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如何跟金主们说分手_第3章

小说下载:如何跟金主们说分手作者:故人旧友更新时间:2017-01-08点击:

毫不算什么,硬压着让他咽了下去,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他的唇。
  
   楚衍蹲在地上呛咳了许久,眼泪都不自觉的还眼眶中凝出了泪滴,失去空气让他脸颊沾染上了迷人的嫣红。
  
   咳嗽声音缓缓停下,只听见自己头顶属于何闵廷的声音不痛不痒的问道:“好喝么?”
  
   楚衍猛的扭头,眼中的憎恨毫不掩饰,这虚伪的听话,终于装不下去了。
  
   何闵廷眉宇之间依旧是无所谓的冷漠,没有那日的愤怒,他只是倾身将楚衍急着的浴衣带子解开,任由他如何挣扎也不心软的将他遮羞的浴衣脱了下来,随意扔在地上。
  
   空气中的冷意瞬间充斥了他的毛孔,不过他更在意的是自己满身痕迹的身子被何闵廷看去,匆忙的伸手就要去够那件浴衣。
  
   他刚刚够到,还没捡起来,何闵廷的脚就踩在了他手边似乎没注意的样子,可就是任由楚衍使出多大的劲来,也拿不起来这件浴衣,何闵廷影子黑压压的笼罩了他的全身,犹如地狱一样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好喝么?”
  
   楚衍抓着衣角的手指攥紧,绝望的从嗓中说出了那带着哭音的两个字“……好喝。”说完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一样,刚才生出的反抗,自尊,那些支撑着他的东西,似乎一瞬间消散不见了。
  
   何闵廷这才将脚移开,看着楚衍慌忙的将衣服往自己身上套,在他系带子的时候声音犹如寒冰一般的冷漠:“不必系。”
  
   楚衍楞了,手上握着衣带的动作保持了许久,最终双手垂下,浴衣没了衣带的固定垂在两侧,毫无遮挡的意义。
  
   何闵廷好好欣赏了一番才说道:“你不是说好喝么?来,我们接着喝。”
  
   一碗粥见了底,何闵廷才放了他。
  
   看着他惊慌的将自己蜷成一团可怜兮兮的,仿佛整个人都在悬崖边上,只要他再做些什么就会将他推下去,让他彻底的崩溃,何闵廷忍了忍最终没下去手,而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给了一个甜枣:“你如果一直这么乖的话,我会给你其他更好的角色。”
  
   见楚衍毫不为动,嘴角牵出一抹轻笑,走了出去。
  
   过了许久,楚衍才将脑袋从膝盖上抬起来:“原主还和我一个职业?”
  
   系统没说话,他觉得楚衍现在比他知道的都多。
  
   “你果然是个废物点心。”楚衍趴在地上找了起来。
  
   【找什么?】
  
   “那个萨比戒指啊。”楚衍边找边说:“用金链子串着那么一个难看的东西怎么可能是饰品啊,万一是母亲的遗物呢?万一是定情信物呢?万一是祖传的空间戒指呢?”
  
   对于最后一条系统表示你想多了,不过还是指出了它的位置【在水槽旁边,刚扔出去的时候弹回来了。】
  
   “你还不至于那么废物嘛”找到了戒指楚衍也不敢往自己的手指头上套了,装在睡衣口袋里头,坐上刚才何闵廷踢过来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累死了,好几次差点扑上去。还好我靠着我德艺双馨硬压住了。”
  
   “小点心,你说他这么爱上我,是不是已经攻略成功了?”
  
   【宿主,爱“上”你,和爱上你是不一样的。】
  
   “没差吧?”
  
   系统叹了口气【宿主,那位对你的好感度不足百分之二十。】
  
   “啊!”
  
