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强宠男妻_第5章

小说下载:强宠男妻作者:赤脚下的路更新时间:2016-12-18点击:

以商量的。
     饭吃的差不多了,是该谈一谈有关结婚的事情了。
     看着有些迫不及待的尹老太太,商老夫人喝了口茶,“老夫人,不知道你对今天的菜,还满意吗?”
     尹老太太满脸笑容,“满意,满意。”心里松了口气,总算要说到正题了,她都憋了一个晚上了。
     “恩,满意就好。接下来不如我们谈谈,御尚和长宁的婚事吧。”
     “这・・・・。”关键时刻,尹老太太开始拿乔了。
     “怎么,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不妨提出来,趁着双方家长都在,咱们好好地商量一下,你说呢?”
     “其实啊,我们也没什么意见,只要两个孩子同意就行。”适当的装的大度一些,再张嘴要点东西,对方也不好意思一口回绝不是。
     贺长宁心里明白,老太太这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就知道这老太太不是省油的灯,但是想占商家的便宜,她的有那个本事才行。且看着这老太太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商老夫人只喝茶,没打算接尹老太太的话茬,所以尹老太太只得继续自说自话,“可是啊,长宁这孩子,不容易啊,他妈去的早,我这做奶奶的真是心疼啊,总想着给孩子最好的照顾,他爸爸也是,对长宁总是最用心的。这么做无非是希望孩子能有个好的将来,我们就是再辛苦也是值得的,您说呢,老夫人。”
     贺长宁眉头轻皱,青玉般的手指已经不自觉的攥紧,脸上淡雅的微笑,随着尹老太太的话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清冷的寒霜。老太太为了向商家讨要更多的聘金,不惜昧着良心大打亲情牌,还无耻的借他没有妈妈的事装可怜,博同情,只为了能拿到更多的钱,真是无耻至极。
     就在贺长宁想说话的时候,一双温热干燥的大手,把他冰冷的手掌包裹起来,安抚的拍了拍。
     贺长宁转头看着抓着自己手的商御尚,他知道的,对吗?他知道他的所谓的家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在尹老太太说出那番话后,握着自己的手给予安慰。是这样的,对吗?
     心里不断地猜测着,竟然忘了抽回自己的手,直到那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商御尚握在手心里,连忙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显然商御尚没有放手的意思。
     “别急,听奶奶怎么说。”给了贺长宁一个放心的眼神,就把目光转向商老夫人,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抓着人家的手不放呢。
     商老夫人一边喝着茶,一边回答,“养育孩子,是做父母的责任,给他们好的未来,也是父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辛苦自然是有的,但是看到孩子们快乐的生活,父母的这点辛苦,其实不算什么。”
     尹老太太讪讪的说,“是啊,是啊,再辛苦也没什么的。”端起茶,借着喝茶的动作掩饰眼里的轻蔑,心里万分的不满,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转而又琢磨着,不行,今天说什么都得的聘金要到手,不然今天就白来了,于是又笑呵呵的放下茶杯,“长宁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是个责任心重的孩子,知道自己不能为家人做点什么,所以也从不添乱。对他爸爸又是极孝心的,能为他爸爸分担的绝对义不容辞,公司里的事,长宁虽然不懂,但是公司有个什么事,他也跟着操心,着急。哎,我这个做奶奶的真是欣慰呀,孩子大了,懂事了,也不枉我们多年的教导。”
     贺长宁极小声的嗤笑了一下,无耻的已经没有下线了,钱真是个好东西啊,它能让很多人隐藏的阴暗面暴露出来,甚至为了得到它连人性最基本的善恶,尊严都抛弃了。
     感受着手心里的手掌在一点点的握紧,商御尚没动,任由贺长宁抓的他的手泛着青白,心疼又怜惜这个倔强的小家伙。再看看为了钱,说着违心的话的尹老太太,眼睛里的深邃刮起寒霜,冰冷到底。好,很好,一群下作的无耻小人,这样轻贱他在意的人,要钱是吗?好,本少爷成全你们,长宁嫁进商家之后,我会让你们尝尝轻贱我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想起大周告诉他有关尹家的那次争执,嘴角勾起了一嗜血的弧度。
     
