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强宠男妻_第1章

小说下载:强宠男妻作者:赤脚下的路更新时间:2016-12-18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书名:强宠男妻
   作者:赤脚下的路
   文案:
   一场无关情爱的婚姻到底能维持多久,一场权钱交易下的婚姻又能维持多久?
   商御尚抱进怀里的人是他的男妻,一个被买来冲晦气的暂时性的妻子,可是自从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想放开了。
   贺长宁顺从那个所谓的家里人的决定,把自己嫁了出去。原想着这场交易过后,他可以安安生生的过完自己的后半生,可是没想到,一脚踏进那人为他编制的温情大网,就再也没机会走出来了。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商御尚,贺长宁 ┃ 配角:丛敏,林静娴 ┃ 其它:强宠,情有独钟
  
  
  
     ☆、就这么被卖了?
  
     尹家的大客厅里坐满了人,阵垒分明。
     秦姨紧攥着手,微胖的双手指节泛白,身子都有些抖,不自主的靠近坐在自己身前沙发上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感受到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的紧张,贺长宁回头给秦姨一个安抚的微笑,然后自然地转过头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一群人,眼里还是在微笑,但是已经没有了任何温度。
     就在刚刚他的亲生父亲代表全家人告诉他,他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嫁给商家的大少爷为妻,是的,他要嫁给一个男人做妻子。
     贺长宁觉得老天爷一定是在跟他开玩笑,他一个男人一个百分百的纯种男人要嫁给另一个也是百分百的纯种男人做妻子,这笑话好笑吗?一点都不好笑,而给他这么大惊喜的人竟然是他的父亲,一个他叫了二十年爸爸的人。
     说实话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可是看看对面那些人或幸灾乐祸,或鄙夷,或冷漠的眼神,他又觉得他没听错,所以他不得不再一次确认,“爸,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尹之年清清嗓子,说实话跟自己儿子说让他嫁给一个男人做妻子这事,本来他是不太愿意的,但是尹世的危机只能靠大财团的注资才能扭转,再加上妻子丛敏的不断蛊惑,本就耳根软的尹之年架不住诱惑,做了这个决定,但这正式跟儿子说他的老脸还是有这些挂不住的,“咳咳,长宁啊爸也是没办法啊,你知道的咱们这个家能维系到现在全靠着尹世集团这棵大树,但是现在尹世资金出现了问题,只能寄希望于商世集团的注资才能解决眼前的资金短缺,只要危机一解除,爸就会想办法把你从商家接出来,即使商家不愿意,那一年以后他们也会自动放你回来的,到时候爸爸会好好的补偿你的。”
     贺长宁越听心越往下沉,脸上清雅的淡笑已然冷若冰霜,眼眸里的温度冷得尹之年脊背发凉,“所以爸的意思就是,把我卖了换商世的注资,卖的期限是一年?”
     儿子满眼的冰冷和讽刺,扎的尹之年浑身颤抖,“长宁你怎么能这么说爸爸,爸爸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总不能看着一家老小露宿街头吧。”尹之年梗着脖子为自己找了个更卑鄙的理由。
     贺长宁呵呵的笑了,“所以我活该是那个被卖了,还得心甘情愿为你们牺牲的人?且该毫无怨言?”
     尹之年从未见过如此尖锐甚至刻薄的贺长宁,他有瞬间的诧异,觉得眼前的这个总是乖巧听话的儿子是不是被人换了芯子,他怎么会有如此犀利的眼神,那眼神看得他无地自容。
     丛敏眼看着老公又怂了下来,气不打一处来,“长宁啊,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你不能只想着你自己呀,咱们尹家养了你这么多年,如今家里出了事,你总不能坐视不理吧,再说这么多年你爸对你不好吗?家里人也从来没要求你为我们做些什么,你不能这么没良心,眼看着这个家就这么败落啊。尹家败了对你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你想清楚了。”
     一顶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大帽子扣下来,压得贺长宁心里的火气直往外冒,尹家的生死存亡成了他的责任,尹家人的荣华富贵要他卖身来成全,而这些人且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他应该偿还的债,因为他欠尹家的。
     看着一张张冷酷到骨子里的嘴脸,贺长宁突然想笑,他也确实笑了,笑的夸张又放肆,“哈哈哈,哈哈哈,真是难得一见的一家人,卖儿子求富贵,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连让我反驳的理由都成了笑话,行,真行。阿姨既然这样大义凛然,为什么不让你的儿子当这个拯救家族的英雄,好让你的祖上也光耀门楣一把。”
     像是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丛敏瞬间炸毛,声音家尖叫着,刺得人耳膜生疼,“贺长宁你太放肆了,这就是你妈教你的规矩吗?”
     “我妈怎么教我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最好还是认清你自己的身份再来跟我说话吧。”贺长宁的声音犹如带了冰碴子一样,毫不留情的直射丛敏敏感的神经。
     一个借着肚子上位的小三儿的身份永远是丛敏的痛脚,这个身份会让世人诟病一辈子,别人看在尹家的面子上会不屑一提,然而贺长宁的存在确是时时刻刻提醒着丛敏,她如今的身份地位是怎么得来的,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把贺长宁赶出尹家,甚至永远从她眼前消失。
     贺长宁的话不但丛敏听着诛心,尹之年听着也老脸没处放,“长宁。”叫了一声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丛敏不依不饶,哭嚎着,“妈,你看看长宁,他怎么能这样对我,这些年铭兰姐不在了,我对长宁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从来没有亏待过他,即使他不叫我一声妈,我也没怨言,但是他怎么能这么和我说话,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尹家的儿媳,妈,你不能看着长宁这么欺负我,你的给我支持公道啊,从我嫁进尹家,我哪点没尽心尽力过,这孩子这么对我,真是寒心呐,妈,嘤嘤,嘤嘤。”
     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话的尹家老太太,阴郁着一张老脸,眼漏精光,满脸的算计,“长宁,你妈真是好教养,把你教的这么和长辈说话吗?”
     
