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强宠男妻_第2章

小说下载:强宠男妻作者:赤脚下的路更新时间:2016-12-18点击:

己最大的耐力压制着心口喷涌的怒火,“为什么我的生辰八字被送去参选,我却不知道。”眼眸里的寒光箭一样的直射那个把他卖了连声招呼都不打的父亲。
     尹之年别过脸,“那个,当时也没报什么希望,所以就・・・・・。”
     丛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能被贺长宁挤兑的大气都不敢出的尹之年她真心瞧不起,但是为了儿子们的将来,她不能坐视不理,“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商家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惹的起的,参选的生辰八字是你爸亲自送过去的,现在被选上了要反悔,一旦惹恼了商家,不只公司要破产,我们一家人谁也逃不掉,那后果长宁你也承担不起。所以与其在这里争论不休,不如接受,或许还会有转机。”
     “阿姨,说的真大方,嫁出去的又不是你的儿子,你当然轻松得很。”
     “那你说怎么办?你爸没能力对上商家,逃又逃不掉,难道要我们一家人陪你一块去死吗?”
     “有本事惹出来的祸,就要有本事去承担,送我的生辰八字去的时候就该想到后果,怎么,你们觉得无论你们做什么我都只有被动接受的份儿吗?”
     争论到现在,所有人才忽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坐在沙发上的那个贺长宁不再是他们以往认识的那个只会顺从,从来不说‘不’字的贺长宁了。从前乖巧的猫咪,如今亮出了锋利的爪子,抓的他们不知所措,晕头转向,接下来更是鲜血淋漓。
     
  
     ☆、拿到我应得的
  
     贺长宁的话震得所有人半天没反应过来。
     人老成精,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尹老太太。对于贺长宁今天一反常态的言语举动,她很吃惊,随后又觉得贺长宁是个心机深沉,深藏不漏的人,没想到生活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十几年的人,她也有看不透的一天,但是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事儿贺长宁愿意不愿意都得答应。
     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长宁,不管怎么说,尹家也是你的家,你妈妈也在这个家里生活了近十年。你难道对这个家一点感情也没有吗?退一万步讲,尹家也养了你这么多年,就当你回报你爸的养育之恩吧。如果你觉得委屈,你提个条件,能满足你的,我做主答应你。”
     冠冕堂皇的道德绑架,还是这么高规格的,贺长宁突然释怀了,算了,这件事之后,他跟尹家再不会有任何关系了,“行,我答应。”
     一群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贺长宁怎么就突然就答应了,但是不管什么原因,只要他答应那一切都好说。
     看着一屋子如释重负的人们,贺长宁真为自己的母亲委屈,心里想着,妈,儿子但愿你现在已经转世轮回了,那样至少你看不到这家人道貌岸然的嘴脸,不会太伤心,更不会后悔自己当年的决定。
     “我答应,但是我有条件。”
     随着贺长宁的话,屋子里的人又开始紧张了起来,没人知道他会提什么条件。
     “我要商世集团在尹世注资的百分之十做嫁妆,不管商世出多少钱,我要百分之十。”
     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丛敏,尖叫着的嗓子破了音,“你疯了!!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
     贺长宁呵呵的笑了,“阿姨何必那么紧张,尹俊一场豪赌的价码,你实在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丛敏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睛狠毒的盯着贺长宁。
     尹之年还没来得及从贺长宁的狮子大开口中缓过来,又听见尹俊豪赌的数额,惊得下巴快掉下来了,眼里的不可思议和震惊想藏都藏不住,说话的声音都透着颤抖,“尹俊,长宁说的,说的是真的?”
     尹俊缩了缩脖子,尽量把身子藏到哥哥尹浩的身后,咬牙切齿的瞪着贺长宁,眼珠子都快脱框了,面对父亲的质问他无言以对,满以为这件事已经被老妈和奶奶解决了,瞒着老爸不让他知道,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谁知就这么让贺长宁毫无预兆的捅了出来,如果让老爸知道他赌钱赌输了近三百万,还不得扒了他的皮啊。
     眼看着事情脱离了轨道,再让尹之年追问下去,贺长宁的事没解决,尹俊就会被愤怒的尹之年打死,丛敏适时插嘴,“好了,尹俊的事稍后再说,现在先说说长宁的事,这件事可是关乎我们尹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听了丛敏的话,尹之年总算冷静下来,是啊长宁的事要先解决,其他的稍后再说,“长宁啊,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那是我应得的,不是吗?毕竟一个嫁过人的男人,如果再被扫地出门,后半辈子可就得靠着这点嫁妆过日子了,你说呢?爸爸!!”贺长宁没有掩饰自己满眼的讽刺和不屑,到了如今的这个份上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尹之年低垂着头,他已经没勇气再看儿子的眼睛了。
     客厅里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起来。
     “长宁,奶奶做主答应你的条件。”最后老太太一锤定音。
     丛敏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有尹俊这个隐患没解除,她只能硬着头皮,吃下这个哑巴亏,至少稍后在尹俊的事情上,贺长宁的狮子大开口这件事,她可以借题发挥一把,堵住尹之年的嘴。
     早猜到他们会答应,贺长宁没什么意外惊喜,但接下来的话犹如一枚重磅炸弹一样,炸的尹家人晕头转向,“我出嫁的那天,就是我和尹家断绝关系的日子。”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出嫁’这个词。
     尹之年猛然抬起头,“长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贺长宁无所谓的说,“我二十岁了,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是你爸爸。”
     “我知道,不然你以为什么人都能把我想卖就卖吗?”
     “长宁。”尹之年声音里包含着痛苦和无奈,他感觉自己就要失去这个儿子了,尽管这个儿子的存在感并不强,可是那也是叫了他二十年爸爸的人啊。
     尹老太太到没有太吃惊,今天的贺长宁已经给了她太多的‘惊喜’已经多少有了些免疫了,“长宁,你想好了吗?”
     “妈!!”尹之年吃惊老太太问话的语气,感觉上只要儿子点头,老太太就会答应一样,所以他想阻止。
     “长宁是大人了,他有自己的判断。”目光再次转向贺长宁,“长宁,你真的想好了吗?”
     “如您听到的,那就是我的想法。”顿了顿,“我会找律师起草正式的法律文件,到时候麻烦爸签个字就行了。”说完站起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房了。”
     该挣得该吵得都已经有了结果,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回头扶着已经动不了的秦姨,慢慢的上楼回了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客厅里出现了短暂的安静,尹之年随后爆发,大声的质问出来,“妈,你怎么能答应长宁和我断绝关系,那是我儿子。”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老太太满脸的阴郁,一向乖顺的儿子对她大声吼叫,她能受得了才有鬼,老大不愿意的吼回去,“是你自己的儿子不要你了,关我什么事?别忘了,他不要的还有我这个奶奶。”
     尹之年颓然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使劲的揪着本就不多的头发,胸口像是塞了一大团棉花一样,堵得他有窒息的感觉。
     丛敏就看不惯尹之年这幅怂包的样子,“是他贺长宁要跟我们断绝关系,又不是我们赶他出家门,你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呐?”
     “你怎么说话呢?他是你丈夫,你那是什么态度?”尹老太太不乐意了,儿子她想怎么教训都行,但是还轮不到她丛敏在她面前对自己儿子指手画脚。
     原本对老太太答应给贺长宁那百分之十的嫁妆钱就不满意,这会儿又数落她,骄纵惯了的丛敏不回嘴都不是她的性格,“妈,我怎么说话了,难道我说错了吗?还有,妈为什么答应给他那些钱充嫁妆?你不知道公司现在资金已经捉襟见肘了吗?再不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我们通通都得喝西北风,难道这是妈想看到的吗?”
     被儿媳妇当着儿子孙子的面数落,尹老太太骨子里的尖酸刻薄被瞬间勾起,“哦,合着公司出了问题都是我的错了?你们没那个本事经营好就趁早放手,别一出事就赖在我的头上。还有我为什么会答应给贺长宁钱,还不都是因为你养的好儿子,如果不是尹俊赌输了钱被贺长宁抓住做了把柄,你以为我愿意把大把的钱给一个外人吗?”
     自己的儿子被做奶奶的嫌弃,丛敏气的抓心挠肝,尖锐的嗓音放到最大音量,“妈,你凭什么嫌弃我儿子,别忘了他也是你孙子。”
     老太太气的胸口起伏不定,“我孙子,就是被你这样的妈,教坏的,你还有脸在这儿跟我大呼小叫。之年,你聋了吗?你媳妇儿对你妈大喊大叫你听不见啊?”
     尹之年忽的一下站起来,用尽平生最大的音量吼出来,“够了,你们还有完没完了,是不是把我逼死了,你们才能消停会儿啊,啊?”
     
