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如何跟金主们说分手_第6章

小说下载:如何跟金主们说分手作者:故人旧友更新时间:2017-01-08点击:

衣穿上身子的时候,修长的双手从裁剪得体的袖口中伸出,扣上精致的袖口,就像是一个不曾经历风雨的翩翩公子一样。
  
   “很好看。”他那双认真的双眸看着自己,何闵廷更是骚动不已,上前就将楚衍抱住。
  
   听着楚衍在自己耳边很是正经的说道:“何先生喜欢就好。”
  
   “你知道我更喜欢什么么?”他的声音黯哑,带着色气,手更是毫不客气的将楚衍刚刚扣好的扣子解开,精致的锁骨微微露出何闵廷的唇就印了上去,就像是在品尝最美好的食物一样舔抵着,手更是将他一身衣服脱落在地,声音有些含糊的传出来:“更喜欢你光着的样子。”
  
   一室旖旎。
  
   楚衍终于体验到了从出生而来的极致快乐,到了后来直喊着快些,连系统的提醒都忘记了,那种从脚酥麻到头顶的快感让他有种几十年前都白活的感觉。
  
   不禁生出了一种想要被这样一直对待的感想。
  
   在事后睡眠中,都将自己幻化成了考拉一样,整个人攀在何闵廷的身上。
  
   【宿主!宿主!】系统叫了半天,见他还是没有回应,直接搞出了一股电流。
  
   就这样还过了许久,楚衍才回过神来:“系统,他活好好!”
  
   【你能不能矜持一点!程序已经检测出来你不符合原主的动作了!】
  
   “你还有这个功能?”
  
   【攻略对象好感度为40,我升级了!】
  
   “你升级就干了点这个破玩意?”楚衍内心翻了个白眼,将头埋在何闵廷的颈间:“不要,他缠起来好舒服。”
  
   【你是蛇么!】系统不发威你还当我是咸鱼【顺道说一声,刚才的电流是0.1级别,你要是再不松开被攻略者发现了的话就直接一百级起步!】
  
   “知道了知道了。”楚衍皱着眉头,正要松开的时候,忽然看见何闵廷睁开了双眼。
  
   感受到怀中小人的温度,不由的将他抱的更紧了些。
  
   “系统系统!是他抱我的!不怪我吧!而且他没怀疑!”
  
   感受到怀中楚衍绵长的呼吸,何闵廷满足的看着他,那眉目如画的双眼,染了自己颜色的脖颈,光滑好亲的身子,他竟然不知道楚衍回应起来会这么的舒服。
  
   听见楚衍情动的声音就像是一只小猫用爪子穿过厚厚的荆棘,轻轻的挠了一下自己浑身上下唯一柔软的心脏,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想要的更多,却又怕伤害到他。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享受着怀中的满足,竟然一转眼就到了天亮。
  
   看着怀中楚衍那双可以装下星辰的双眼带着些许迷惘,但是很快感受到自己摆了一个什么样的姿势缠着何闵廷的时候眼睛微睁,难以置信的惊讶。
  
   “你可是缠了我一整晚呢。”
  
   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泛红,红晕晕上了他的脸颊,就像是最美的日出,让何闵廷不由的又亲了亲。
  
   感受着怀中的小人就像是一只兔子一样迅速脱离了自己的怀抱,整个人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说道:“我先洗澡。”将自己关在了浴室里头。
  
   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好感度60了,宿主我再也不鄙视你了,你们多做几次吧。】
  
   第8章 泡沫上的满足
  
   楚衍就像是一块璞玉一样,不管是什么东西,何闵廷只要稍微一教他就会,举手投足的教养气质,完全不像是从小失去双亲的人。
  
   何闵廷越来越喜欢带他出去了。听着周围人对自己眼光的赞美,感觉到缠着自己臂弯微微靠近的温度,一扭头,就能看到身边人安安静静的站着。
  
   楚衍如此的听话,何闵廷对他更加的好了起来,只要自己看上觉得适合他的,直接往家里头送,房子也从郊外的风景房子搬到了市内的一套别墅里头,令何闵廷奇怪的是,自从那天的谈话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过那个情人。
  
