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男朋友不是人_第7章

小说下载:男朋友不是人作者:陆言少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玉一个人要了一大桌子菜,素菜占了一大半,磨盘大的桌面上差点摆不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位是要搞聚餐,连服务员都不止一次上前问用不用加餐具。
   廉贞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直勾勾的盯着望京堂二楼打开的窗户,认真而又专注。
   媳妇这个时候在干嘛?
   真想过去看看。
   这短短不到百米的距离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障碍,只是,小玉不让。
   廉贞向来都不是个乖乖听话的主,只是这次事关重大,搞砸了就娶不到媳妇,这种担忧让他有些束手束脚,所以才会那么的听话。
   小玉年纪老道,懂得肯定比他多,只是一次次失利让领主大人失去了耐心,他有些按捺不住了。
   身体里那股野兽的直觉在作祟,求偶这种事本不应该听凭别人指挥,凭着感觉去做就好!
   自己是不是太过于慎重了?
   小玉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双凤眼斜斜的睨他一眼,慢丝条理的夹了一筷子水煮白菜,冷冷的道:“收起你那愚蠢的心思!他可不是那些崇拜你的母狼!”
   廉贞眼神忽悠变得凛冽,他没有被人看穿心思的难堪,“你竟敢拿他和那些畜生做比较?”
   小玉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说的好像你是人似的!
   不过看着桌子上被廉贞捏成粉末状的茶杯残骸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咦?有人进去了?”
   廉贞果然吃这套,立马就转头看过去,因为他动作慢了半拍,只看到一个穿着风衣的高大男人的背影,以及被关上的门扇。
   不是说好了歇业的吗?怎么还会放人进去?
   领主大人坐不住板凳,起身从窗口跳下去,他速度极快所以并未引人注意,把小玉气了个倒仰,饭也不吃了,一巴掌掀飞桌子,不得不付了帐追了上去。
   言铮这一觉睡的很香,要不是被手机铃声吵醒,说不定要睡到晚上去了。
   “喂?嗯,在,你要来?嗯,过来吧!”挂了电话之后,言铮又往被窝里钻了钻。
   容深也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问道:“谁呀?”
   “席大哥说他要过来一趟。”言铮没睡醒,毛毛虫一样躲在被子里蠕动着。
   席航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走到这附近了,所以电话挂了没几分钟人就到了,他把车停到街外徒步走了过来。
   言铮听到敲门,梦游一样跑到楼下开门,然后穿着一身居家服闭目合眼的坐在一楼大堂里打瞌睡。
   没睡醒,困。
   席航见他穿着一件白T恤,灰色的运动裤松松垮垮的像是要掉下来了,脚上穿着一双蓝格子布拖鞋,可能是压根就没看,左右脚都穿反了,头上一缕头发被睡的翘起来,颤巍巍的立在那里,可爱又搞笑。
   他忍不住目光一软,伸手揉了一把,“还做梦呢?”
   “哥呀,你有事就快说,困呀!”言铮简直就像个陀螺,一扒拉一转。
   席航微微一笑,“我当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找你帮忙。”
   “现在?”言铮难得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浓密纤长的睫毛扑扇个不停,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拨弄一下。
   “不,晚上,到时候我来接你。”席航看他困成那个样子,又心疼又好笑,原本还想说几句的,也只好打消了念头。
   “警队还有事,我先回去了。”席航说着脚步已经跨出了门口,还贴心的帮他关上了门。
   言铮道了声谢,转身想上楼继续补觉,就听大堂里忽然有人说话,“他是谁?”
   那声音冷冰冰的带着敌意,言铮一个激灵的就清醒了过来,眼睛瞬间瞪大。
   回头就见门口站着一个人,身形高大,肌肉结实,一头桀骜不驯的栗色短发,原本锋利笔直的眉峰此刻微微皱起,深邃的眼睛透着一股怒火,这个人在生气,言铮几乎一瞬间就判断出来了,他的嘴紧抿着,下巴线条绷得紧紧的,看上去下一秒就要扑上来咬人似的。
   他不仅在生气,而且还在质问他!
   言铮一脚已经踏在台阶上了,见状他收回脚,疑惑的问道:“你那位……等等,你怎么进来的?”
   他没记错的话,刚刚席航前脚出去,他马上就听到了这人的声音,要是席航看见有人进来不会毫无反应啊?
   “我走进来的。”廉贞虽然很生气,但是还是很诚实的回答了问题。
   那个人竟然敢摸媳妇的头?简直活的不耐烦!
   言铮暗暗磨了磨牙,心说你当我傻啊?
   “我是说……咦?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言铮回过神来就觉得他很眼熟,“你是四季酒店的那个人?”
   言铮看着那人较一般人更为深邃英俊的轮廓,猛然想起这人就是在四季酒店帮他忙的那个人,他当时太过匆忙只是匆匆扫了一眼。
   他确实是长了一张令人过目不忘的脸。
   因为认出来他曾经帮忙的关系,言铮态度缓和许多,“抱歉,刚刚太紧张了。你到这来有什么事吗?”
   嗯,领主大人见媳妇认出自己,满腔怒火也就渐渐的烟消云散了,“我来找媳妇……”
   还没等他那个‘你’字说出口,就听门外有人喊了一嗓子,“我们是一起的!”
   与此同时,门扇被人大力的推开,一个面容清秀的十七八岁少年站在门口,剑眉入鬓,凤眼斜挑,漂亮不可方物。可能是刚刚奔跑过的关系,少年脸颊通红,微张的小嘴努力的平息着急促的呼吸。
   缺乏锻炼果然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你们是……一起的?”言铮目光在两人身上不断游移。
   “对!”小玉斩钉截铁,并且给了领主大人一个警告的眼神。
   还想要不要媳妇了?想要就不要乱说话!
