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和神经病的日常_第9章

小说下载:我和神经病的日常作者:夏天有点冷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新来的总也要有一个适应期嘛。”我微笑道,“既为三余,那万事又何须操之过急?不过现在气氛正好,又不知道你可愿听我一言?”
     “洗耳恭听。”郭耆放下了茶杯,坐直了身体说道。
     “耆者,老朽也。”这茶真正好,我不禁有多喝了几口,“七十以上为耆,但我看,你恐怕不止70来岁了吧?”
     “何以见得?”郭耆好整以暇的说道。
     “服饰不是我怀疑你的原因,”我淡淡的说道,“服饰可以伪造,神态可以训练,思维模式可以塑造,但是第一反应却是骗不了人的。”
     我放下茶杯,看着面无表情的他,说道,“在那剑客出现的时候,我在你眼中,看到的不是怀疑,不是惊讶,而是怀念。”
     “然后,你说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巧的事情呢?”我把玩着茶杯,优哉游哉的问道,“我们这里有一只正在找主人的剑灵,又有一个看着他主人的模样会流露出怀念之情的人,而那个人,碰巧应该还会弹琴,”说到这里我叹道,“哎呀,你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之事呢?”
     “真...不愧是她选中的人啊。”郭耆垂眸,把玩着手中的茶杯道。“我本以为...算了,这回就算我失策吧。”
     “所以?”我伸手,又倒了一杯茶。
     “呵,所以?”他挑眉看了看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等价交换永远是世界上不变的真理,也许这回你赢了,可是你知道的太少了。”
     “我知道啊。”我说道。“那么,你想告诉我什么呢?”
     “?”他这回倒真的有点惊讶了。
     “觉得奇怪吗?”我放下茶杯说道,“你也知道,我知道的太少了,”说罢,我笑了笑,“但是与我相反的是,你们知道的,太多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耸了耸肩,“姑姑她突然交给我这么一个摊子,而我一无所知,却也不能推脱,唉,这样实在很不妙啊。”我偏头一笑,“怎么说呢?我很有自知之明,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嘛,你们在这里的时间比我长,而我初来乍到,也没有直接插手你们的事这种不自量力的想法,有时候,退一步,”说着,我把桌子中间的茶壶拿了过来,对他挤了挤眼睛,“才能海阔天空啊~”
     “也就是说,”他反应过来,也轻轻一笑,“这件事你不打算插手?”
     “前提是,”我回之以微笑,“我要得到符合这个价值的答案。”
     “你不怕我使诈?”他玩味的说道。
     “这个嘛,”我拿着茶杯转了半圈,说道,“我一向以诚待人,他人却不在我的掌控之内了,虽然你也有可能欺骗我,不过,既然要玩,那么玩不玩得起,就是玩家应有的素质了。”
     “沉稳而不失张力,进退而不失度量。”郭耆笑道,“三余,郭耆对你刮目相看。”
     “比起这个,”我苦笑了一下,“我倒还宁愿你像之前那样看我啊。”
     “咦,怎么能这么说呢。”郭耆笑意不减反增,“面对家主,耆自然要献上一定的敬意才是。”
     “唉,”我喝了口茶,“那么,我却很好奇,非关是管家,阿懿是我表弟,那么你又是以何种身份而在这里的呢?”
     “三余不妨猜猜看?”郭耆笑道。“你那么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才对。”
     “......”我没说话,只是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
     郭耆抚掌大笑,说道,“你果然已经猜到了。但是我却有个问题,既然猜我为相,又为何不猜我为师?”
     “这嘛,”我老神在在的说道,“这个问题,是交换的条件,抑或是闲谈?”
     “若是闲谈又当如何?”郭耆饶有兴味的问道。
     “那三余就有拒绝的权利啦~”我摊了摊手,站起身往楼上走去,顺便解开了剑灵身上的禁制。
     这事还远远没完呢~~我愉悦的想道。
     装着合同影印件,书签形状的U盘安静的躺在我的裤兜里,我回到房间里,将它拿了出来,随便夹在了某本书里,放眼望去,在我房间的书架上,几乎每本书都有着这样一个书签,有些是单纯的书签,有些也是U盘。
     一切才刚刚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留评论的小天使在哪里QAQAQAQAQAQ
  
