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和神经病的日常_第6章

小说下载:我和神经病的日常作者:夏天有点冷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么偏偏在你身上呢?”他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脸颊,“你是那样的,没用。”
     “唉。”我叹了一口气,“此一时彼一时,眼睛这种东西,都是天生的,何必拿来伤害自己呢?”
     “喔?”他松开了手,不知道从哪里召来一把椅子,饶有兴味的问道。
     “这双眼睛离开了我,也不过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晶状体而已。”虽然我也不知道我的眼睛是不是确实就是那样,但是比起追究这个细节问题,还是先把眼前的这个神经病忽悠走吧。“正所谓鲜花好看,但是为了更好看,却只能忍着将它摘下的冲动,而让它活着,方便让自己好好的看下去,你说是不是呢?”
     “算是有点道理,继续说。”他说道。
     “眼睛这种事情也是同理。”我坐在父母的血泊中为了自己的眼睛对着一个神经病侃侃而谈,真是离奇,“比如拿某漫画来做个例子,与其斩尽杀绝就为了让眼睛一直保持在最美丽的形态,又有什么意思呢?要我说,倒不如想个办法圈养起来,不给他智商,让他失去三观,和对自己的认知,在想看的时候随便找个东西吓一吓他,岂不是就可以无休止的看下去?”
     “说得好。”他鼓掌,对我大为赞赏的说道,“我一直以为我已经是个无药可救的变态,现在看来,一个正常人变成的变态,倒比本来就是变态的人还要高出许多呐。”
     “唉,常言道,不疯魔,不成活啊。”我叹了一口气,“于是你接下来是不是要问,我希望被你怎样对待呢?”
     “你怎么知道?”他挑眉问道。
     --我当然知道啊,哪个游戏里的变态不是这么做的,玩都玩腻了好嘛。
     ......咦,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暴露了。(⊙o⊙)
     “你猜?”我淡定的说道。
     “那你要怎么回答呢?”他从椅子上向我倾身过来,问道。
     “呵呵,一个标准的变态会甘心用一个正常人想出来的东西吗?”我翻了个白眼,“作为一个变态来说,岂不是太掉档次。”
     (⊙o⊙)!感觉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看着他的表情,我愉悦的猜着他的想法。
     “你很有趣。”他坐了回去,说道,“我很久没有感到如此有趣了。”
     “如果你拿走了我的眼睛,或者杀了我的话,可就再不会有我这么一个人来满足你了。”我不紧不慢的说道。
     “哦?”他眼睛眯了起来,“你是在威胁我?”
     “哪里~”我耸耸肩,“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现下我有一个好提议,倒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什么提议?”他翘着二郎腿问我。
     “把当年杀我父母之人的名字告诉我,”我眯起眼睛,“然后,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可好?”
     “哈哈哈。”他抚掌大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杀害你父母的凶手呢?”
     “按照你的性格来看。”我淡定自若的说道。“你肯定会让我睁开眼睛的不是么?”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知道那个凶手是谁呢?”他问道。
     “你会出现在这里,并且知道我的眼睛。”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道,“那么不是你有未卜先知之能,便是你曾经见过,而就我自那件事之后的记忆来看,我还真的再没受到什么能让我开眼的刺激来。”
     “那你说的又是什么游戏呢?”他问道。
     “既是游戏,那么为了保持趣味以及神秘性,”我答道,“一概不知岂不是更有趣?”
     “好!”他挑眉,“那就.....先杀了你吧!”
     话音刚落,掌风随之落下,在同一时刻,我往旁边就地一滚,躲过了这次攻击。
     事实上,我从来就没希望他会真正同意这项约定,之前所说的一切,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
     拖延的结果,便是我现在能自由的行动,并且也正好躲过了一次攻击。
     “好险好险。”我在不远处笑道,“三余年纪轻轻,尚还不想失去这对眼睛啊。”
     他想离开原地来抓我,却被无形的墙壁挡住,只能隔着空气怒视着我。
     “火气不要这么大嘛。”我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一开始便没想放过我,我一开始也没想过你会放过我。”
     “怎么说?”他眯起眼睛。
     “变态的心理怎能用常人的心理来衡量,不过无论他装的再好,有一点是不会变的。”我微笑道,“他们的目的是不会变的。毕竟执着与偏激,就是形成一个疯子的几个条件之一啊。”
     “你又是怎么知道....”他叉着手问我道。“我过不去那里的?”
     “这个很简单,”我耸了耸肩,说道,“因为我有眼睛,会看,有脑袋,会想。这个时空本来应该是静止的,可是在你身后的一片地方,血液正在渐渐的发黑,但是我身后的地方,血液的颜色却不会改变,这意味着什么?”我眯了眯眼睛,说道,“意味着你的出现带来了时间上的流逝,这里是我的记忆,除非让时间流逝,否则你进不来。所以我想避开你,只要趁着我能动的时候跑到时间依旧静止的地方就可以了。”
     “我小看你了。”他哼了一声,说道。
     “过奖。”我耸了耸肩,“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就在这时候,整个空间开始碎裂,崩毁。
     “再见。”我笑道。
     “我们还会再见的。”他说完,淹没在碎片洪流之中。我站在原地,看到在空间崩毁之后的黑暗之中,表弟正在朝我走来。
     真熟悉啊,这个场景。我十分怀念的想道。但是又愣了一下,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景象了?
     也许是既视感吧。
     我闭上眼复又睁开,看到的世界便恢复了正常。表弟和非关站在一边看着我。
     “好啊你。”我抬手敲了表弟一个暴栗,“敢算计你哥?”
     “反正你又不会死,就当热身了。”表弟无所谓的说道。
     “唉,我心凉了。”我捂着胸口,痛心疾首的说道。
     “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表弟明显花了好一会功夫,才终于阻止了出来,对我怒目而视了一阵子,最终问道。
     “啊,里面有一个喜欢诱拐小孩子的变态,幸亏你哥哥我机智勇敢,最后从那里逃出来了~”我得意的说道。
     “你就扯吧你。”表弟看了看我,终究还是不忍心的说道,“去洗洗脸吧,全是血。”
     “非关,麻烦帮我打一盆水来。”我对非关说道。
     “好的,大少爷。”非关说道,便打了一盆水,顺便递给了我一条毛巾。
     我回到现实来的时候正好是月挂中天的时候,水是清澈的水,倒映着十五的圆月,我将毛巾浸湿,然后将脸上全部都擦了一遍,再看时,整张毛巾都变红了。
     不会吧这么可怕--。我无语了一下,便将毛巾放进盆子里清洗,一边洗一边对表弟他们说笑道,“诶你知道么?那个梦真好笑,我竟然有双与众不同的眼睛.....诶......”
     我停下了清洗毛巾的手,愣愣的看着水面中自己的倒影。
     倒影中的我自己,眼睛中确实有一个正在不断流转的太极图案。
     “那是真的。”表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正如执行死刑前的钟声一般。
     