   第4章 我要好好学习
  
   这好感度表示了很明显的要有一场持久仗去打,楚衍直接从网上订购了《演员的自我修养》《表演技巧》《角色的诞生》《表演的心理学》《演员创造角色》等基础课本。
  
   打算巩固一下基础知识,用最严肃认真的态度去对待这一场硬战。
  
   他全身上下的现金都被搜刮走,卡早就被冻结了,就连最值钱的东西也换了南瓜吃,所以楚衍毫不客气的选择的货到---付款。
  
   所以当张姨打开门看到顶着日头前来送货的快递员的时候。
  
   “要钱?”张姨连连摇头:“我没有。”
  
   此时楚衍刚好开了房门,张姨连忙说道:“小楚,你们这些小年轻就喜欢在网上买东西,人家要什么货到--付款,我这年纪大了不懂,还是你们年轻人来吧。”
  
   “我没有买东西啊。”楚衍双手靠在栏杆上,笑的一脸纯良。
  
   “你没有买东西那是谁买的啊。”张姨皱着眉头:“你是不是送错了?”
  
   “没错的。”那快递小哥又将地址念了一遍:“这地方就你们这一家,不会有错的。”
  
   “你瞧,我们这里也没钱,要不我先收下?”
  
   “那哪行啊,阿姨你看你那么大年纪了,你也别为难我们这些小年轻了。”
  
   “那就算了,等改天有人了你再来送吧。”张姨说着,就要将门关上。
  
   “张姨。”楚衍忽然在楼上说道:“如果真是何先生定的东西,人家按时送到了,您这么将他拒之门外,万一是何先生急要那可怎么办。”
  
   “这……”张姨还是不想先出,家里头现金在哪她根本就不知道,就连每日的采买都是有专人的,她只负责做饭和清洁。她看着楚衍说道:“小楚,你那边有现金么?”
  
   楚衍微微一笑,用那天张姨说过的话回答道:“张姨,您看我有么?”
  
   见张姨还在纠结,他又说道:“要不,您给何先生打个电话?”他知道张姨这种小角色肯定是没有何闵廷的电话的,别说是电话,就是他助理估计也要通过家政公司去联系。
  
   听着楚衍用那天她说过的话刺挠她,张姨本就不宽的心眼更加怀恨在心,咬着牙付了三百多的钱,这边还没接过包裹呢,就看到一只手越过自己伸手取了包裹。
  
   “我给何先生放到房里去。”说着楚衍转身上楼回房关门一气呵成。
  
   张姨愣愣的看着和那晚明显变化过大的楚衍,过了一会才咬牙切齿的说道:“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迟早何先生要看清楚你的本来面目!”
  
   【你这样合适么?】
  
   “有什么不合适的?反正姓何的又不在家,况且我掂量着呢,没多离谱。”楚衍坐在地上用手撕着包装袋子:“在姓何的面前装那是任务,让一个家政欺负在我头上那是窝囊。”
  
   【万一她去告状怎么办。】
  
   楚衍似乎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告状?说什么?我欺负她么。告诉你吧,像那种在上层的人精,他们一相信证据,二相信的就是自己的判断。再者说,姓何的都三天没回来了,她上哪告状去。”
  
   楚衍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他好感度还不到百分之二十这件事情:“丫指不定在哪美酒佳人的好活着呢,把我扔到这种偏远的地方,还就一个家政。当初我助理都要三个的好么!”
  
   事实证明人果然不经念叨,他今天刚说了何先生的名字,晚上何闵廷就西装革履的站在了他面前。
  
   他这么一个人站在客厅里,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住了,身上带着高档酒的味道,似乎才从酒会上过来,剪裁得体的西装更加衬托出了他的威严,眼睛仅仅随意的看了楚衍一下,楚衍装都没有装,整个人感觉汗毛都起来了,如果不是惦记着要演戏,根据他趋利避害的本能,早就一溜烟跑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比起那晚上,更让他感到害怕,那时候毕竟是想要侵占身体,充满的是人来最原始的欲念,但是他这么正经不已的站在楚衍的面前,给了他一种生杀掠夺随君一念的感觉。
  