   第十章
  
     把剑灵交给郭耆处置之后,我躺在床上开始思索下一步的行动。随即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我到底有多久没离开过老宅了?
     说起来这个地方还真是诡异,自从我进来之后,竟然没有兴起过一丝离开的念头,不过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我觉得我没想到也是很正常的。
     既然现在剑灵有郭耆在管,然后表弟也......
     卧槽等等,我的表弟好像还被我关在房间里来着?!∑(  ̄д ̄;)
     我一骨碌从床上弹起来,一不小心又忘记我的床的弹簧又出了问题,就在刚坐起来的时候,我...十分悲惨的摔在了地上。
     鼻间似乎又传来了梅花酿的清香,我趴在地上悲伤的捂住脸。
     绝对还没消火,虽然我什么也不清楚,但是我就是莫名的知道。这种感觉虽然听上去很扯,但是我觉得在老宅里,这种感觉还是十分关键的。
     在我摔向地面的时候我迅速的做出了一个可能影响到我今后乃至未来的人生的决定,那就是,
     认命(┳_┳)。
     我认命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抱着这样的心态敲了敲表弟的门。
     “.....”里面传来了乱七八糟的声音,在尘埃落定的时候,门打开了。
     “哥。”在门口默默的看着我。
     默默地。默默地。
     不行!三余余!你要忍住!你可以的!!一定要忍住!!不能进去!!进去就是被套麻袋的节奏!!!
     “哥哥。”又唤道。
     “好的弟弟什么事?”我从善如流的走进了房间。
     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有了死亡的预感,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已经认命了。(┳_┳)
     然后我转过身――
     “他不在这里。”眨了眨眼睛,对我说道,“哥哥。”
     “怎么了?”我说道。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既然懿不在那就太好了~~\\\\(RQ)/~
     “有些事,想跟哥哥说。”任由我捏脸,严肃的跟我说道。
     “噗。”真不怪我,你要是看到一个正在被我捏脸的小鬼努力摆出一本正经的神色的时候也会像我一样笑出来的。
     “那些人都不是好人,哥哥。”跟我说道。
     “这个啊......”我一愣,停下了捏脸的魔爪,想了想说道,“我知道啊。”然后随手捡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又指了指床边示意他也坐。
     他依言坐了下来,手指不安的搅在一起,担忧的看着我,“哥.....”
     “我知道的。”我耸了耸肩,安抚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我没事的。”
     “哥!”可是却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猛然抬起头,上前抓住了我的手。
     我从来没看他这么激动过,不得不说十分的吃惊。证据就是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哥.....”也许是好久都没有这么大的情绪起伏了,低下头深呼吸平静了一下,开口道,“哥哥总是这么说。”
     “一次又一次,说着这样的话......”说着,抬头看着我,湛蓝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神采,“哥,你当真以为,什么都不知道么?”
     “?”我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有一种错觉,这双眼睛在我的凝视之中渐渐变红,然后缓缓的留下两道血泪,滴落在我的手上。
     怎么可以。
     我的弟弟怎可能会落到这个结局?
     虽然知道多半是假的,但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脏还是像被什么揪紧了一般,痛得要命。
     “哥哥。”流着血的眼睛看着我,“下不为例。”
     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眼中的红色迅速褪去,然后恢复了如刚才一般的湛蓝,我回过神来,周围还是弟弟的房间,我坐在椅子上,弟弟趴在我腿上,静静的看着我。
     “刚才...”我开口想说话,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变得嘶哑无比,“是你做的?”
     他不承认,也不否认,仍然沉默的看着我。
     “说话。”我抚额,说道。
     “......”他垂下眸,很是委屈的说道,“明明就是哥哥先吓我的。”
     我被这孩子气笑了,“我怎么先吓得你?”
     “.....”不知为何,他怒视了我一眼,然后就怒气冲冲的跑到床上背着我躺下,看来是不打算理我了。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直接走了出去。
     咦怎么觉得背后的怨气好像更重了一点,嗯一定是我错觉吧。
     我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一时之间却有点不想回去。
     说来也奇怪,我明明不是路痴,但是在这个宅子里却没有一次找得到路,而且每回迷路发生的事件都足以吓坏小朋友,不得不说太诡异了。
     人啊,就是不能闲下来。我想到,然后愉快的决定去探索这个秘密。并且我还想出了几条方案。
     第一条方案,就是我用普通的眼睛在老宅里走一圈,看看能不能走回原路。
     第二条方案,就是我打开那个特殊的眼睛在老宅里走一圈,看看效果如何。
     两个方案简单易行,而且除了作死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做下了这个决定之后我便开始打算付诸实施,但是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桩十分严重严肃正经的事情。
     我饿了_(:з」∠)_。
     突然之间这个方案的施行显得尤其重要起来,先不论迷路不迷路,首先要找到去厨房的路才行啊!
     对不起我就是这么没志气。_(:з」∠)_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正值22岁的大好青年,对于食物的渴求有点多也是很正常的事。
     于是我愉快的走下了走廊。
     单看布局的话,老宅的布局也并不复杂,横竖就那么大一点的地方,再折腾又能怎么折腾呢?
     ......这样想的我真是太甜了。我郁卒的坐在长廊上想到。
     实际上,虽然占地面积可能不大,但是苏州园林的特点,却是在有限的面积中制造出无限的景致,也就是说,虽然看着不大,但是里面的弯弯绕绕一点都不会少。
     第一条方案在施行的五分钟之后就面临了失败,我果断采取了第二种方案。
     开眼吧!少年!给我自己打了一下气,然后我屏息凝神,闭上再睁开――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_(:з」∠)_
     我可爱的弟弟哟,你在哪里,我美丽的管家哟,你又在哪里~~~/(ㄒoㄒ)/~~
     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开启眼睛的方法,我不禁有些颓丧。
     人生啊总是如此艰难。
     肠胃又在向我抗议,唉,在伦敦的时候就没怎么让它得到满足,在这里更是有上顿没下顿的,啧啧,想想我自己都要泪流满面了。
     听说要逼疯一个人的方式就是折磨他的肉体,再碾压他的精神,虽然我自认精神还比较强大,不过在肉体方面,我觉得这个目的很可能就要达成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