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和神经病的日常_第7章

小说下载:我和神经病的日常作者:夏天有点冷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才能喝到我想喝的梅花酿,可不是罚我酒?”
     “这你又错了。”那个声音说道。
     “愿闻其详。”我说道。
     “那三杯酒,只是我用来洗杯子的。”那个声音悠悠的说道,“本来还在头疼怎么处理,没想到你便已经替我处理好了,你我心有灵犀到这种地步,当真不易。”
     “你啊...”我摇头叹息,又斟了一杯酒,这一杯却不同前几杯不堪入口,清冽甘甜,回味无穷。
     “你酿的梅花酿,果然是天上也难得一见的好酒。”我不由得赞道。“果然什么样的人酿什么样的酒,我的眼光真好。”
     “我却不觉得是夸赞。”那个声音凉凉的说道,“别忘了,喝了我的酒,你可还差我一朵千年月昙。”
     “知道啦。”我说道,“下回你我千年之期时,我定不会再错过花期。”
     “你说的如此笃定,倒让我怀疑起你每回是故意错过,好来白蹭我的酒了。”那个声音淡淡的说道。
     “怎会呢,”我说道,“我们相识多年,你还不清楚我的为人?”
     “那是当然,”那个声音幽幽的说道,“在某方面,我确实很是清楚明了了。”
     “哦?”我兴致盎然的问道,“是哪方面?”
     “在厚脸皮的方面。”那个声音不咸不淡的说道,“于这方面,君可是令我受益颇多。”
     “好说好说,”我气定神闲的说道,“共同进步,相互借鉴,才能继续发展。”
     “这方面,我却是远不如你。”那个声音叹了一下,“你现在可还想喝?”
     “自然。”我又倒了一杯酒,但是却在闻到酒香的时候突然觉得腹中绞痛难忍。“呃,这是?”
     “唉,没办法。”那个声音故作哀怨的叹了口气,“我既在厚脸皮的方面远远不如你,便只能在其他方面多多改进了,你喝的梅花酿一次只能喝一杯,如果贪多,酒越香,肚子就越痛,除非――”
     “除非什么?”我忍痛问道。
     “除非......闻到千年月昙的香气,才可以解开。”那个声音悠悠的说道。
     “唉,不过是一朵花而已,好友又何必如此在意?”我看着那杯酒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一狠心把它倒回了壶中,闻不到酒香,便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唉。我垂头丧气的趴在桌子上。
     “那你又为何对我的酒这么执着?”桌上的酒壶和杯子消失不见,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我说道。
     “我亦然。”那个声音立刻接道。
     “好友,我怎么觉得每隔千年,你便越来越懒了?”我十分苦恼的说道。
     “怎么说?”
     “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对我说了有一堆话,好酒也是要多少有多少,可是现在,你不但说的越来越少,而且还经常这样偷懒,连酒也是.....唉,莫不是七年之痒,在友情中也是同样?”我叹道。
     “......呵。”那个声音笑了一声,说道,“楼高月小,与其屈尊在此处看那小小的月亮,君不若还是去月中赏吧,我这七年之痒,可就还是早些消失,方不碍人眼。”
     然后我便被一道劲力毫不留情的扇了出去。
     “好凶啊。”说着,我睁开眼睛,从梦里醒了过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道,“也不知道谁那样倒霉,误交了那样一个损友啊。”说完,我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结果就在这时候,床的弹簧突然坏了,我收势不及,一头撞到了地板上。
     好像听到了不明笑声--一定是我幻觉吧。我眼冒金星的在地上待了一会,然后才爬起来,头晕眼花的来到镜子前洗漱。
     一觉醒来,我的眼睛又变回了普通的黑色,没了什么奇怪的图纹,我松了一口气,开始刷牙。
     然后,牙刷的毛,掉光了。
     我黑着脸漱了半个小时的口,才把满嘴的牙刷毛漱干净,接着我准备洗脸,但是就在我刚刚把毛巾浸湿准备拧干的时候,毛巾裂开了。
     ==这到底是闹哪样。
     拿着残破的毛巾总算是洗完了脸,就在我松了一口气,准备离开洗漱间的时候――
     地砖莫名的裂开了,因为踩上去的角度实在太刁钻,导致我的重心又不稳了,就在我即将与地板再来一个亲密接触的时候,我被一双冰冷的手扶住了。
     “大少爷......”上方传来了非关的声音,他调侃的说道,“就算我知道你见到我很高兴,但也实在不用行如此大礼.....嗯?”
     我站稳了身形,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好说,“我只是想刷牙洗脸。”
     “实在是想象不到....”非关愣了一会,赞叹的说道。
     “想不到什么?”我问道。
     “大少爷浑身上下都是武器啊。”非关赞叹的对我说道。
     =口=!神马!不不不!!听我解释啊!!!我不是那种脸能割开毛巾牙能剃掉牙刷毛脚能踩碎地砖的奇葩好嘛!!!
     也许是看出了我崩溃的内心,非关微微一笑,说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大少爷不必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你妹啊!(sF□′)s喋擤ォ
     就在我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浴室的浴霸突然之间开了,我躲闪不及,被凉水喷了个正着。
     “大少爷....”非关看着我,突然感叹道,“您还真是倒霉啊。”
     就算倒霉也不用你说啊!!(sF□′)s喋擤ォ
     
