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和神经病的日常_第8章

小说下载:我和神经病的日常作者:夏天有点冷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的表弟是小天使!!嗷嗷!!就在我感动的不能自已的时候,我眼尖的在西湖牛肉羹的汤碗旁边看到了一个青花瓷的小瓶子。
     那是什么?我好奇的拿起了那个瓶子,摇晃了一下,里面有液体滚动的声音,想必应该是什么饮料。
     然后在郭耆和表弟正在默默的吃饭的时候,我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入了杯子里。
     一股清香弥漫开来,带着酒的醇香和梅花的凛冽,我暗赞一声,感觉这酒很好喝的样子。
     然后我拿起酒杯,一口饮尽。
     给我等等,这个味道!
     梅花酿!!!(sF□′)s喋擤ォ撸。。∧歉鲈诿卫锖鹊降拿坊酿!!!
     在喝到的那一瞬间,我便大致上明白我今早的苦逼何来了。
     长叹一声,我将杯子放下,说道:“这酒真好喝。”
     “得有多好喝,才让你感动成那个样子?”表弟一脸怀疑的看着我。
     我忍着流下泪来的冲动,叹道:“唉,香而内蕴,浓而粹,回味甘中带苦,初时不觉后劲,然后劲已随之而来。好酒啊,做出这等酒之人,想必也十分内敛含蓄,高华不露,心胸宽阔而不易为小事计较,若听到什么无心之言,唉,肯定不会往心里去,从而做下某些报复之事的。”
     “说人话。”表弟很是鄙弃的看着我。
     我趴在桌子上泪流满面,“真好喝.....”(┳_┳)
     “好了。”郭耆安慰的拍了拍我的头,不知道为什么语气很是愉悦,会听出愉悦的肯定是我的错觉吧,他很愉悦的说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解决一下外面的麻烦了?”
     就在这时候我才想起来门外还有一个来闹事的剑灵呢。
     然后我说:“他该不会已经跑了吧?”
     “怎么会?”郭耆笑道,“他还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而剑灵都是十分执着的。”
     “这样。”我冲门外喊了一句,“你可以进来了。”
     沉默了一下,门外冒出了一个小脑袋,他眨巴着眼睛看了看我们,软糯的声音问道,“你们吃完了么?”
     卧槽你谁!(sF□′)s喋擤ォ咧前那个汉子在哪里!!虽然小爷我是有点近视,但是一个汉子和小孩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哪怕近视眼也不能忽视的差距的好嘛!!!特么是在逗我?!!!
     “我是月溪。”男孩见我们都不说话,便抱着一把与他一般高的剑哧溜一下跑了进来,站在我面前说道,“请问你看到我的主人了吗?”说罢,用恳切的小眼神看着我。
     哦擦好萌。我忍了又忍,忍了又忍,最终咬了咬牙,一狠心,说道,“卖萌可耻,给我变回来。”
     “变回来?”月溪疑惑的歪了歪脑袋,“可是月溪就是这个样子的呀。”
     “......”我无力的捂住脸,郭耆和表弟在此刻达成了一致,两个人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我。
     (sF□′)s喋擤ォ叨际腔甑。
     “可是在我刚才看到你的时候,你和现在是不一样的。”我拿起那个小瓶子,晃了晃,残念的发现已经没有了,好可惜,还没来的及回味呢,嘤嘤嘤。
     “哦,那个啊。”月溪说道,“那是主人的样子啊。”
     “......”我无语了下,“你装成你主人的样子去找你主人.....”
     “这样一来主人看到的话就会跳出来说‘你是谁?!滚蛋必须不是我!!’”月溪耸了耸肩,说道,“对主人这样的人的话,还是这样比较快。”
     ......给机智的小剑灵点个赞。
   作者有话要说:  _(:з」∠)_求评论啊QAQ。。。。
  