  
   第七章
  
     
     简直太可怕了。我想道。
     在我看向水面的前一刻,我还能欺骗自己之前只是一个噩梦,但是在我看到之后,我终于再也无法欺骗我自己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表弟在我身后说道。“你所想要看到的真相,便是如此。”
     “果然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啊。”我感叹道。
     “可是你已经没有无知的权利了。”表弟淡然的说道,“这是一个选择,在我们全部都不出手的情况下,如果你决定追查我妈的死因,那么你便选择了这个世界,当然,如果你选择接受事实,那么你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
     “是么。”我苦笑一声,转身看向表弟和非关,顿时愣住了,“这是......”
     我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表弟和非关全都是一身古装,非关虽然还是之前那副模样,但是我已经可以移开眼睛,表弟穿着一身白袍,周身泛着一圈白光,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
     这....真是奇妙。
     “这是什么眼睛?”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问道。
     “不知道。”表弟很是干脆的说道,非关也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差点一跤跌倒,“不会吧?”
     “你...咳,”表弟似乎想说什么,临到头却改成了,“你的这种眼睛,在任何典籍上都没有记载,而且也只在那时候出现过一次,所以谁都没有头绪。”
     “啧。”我闭了闭眼睛,在闭上的时候,我感到好像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在眼皮之下缓缓的浸润着我的整个眼球,“有件事我突然感到很好奇。”我开口道。
     “什么事?”表弟问道。
     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如果这眼睛真的那么特殊的话,为什么还会近视呢?”
     ......
     在一阵迷之沉默之后,我便被两个人以困得神志不清为由,扔回房间睡觉了。
     都不用自己走了,多好。我很是心大的洗漱完之后便直接上床睡觉了。
     然后我做了一个梦。
     我走在汉白玉的台阶之上,周围雕栏画栋,碧瓦飞甍,身上穿着是跟表弟他们差不多的古装,白色的衣袍,金色丝线勾边,银色丝线隐绣龙纹,随着我的走动,流转出片片光华,却又不刺眼。
     实在很合我的胃口,所以我心情变得十分好,便连我在往哪里走去也没有在意,等到我发现我停下来了之后,才注意到我已经走到了一栋不起眼的小楼前面。
     但是这栋楼没有门。
     我伸出手,在门上画了一个阵法,然后眼睛一睁一闭之间,我便已经来到楼中。
     “清宵独坐,邀月言愁,良夜孤眠,何如友与之共?”我一边走上台阶,一边说道。
     “你倒是闲得很。”来到楼上,只见到桌上已经摆好了一壶酒和一只夜光杯,却不见另一个人,而我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也不跟主人打招呼,便径自坐下,自饮自酌了起来。
     “你这个人倒好意思。”那个声音说道,“我没有叫你来,你不请自来,我没有让你喝,你却自饮自酌。”
     “咦,”我应了一声,喝了三杯酒,停下来笑道,“我与你又不是今日相交,何必在意这等小事?况且难道让我自罚三杯,不是你之授意?”
     “哦?”那个声音顿了一下,说道,“你怎知这酒不是我放着给我自己喝的,而我又为何要罚你?”
     “要说罚我嘛,理由有三,其一,今夜月色甚好,我却睡到这时才发现,实在不该,这是一,其二,我两手空空,没有带你想看的东西,这是二,其三,我最近种了一盆月昙,本来今夜应当是开放之时,却因为我睡得迟了,错过了那花的花期,这是三。你给我的这壶酒只有三杯,而且并不是你最近正在研究的梅花酿,而只是三杯普通的琼浆玉露,虽然口感不好,味道不佳,但是只有在喝完之后,我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