  
     ☆、委屈你了
  
     对尹老太太话里话外透着的意思,在座的都是人精,没人听不懂。
     商御尚不想再继续这样无聊的扯皮下去,看不得贺长宁受委屈,所以他决定速战速决。
     “奶奶,我和长宁的事,您做主吧。”
     在座的人都看着商御尚,尤其贺长宁,满是疑惑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谁都听得出来,尹家老太太的意思,他突然说这句话是想干什么。
     商老夫人了然的点点头,心里高兴,这个什么都不在乎的孙子,也有上心的时候,恩,不错,看来逼着他娶个男人做妻子,这事儿做对了,“好啊,既然你答应了,那奶奶就做主了。”
     看着一脸急切的尹家人,商老夫人不紧不慢的说,“长宁我很满意,现在看御尚也是满意的,那么,我们来谈谈他们的婚事吧。”押了口茶,“因为长宁是男孩子,所以婚礼不会太隆重,关于这个我想对长宁说,孩子,委屈你了。”慈爱的目光,眼含歉意的看着这个精致的孩子。
     贺长宁心里感动,眼眶微微湿润,低垂的眼睑,遮住眼里的感激,轻轻地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这样的让人想宠着,想爱着,想怜惜的贺长宁,商御尚真想把他抱在怀里,好好的亲吻,好好地安抚,告诉他,别伤心,一切有我。
     对贺长宁的懂事,商老夫人心里又多了一分疼爱,“虽然婚礼简单些,但是该给长宁的,我们商家一样都不会少。长宁,相信你的家人已经告诉过你,有关这场婚姻的时限对吗?”
     贺长宁点头,“是的,老夫人,时限是一年。”
     “恩,关于这个一年期限的说法,婚后由你和御尚来决定。”
     商老夫人的话,让在座的人一惊,“妈,您的意思是・・・。”商国章不解,虽然这样问不太合适,但是在座的人大概都想知道吧。
     商老夫人呵呵的笑着,“别紧张,我没别的意思。日子是他们两个人过,一个既定的时限能起多大的作用,要看他们自己,所以也不存在必须强硬遵照的说法。一切以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为准则,让他们自己决定,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商国章猜不透老夫人在想什么,当初逼着御尚娶男妻的时候,就说过,无论商御尚如何反对,一定要娶个男人回家,并且说过,必须做满一年的夫妻,之后再由他自己决定这场婚姻是否再继续下去。可是现在又改变了想法,一切交给他们自己决定。他真是糊涂了,想不通老夫人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想不明白的不只商国章,邱慧琳也想不通,当初为了逼商御尚娶男妻,商家老夫人发了不只一通的火,现在怎么就突然撒手不管了呢。这是唱的哪出儿哇。
     尹家人也一头雾水,说好的一年的期限,现在商老夫人突然说由商大少和贺长宁自己决定,万一商大少不满意贺长宁,或是贺长宁早早提出离婚,那么商家的聘金岂不是随时都有被收回去的可能。一想到到手还来不及捂热乎的钱,就这么飞走了,尹老太太和丛敏心都提了起来,连尹之年也担心害怕起来,没了商世的注资,尹世倒闭是早晚的事儿。
     尹之年硬着头皮,勉强的扯出一丝微笑,“老夫人您的意思我们明白,但是毕竟大少爷和长宁都是男人,虽然他们的事外界知道的不多,但是还是有些人知道的,如果他们的婚姻过早的出现状况,那样对您和商家的声誉有损,所以还请您多加管束才是啊。”
     “这个,还请尹先生放心,我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想尊重两个孩子的意愿,毕竟要生活在一起的是他们自己,其中的好与不好,我们做长辈都不能体会,全由他们今后的感情深浅来决定,另一反面,我想这也是个机会,没了没必要的束缚,只要他们两个真心对待彼此,爱上对方快乐的生活也不是不可能的,既然有机会成为现实,我们做长辈乐见其成没什么不好的。”
     商国章嘴角轻抽,衷心的说,“妈,您做事还真是与众不同。”
     “儿子,多学点吧,你那老脑筋也是时候多转转了。”
     对商老夫人的这个决定,贺长宁很意外,就这样把选择权交给自己,难道她老人家就不怕他第一天结婚,第二天就要离婚吗?可是看着老夫人自信又笃定的表情,不像是会担心的样子,这老夫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最明白商老夫人做法的莫过于商御尚了,心里叹息,姜还是老的辣啊,奶奶大概已经看出来了,自己似乎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啊,怎么就被奶奶发现了呢,果然人老成精。既然奶奶给了他这个机会,那就好好的把握吧,说什么也得把长宁留在身边,更何况还有木遗族的事情,这可是事关他和长宁一生的转机,绝对不能出差错。
     众人的表情都落在商老夫人的眼里,尤其商御尚眼里的志在必得,“好了,关于一年期限的事就说到这吧。接下来我们还是说说给长宁聘礼的事吧。”
     说道‘聘礼’两个字,商御尚明显的感觉到贺长宁的不自在,甚至白皙精致的脸颊上泛着丝丝红晕,是啊,一个大男人被谈及‘聘礼’是挺尴尬的。
     贺长宁的确挺尴尬的,他一个大男人被人家三书六礼的娶回家,怎么听怎么别扭,想着喝口茶掩饰一下尴尬,可是他忘了,自己的手始终被握在商御尚的手里,以至于他毫无征兆的抬起手去端茶杯的时候,连带着也把商御尚的手一起牵了起来。两只交握的手就这样明晃晃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喝茶的端着水杯不动,倚着椅子靠背的坐直了身子,提着茶壶倒茶的忘了把出水的茶壶提起,茶树流了一桌子还不自知。
     时间被定格在这一刻,直到溢出的茶水烫到了谁,发出叫声,人们才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贺长宁无比尴尬,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该死的商御尚干嘛抓着他的手不放,害他出了这大一个糗。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迅速抽回自己的手,“那个,老夫人,您,继续。”
     商御尚摸摸鼻子,被瞪了一眼觉得自己委屈,牵自己妻子的手有什么错,看在长宁害羞的面子上,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不过手感真不错,很契合的两只手,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契合度是什么样的。
     商老夫人呵呵的笑出了声,“呵呵,长宁别害羞,以后你们可是要做夫妻的。”
     贺长宁头都快埋到胸口了,真是尴尬死了。
     商御尚伸手摸摸贺长宁的头,“奶奶,您还有正事要说。”潜台词就是别再调侃自家孙媳了,没看到你孙子都心疼了吗。
     商老夫人笑骂,“臭小子,回家再跟你算账。”顿了顿,“好了,不逗长宁了,咱们说正事。关于聘礼,尹老夫人有什么想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