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和神经病的日常_第3章

小说下载:我和神经病的日常作者:夏天有点冷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的声线突然也变了,从管家的冷静风一下变的妩媚多情,哪怕捂上了眼睛,我还是能在黑暗之中迅速的勾勒出刚才他的模样。
     发现捂上眼睛也没有用之后,我只好放下手,求助的看向表弟。
     “哼~”表弟在旁边津津有味的看着我的反应,接收到我的目光之后,坏坏的一笑,下巴一抬。
     那姿势我懂的==,在上大学的时候,每当我因为打工忘记写作业或者上课求点名什么的,他就会露出那样的一副神情,好像一只正得意洋洋的甩着尾巴的猫一样。
     “不要闹啦。”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因为白日的中暑再加上近日来累积的疲倦,我的太阳穴又在隐隐作痛。
     “非关。”表弟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叫了一声。
     “好的小少爷。”非关应了一声,戴上了单片眼镜。瞬间,又变回了之前那个只是有些漂亮的执事。
     “非关,你一直在这所房子里是吗?”我揉了揉太阳穴,问道。
     “如果我不需要采办食材的话,是的。”他微微颌首,说道。
     “那么姑姑死的时候,你也在场吗?”我直截了当的问道。
     “关于这个,”他笑了笑,“很遗憾,夫人并不是死在家中的,关于其他细节,等大少爷您休息好了,我们再来谈吧。”
     “好吧。”缺少睡眠的疲惫引起的钝痛仍然在我的太阳穴附近流连忘返,我只好妥协。见状,非关行了一礼,退下了。
     就在这个房间彻底的安静下来之后,我看向自我问出那个问题起就一直没说话的表弟。
     “哥。”那双蓝眼睛突然沉静的仿佛夜晚的大海,他看了我一眼,又垂下眼睛。那副神情像极了一只求抚摸求安慰的猫科动物一样。
     “你是......?”我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他点了点头,很是委屈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妈妈走了......你也不在。”
     哦槽,一语命中红心。
     我的弟弟最可爱了,谁跟我说他是蛇精病我跟谁急。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0点日更-w-如果没有那就是存稿箱出问题了-口-
  
