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男朋友不是人_第8章

小说下载:男朋友不是人作者:陆言少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的将那菜盘挪到小玉面前,就算真的很好吃,也不用这样吧?
   小玉偏爱吃青菜的样子让言铮无端的想起了菜青虫,而且那叫一个快啊!嘴里是按了铡刀吗?
   领主大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小玉的脸色很勉强,而媳妇的表情也很微妙,来来回回的扫视他们半天没动筷子。
   “那你们把人送走以后都没有再联系吗?”这真是个漏洞百出的理由,要是未婚妻真的那么重要怎么现在才想起来找?早干什么了?人家生病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哦,合着现在人家姑娘病好了,你们找上来了?
   人渣啊!
   这要是我我也不干啊!
   言铮炯炯有神的等着这两人给出解释。
   糟糕了!这是小玉当时脑子里唯一的念头,他菜吃的太多,刚要张嘴解释,就先响亮的打了一个饱嗝,赶紧伸手捂住了嘴。
   言铮:……
   “不是!”领主大人这下终于听出哪里不对了,他是不懂人情世故,但是他并不傻啊!
   媳妇话里话外的意思他完全领会了!着急上火之余还不忘有一丝小得意,学习不好有什么障碍?
   和媳妇心有灵犀就好了!
   “不是这样的!”
   他当时还不能保持人身,根本没办法救媳妇,只好眼睁睁的送他离开,天知道他当时心都碎了!
   好不容易修成正果,第一件事就是下山来找媳妇。
   领主大人活生生的被冤枉,眼里透着一股委屈的神色,好像一只被欺负了的大狗。
   言铮被他湿漉漉的眼神击中,觉得自己说的太过了,就掩饰的咳嗽两声,“吃饭,快吃饭吧!”
   “你要相信我!”领主大人一着急直接抓住了媳妇的手,眼里满是受伤的神色。
   被误会什么的,真是太伤心了!
   “我信,我相信你。”言铮抽出手还反过来拍了拍对方的手背表示安慰,“你别急,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她的!”但是,人家姑娘肯不嫁给你可就另说了。
   真可怜,他又上下打量了领主大人一眼,长的那么好,可惜智商不在线。
   他暗暗的叹口气,觉得领主大人单纯的吓人。
   这就是威武霸气的领主大人给媳妇留下的第一印象。
   人傻钱多速来。
   其实领主大人平时在家的时候,还是比较英明神武,智勇双全的,毕竟是一方领主,掌管着整座山的生灵。只是他那智商在见到媳妇的一瞬间就被归了零,全心全意的信任着媳妇,恨不得把自己心刨开来给他看。
   站在言铮的立场上来看,这当然是傻的无可救药的一种行为,毕竟大家才第一次见面什么的。
   吃过饭,言铮拿出自己惯用的那个化妆箱,开始检查里面的符纸法器之类的。
   席航肯定不是闲着没事来找他逛街的,能让这位刑警队的副队长亲自出马的事情,应该很棘手。
   两人年纪差很多,席航为人稳重内敛,和他认识,完全是因为他妹妹席岚的关系。
   言铮和席岚是同班同学,做了三年同桌,关系非常好。
   言铮那个时候总去席岚家里玩,席航当时已经是大学生了,他们见过几次。
   后来席航毕业进了刑警队,当时言铮还在上学,机缘巧合的帮他解决了几桩诡异的案子,所以,直到现在,只有出现疑似灵异案件,席航都会来找言铮帮忙解决。
   因为领主大人吃完了饭还赖着不走,言铮就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他说话。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言铮,楼上的是我大哥,容深。”言铮笑眯眯的伸手过去。
   ……领主大人顿了一下,抓住面前那只手,郑重其事的自我介绍道:“廉贞。”
   还是第一次跟媳妇说自己的名字,心里有点儿淡淡的紧张。
   “很好听。”言铮抽回手笑了笑,“昨天在酒店谢谢你帮忙,你也是同道中人吗?”很厉害的样子。
   又被媳妇夸了,领主大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抖了抖耳朵,“不是。我不学道。”
   言铮以为他不愿意透露自己师门,也就没再追问,继续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直到席航打电话来,说自己就在仿古街外,言铮才起身要出门。
   “我陪你一起去。”和媳妇相处时间长了之后,那种紧张感慢慢打消,媳妇真是个温柔的人,领主大人卡壳的脑袋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智商开始上线。
   深更半夜的怎么能放媳妇一个人出去?那必须不能够啊!
   言铮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回头看着他。
   你知道我干什么去啊你就跟着?
   “我可以帮你提箱子。”领主大人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殷勤一把。
   言铮想到这人虽然傻但确实是身手不凡,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
   说不定真的可以帮忙。
   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是他心里下意识的觉得,此人可信。
   “好吧,不过要听我的,不能随便乱跑。”言铮伸出一根手指点他胸口立规矩。
   是你自己要跟着的,出门后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两人一前一后出门,言铮左手拎着化妆箱右手掐着小黄伞,虽然廉贞再三要求帮他拿,但是他还是不习惯,救命的东西还是放在自己手里放心。
   言铮远远看见席航的车,忍不住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拉开副驾驶的门熟门熟路的坐了上去。
   廉贞:……
   竟然都不等他?这个铁盒子有那么好?
   “快上车呀!”言铮看廉贞半天没上车,按下车窗露出头来招呼他。
   廉贞小小的郁闷了一下,也学着媳妇的样子拉开了车门……
   结果,一上车就从后视镜里对上了席航波澜不惊的脸,领主大人顿时就火冒三丈。
   就是这个人!
   中午的时候没来得及揍他,竟敢随便摸媳妇的头?
   他都没有摸过!
   廉贞满心怨念,连带着脸上表情也很不友好。
   言铮浑然未觉的还给两人做介绍,席航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将廉贞眼里的敌意全看在心里。
   不过他丝毫没在意,打了个招呼就启动车子。自顾自的和言铮说话,把领主大人一个人晾在后面。
   真是好不凄惨!
   “这次事情比较棘手,”席航一边转方向盘一边给言铮介绍情况,“今天下午,灵州高速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渔舟市到灵舟市的长途大巴和一辆大卡车追尾,大巴车司机当场死亡,车上四十八名乘客两人死亡,其他人不同程度受伤。”
   “死亡的两名乘客中一名是因为年纪较大,抢救不及时,另一名……”席航顿了顿,转脸看他。
   “我听着呢,你继续说。”言铮认真的看着他,顺便将他脸扳回前方,好好开车啊!看我干吗?
   又不是用眼睛说话!
   廉贞在后面看见,淡淡的不开心,也想被媳妇软软的小手摸脸。
   “重点就在这,”席航觉得刚刚被摸过的地方有些发烫,就挠了一下脸,“医生抢救的时候,发现这名死者肚子里藏了两千克海2洛2因。”
   ……言铮惊讶的瞪大眼睛,两千克?那么沉?肚子不涨吗?他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刚刚吃饱饭,那里微微有些凸起,略撑。
   两千克就是四斤啊!
   折算成四斤红烧肉是多大一碗啊?
   米饭也要一大锅啊!
   言铮脑补的逵猩瘛
   席航被他逗得笑了一下,才说道正题上,“这都不是我来找你帮忙的原因,验尸之后我们得出结论,那个人早在三天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言铮被惊了一下。
   “那人三天前就死了,天知道他是怎么买票上的大巴车。”席航万分挫败,因为这个发现现在法医室已经爆炸了。
   那些个年轻法医闹得他头痛欲裂,一个个的战斗力正无穷,堪比五百只鸭子。
   再三确定检查结果没有问题之后,他才给言铮打了电话。
   僵尸?言铮脑子里刷的冒出了某些电影里的经典形象。
   “有把握吗?”席航看着他。
   “我得先看看情况再说。”光听他这样说,言铮也无法判断。
   说话间,席航已经开车到了警局。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警局大楼依旧灯火通明。席航将车停好,带着言铮和廉贞直奔一楼法医室。
   法医室里更是亮如白昼,透过通明的玻璃门能直接看到里面忙碌的景象。
   席航带着人走进去,进门就见一个年轻女孩穿着白大褂抱着一摞文件从他们面前急匆匆的走过,眼风扫到几人后忽然来了个急刹车。
   “席队长?你可回来了!正好,我们正在连夜解刨。”这是刚刚入职才一年的新人,叫张子萱,说话带笑,走路带风,是个很开朗的女孩。
   “什么?”席航眉头皱起,“谁让你们动的?不是说等我回来吗?”
   作者有话要说: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
  