   “真是个凉薄的人呢,也不问问我将你的情人送到哪里了。”
  
   “我信何先生。”
  
   这个人,真是越来越知道怎么治我了。
  
   不过不得不说,楚衍做的真的是很好,他并没有雇生活助理,可能是天生的领地意识并不喜欢别人太靠近自己,而楚衍完美的避过了这个问题,从开始,就是他护在羽翼下的人。
  
   每天早上看着他给自己搭配衣服,认真的和营养师讨论自己的早餐问题,他忽然觉得身边多这么一个人也挺好的。
  
   好感度上了七十,习惯了大鱼大肉的系统对于这些小虾米表达出了完全的不屑一顾【你就不能让他再上几次么!那好感度飚的。】
  
   “……你个废物点心要求还挺多的啊。你以为我不想么,累死累活几个月还不如几个晚上,不过他是不是腻了我了,为什么除了那两个晚上之后在上床好感度就没有升过?”
  
   【根据我这几个月阅尽黄片的内存发誓,你们好多姿势里头都没有。】
  
   楚衍这边和系统扯皮着,恭恭敬敬的挽着何闵廷的手,笑的得体,完全看不出来在脑内和系统谈论这么有颜色的东西。
  
   私人会所这种地方,他上辈子去的多了,这辈子被何闵廷带着去了也不少,不过比起那些正式的来说今天这个却有些随性。抬头看了看何闵廷,依照这几个月的经验来看,他难得的对除了自己的事情露出开心的姿态。
  
   “楚衍,来叫陈先生。”何闵廷一扭头,就看到楚衍呆呆的望着自己。笑着拧拧他的鼻子:“回神了。”
  
   “还真是够萌的。”说出这话的,是何闵廷刚才介绍的陈夏,他穿了一身运动衣过来,双手插兜,是楚衍这几个月难得看到的不带着讨好的姿态对姓何的说话的人。
  
   “陈先生。”他乖乖的叫了一声。
  
   “哎呦得了。”他扫了楚衍一眼对何闵廷说道:“要知道你喜欢这口,当初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应该跟你划清界限,搞的回国这几天天有人问我的性取向。”
  
   何闵廷似乎被这他这焦头烂额的话逗笑了:“物以类聚嘛。”
  
   “谁跟你类聚啊,我可不好你这一口。”他说着,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递随手塞到楚衍怀中:“行了,也不让你白叫我一声先生,哝,见面礼。”
  
   楚衍正要推辞,忽然看到了何闵廷赞同的眼神,点点头收下了:“谢谢陈先生。”
  
   “别收下啊,拆开看看。”
  
   “拆开吧。”何闵廷带着笑意:“这个吝啬鬼难得送人东西。”
  
   这几个月跟着姓何的这事情也不是没遇到过,楚衍拆开了,就在打开盒子的一瞬间砰的一声,猛力将盒子合上了。
  
   陈夏的脸瞬间冷了下来:“怎么了,不喜欢?”
  
   “没有。”楚衍连连摇头:“我很喜欢。”
  
   他刚才这么一个动作让何闵廷在朋友面前有些丢脸:“是什么好东西,让我看看。”说着,就将手伸到了楚衍的手上,想要顺着他的手打开。
  
   没想到他刚刚覆上去,就明显的感觉到了楚衍浑身的力气就像是扣在盒子上一样,用力到甚至有些发抖。
  
   何闵廷还没做什么,当楚衍感觉到他有那么一丁点的用力的时候,就已经卸了力气,盒子被何闵廷很轻松打开。
  
   里面的,是一整套精致的姓虐工具。
  
   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凝固。
  
   过了许久才听到何闵廷那寒冰一样的声音:“陈夏,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陈夏摆摆手:“送个礼物而已。玩玩嘛,这么认真干什么。”他走上前去,就要像以往一样去揽何闵廷的肩膀。
  
   手还没放上去,就被何闵廷桎梏住了,力度大的似乎要将他的手骨捏断:“你过分了。”
  
   “是你过分了才对吧!”陈夏奋力挣脱了他的手,揉着酸痛的手腕刚刚许久不见旧友的感情早就消失不见:“我们之间的情谊还比不过你的一个玩意?我送他这玩意怎么了,我还要问你要了他看着他用!”
  
