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男朋友不是人_第6章

小说下载:男朋友不是人作者:陆言少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深,完成变成了个毫无理智可言的厉鬼。
   言铮遗憾的表示,只能强行收了她。
   黄老先生被言铮请到别的房间去休息了,这事和他没有关系,留下也帮不上忙反倒有危险。套房里就剩下他和王云鹏两个人。
   王云鹏抱着膝盖蹲坐在沙发椅上,整个人紧张而又不安,不自觉的抖着腿,脸上表情惶恐不安犹如丧家之犬。
   言铮就坐在他对面,根本就不理他。
   两人相顾无言,良久,王云鹏才神经兮兮的打破沉默道:“她会来吗?”
   “不知道。”
   “你有把握能收服她吗?”王云鹏不死心的追问。
   言铮依旧淡淡的答道:“我尽量。”
   王云鹏表情扭曲了一下,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或者是自诩为很聪明,善于掌控一切,一直以来都是将别人玩弄与股掌中,从未受过如此挫折。这下忽然反过来,甚至连小命都被掌握在别人手里,整天战战兢兢,这根本不能容忍!
   他忽然跳到地上,“我受够了!我受够了!”揪着头发原地转了两圈之后,大喊道:“出来呀!
   你个贱女人!你出来呀!”他真是受不了这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了。
   精神时刻绷紧,恐惧的情绪无孔不入。
   王云鹏已经达到崩溃的地步。
   身后一阵风过,言铮慢慢起身,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一丝风吹草动都不放过。
   她来了!
   他不动声色的将手伸到腰包里,指尖碰触到符纸那粗糙的纹理猛地一下抽出来甩到面前。
   随着一声尖锐的惨叫声,那符纸在半空中忽的燃烧起来。
   王云鹏蹲在地上直接看傻眼了,下一秒小翠那令人肝胆俱裂的脸就迎面扑来,青紫发黑的手指上尖锐的长指甲好似干瘪的树枝直直奔着他脖子插来。
   啊?王云鹏惊叫一声想要躲开,脑子一热好像有什么热乎乎的液体喷涌而出似的。
   “躲开呀!”言铮看着鹌鹑一样蹲在地上都不知道躲的王云鹏忙上前将他挤开顺手撑起了混元伞挡住杀气腾腾的小翠。
   王云鹏像跟木头一样咕噜噜的滚到一旁,忙不迭的藏到了床底。
   小翠已经完全化作厉鬼,言铮果断的使出浑身解数应付她,毫不手软。这个时候放松就是要自己的命!
   砰砰砰的破风声,符纸燃烧发出的刺啦声,再加上小翠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尖锐大笑声混在一起不绝于耳,把趴在床底的王云鹏吓得瑟瑟发抖,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叫嚣,紧紧闭着眼睛,额头上满是热气腾腾的汗珠。
   言铮刷刷刷连续甩出三张困阴符将她身后左右出路封住,然后自己堵在她面前唯一的通路上张开混元伞想要把她收进去。
   谁知,这时门口传来三声笃笃笃的声响,言铮一分神的功夫手里混元伞还没完全张开,小翠就趁机在他头顶呼啸着掠过,言铮顺势仰卧在地上用混元伞将自己罩住,免得被厉鬼抓伤。
   可能是房间里噼里啪啦打斗的声响吵到了其他人,门口敲门声停顿了一下又响了起来。
   客房部经理亲自来查看情况,楼上楼下好多客人打电话到前台来投诉,大半夜的不睡觉练摔跤啊?
   言铮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将混元伞扔到一边,从腰包里掏出一块灰扑扑的布,抖开之后咬破食指飞快的在那布上写了道血符,然后朝着小翠兜头罩去。那块看似普通的灰布张在半空中好像迎风招展的旗帜,和小翠形成鼎足之势。
   言铮这才得以喘口气,门外敲门声断断续续,他也顾不上看个究竟。
   这小翠实在是太厉害,这样僵持下去怎生是好?
   门外,客房部经理苦逼无比的敲着门,硬着头发听着里面稀里哗啦的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想到这里住的是那对有病的翁婿俩,又想到发生在那家女婿身上的诡异事情,几乎吓得没了脉,只是站在这里就腿打颤,脚发麻。
   廉贞上楼就瞧见一个男人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敲门,很是诧异,抬手拍了一下他肩膀想要问问他媳妇住那间房?
   然后就听那客房部经理惨叫一声直直的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廉贞:……
   他半蹲在地上,想要看看那男人的情况,套房的门忽然在一瞬间被打开,一股浓重的怨气扑面而来,廉贞微微皱了皱眉眉头,只见那面目狰狞的女鬼迎面扑来,他抬手一挥,小翠就好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被打了回去。
   言铮本来追在后面,趁机用那块灰布将小翠罩住十指翻飞迅速的将那块布叠成了个小包袱,并且牢牢的打了个结最后用掺了辰砂的墨斗绳系住。
   那被裹在布包里的厉鬼犹不甘愿的挣了几下,终是敌不过符咒而消停了下来。
   言铮抹了一把汗,对门口伸出援手的人露出个灿烂的笑脸,“身手不错,谢了!”
   领主大人呆立在门口,耳尖不可抑制的红了起来,还微微的抖了抖,竟然被媳妇夸奖了?
   套房里经过刚刚那一阵打斗,到处都乱糟糟的,好在没出人命,也算是大功一件。
   天光曦微,安静了一夜的城市开始喧闹起来。
   言铮上前将那吓晕的客房部经理扶了起来。
   王云鹏也自顾自的从床底下爬起来,这一夜太惊魂,实在是太过刺激,不过好在死里逃生。不用在担惊受怕。
   他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就觉得浑身无力,身体不自觉的软到在床上。
   呵!啊!啊!王云鹏这一倒下不要紧,竟然再也起不来了,嘴里只能出发含混不清的单音,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饶是他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勉强动动小手指。
