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强宠男妻_第9章

小说下载:强宠男妻作者:赤脚下的路更新时间:2016-12-18点击:

?”
     贺长宁轻皱眉头,“我没想过窥探别人的隐私。”
     “如果跟你有关,你也不想知道吗?”
     贺长宁眉头皱紧,“我?”
     商御尚点头,“是的,你。”
     贺长宁疑惑不解,商家娶男妻和他有什么关系。
     似乎看出贺长宁的疑惑,“我十七岁那年,奶奶在普陀山的寺庙进香的时候为我求了一卦,大师的批文说,我命格带煞,女子没办法镇得住,如果有一天想结婚,那么只能娶男妻。”
     贺长宁睁着大大的明眸,满眼的不可思议和质疑,“这个能做数吗?”
     商御尚勾起唇角,显然贺长宁的表情取悦了他,连声音都轻快了些,“这个我也不信,但是奶奶相信。”
     老人家的思维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那你就认同老夫人的做法了?”
     商御尚喝了口咖啡,轻皱下眉头 ,心里嘀咕,这玩意儿真难喝,“恩,她是我奶奶,而且已经年近古稀。”
     出于孝道,贺长宁非常理解商御尚的做法,但是前提是那个被娶得男妻不是他。
     “可是,商老夫人看上去并不是难沟通的人,这件事应该还有转圜的余地的,对吗?”
     真是聪明的小家伙,“恩,奶奶是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但是前提是不涉及到我的终身幸福。”
     贺长宁闷声嘀咕,“娶个男人就有幸福可言吗?这怎么理解啊。”
     商御尚神秘一笑,“这倒未必。”
     不想解释商御尚那句话的意思,“那,你所说的跟我有关,是什么意思?”
     “大师的批文里附带了能和我结婚的男子的生辰八字,奶奶决定给我娶男妻的时候,曾收集了很多的适龄男子的出生日期,交由大师测算过之后,你的生辰八字和我的最和,所以奶奶亲选了你做商家的孙媳。”
     “只是因为我的出生日期?”
     “不全是。”顿了下,“你外祖父和我爷爷是兄弟,异性兄弟。”
     贺长宁皱紧眉头,商家和贺家有渊源,所以商老夫人才会给出天价的聘礼。可是自己和贺家的关系,商家不会不清楚,那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贺长宁懒得理会关于商家娶男妻的原因,他今天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跟商御尚谈,且现在又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另一层关系,那么这件事就必须解决,“商先生・・・”
     “你可以叫我御尚。”商御尚打断贺长宁的话,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他对自己的称呼,毕竟再过不久他们即将成为夫妻,恩,夫夫。
     贺长宁轻咳一声,摸摸鼻子,“那个,商先生,今天约你来有件事想跟你协商一下。”
     没在纠结贺长宁对自己的称呼问题,来日方长,他总会有习惯的一天的,“什么事?”
     “关于这场联姻,相信你也知道是因为什么,而我之所以会同意,那也只是全了最后的那点亲情。对尹家或是尹世怎么处理,但凭你做主,我绝不插手。”压了口咖啡,“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只做你名义上的男妻,一年以后我会离开,老夫人给我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这个稍后可以让律师做一份转让书。”
     商御尚眉头皱紧,“为什么这么做?”
     “虽然你娶我是出于对老夫人的孝道,但是你的身份注定你要做的事对你的家族有着什么样的意义,相信你比我清楚,而且我从未想过结婚,至少三十岁之前没想过,嫁给一个男人,就更没想过了。所以对你我来说,最好的做法就是成全各自对家人的情谊,然后各走各的人生。”
     商御尚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已经开始冒火了,小家伙还没嫁给自己,就已经开始打算离婚了,而且理由想的还蛮周到的,哼,想的美,进了商家的门,上了我的床,哪还由的你来去自如,“这就是你要谈的事?”
     “恩,你有什么建议?我洗耳恭听。”
     “抛开祖辈的关系,奶奶选中你不是没道理,而我不反对,是因为我觉得我们在一起生活,应该也不错,至于你担忧的孩子的问题,这件事我会解决。”
     商御尚的话在贺长宁的脑袋里炸开了花,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生活在一起也不错?难不成他喜欢男人?还有,孩子的问题他来解决又是什么意思?找人代孕?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呢?
     “你・・,你喜欢男人?”贺长宁艰难的问出这个问题,心都怦怦的直跳,他是真的害怕听到那个结果。
     商御尚摇摇头,十分肯定的说,“不喜欢。”
     贺长宁悄悄地松了口气,心里如释重负,还好,还好,他不喜欢男人。
     看着贺长宁如释重负的样子,商御尚眼里的宠溺越发浓厚,真是可爱的小家伙,“我没跟男人接触过,所以应该是不喜欢,”商御尚非常不厚道的再次打击贺长宁。
     刚刚轻松下来的心情,因为商御尚的一句话,瞬间又提了起来,想起朋友给他的有关商御尚的一些信息,心里就没底,据说这家伙从来不和男人女人接触,所以外界也流传着众多的版本,说什么商大少不近情色,或是身体有毛病,或是变态之类的,反正没有人看过或者听说过,商大少的任何绯闻。也许人家的保密工作做得好也不一定,“那,你总有女朋友的,对吧。”
     商御尚眼里闪过异色,“没有。”
     “啊?!!”这太惊悚了,这种级别的超级钻石王老五,会没女人吗?
     “怎么,不相信?我是很洁身自好的。”
     贺长宁心里嘀咕,该不会真的是身体有问题,或者有什么变态的嗜好吧。
     就像会读心术一样,商御尚一脸的面无表情,嘴里吐出来的话,却像炸弹一样,炸的贺长宁目光躲闪。脸色发红,“我身体正常,也没什么不良的嗜好。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婚后我们可以好好地沟通一下。”
     贺长宁低垂眼睑,遮住眼里的羞愤,臭男人谁要和你沟通啊,老子是直男,直的,想爬上老子的床,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商御尚眼含笑意,到底还是年轻,心里有什么不满都写在了脸上,小直男吗?我不介意掰弯他,本想再逗逗他,但是凡事过犹不及,真的惹火了小家伙,哄起来也挺费事的,“我答应你,一年的期限。”
     贺长宁抬起眼睑,望着商御尚。
     “但是作为妻子,即使是男妻也有你要尽的义务和责任。”他慢慢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也同时给贺长宁时间来消化。
     妻子的责任和义务?难不成真的要和他上床,一想到和一个男人在床上翻滚,贺长宁浑身竖起一层白汗毛,那样的场景他真心接受不了。
     “作为妻子,我会给你应有的尊重和地位,这也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贺长宁心里哀嚎,他不嫁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婚礼的日期还在选定,但是该筹备的东西,已经着手准备了,宾客的名单已经确定好了。家里的族亲已经赶到了一些,正在和奶奶商量婚房的布置。”意思就是,现在反悔,晚了。
     
