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男朋友不是人_第4章

小说下载:男朋友不是人作者:陆言少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悔改的人。
   不开心,回家!十分需要粉蒸肉治愈下!
   那老者看着言铮的背影,半天也没搞明白他是干嘛的,将那薄薄的名片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正面只写了个名字和电话,被面印了个太极八卦,右下角缀了望京堂三个字。
   “他是做什么的?”一天之内连着见了两次,老者很是好奇。
   部门经理也是一头雾水,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吭哧半天才答道:“大概,是个心理医生吧?”
   心理医生言铮走到酒店大堂的时候,看见旋转门里的那抹红色的人影,忍不住头疼。
   想回家吃个肉就这么难吗?
   看着那安安静静的站在玻璃门里的女人,言铮无精打采的走过去,因为被鬼委托没钱可以拿!而他又没办法拒绝。
   “我不懂,他为什么要抛弃我?”小翠浑身湿淋淋的站在那里,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
   “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要是再去吓他,估计他就离死不远了。”
   感情的事谁能说的清?言铮抱着肩膀靠在玻璃门框上与她对视,这真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难题。
   “可是我不甘心!你不要多管闲事!”小翠忽然凄厉的大叫起来,一阵狂风袭来,旋转门滴溜溜的转个不停,风将两旁玻璃震得发出一阵嗡鸣。
   酒店前台服务员都忍不住看过来,地震了吗?
   小翠后悔了,在被水淹没的那一瞬间她后悔了。
   死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可她死了也换不回那男人一个眼神。
   自己真是太傻了,傻到无可救药。
   所以,她不甘心,她一定要问个明白。
   言铮看小翠还有一丝理智,就劝道:“何必如此执着呢?趁着还没造成恶业,赶紧投胎去吧!”
   如果小翠一意孤行的缠着王云鹏,无非就两种结果,要么王云鹏被她害死,小翠背着人命投胎,下辈子甭想做人了,要么她一直缠着王云鹏,做个孤魂野鬼。
   言铮不忍心她落得如此下场,这辈子遇到个人渣已经够呛了,难道连下辈子也要搭上吗?
   谈个恋爱真是好有风险!
   小翠执意要找王云鹏问个究竟,警告过言铮之后就一闪消失了。
   留下言铮头疼无比,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啊?
   他只得翻身上楼找那个部门经理,告诉他在王云鹏隔壁给他开个房,他不走了。
   言铮进房间后先给容深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并且叮嘱他早些睡,不用等自己了,估计今晚上很难回去了。
   那个小翠看上去很难缠的感觉,要是打起来,估计战斗力不低。
   言铮饿着肚子趴在床上,有些蔫蔫的。晚上只吃了一块粉蒸肉,好饿!
   饿着肚子还要插手人家感情纠纷,更可悲的是男主角是个负心汉!!!想想就很憋屈。算了,就当是积阴德吧!
   转来转去,事情还是落到他头上,说不定是天意。
   虽然这趟买卖可能没钱可拿,但是言铮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平常所用的工具都在放触手可及的地方,一旦有异常情况发生,他能保证立刻就能上岗。
   十分敬业!
  