   “想我了没?”低沉的嗓音带出有些温柔的问话,却让楚衍不由的后退了一步,瞬间想到了几次反抗他的后果,整个身子僵住不敢再动了。
  
   何闵廷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从小的自控能力在他身上就像是统统失效一样,只要是楚衍站在自己面前,他就想要去亲吻他,占有他,想听见他的唇发出好听的声音,想要他的身体沾染上自己的气息。
  
   那两日将他折腾的狠了,逼着自己离开了几天想让他好好放松一些,没想到不过第三天,自己就忍不住了。
  
   他似乎比想象中,要更在意楚衍一些。
  
   故而在楚衍看着他的眼神带了恐惧的神色的时候,何闵廷还是有些失望的。
  
   他见身边那些人包养个小东西没有不依附在他身边的,甜甜的叫着他们的名字,听话的很,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搞了一个翠竹回来?
  
   不屈不折,若是他用力过度了,就只能是断裂的下场。
  
   就在他将要忍不住把楚衍拖过来自己身边的时候,楚衍他终于开口了:“我买了书,阿姨帮我付的钱。”
  
   “……”正在组织语言准备问何闵廷能不能报账的张姨。
  
   这带有些许请求的平稳话语,让他听的心中一暖,主动上前去抚摸他的发丝:“买了什么?”
  
   何闵廷想到因为他第一次逃跑的时候,自己就将他所有的现金当着他的面洒在车外供人去捡拾,更不消说那些卡。
  
   楚衍他的确是身无分文的。不由的想到身边那些人包养个人都是锦衣玉食金钱名利满足的很,不由的想把自己身上那张黑卡给他,权衡了一下,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想买什么东西了跟他说,让他给你送过来。”
  
   楚衍沉默不说话,何闵廷也不强求什么,这句话算是他安安稳稳的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他已经十分满意了。
  
   毕竟,楚衍也算是被骗来他身边的,不过送上门合乎心意的东西,何闵廷可没有习惯放走。
  
   “没买什么大不了的。”说什么,我买的那些书巩固姿势提高演技用来对付你么?
  
   此时张姨已经将晚饭端了上来,毕竟水平有限,比起他在家吃的相差甚远,这间房子是开发商送的,依山傍水风景很美,就是极其偏僻,当初也是报着惩罚楚衍逃跑的心思才将他关在这里。
  
   但是此时又有些舍不得了,想要让他住的好一些,又害怕他到了市中心逃跑的容易,决定在观察一些日子。
  
   有些坏心的对张姨说道:“给他做一碗南瓜汤。”
  
   听到南瓜汤这三个字,面前的人很明显有一瞬间的发抖,但是很快的就被他的故作镇定给掩盖下去了。
  
   何闵廷有些得意。
  
   楚衍也有些开心:“是不是要将那晚上没完成的做全套?”
  
   然而令楚衍有些失望的是,除了口头和肢体上的占便宜之外,何闵廷并没有再做什么
  
   “何先生你怎么了你,你是不是萎了啊!”
  
   【好感度增加百分之五。】
  
   何闵廷想要知道他买了什么书简直轻而易举,不过只是误会了些什么。
  
   故而过了两天有一个人端端正正的坐在了楚衍对面,正是诱骗他签下不正当协议的经纪人。
  
   第5章 植物人前男友
  
   赵廖看着坐在对面的楚衍,双眸中望着自己的神色中,平平淡淡并无恨意,这不由的让他想到自己将楚衍送来之时他看自己的样子,那是一种恨不得生啖其肉让他感到刺骨凉意的恐惧。
  
   但是现如今再看他,乖巧的像是一件精美的摆设,任人摆弄。
  
   这个“精美摆设”则是一脸懵逼,这哥们是谁?坐在自己面前已经十分钟了,亲戚?原主不是孤儿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