   第三章
  
     
     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是在我八岁那年,第二次去老宅的时候。
     “姑妈,姑妈。”我闷头冲进了宅子,劈头就问道,“我弟弟呢~”
     “他在他房间里。”姑妈笑着看了看我,说道,“今天就你一个人来吗?你爸你妈呢?”
     “他们随后就到,我想看弟弟就先来了。”我笑道。
     “这样啊,”姑妈揉了揉我的脑袋,笑道,“那就去吧。”
     “嗯嗯~”说话间,我已经一溜烟跑到了二楼,“懿,阿懿,在吗?”
     房间里传来了小小的声音,然后对于小孩子来说过于宽大的门便被一只有些胖胖的小手吃力的打开了,一双湛蓝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三余哥哥?”他有点羞怯的问道。
     “嗯。”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我可以进去吗?”
     “......”他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体,然后让开了一丝缝隙,我走进去,这个房间出乎意料的整洁干净,比我的狗窝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我转头找他的时候,发现他正用带着一点期盼的眼神时不时的看看我,又装作若无其事一样的望着窗外。
     “阿懿好可爱!”我实在忍不住自己的爪子,将他抱了起来笑道。
     “那,那个....”他飞快的看了我一眼,耳朵上悄悄染上红晕,小小声的说道,“我叫....”
     “嗯?”因为声音太小,我有点没听清,问道。
     “我叫。”他的声音变大了一点,“好辩以招尤,不若默以怡性。”他一板一眼地说道。“妈妈说,我不可以随便出来,所以......”
     “没关系哦。”我抱着他来到了床上,对他笑道:“在我面前,可以随时随地出来哦~”
     “那个,哥哥......”他犹豫了一下,说道,“阿懿他想出来,可以吗?”
     我只记得我刚点了头,他便立刻面无表情的一巴掌糊在了我脸上,“恶心死了放我下去。”
     ......
     作为一个淡定并且充满兄弟爱的表哥,遇到表弟千年一遇的可爱时刻,怎么能放过!
     但是正当我准备继续对可爱的表弟施以魔掌的时候,他立马又变了回来,冷冷的横了我一眼,说道:“把你的手拿开。”
     切,真不可爱。我悻悻的收回手,离开的时候还留恋的在他脸上蹭了一下。
     “想死吗?”对着我呵呵的笑了。
     “不敢不敢~”我笑眯眯的说道。
     “呵。”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表弟对我森森的笑了。“跟我来吧。”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_┳)是我的幻觉么?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我忍不住问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表弟说着,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推开了一扇门。
     然后我探头一看,一片黑暗之中,身体率先于视觉做出了反应,一阵彷佛渗入骨髓的寒冷铺天盖地而来,我被冻的说不出话来,表弟看了我一眼,伸手开了灯,奇怪的是,也就在他开灯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温度有了回升,房间里的景象一片惨白,首先是白色的纸花占据了我大部分的视野,放在中央的灵床上躺着一个被白床单盖住的人,床头有一副嵌在黑色相框里的遗像静静的看着我。
     “这是......”我不禁往后退了一步,问道。
     “我妈。”表弟言简意赅地说道,“在你看过她尸体之后,你就会知道为什么她的死因是那么可疑了。”说着,他伸手就要揭开那个布单。
     “等下。”我伸手制止了他的行动,皱眉问道,“你就把姑姑放在家里?”
     “是啊。”表弟很是不解我的疑惑,“家里有非关,岂不比经常断电掉锁的殡仪馆有用多了。”
     ......听上去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而且,方便验尸。”表弟说完,便伸手拉开了布单。
     ......(sF□′)s喋擤ォ呋甑啊!你们主仆吓人从来都不提个醒的么!!!
     我僵硬着移动视线,一寸一寸的从地板上移了上去。然后――
     .....(sF□′)s喋擤ォ呒偃税≡来!!!特么玩我呢!!
     看到我的脸已经堪比包公了,饶是表弟也感觉到了一点不妙,解释说道:“这个房间里有阵――啊不,机关,开灯的时候便会自动转移尸体和寒气,”说到最后他似乎也觉得这个理由有点不太充分,又补充道,“用来防贼。”
     呵呵。我挑了挑眉,“你见过有开着灯偷东西的贼?”
     “确切的来说,那个机关采用了光敏电阻。”表弟面不改色的说道,“如果光线太强的话就会自动启动了,哪怕是盗贼也需要光源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手不自觉的扯了扯衣角。
     “哦?”我斜眼看了看,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脸,“我可爱的表弟,”我假笑的说道,“你哥我是处女座的,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小样,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就被我摸了个透彻,现在还想对我撒谎?真当我这个哥哥是摆设么?r(s_t)q
     “随便你。”表弟抿了抿唇,他极其鄙视的说道,“如果你要把姑姑交还给那些人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他耸了耸肩,然后戴上了手套。示意我过来看假人。
     “这是?”我看着那个假人,久久不能语。
     “仿真的。”弟弟若无其事的说道。
     我看着那个支离破碎,被勉强拼凑起来的人形,一阵强烈的呕吐感席卷了我的胃部,然后....然后我捂着嘴冲了出去。
     ......厕所在哪?忘记问这一句的我在迷路之后眼泪掉下来。
     撤回前言,倒霉到我这份上,得瑟只会更倒霉而已。
     迷路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那种呕吐的感觉也消失了,但是我还是没找到回去的路,便直接坐在了走廊两边的椅子上。
     据说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我的祖上是一位低调的官宦大贾,在决定退隐尘世之后,便悄无声息的来到这处地方,建了这所园林作为祖宅。并且规定无论时代如何,祖宅之中必要有本家之人留守,其余人除非逢年过节或者迫不得已,不然不准在祖宅长驻。
     于是在漫长的岁月之中,这座祖宅奇迹般的逃过了一劫又一劫,在时光之中留存了下来。
     朱红的曲折回廊,三步一景,五步一入画,景随四时而变,故春夏秋冬,少有相同者。就算这么说,可我还是迷路了--。
     我叹了口气,站起来想继续找路,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穿着汉服的少年,他一个人蹲在小角落里,不知道在碎碎念着什么。
     咦?我家里什么时候有了客人?这样想着,我上前说道,“请问.....”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少年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坐在地上,“你是谁?”他惊慌失措的说道。凭心而论,他长的不怎么出色,但是却总是让人有一种想欺负他的欲望。
     “我叫三余,”我笑笑,对他的惊慌失措视而不见。“你又是谁?”
     “我,我不叫莲花....”他顿了一下,说道,“对了,我叫莲花。不是,咳,是这里的房客。”
     哦?这里居然还有房客?嘛,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厕所,我挑挑眉,问道,“厕所在哪里?”
     “哦,原来你不想知道厕所在哪里,咳,我是说,你想知道,”他极其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厕所往左走然后右边拐几个弯,再穿过几个拱门,就到了。”
     “谢谢。”我点点头。
     “用谢,用谢。”他摆摆手说道。
     “还是不用谢吧~”临走前我终于忍不住的魔性了画风,调侃的说道,看着他一脸呆若木鸡几欲找个缝钻进去的神色,终于忍不住一边笑一边走去。
     但是很快我的报应就来了。==
     我左拐右拐,穿过了几道月亮门,绕了几个弯之后,还是没有看到厕所的影子。
     _(:з」∠)_就连原来的路....好吧,原来迷路时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就连呼唤非关大法也失败了之后,我一筹莫展,而且,很有点饿了--。
     就在这时,一阵烤鸡的香味飘了过来,我抽了抽鼻子,很没节操的跟着香味一路走了过去。
     然后我来到了一面绘着花鸟虫鱼的影壁之前。香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可影壁后面什么也没有,我皱眉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烤鸡的香味实在太香了,我的肚子终于不争气的抗议起来,既然闻得到吃不到,还不如直接走人好了,省得还被人围观。==这么想着,我抬脚就打算往回走。
     “慢着~”就在我转过身刚刚要离开的时候,从影壁中传出了一个声音,“小子几年都没出现,现在连面都不见就想走吗?”
     我擦嘞这是什么情况,影壁会说话?啥?还是我幻听了?
     结果说话的...姑且称之为声音吧,好像能看到我的表情一般,满不在乎的说道,“居然烤鸡的香味都没能将你勾进来,啧啧,但是表面上不想要,肚子却很诚实嘛~”
     --他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有点不想说话。
     “哎哟你小子一句话都不说啊?不就是一只烤鸡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