   第一章 入梦
  
   廉贞正襟危坐在四季酒店七楼的一个豪华套房里,脸上表情不是很愉悦。
   因为小玉不准他马上去找媳妇,反而让他现在这里从长计议。
   什!么!叫!从!长!计!议?
   他!不!懂!
   他已经和媳妇分别了十四年,为什么不能马上见面?
   人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十四年是多少个秋天啊?简直不敢细算,那一定是个庞大的数字。
   小玉很暴躁,闹脾气的领主大人智商显得很捉急,没上过学就是不行啊!这算数水平,这理解能力?他能追到媳妇吗?
   领主大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不仅不喝茶,也不让别人喝,用手将茶杯一个一个都捏碎了。
   小玉此番下山一改往常毛茸茸小兔子的模样,而是化作一个十七八岁的俊秀少年,漂亮的让人炫目,和高大冷峻的领主大人站在一起,显得十分娇小玲珑。
   对于从小就叛逆的领主大人显然也是操碎了心,冷着一张脸苦口婆心的劝道:“不是不让你见,而是不能这么突然出现。”那样会吓到人家的,况且过了这么多年,那小孩长成什么模样,品性如何都无从知晓,哪能那么武断的就娶回去?
   万一是个母夜叉怎么办?
   当然,这道理不能这样和死心眼又固执的领主大人说,他肯定不会接受,说不定还会刚愎自用的认为自己选的就是最好的。
   小玉想了想道:“我问你,如果一个你从来没见过的人忽然冲到你面前说是你媳妇你怎么办?”
   “当然是打出去!”他已经有媳妇了。
   “你看,”小玉一脸‘就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的表情’掰饽饽说馅的分析道:“那个言家的小孩也不认识你啊?你这样忽然跑出去他怎么会接受你?”
   廉贞皱眉,“他怎么会不认识我?”
   “他怎么会认识你?”小玉两手掐腰回吼他,“先不说你们已经十多年没见了,就说当初,你有让他看到你的样子吗?”见领主大人陷入沉思,小玉撇撇嘴,和本军师斗,你还嫩点。
   都不稀罕说你当年把人家抢上山的糟心事,免得刺激到你。
   要是让言家那小孩知道当初强掳人上山的野狼就是你的话,分分钟pass掉你!
   还圈2养?还童养媳?黑历史一抓一大把,封2建余2孽不要太糟糕啊!
   廉贞还真让他唬住了,“那怎么办?”
   “所以说,要循序渐进啊!”小玉使劲的敲着桌子,“感情需要培养,懂什么叫培养吗?记住,千万别一见面就说人家是你媳妇,不然小心被大棍打出来。”他耳提面命的谆谆教诲,领主大人与世隔绝,这第一次下山有好多事需要注意。
   “好吧。”廉贞勉强同意,这眼看都到媳妇家门口了,却被自己人闹出这么一出,真是够了。
   媳妇什么的抢回去不就好了?又不是没抢过!
   咚咚咚,楼上又是一通响。
   领主大人正郁闷,不能认媳妇真是让他爪子缝都痒痒,抬头看了眼天花板,略不爽。
   楼上,言铮正趴在床上打盹,听到这一连串的急促声响,嗖的弹起来,抓起身旁的混元伞就冲到门口。
   他刚一打开房门就见黄老先生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也就是王云鹏的未来岳父,老头一脸焦急,看见言铮急忙叫道:“快打电话叫医生!”他女婿忽然发病,好像疯了一样。
   哪里需要什么医生?
   言铮身形灵巧,嗖的就蹿了进去并且回手带上了门,房间里昏暗阴冷,没有开灯,一丝人气都没有。
   不用说也知道,一定又是小翠半夜出来吓唬人,走到里间就见地上倒着两把椅子,床单被子都给胡乱的扯了下来,王云鹏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嘴里塞着一条巴掌长的金鱼,鱼还活着,湿漉漉的尾巴还一跳一跳的甩来甩去。
   言铮上前拿掉那条金鱼,鱼嘴一张一合明显开始呼吸困难了,他都不知道要同情这条鱼还是同情一下王云鹏?
   到洗手间往浴缸里放了些水,把鱼放了进去之后,嗯,不错,还活着。
   金鱼没事,王云鹏看上去可就有点儿惨不忍睹了。身上衣服湿了大半,明显能看见浅色的睡衣上还粘着一坨坨滑腻腻黏糊糊的绿藻,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太愉快的味道。
   言铮有些嫌恶的伸出手指狠掐他人中,王云鹏喉咙里发出呵的一声响,瞬间就弹坐了起来,开始剧烈咳嗽。
   言铮见他醒了,退到床边一屁股坐在上面,冷着脸看他,小翠早就不知所踪。估计对他也是颇为忌惮,躲了出去。
   咳咳咳咳!王云鹏几乎要把肺子都咳出来,脸涨得通红,死命的扣着喉咙,嘴里一股鱼腥味,特别恶心。
   “喂?好了没?我能救得了你一次救不了你两次。”言铮清了清嗓子吸引了下王云鹏的注意力,“还不肯说吗?”
   王云鹏估计也知道自己刚刚是被言铮救了一命,有些颓然的坐在地上,刚刚他一睡着又梦见小翠了。
   梦里的小翠皮肤青紫水肿,整个人好像充气的皮球,样子实在是惨不忍睹,张着一双手向他咄咄逼人的质问,吓得他几欲昏厥。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一定会疯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死了还不放过我?”王云鹏捂着头崩溃的大叫,“又不是我让你跳河的!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王云鹏歇斯底里的咒骂一通,言铮都来不及阻止,真想一棍子把他打晕!
   小翠本来就失去理智了,再这样刺激下去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闭嘴!言铮厉声喝道。
   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言铮就觉得自己脚上湿漉漉的,低头一瞧,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忽然漫了一层水,都没过脚踝了。
   啊啊啊啊!王云鹏也发现了自己被水淹了,浑浊的河水遍布房间的每个角落,地上还缠了不少水草,飘在水面,他一动就被绊了个跟头,趴在地上直扑腾半天起不来。
   言铮麻利的抽出背上背着的混元伞,撑开后原地打转划了个圈,小巧的不足一米长的混元伞外部是明亮的杏黄色,打开后里衬却是纯黑色的,用来收放魂魄在方便不过了。他一边警惕四周一边走到王云鹏身边提起他后衣领把人拉起来,免得他淹死在这里。
   哈哈哈哈!一阵绝望而又惨烈的大笑声响起,王云鹏刚站稳又被吓得一屁股坐回水里,整个人都被吓傻了,嘴里喃喃自语的反复叨咕着,她来了,她来了,她来了……
   廉贞已经躺在床上了,满心期待的明天去找媳妇,正想梦会周公,就听见楼上乒乒乓乓的一通乱响,紧接着就是这}人的女鬼笑声,简直是刺耳。他本就耳聪目明,五感十分敏锐,楼上那噪音仿佛就像是在他耳边回荡一样。
   一点儿睡意都没了!
   言铮顾不上安抚王云鹏,从腰包里摸出一摞符纸,一张张的甩出去,回手又往王云鹏额头上贴了一张,“老实待着不要乱动!”然后就循着那抹红色的人影追了出去。
   黄老先生下楼找人回来,领着一堆人背着药箱匆匆返回酒店房间,正赶上言铮一身水的跑出来,就见他甩掉脚上湿淋淋缠着柔软水草的鞋子,手里抓着一把黄色小雨伞风一样的蹿了出去。
   ……
   黄老先生顺着打开的房门探头,就看见一片汪洋般的房间,疑惑不解,到底是干了什么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把房间折腾成这样?那满地的水草是那里来的?
   小翠一路呼啸的顺着走廊掠过,言铮怕她伤及无辜,一丝不敢懈怠,紧紧的追着她。幸亏这半夜三更的没人在走廊里乱晃,不然就麻烦了。
   那噪音越来越近,廉贞忍不住怒气冲冲的起床看个究竟,那个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只是刚一开门,就见一道红色的鬼影掠过,带着一股阴寒的怨气。还没等他看明白,后头又跑来一人,虽然只是瞄了一眼,但那精致的眉眼,红扑扑的脸蛋看的真切,让他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那正是领主大人日思夜想的媳妇!
   真是太巧了!想谁谁就到,缘分啊!
   他媳妇脚上没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