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强宠男妻_第7章

小说下载:强宠男妻作者:赤脚下的路更新时间:2016-12-18点击:

记上他的东西了,还有兴致看戏。不过肖想小家伙的东西,得看他商御尚答不答应。
     “尹先生多虑了。”商老夫人押了口茶,“长宁的东西自然有他丈夫替他操心。尹先生家里的生意也挺忙的,没必要分心长宁的这点儿东西,你说对吗?”
     尹之年的脸都绿了,讪讪的回答,“是啊,是啊。是我们想多了,想多了。”
     尹老太太心里不服,脸上也不好看,但是又顾忌商老夫人,只能厚着脸皮再次开口,“老夫人说的也有道理,但是,长宁毕竟是尹家的孩子,他爸爸也是心疼他的,有他爸爸从旁照应着,孩子心理也舒坦。”
     “尹老夫人这是不放心我们家御尚?你多虑了,在我看来,御尚能接受的人就必然会对他负责,照顾好自己的爱人这点能力还是有的,至于尹先生的从旁照顾,我看就不必了,没必要麻烦尹先生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
     商老夫人一句话决定了,尹家人插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尹老太太和丛敏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不死心的老太太又把目光对准了贺长宁,“长宁啊,你看老夫人这样心疼你,大少爷也这样看重你,你爸爸也是为了你不知操了多少的心,所以呀孩子,你要懂得感恩才行啊。”那意思就是,你开口给你爸爸点什么,商家人是不会反对的。
     贺长宁微微的笑着,看着老太太一脸急切的样子,恨不得直接开口要他的东西,真是跳梁小丑一样还不自知,转头看着商御尚,“你会帮我经营那些东西吗?”
     商御尚宠溺的看着贺长宁,“长宁的东西,我自然会好好守着。”
     贺长宁脸上的笑容不变,回头对着尹家人,“有人代劳,你们可以放心了。”
     “你・・・・。”老太太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窜,但是仅有的理智又告诉她,现在得罪贺长宁就等于得罪的商家,尹家没胆招惹商家,所以她都快气的脑溢血了,也没敢说别的。
     