  
     ☆、妈妈留下的信
  
   客厅里的争吵,贺长宁无暇理会,他一边安抚着秦姨,一边想着妈妈自杀前留给他的那封信。
   信是贺长宁十二岁那年秦姨交给他的,说是妈妈交代秦姨保管并在适当的时机交给自己的。信的内容有很长一部分是诉说自己不是个称职的母亲,但是又实在没有活下去的意念,所以只能对不起儿子,并祈求儿子的原谅,希望儿子能好好的活下去,带着她那份来不及享受的亲情活下去。信里妈妈并没有过多的埋怨父亲的背叛,隐晦的提及是自己太天真,把什么事都想得太简单,以为有了爱就能维系一切,不够了解为妻之道,没处理好婆媳之间的关系,希望儿子别像她一样,对待自己的另一半一定要真诚包容,多疼爱,多为对方考虑。
   想起妈妈信里的话,贺长宁心里并不好受,他没法体会妈妈当时都经历了怎么样的痛苦和煎熬,才会不厌其烦的告诉儿子,如果有一天对一个人有了承诺,那就要坚持如一,千万别辜负了别人的心意,也许当年妈妈最想得到的就是父亲的理解和始终如一的爱,可是她注定要失望了。妈妈过世不到半年,丛敏带着她的三个孩子就被接进了尹家,堂而皇之的做了尹家的当家主母。父亲满面欣喜,眼里只有对那母子四人的宠爱和疼惜,早就把尸骨未寒的发妻抛到脑后去了。
   最让贺长宁费解的是,妈妈信里的最后一段话。信里说,一定要贺长宁一直待在尹家,直到他结婚成家才能离开,而且还说如果他娶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没必要通知贺家的人了。他实在想不通,妈妈究竟想告诉他什么。当年妈妈已经和贺家决裂甚至断绝了关系,听秦姨说妈妈活着的时候很少提起贺家的事,为数不多的提及,也是说自己没资格再提及家人了。
   贺长宁之所以姓贺而不是姓尹,大概也是妈妈对贺家的一种思念和补偿吧。可是贺长宁真心没想过和贺家再有什么联系,无论将来他是娶了妻子,还是现在嫁给一男人。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