  
     ☆、商大少的温柔与霸道
  
     贺长宁靠坐在卡座里,低垂着头,心里真心不好受,虽然对两个男人在一起他没什么想法 ,但是前提是那其中一个不是自己。现在走到了这只能种骑虎难下的境地,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和商御尚做夫妻吗?
     他们都是男人,要怎么生活在一起?虽然只是做一年的夫妻,但是商御尚的要求他真心做不到,一想到和一个男人这样,那样的,贺长宁就心里烦躁的不行。
     感觉小家伙心里的烦躁和挣扎,商御尚没想过妥协,真正面对两个人的生活,有些事是避免不了的,所以宁可现在让他有个心理准备,纠结也只是一时的,总好过婚后闹别扭,伤了感情。
     商御尚很强势也很霸道,他不容许贺长宁有任何的理由拒绝,只有敞开心的接触和接受,他们的婚姻才能长久。他没打算只跟贺长宁做一年的夫妻,之所以会那样答应他,也只是让他不那么排斥和自己在一起。
     “长宁,我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但是我想你知道,我娶你并不完全是顺从奶奶的安排,只是因为是你,我才答应。”
     贺长宁惊异的看着商御尚,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喜欢自己,可是这根本不可能。
     商御尚离开卡座,走到贺长宁面前,自然地牵起他的手,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贺长宁挣扎着想出来,商御尚收紧手臂,低沉性感的声线安抚着躁动的小家伙,“长宁,我答应娶你,自然会真心待你。不管将来遇到什么,请你相信我娶你是出自真心。”
     贺长宁从他怀里抬起头,明亮的眼眸,望着他。他在跟自己保证,是希望自己安心吗?这段婚姻建立在权钱交易上,能维持多久?凭什么一句话就要自己相信他。
     贺长宁眼里的质疑,商御尚看的清清楚楚,“我现在不想跟你保证什么,往后生活在一起的是我们两个,你看着就行了。”
     贺长宁垂下睫毛,“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商御尚眼眸深邃,“抛开一切外因,我只是我,那个想娶贺长宁的商御尚,只是个普通的男人。”顿了顿,忽然勾起唇角,“小家伙你的脑袋里的想法,还挺多的。”
     “是啊,大叔,任谁被卖了又被强娶,心里痛快那才有鬼。”贺长宁嘴不饶人,心里不痛快,刺两句,解解气。
     商御尚被贺长宁近乎孩子气的话,逗的嘴角的弧度在扩大,伸手在他嫩嫩的小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我很老吗?我是你男人,不准这样和我说话。”说完板着一张毫无表情的脸,看着贺长宁。
     从小到大没被打过屁股的贺长宁瞬间炸毛,用力推搡着商御尚,“你神经病,干什么打我?还有啊,我警告你不准说什么我是你男人这句话,不然有你好看。”
     商御尚赶忙抱紧挣扎的炸了毛的小家伙,“行,你别急,我不说了。”安抚的顺顺毛,“长宁,我希望你能正视我们的婚姻。也许开始的并不美好,但是我们还没有一起生活过,所以先别急着否定。”
     贺长宁沉默着,也许他说的是对的。既然跟他结婚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那么至少让自己过得舒服点,也是好的。
     思至此,贺长宁觉得有必要跟商御尚做一下约定,发觉自己还被抱着,贺长宁脸颊红红的,推了推他,“放开我。”
     小脸红红的小家伙真是诱人的很,真想咬一口,不过还是理智占了上风,现在时机不对,惹恼了小家伙,他再逃婚可就得不偿失了,松开怀抱,但是手臂还是圈着他的腰身,“长宁,我们就快结婚了,有些事情你的慢慢习惯。”
     贺长宁一扭脸,拉开他的手,“我不习惯。”
     商御尚没有勉强他,“行,你慢慢适应。”伸手牵着他的手,拉着他坐在自己的卡座上,虽然卡座很大,但是对于两个身高都在180以上的男人来说,还是小了点,所以身体挨在一起是一定的。
     身上传来他的体温,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矫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