  
     ☆、尹家人是打不死的小强
  
     没捞到更多好处的尹家人,草草的结束了这场会面。
     商老夫人带着儿子儿媳和孙子礼貌的送走尹老太太一家。回到老宅,早客厅里一家人坐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基本上没怎么说话的邱慧琳,这时候有点憋不住了,虽然很怕老夫人但是有些事她又不得不问问,于是小心的措辞,“妈,您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
     知道儿媳想的是什么,老夫人也没拐弯抹角,“你是问,我今天为什么会给长宁那么多聘礼是吗?”
     对于商老太太,邱慧琳一直都很怕,老夫人一个眼神她都觉得心颤一下,“没有,我只是看到,妈今天对那个贺长宁似乎很看重。”
     “恩,我是很喜欢长宁那孩子。虽然年纪小了点,但是很稳重,气质也不错,脑袋又聪明,人长得英俊帅气,和御尚很般配。”
     “可是,他毕竟是个男孩子。”
     “你的意思是说,长宁和御尚都是男人,虽然结了婚,但是不会过长,给了长宁那么多东西,到时候会竹篮打水一场空,是吗?”
     “妈,我没那么想,就只是觉得两男人在一起,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御尚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而且他似乎也不喜欢男人,强行的将他们俩绑在一起,总归不是办法呀,到时候商家的损失是小,商家的名誉受损可是大事。”
     “你怎么知道御尚不喜欢长宁?”
     “啊?”
     尚老夫人没理会儿媳,“国章,你也有这样的想法是吗?”
     商国章,“是的,妈,您能说说吗?”
     “怎么,觉得这里面有故事?”
     “恩,不然以妈的性格,是不会第一次见面就给这么大的惊喜的,即使长宁那孩子确实很不错,但是还没好到这个地步。”
     商老夫人笑呵呵的对着儿子说,“的确是这样的。长宁那孩子是很好,但是你妈我还没老糊涂,对一个刚见面又不了解的孩子,妈没幼稚到觉得给点好处就能让他对御尚死心塌地的地步。”
     “那,您是・・・・?”商国章眨下眼睛,“难不成是因为,贺家?”
     商老夫人赞赏的点点头,“恩,的确是因为贺家。”
     邱慧琳疑惑的眼神看着婆婆,“妈的意思是,贺长宁的外祖家?”
     商国章接过话,“慧琳,商家和贺家是世交,父亲当年和贺家的老爷子是拜把子的兄弟。”
     “可是,据我所知贺长宁的妈妈早在嫁给他爸爸那时就已经和贺家断绝了关系,那,妈你这么做又是因为什么呢?”
     “虽然长宁的妈妈和贺家断了关系,但是这世上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老夫人神秘的笑了笑,“也许,不久得将来会有什么变化,也说不定呢。”
     “可是,妈,这根您给他聘礼有关系吗?”
     “你公公年轻的时候经营商世出了些事,那是时多亏了贺家老爷子出手帮忙才保住了他和商家。当年欠下的这份人情,我要长宁来承受。”
     “贺家应该还有其他的子孙吧。而且长宁的身份与贺家现在有点尴尬,即使妈想还了那份恩情,直接找上贺家的直系子孙岂不是更好。”
     商老夫人摇摇头,“贺家在长宁妈妈那一辈就长宁妈妈一个女孩,而且当年的事,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具体的内幕就不说了。总之给长宁的这些聘礼,一是为了跟贺家的那些渊源,二是长宁值得我怎么做。”
     商老夫人的所谓‘值得’商国章陷入沉思,脑海里把今天见面的所有细节都过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看着老夫人,“妈,您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商老夫人笑呵呵的说,“你说呢?”
     商国章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在情理之中,“是真的吗?”
     “等等看。不就知道了。”
     商国章突然欣慰的笑了,“如果真的是那样,妈,我可以不反对。只是他们・・・・。”
     商老夫人神秘的笑笑,“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以后的事慢慢看着就是了,至于其他的,为什么不顺其自然呢?”
     母子俩说的话,像打哑谜一样,邱慧琳一句都没听懂,“妈,老公,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
     “慧琳,妈知道今天的事你有疑虑也有担忧,但是妈可以告诉你,御尚娶妻的聘礼,御辰同样会有一份,而御禾的嫁妆我一样会一视同仁。”
     “妈,我・・・。”心思被老夫人拆穿,邱慧琳难免尴尬,但是御辰和御禾是自己的孩子,作为他们的母亲,她的这点私心无可厚非。
     “好了,你也不必想太多,我没老糊涂,什么事我心里有数,一样都是我的孙子孙女,我不会亏待他们任何一个。”顿了顿,“御尚娶长宁进门,我希望你能把心态放平,不要因为长宁是男孩子就有所轻慢,还有御辰和御禾,你就费心好好地教导他们,别没了规矩。”
     商老夫人一直坚持让商御尚娶男妻,邱慧琳心里不是没有过想法。娶男妻就意味着没有了子嗣,那么商世的继承权就会名正言顺的落到自己儿子头上,虽然以她现在的身份不必在母凭子贵,但是儿子能坐上商家家主的位置,她这个当妈的自然跟着脸上有光。
     可是今天看老夫人对贺长宁的态度和给的那些几乎天价的聘礼,她心里又非常的不舒服,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男妻,凭什么受重视的程度比他的孩子们还要强,那些天价的聘礼要是给了一个女孩子也就算了,可偏偏是个男人,邱慧琳心里好受才有鬼。
     还有另外的一层顾虑,一旦商御尚提出离婚,那么以贺长宁在老夫人这儿的受宠程度,一定会让他把所有的聘礼全部带走的,那可是商家的东西,就这么让一个外人拿走了,她不甘心又没办法阻止老夫人,心里自然又气又怒又不敢言。
     想到这没来由的对这个即将进门的贺长宁没了好感,但是又害怕老夫人的积威,所以只能勉强的应承,“好的,妈,我会好好的待长宁,也会告诉御辰和御禾好好的和长宁相处的。”
     邱慧琳的敷衍,商老夫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她也懒得理会,索性她没那个胆子耍阴招,“恩,你记住就好。好了,我累了,先休息会儿。”
     相对于商家的小风浪,尹家可谓是怒火滔天。
     一进家门,尹老太太首先发难,劈头盖脸的质问贺长宁,“贺长宁,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贺长宁只是淡然的笑着,“奶奶这话什么意思?”
     “你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问你为什么不把你的产业交给你爸爸和你哥哥们打理?”
     “我为什么要把我的东西给他们?”
     “贺长宁你别忘了,是谁把你养大的?”
     “我当知道是谁把我养大的。”
     “好,既然你知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现在就打电话告诉商家人,你的那些聘礼,由我们尹家掌管。”
     贺长宁冷笑,“我想奶奶您搞错了,我可没说,我是你们养大的。”
     尹老太太刻薄的挑起眉毛,“不是尹家养大的你,难道你是喝西北风长大的?”
     “您要这么说也不是不对,不过喝西北风还是没法长这大的。”似乎像是在确定着,“恩,十五岁之前是我妈妈留给我的钱,秦姨一口一口把我喂大的,十五岁后是我自己养活我自己,啊,还有秦姨,十五岁后也是我养着的,我记得从我能赚钱开始,每个月我都有向家里缴纳生活费和饭菜钱,是这样没错吧,奶奶,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奶奶亲自向我要的。”
     “你・・・”
     尹老太太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老太太败下阵来,丛敏立马接过话,“长宁,一家人真的没必要计较这么多。你爸爸对你有多关心你是知道的,你们兄弟之间小打小闹的都不算个事,但是大是大非面前你可不能这么没原则啊。经商这一块你什么都不懂,你爸爸和哥哥们经验那可是丰富得很,管理好你的那些产业绝对没问题,放心把他们交给你爸爸和哥哥们,不会让吃亏的,总比交给外人保险的多,你说阿姨说的对吗?”
     贺长宁呵呵的笑着,这个女人为他的儿子们,可是连一向满脸的不屑都收了起来,换上这张满是苦口婆心的慈爱嘴脸,还真是不适应,“阿姨,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但是你要是能做的了商家老夫人和商大少的主,我没意见。”
     “你・・・”
     又一个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尹老太太看看儿媳,最后把目光锁定在儿子,“之年,你养的好儿子,还没嫁过去呢,就已经胳膊肘向往拐了。”心里发了狠,“好,既然你这么绝情,那就别怪我们无意了。先前答应你的那件事就此作罢。”
     贺长宁冷笑出声,“奶奶可是想好后果?”
     尹老太太勃然大怒,“小畜生,你敢威胁我?我告诉你,别以为攀上商家这棵大树,就忘乎所以,别忘了,你就是嫁过去也是个身份低贱的男妻,没有子嗣,被商家抛弃是早晚的事,别把事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