   言铮听身后动静闹得大,不得不回头查看,都逃过一死了,还要怎么样?
   结果,走进一瞧,就见王云鹏僵直的倒在床上,口眼歪斜,脸上肌肉不知是紧张还是怎么的,抽动不停,口涎不受控制的流了一大滩。
   他忙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黄老先生闻讯赶来,陪着一道去了医院。虽然已经联系了王云鹏的父母,毕竟这里只有他一个熟人,也不能扔下不管,至于女儿的婚事,那是肯定不可能了,回去还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女儿?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言铮早就累的快要虚脱,而且昨夜打斗的时候肋旁被撞青了好几块,一动就钝钝的疼,十分需要大哥温暖的怀抱治愈下。
   廉贞还沉浸在媳妇如花的笑颜里,雕像一样站在原地。直到小玉担心他闯祸找了过来,他还站在那里。
   蠢成这样,真的能娶到媳妇吗?
   谁家闺女肯嫁给他啊?
   言铮回家的时候,容深依然坐在桌前等他,每次言铮出去帮别人捉鬼,他都担心的睡不着。总要等人回来,他提着的一颗心才能放回肚里。
   “回来了?有没有伤到?”容深听到上楼的声音忙站了起来。
   言铮嘴一瘪快速的投到哥哥的怀抱里,像是一头扎进老母鸡翅膀下的小鸡崽。把脸贴在他胸前,十分委屈的撒娇道:“忙了一晚,一分钱没赚到,还挨了揍。”
   噗!容深听他这样说果然忍不住被他逗笑了,因为眼睛看不见,言铮开始的时候受伤总是瞒着他,可容深心思敏感,俩人从小一起长大,言铮有一丝一毫的异动他都能感受到。之前单单只凭他换衣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就能猜到他受伤了,简直是神探福尔摩斯升级版,全身上下除了眼睛都是雷达。
   言铮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说反倒让人更加担心了,最怕他会自怨自艾的认为自己是累赘。索性每次都坦白,天天生活在一起,今天不说,明天也能被发现,只要换位思考下,他就完全能理解大哥的心情。
   这份默契在他们家已经成了习惯,深入骨髓的那种。
   “你肯定一晚上没睡!”言铮嗔怨,“我去热点儿粥,喝完咱就去睡觉,今天不开门了。”
   言铮趁着热粥的功夫冲了个澡,又找出瓶跌打喷雾出来胡乱的喷了一气,带着一身清爽的端着粥上楼。
   吃饭的功夫,言铮跟容深说起昨晚上的事,他洗完澡的时候接到了黄老先生的电话,说王云鹏脑出血半身瘫痪了。
   ……
   言铮乍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一下,脑出血?在他印象里,这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才会得的病?
   黄老先生也叹了口气,据医生初步分析,诱因可能是情绪大起大落太过激动造成的,准确原因还要做完病理分析才能给到。王云鹏的父母已经在来路上了,他垫付了全部医药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其它就爱莫能助。
   看他年纪轻轻的落得这样的下场,黄老先生也没办法质问他欺骗自己女儿的事了,反倒有些唏嘘不已。
   “人在做,天在看。”言铮吸溜一口糯米粥又加了一勺绵白糖,和容深感慨,想到表舅时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觉得很有道理。
   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
   所以做什么样的人,得什么样的因果,自己心里一定要有数。
   唯一让言铮觉得很欣慰的是,自己没有白忙活一晚,黄老先生回去后给他打了一笔钱,总算有些安慰奖。
   阳光透过打开的窗扇,清风拂起纱帘,兄弟俩吃饱喝足,躺在床上小憩,桌上三足兽耳香炉里焚着的百合香冒着袅袅的白烟,满室清香。
   街上人来人往开始热闹起来,各种叫卖声远远的传来,虽然身处闹市,却让人有一种奇异的安心。
   而此时站在望京堂楼下的领主大人却略暴躁,原地直转圈。好不容易耐着性子挨到早上,等到小玉收拾妥当,领主大人立刻就迫不及待一马当先的跑到媳妇家门口,结果却被拒之门外。
   门前的小黑板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今日歇业。
   领主大人:……
   他恶狠狠的瞪了小玉一眼,都是你磨磨蹭蹭的!
   现在怎么办?
   小玉面无表情的在那块小黑板前站了半天,暗暗腹诽,真是赶上领主大人烧香,佛爷都掉腚。
   太不给面子了。
   这个时候显然不适合拱火,于是他转身拍了拍廉贞肩膀,“好事多磨,你稍微忍耐一下。”
   三十六拜都拜了,还差这最后一哆嗦了?
   小玉说完就走,打算去前面的会仙楼吃个饭,据说那里饭菜远近闻名,吃饭都要先排队。走了两步见身后没动静,就疑惑的转回头,就见领主大人一仰头,直接坐在了望京堂门前的台阶上。
   小玉:……
   这是几个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娶媳妇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领主大人任重而道远啊!
  
   第一章 情敌
  
   小玉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生闷气的领主大人领到会仙楼,这年头,吃顿饭都不容易。
   因为还没到饭点,会仙楼人不多,两人特意在靠窗的位置坐了,这会仙楼在望京堂的斜对角,两栋宅子遥遥相望,这个位置可以将望京堂大门口的情况尽收眼底。如果领主大人眼神好的话,甚至可以透过打开的窗扇看见房间里的摆设。
   这个真的可以有。
   领主大人还真的仔细观察了一番,但是窗口的纱帘太碍事,飞来飞去的,害得他看不太真切。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