  
     ☆、我值多少钱?
  
     对于尹家的这个老太太,贺长宁只有恨,再没其他的感觉了。
     当年母亲嫁进尹家的时候,这老太太就百般刁难,因为出身贫农,对于书香门第出身的母亲,老太太总觉得自己在儿媳面前矮一头。
     为了和尹之年在一起,贺铭兰和家里决裂了,脱离了贺家。没了母家做靠山,贺铭兰在尹家举步维艰,尹之年又是个耳根软的孝子,老太太说什么就是什么,即使知道母亲对妻子多有苛责,他也选择漠视,只暗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着妻子多担待着点儿。
     老太太看不惯儿媳清贵淡雅的作风,总觉得那样的儿媳趁的自己更加刻薄寡恩,于是不假辞色,百般刁难,无论贺铭兰做什么都会鸡蛋了挑骨头,对的也是不对,稍有差错就更是不依不饶,再加上婚后几年都没能生下一男半女,这更成了老太太刁难贺铭兰的借口,甚至儿子在外面有了女人也是老太太丛勇的,有了非婚子也是老太太替儿子隐瞒的,以至于在贺长宁出生后两岁的时候,小三儿找上门来,贺铭兰才知道,丛敏和自己丈夫的第一个孩子已经八岁了,第二个也五岁了,肚子里还有第三个没落地呢。
     婆婆的百般刁难,丈夫的背叛,让本就心力憔悴的贺铭兰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撇下不到三岁的儿子,选择了最直接也是最惨烈的方式,从尹家别墅的顶楼跳了下来。
     造成这一切的后果,固然有贺铭兰对所谓的爱情的沉迷和性格上的软弱,但是尹家的这位老太太才是导致贺铭兰最终选择自杀的罪魁祸首之一,另一个就是尹之年,他的不负责任和懦弱成了帮凶。
     贺长宁没打算和老太太计较,她老了,即使要了她的命,母亲也活不来。但是这并代表他们可以随意操控他的人生。
     贺长宁之所以现在还待在尹家,一是因为母亲当年留下的一封信,还有就是他没打算让这几个人好过,趁自己还有兴致,给他们填填堵是很有必要的。
     见贺长宁不说话,尹老太太自以为自己已经镇住了他,于是又摆出一副长者慈爱的做作表情,语重心长地说,“长宁啊,奶奶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你也要为咱们尹家着想啊。你妈活着的时候可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你可不能辱没了你妈的名声啊。”
     贺长宁心里真是恨啊,这时候想起我妈妈的知书达理,她活着的时候怎么没人在意。如今要他为尹家牺牲,就搬出妈妈最在乎的清誉来压他,这些人还能再无耻点吗?
     面若寒霜的如玉脸颊上充斥着浓浓的讽刺,轻蔑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这个吝啬又刻薄的老太太,“那依奶奶的意思,我该怎么做?嫁给一男人做妻子?然后把换回来的聘金投进尹世,以此来解决尹世面临地困境?奶奶未免太高估我的价值了,尹世究竟要多少钱才能摆脱危机,您知道吗?您真的觉得我值得商家拿出天价的聘金娶回去做商家大少爷的男妻吗?”
     一连串的问话,把尹老太太问住了。她确实不知道尹世需要多少资金才能周转过来,询问的目光看向儿子尹之年。
     接收到老太太的疑问,尹之年咳了咳,目光躲闪着,“那个,也不需要多少,大概两千万左右。”
     贺长宁呵呵的笑了,“呵呵,爸还真是看得起我,您觉得我值两千万吗?或者说,您觉得商家会出两千万买个男妻回家吗?”
     尹之年脸色晦暗,丛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死盯着尹之年,老太太则一脸高深莫测的不知在想什么。
     一句话戳了所有人的痛处,贺长宁不怕事儿大的继续说,“如果商家一定要娶尹家的男人做妻子,奶奶和爸为什么不考虑其他的人选,也许会达成爸爸的愿望也不一定呢。”笑意不达眼底的扫了眼在座的另外的两个尹家的男人。
     被贺长宁不温不火的眼神扫过,尹浩和尹俊就觉得脊背发凉,一股寒气顺着脊柱窜向四肢百骸,尹俊更是不自主的缩了缩脖子,努力降低存在感。
     老太太何尝不知道贺长宁这话说得是什么意思,但是尹浩和尹俊是她的亲孙子,是尹家未来的希望,她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孙子嫁给男人做妻子,那样会毁了他们的前程的。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商家是他们尹家得罪不起的,“长宁说的也未尝没有道理,但是商家大少爷想娶谁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听老太太这么说,尹之年像是想到了什么,“对呀,这事儿真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人选是商家老妇人亲自定下的,是经过大师和算过八字的。当初送去商家生辰八字的候选人可不止我们一家,经大师核算过八字的人选里,长宁的八字最和商大少的八字,所以商老妇人钦定了长宁做她的孙媳。”
     贺长宁紧握着双拳,青玉般的手指根根泛白,他在用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