  
   第八章
  
     “曾观冷剑数十载,春夏秋冬只为狂,纵歌幽篁空一人,傲笑风雨红尘中。”
     青翠的竹林之中,一个人影正在舞剑,剑招玄妙,剑意更是无尽,在无穷无尽的剑意之中,人影的动作丝毫未见停止。
     就在这时候,不知何处传来了一声琴声,悠然沉静,正好与剑招相合,然后琴声在最初的沉静之后,陡然一变,人影的剑势也随之一转,无形的剑气扫过,竹叶纷纷而下,落了他一头一脸。
     琴声也正好戛然而止。
     “这琴......”人影沉默了一下,“只有他才能弹得出。”
     然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人影缓步向外走去。
     在我好不容易收拾好自己身上的狼狈,准备走下楼的时候,一道剑气就这么突然向我飞了过来,要不是非关眼疾手快的拉了我一把,我现在可能就要在床上躺着了。
     我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就在前一刻我的脚还在的地方,那里已经多出来了一个拳头大的坑,再看看客厅,有个已经变成黑面神的表弟,还有一个....古装的剑客?他站在客厅,与另外一个坐着的人遥遥对立。
     难道我是走错片场了吗?我不禁想道。然后我看向了非关。
     “这个.....”非关耸了耸肩,“大少爷,之前我一直跟您在一起。”换句话说,就是现在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
     听到了我们的声音,坐着的那个人抬起头来。
     “在下郭耆。”穿着一身儒袍,手握一柄月白折扇,眉目间极好的诠释了君子如玉这四个字的男人温文尔雅的跟我说道,“这位想必就是三余吧,夜者日之余,雨者月之余,冬者岁之余,阁下之名,倒颇为有趣。”
     “好说好说...”我挠了挠后脑勺,对剑客说道,“那个,请问你是?”
     “你便是家主么?”剑客看了看我,“剑灵月溪,特为寻琴音而来。”
     “琴音?”我愣了一下,“什么琴?”
     “自然是琴。”月溪愣了一下,也说道。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一瞬间,就在这时候,我的肚子叫了起来。
     “天大地大,吃饭为大。”我打了个哈欠,一边挥手一边期待的向餐桌看去,“等我吃完早饭.....嘿?”∑(  ̄д ̄;) !!!!
     我的早饭呢!!!(sF□′)s喋擤ォ
     看着乱七八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吃了的餐桌,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们之前打了一架。”表弟看着我惊呆的样子,心情好了一点,补充道,“我们也没吃多少。”
     也就是说,大家都饿着对吧。我呵呵一笑,对着月溪说道,“你,给我门外站着去。”
     他愣了一下,转身朝门外走去。
     我也愣了一下,这么听话?咳,这样也好。我咳了一下,然后对非关说道,“厨房里还有吗?”
     “这就去重做。”非关微笑着行了一礼退下了。
     “嗯嗯。”我点了点头。但是就在我刚要坐下来的时候,突然一不小心踩到了泼在地上的一滩稀饭,然后我可怜的重心又失衡了。
     “公子小心。”这回是郭耆扶住了我,他说道,“此处比较脏乱,公子还是小心为上。”
     我觉得这个连站着不动都能滑倒的世界太可怕了,于是在我小心翼翼的看准了路,然后伸出脚踩了过去,就在我要坐上椅子的时候,表弟开口了。
     “先停。”他说道,然后走到了我即将要坐下来的椅子前,伸出手往下一按――
     之前还完整无缺的椅子顿时散架了。
     “......”这是默默无语的我。
     “公子的运气,着实不佳。”郭耆摇了摇扇子,说道。
     “你被诅咒了。”表弟检查了一下椅子的残骸,说道。
     =口=!果然是被诅咒了!我就说!!我怎么可能是脸割毛巾的变态!!!
     “不过之前确实是你自己的倒霉。”表弟很是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_(:з」∠)_我蹲在角落里画着圈圈。
     “仔细想想,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都做过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是不是又在不知情的时候得罪了什么人了~”表弟很是悠哉的说道。
     “我就睡了一觉,没别的。”我老老实实的说道。
     “嗯.....”表弟走到我面前来,仔细的将我上下查看了一番之后,耸了耸肩,“好自为之。”
     喂喂喂!!!不要放弃我啊啊啊啊!!!
     “虽然郭某不通这等神鬼之术,不过,”郭耆开口,慢悠悠的说道,“在下有一个居住于此的朋友,他应该会有点办法。”
     “哦,你说他啊。”表弟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
     “没错,就是他。”郭耆仍然是一脸温和的笑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到心里一凉。
     ......错觉么?在心里扇了我自己一巴掌,我问道:“你们说的是谁?”
     “到时候你便知道了。”表弟挥了挥手,“啊,非关回来了。”
     看着非关端上来的豆腐脑,油条,热干面,溏心蛋等香气腾腾的早饭之后,在那一瞬间,我便把一切都忘在脑后了。
     现在想想,自从我回到这老宅以来,就经常饿着肚子啊....好心塞。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简直不是人过的嘤嘤嘤。
     我一边大口大口的喝着豆腐脑,吃着油条,然后还扒拉完了一碗热干面,顺便还吃了卤牛肉蘸酱,溏心蛋煮的恰到好处,不干也不过稀,哎哟总之我感觉是活着太好了。
     当我终于感到些许满足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看到郭耆和表弟都一脸神色莫测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问道。
     “没什么....”郭耆笑了笑,“公子好食量。”
     “啧。”表弟皱眉,一脸不耐烦的把最后一碟卤牛肉放在我面前。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