   “够了。”这两个字犹如寒冬的冷冰,将陈夏将要说出的那些话全部都冻在了嘴里,陈夏看着何闵廷,他的双眼中满是对自己的厌恶,刚才温温柔柔的将楚衍介绍给自己好像是错觉一样。
  
   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待遇的他就像是被冰冻住一样,定在当场。
  
   就听见何闵廷看都没有就看自己,只微微侧身对助理说道:“送陈先生回a国。”
  
   你不能!你不能这样!你明明知道我是回国争家产的!我们都商量好的!你不能就因为这么个玩意将我们十几年的情谊斩断!
  
   他有很多的话想要说,但是被保安捂住的嘴让他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房间里头忽然少了一个人,气氛又开始回暖,要不是自己腿间的礼物,楚衍甚至以为刚才何闵廷言笑晏晏的介绍朋友给自己是他的错觉。
  
   “对不起。”楚衍低低的说道。
  
   “对不起什么?”
  
   “给您添麻烦了。”
  
   砰的一声,何闵廷手中的酒杯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溅出的酒水浸湿了楚衍今早给他挑的衬衣袖子。
  
   何闵廷没有丝毫在意,他的声音就像是从嗓子里面逼出来的一样,带着难以置信:“你难道不会生气么?”你的自尊呢,你的自傲呢?你的铮铮风骨呢?
  
   似乎明白这里不是谈论这种事情的地方,他把楚衍拖回家之后,又用同样的语气问了一遍。
  
   此时他高高的站着,楚衍因为被拖他拖进来的力气太大而跌坐下去,盒子被摔开,那些刺眼的物件散落一室。
  
   “你还带它回来做什么!”何闵廷直接将地上的箱子毫不留情的想要扔出去,却发现被一双冰凉的双手给制止住了。
  
   他可以说是温柔的将箱子从他手上拿了下来,半跪在地上将方才散落那些东西一一捡拾回去。
  
   如玉的手指触碰上那些色气满满的东西,本该是旖旎动心的,但是何闵廷却越看越有一种无名火上来,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故而连发都发不出去。
  
   直到楚衍将东西收拾好了,将盒子恭恭敬敬的摆在了他的面前。声音冷漠的似乎不带一丝人的感情:“何先生让我认清自己是做什么的,我认清楚了,我就是给何先生暖床的玩意。”
  
   “您为了我跟朋友闹翻,是我的错,我会好好反思的。”
  
   何闵廷还有些不相信那样的灵魂会被自己折辱成这样,他不甘心的将箱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摔在了他的身上:“你不是反思么!我让你戴上!”
  
   不过是一瞬间,何闵廷却感觉过了许久,那双如玉的手轻轻的捡起了摔在自己身上的一个口塞,机械的缓缓的往自己嘴上戴了上去。
  
   啪的一声,何闵廷将那物拍落。“你怎么能!”变成这个样子。就像是没有感情的东西,恭敬,顺从。这些支撑着他前段日子所谓的美好生活,终于想泡沫一样一个一个的破掉,炸裂在他的面前。
  
   海市蜃楼散去,停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没了自我的精致娃娃。
  
   先通过囚禁摧毁他的意志,而后是自尊,再然后用他的希望去威胁他顺从。
  
   何闵廷愣愣的想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当初究竟做了什么。
  
   第9章 重回娱乐圈
  
   “这其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