   “找媳妇?”言铮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对!”小玉依然斩钉截铁,语气特别坚定,待看到言铮露出惊诧的表情后,又补充道:“他未婚妻失踪了,所以我们一起出来找她。”
   哦,言铮拉长声音点了点头。
   失踪了啊?
   忽然间好八卦!
   还没等他问一问那位先生的未婚妻因为什么失踪,就听小玉又语出惊人的道:“我们想请你帮忙寻找。”
   What?
   言铮瞪大眼睛,他这又不是警察局!失踪人口请出门左转谢谢,慢走不送!
   “我们想请你帮忙,这是报酬。”小玉从兜里掏出一摞钞票,数都不数的堆了过去,言铮措手不及大额钞票稀里哗啦的掉了满地。
   言铮:……
   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口袋装这么多钱?变戏法吗?言铮看着少年熨烫合体的衣服忍不住要咆哮了。
   这种二话不说就塞钱的感觉让他略不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头没脑的!
   “我……”
   “房租也算在这里。”小玉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帮不上忙也没关系,至少先给安排个住处。”然后就委婉的表达了,‘我看你家后院的宅子就挺好,我们就想住在这里’的意思。
   “可是……”
   那个房子很多年没人住过了,又脏又旧。
   “就这么说定了!”小玉一脸老子就是有钱,老子就是任性,老子就是人傻钱多的模样背着手迈着小方步挪到后院看房子去了。顺便又带走了看着媳妇犯花痴的领主大人。
   言铮被硬塞了一堆钱,站在那里有些风中凌乱。
   还第一次看见这样强买强卖的。
   他还有些回不过来神。
   “言言,怎么了?”容深听到下面有声音,就担心的找了过来。
   哦,没事。言铮好像做梦一样浑浑噩噩的牵着容深回到楼上。
   躺在床上睡了半天,忽然坐了起来,看了一眼堆在桌子上还没来得及规整的钞票无语。
   还是想不通,简直莫名其妙!
   那两个人有病啊!
   领主大人看着满目疮痍的老房子,丝毫没影响他的好心情,反而十分唯心的认为媳妇家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就算是花园里的土也比其他地方肥沃。他对这个进展十分满意。
   不愧是老师,这就是带着他登堂入室了。
   在屋里转了两圈,没找到落座的地方却依然喜气洋洋的领主大人忽然回身吩咐,“找人查一查那个人的底细。”领主大人还在为他摸了媳妇头而耿耿于怀。
   小玉无可奈何,这哪里还有半分威武霸气的领主模样?这分明就是个护食的狗崽子!
   难道不应该先找人来收拾房子吗?
   还想不想赖在这里了?
   小玉嘴上答应,实际上从后门出去后,第一件事就是雇人来收拾房子,以及采买家居用品。
   人多力量大,其实是有钱好办事。
   傍晚的时候,言铮起床做晚饭,后院那五间七八年没住人的宅子已经收拾出一间可以勉强住人的了。
   廉贞就坐在后院井台旁的大青石上看着蚂蚁搬家,他一直等在那里,看见言铮出来立刻就凑到近前。动作非常快且毫无声息。
   言铮被他吓了一跳,有种出门就被狗扑到的怪异感。
   “你们,真的打算住在这啊?”他舀了一碗米准备蒸饭,被领主大人压抑着的热切目光看的浑身发麻,忍不住没话找话,“晚上吃了吗?”
   领主大人当然摇头。
   “那在我家吃?”收了那么多钱,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媳妇邀请吃饭?廉贞立刻眼睛冒光,考虑到小玉曾告诉他,要矜持,忙垂下眼收敛了满眼的精光。
   第一次相处不可以太热情,于是领主大人考虑了两秒钟,点了点头。
   ……言铮干巴巴的眨巴眨巴眼睛,又从米缸里多舀了两碗米。
   人高马大的,看上去很能吃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天冷的那也不想去,只想呆在家里抱窝QAQ
   第一章 僵尸?
  
   因为要请新房客吃饭,言铮特意多炒了两个菜,吃饭地点也从楼上起居室转移到了楼下八仙桌上。
   四个人各占据一面,容深因为看不见打过招呼之后,就默默的端起碗。
   领主大人一直沉默寡言,怕说多了会露出马脚,就一个劲的往嘴里拨饭,头都不抬,看上去就像是饿了几百年一样。
   简直穷凶极恶!
   小玉心里翻了个白眼,关键时刻还要自己出马才行。
   “你们不是本地人吧?”言铮给容深夹菜,被领主大人吃饭的豪放样子震到,暗暗庆幸,幸亏多加了两碗米,不然肯定有人要饿肚子了。
   “不是。”小玉很淡定的端起碗,仪态万千,特别有大美人的风范。
   “那他未婚妻为什么失踪了?”言铮一直都没忘了八卦,不问心里难受。
   “他当时生病了,我们没办法治疗,只好送他走。”小玉的回答一板一眼,理由是现成的,早就烂熟于心,眼睛只盯着桌上那盘绿油油的清炒小白菜。
   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言铮理解了一下,试着解释道:“你是说,把她送到能治疗她的地方?”不是把人送走不管死活的那个意思吧?为什么他说话好有歧义,真的是想不误会都难。
   “当然。”小玉一脸理所当然,当年要不是自己苦口婆心,那么未来的领主夫人说不定已经烧成了傻子。
   嗯,这个小白菜真好吃,他忍不住夹了一筷子又一筷子,简直下箸如飞,转眼那盘小白菜就空了大半。
   言铮默默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