几乎觉得底下藏了具尸体。
   费渡一撩眼皮见是他,好似也不怎么意外,简单地冲他一点头:“坐吧。”
   骆闻舟:“……”
   这小子拿这当他家了!
   费渡用塑料勺子搅着香油味的咖啡,问:“陶然呢?”
   “忙着呢。”骆闻舟拔出一根笔,摊开笔记本,半句寒暄的废话都没有,开门见山地问,“二十号晚上,也就是前天,你和张东来在一起吗?想好了再说。”
   费渡靠在椅子背上,微微仰头,两条长腿支楞八叉地翘着二郎腿,坐姿虽然称不上“没坐相”,却莫名叫人觉得那地方放不下他。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骆闻舟,反问:“骆队,我是嫌疑人吗?”
   骆闻舟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费渡毫不在意地一摊手:“那你最好对我客气点,我不是嫌疑人,刑事传讯也没有强制性,我不高兴了随时可以走。”
   “哦,”骆闻舟把笔一放,“还得先哄你高兴是吧?那行,你说吧,怎么哄,我是现在给你唱首歌,还是出去给你买袋糖?”
   头一天晚上刚被陶警官发了奶糖卡的费渡:“……”
   窗外疾风骤雨打得窗棂一阵乱响,屋里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对坐无言。
   过了一会,骆闻舟可能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幼稚,嗤笑一声,他抽出烟盒,在桌角轻轻一磕,正要点。
   “介意,”费渡在旁边不问自答地开了口,“我最近有点咽炎。”
   骆闻舟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要是哑巴了,就离世界和平不远了。”
   不过他还是把打火机放下了,拿着没点的烟在手指间转了几圈:“张东来说他前天晚上大约八点左右,在承光公馆门口接到你,直到半夜你才离开,这期间都可以给他作证。”
   “我不到八点的时候到,零点十分离开。两个时点确实都和他打过招呼,”费渡淡淡地说,“主人安排的活动很‘丰富’,如果说他一直在我视线范围之内,那是不合逻辑的,说了你也不会信。”
   骆闻舟手欠地撕着烟纸:“为什么,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鬼混吗?”
   费渡手肘撑在桌上,略微前倾,一股被雨水扫过的、带着潮气的古龙水味丝丝缕缕地扑面而来:“因为我不喜欢和别的男人共用伴侣――骆队,你再问这么无聊而且假纯的问题,我只好跟你告别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讲究,”骆闻舟眼眉也没抬,公事公办地嘲讽了一句,又说,“也就是说,你不能证明张东来当天在承光公馆没有杀人。”
   “我不能,不过有人能,需要的话,我可以让那天晚上接触过他的所有人在两个小时之内赶过来,一人一个手包应该够她们跑腿费了。”
   骆闻舟把笔尖在桌上一戳:“你是在暗示我,你们打算用财色交易伪造人证?”
   “怎么,几个小模特做伪证,诸位精英还会担心自己审不出来吗?”费渡摇摇头,“不,我在告诉你张东来为什么不可能是凶手。”
   费渡重新靠回椅背上,与骆闻舟拉开了距离,拖着他特有的懒散声调说,“如果是张东来,亲自动手显然是不明智的,他完全可以找人把那个死者绑回去,非法拘禁也好,秘密弄死也好,反正西区到处都是流动人口,每天都有无数人不告而别,一个人就此消失,没人会发现,就算报警也没人会理睬。”
   骆闻舟听了他这番目无王法的言论,手心无可抑制地痒了起来,很想把姓费的人渣拎起来暴揍一顿,好悬才忍住了,笔尖戳破纸面,“嘶拉”一下,留了一条怒气冲冲的口子:“杀人犯在动手杀人的时候通常是不‘明智’的。”
   “哦,你说激情杀人。” 费渡顿了顿,“死者身上除了被打晕的那一下以外,还有其他钝器伤吗?”
   骆闻舟:“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
   “听起来答案是‘没有’,”费渡用一种相当冷静的语气说,“激情杀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