   第九章
  
     “千万年过去了,你还不放弃吗?”四时幻境之中,穿的仙风道骨,可是却丝毫没有形象的侧身躺在夏时的荷塘旁边的男性摇头晃脑的说道,他脸上的八字胡一抖一抖,欠扁至极。
     “如果你说的是剃掉你的胡子的话,”虽然四周都没有人,但是仍然响起了一个清淡秀雅的男声,不紧不慢的说道,“你要是能让我一次永久根绝这个后患,我倒是会考虑下放弃。”
     八字胡顿时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跳将起来炸毛道:“我可是你亲哥,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啊?”
     “亲兄弟,才更好说话不是么?”那个声音悠悠的说道。
     “我我我,我自己来!”八字胡跳脚了一会,恨恨的自己抹掉了胡子,顿时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几十岁,再拿起折扇一摇,活脱脱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唉,我们兄弟何必如此手足相残?”
     “......”周围的气氛突然一冷,便听到那个声音说道,“志不同,何以为谋?”
     摇着扇子的手顿了一下,八字胡想说什么,还是长叹了一口气,“你啊.....”
     “我一直便是如此,未曾改变。”那个声音冷淡的说道。
     “是的,还是一样的死心眼。”八字胡跳起来了,“你就那么想帮那小子?”
     “谁知道。”那个声音漫不经心的答道。
     “你果真认命?”八字胡的神情严肃了下来,一时之间,万籁俱寂,流水阒然。
     “......”停了一会之后,那个声音方说道,“你既然在千年之前做出了选择,我也只好做出我的,这就是命。”
     /
     “阿嚏――”
     我一不小心又打了个喷嚏,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对表弟和郭耆说道,“你们继续,继续。”
     “天色转凉,”非关突然出现对我微笑道,“大少爷还是注意下身体比较好。”
     =皿=我就是哪天病死了也是你们这群人害的,尤其是你这个自带冷气的家伙!
     “呵呵。”郭耆摇着扇子但笑不语。
     “还以为你在英国么你。”表弟翻了个白眼,扔过来一件外套给我,“拿去披上。”
     看着关于月溪的事情无法在继续谈论下去了,我抱着外套,对表弟说道,“你跟我过来一下。”
     “怎么了?”表弟眨了眨眼睛,还是跟我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
     “我觉得家事的话还是不要有外人在场比较好。”我皱眉道,“在这里他们听得见么?”
     “哼~”表弟哼了一声,打了个响指,然后说道,“可以了。”
     于是我才把我心中的困惑说了出来,“那个剑灵那时为何如此听话?”
     “因为你是家主啊。”表弟看了我一眼,说道。
     “家主?”我想了想,“是跟合同有关的事情吗?”
     “嗯哼~”表弟抱着双臂点了点头,“在那个合同上签上字之后,你就是家主了。”
     我本以为所谓的家主只是一个头衔而已,却没想到也许这个家主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那么,我能让他们听我命令?”
     “仅限于比你弱小的非人类。”表弟淡淡的说道,“那些道行比较高的是不可能的。”
     “言灵吗,”我暗自忖度道,“不过我现在倒是有点明白姑妈为什么要给我家主位置了。”
     “你说什么?”表弟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乖啦。”我摸了摸他的脑袋,突然说道,“回房间去待着。”
     “你!”表弟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我,脚步却已经不由自主的往房间走去。
     “永远不要在哥哥面前撒谎啊。”我微笑的说道,“就算成功了,那也是哥哥我懒得拆穿你而已。”
     “非关。”满意的看着表弟离去的身影,我笑道。
     “大少爷有何吩咐?”非关在我背后现身道。
     “现在还叫大少爷?”我挑眉道,“不应该说是家主了么?”
     “叫多了之后就觉得这个称呼还是挺好听的。”非关微笑着回答。
     “是嘛。”我笑了笑,“我也挺喜欢的,就这么叫吧。”
     然后我看着正与剑灵相谈甚欢的郭耆,整理了一下脑内的思路,向他们走了过去。
     “久等了。”我笑道。
     “刚才那位哥哥为什么上楼了?”剑灵问我道。
     “他啊,”我很是轻松的说道,“犯了一点小错误,回房间面壁思过了。”
     “他还是个小孩子,难免会犯错的。”郭耆笑道。
     “哦~”我心下一动,却很是自然的接道,“他是个好孩子,不过假期作业什么的也应该写了。”
     “假期作业?那是什么?”月溪在旁边问道。
     “一种身为学生都不愿意看到的东西。”我笑道。
     “学生?那又是什么?”月溪继续问道。
     “这个嘛~”我想了想,“我记得,你好像是来找你的主人的?”
     “是啊。”月溪点了点头,眨巴着大眼睛说道,“但是我主人已经失踪好久啦,我找了他几千年,也不急于这一时。”
     天啦噜,我额上滴下一滴冷汗,这孩子是从秦朝过来的吗!
     “哎呀~”小孩子咬了一口之前非关作为甜点端上来的冰皮月饼,满足的笑了笑,“在我那时候还没这些东西呢。”
     虽然在现在说这个好像有点不太适宜,不过我到底有多久没跟普通人说过话了?
     强压下内心吐槽的欲望,我继续说道,“能有你这样的剑灵,你的主人肯定很厉害。”
     “那是相当的厉害。”月溪说到他的主人就停不下来, “我主人在秦之前,是一个可有名的剑客啦,那时候我还不怎么记事,不过就是感觉很厉害很厉害就对了!”
     “哦?”我挑了挑眉,“除了你的主人之外,你还记得什么吗?”
     “还有琴音。”月溪脱口而出道,“我那时候的感知与主人息息相关,那时候陪伴主人最多的就是琴音。”
     “琴音啊...”我故作沉吟道,在我与月溪说话的时候,郭耆一直看着茶杯沉默着,嘴角上带着一点隐秘的笑。
     虽然我也很喜欢这只剑灵,但是我还是决定玩一玩他以报我早餐之仇。
     我清了清嗓子,一本正色的说道,“你说你活了那么久,我是不信的。”
     “我我我,我没骗你啊!”他差点要跳脚。
     “你说你没骗我,但是,”我沉吟了一下,“你却连学生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又让我如何相信呢?”
     “话说作为一个活了这么久的人不知道才是正常的吧。”他吐槽我说道。
     “不不不。”我开始了忽悠大法,“活得越久,知道的东西也应该越多才是,你这一路走来,说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能信?”
     “我是被特意扔到你这来的怎么可能知道啊!”他脱口而出道。
     郭耆的眼神立马就变了,我笑了。
     虽然有一种欺负小孩子的感觉,但是我却觉得有时候欺负一下感觉也挺好的。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之后,月溪捂着嘴巴就要跑。
     “在门口站着。”我懒洋洋的说道。
     他的身形顿时僵硬了起来,老老实实的去门口呆着了。
     “捂上耳朵,不许听我们说话。”我补充道,“看也不行,各种方式都不行哟~”
     然后我转过脸来,对上了郭耆带着深意的笑容。
     “你倒是发现的快。”郭耆倒了一杯茶,悠哉的说道。
     “过奖,”我眯着眼睛,给我自己倒了一杯茶,“临危受命,我也只好临机应变了。”
     “可是这样解得了一时之渴,却无法继续长久。”郭耆笑道。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