   第一章 定魂针
  
   席航抬脚就往里面解刨室走,张子萱一边小跑跟着,一边手舞足蹈的解释,“大家都很好奇么?
   你又半天不回来!”转脸看见队长身后跟着两个陌生人又好奇的问道:“诶?你们是……”
   张子萱回头一眼看见了跟在后面的廉贞,他个子高,甚至比席航还要猛一些,长相英俊又穿着一身黑衣,表情严肃一看就霸气侧漏。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
   席航根本就顾不上解释,推门就走进解刨室。
   言铮紧跟在他身后,就看见房间正中并排摆着两张长方形的解刨台,里面那一张空着,外面那张上摆着一具俯卧着的男尸,边上围着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看着三十不到样子,带着口罩低头凑在一起研究。
   其中一个人正拿着小镊子在那尸体的后脖颈上夹着什么,言铮眼尖,一眼就扫到那赤裸的男尸脖颈上有一个黑紫色的圆点,也就芝麻粒大小,在惨白的皮肤上异常醒目。
   言铮太熟悉那是什么痕迹了,立刻大惊失色的阻止道:“住手!”
   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那拿着镊子的男人刚一抬头,原本趴在解刨台上的尸体忽然弹了起来掉到了地上,打了一个滚,那尸体直接爬了起来,一张脸青白泛紫,双目圆睁,浑身僵硬的的转了个身迈步就往门口走。
   啊?
   法医室里惊叫声一片,大伙好像鸭子似的被赶得四下逃窜。墙边桌子上摆着的玻璃量杯试管被带到地上稀里哗啦声不绝于耳。
   言铮手里早缠了一截乌黑的墨斗绳,两手缠了几道上前就勒住那男尸的脖颈,将他带倒然后顺势绕到他身后,只是那尸体力大无穷,几乎立刻就弹了起来。
   言铮力气不如他,生生的被带起来撞到那尸体后背上。
   廉贞见状立刻就怒了,上前大手一伸把媳妇拽到怀里,言铮猝不及防,鼻子撞在他结实的胸肌上酸的要命,眼泪都要出来了。刚要反驳就眼睁睁的看着廉贞抬脚将那尸体轻飘飘的踩在脚下,那动作一气呵成流畅的好像看电影。
   那尸体反复几次试图站起来都失败了,廉贞的脚好像重似千斤。
   “快把他翻过来!”言铮上前头也不回的叫道。
   廉贞自然是对媳妇言听计从,那扑腾不停的尸体在他手里好像一条大草鱼,怎么摆弄怎么是。
   言铮手里粘在一张符纸,抬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