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原来是渣攻_第2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原来是渣攻作者:晚非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才这么有恃无恐地让顾沅认为,是他薛恺之献血救了顾沅吧。
   薛宜也不得不感慨薛恺之了解他。上一辈子他就没有告诉顾沅。这一次,他依旧不打算告诉顾沅,就让他以为是薛恺之救了他吧。
   薛恺之再怎么不堪,如何算计,顾沅都视而不见。在顾沅心里,薛恺之一直都是单纯善良无辜的白莲花,比他这个精于算计的私生子好百倍千倍。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薛宜想大概是医生敢来了吧。正好他也有了些力气,就扶着墙壁回了自己的病房。
   上一辈子他死不要脸地拆散了里面那对苦命鸳鸳,让顾沅至死都一直闷闷不乐的,这一辈子就早点放手吧,成全他们也让自己自由。
   薛恺之人品差,爱慕虚荣花心多情又如何,反正顾沅喜欢和他在一起开心就成。
   回到病房,薛宜拿起病床上的西装外套穿上,然后慢吞吞地走出病房。
   八月中旬的气温,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烈日当头,薛宜穿着米色西装,却依然觉得手脚冰凉。
   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正常反应。专挑太阳底下走,三步一喘地走了好一会儿,薛宜才觉得身上有了一丝暖意,却也觉得头更晕了,昏沉沉的,随时都会晕倒的感觉。
   医院不远处有一家私房菜馆,挺有名,薛宜和顾沅一起去吃过几次,味道不错。薛宜摸了摸干瘪的肚皮,朝着菜馆的方向慢吞吞地走去。
   下午两点多,刚过了饭点儿,菜馆里人不是很多,薛宜要了一个包间,关了空调,他才觉得温度正好,浑身暖洋洋的。
   先要了一杯白开水,又点了补血的熘肝尖、菠菜羊肉,一份米饭。狼吞虎咽地扒完饭,薛宜没有去医院停车场开自己的车,而是打车回星河湾小区,他和顾沅的家。
  
   第002章 章
  
   回了家,薛宜冲进厨房,倒了一大杯淡盐水仰头喝光了,然后脱了衣服上床倒头就睡。
   失血过多导致头晕眼花手脚无力,他又极其不愿输血补充,看着别人的血液流进自己身体的感觉,让他十分排斥。所以他在知道不会有生命危险后,就决定慢慢地食补,而不是输血补回来。哪怕会有一些后遗症,他也不想输进陌生人的血液。
   至于医院里的顾沅,想必薛恺之会把他照顾的很好。只要薛恺之愿意,他一定是一个十分完美的好情人。如今旧情人回头,顾沅见了自己恐怕也觉得尴尬,他还是识趣地避开吧,他可不想听薛恺之话里话外地挤兑他,那张脸他见了都倒胃口。
   重回五年前,薛宜不想和顾沅继续纠缠了,他们的婚姻没有爱情的基础,他打算成全一对有情人,而不是像上一辈子那样,死不松口离婚,眼睁睁看着顾沅和薛恺之痛苦。
   对于薛恺之这个异母弟弟,薛宜也不打算继续报复了。薛家已经跨了,就放他一马吧。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薛宜洗了脸出来,拿起桌上的手机想看看有没有人打过电话,结果拿起一看,手机屏花了,也关机了。他翻出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
   饭饱之后又睡了一觉,感觉没有刚从医院醒来那么难受了。薛宜叹息着,还是决定去超市买了好些菜回来,做几个补血菜,熬一锅骨头汤,给顾沅送去。
   上一辈子因为听见薛恺之在病房里说的那些话,而顾沅又是一副欣喜的样子,所以直到顾沅出院,他也没去医院看望过。而如今重回五年前,薛宜不想和顾沅再把关系闹的太僵。
   快速开了电脑,上网查寻骨折的病人适用的菜谱,薛宜拿纸笔记了下来。然后穿上外套,拿着钱包出了门。
   很快从超市买菜回来,他直接进了厨房,给锅里加了水烧上,然后把剁好的猪脊骨洗干净,等锅中水开了把猪骨倒入焯烫。
   接着处理好葱姜,在砂锅中加入适量清水,放入葱姜、当归、参片,料酒和大料。再把焯烫好的猪骨捞出来洗干净,放入砂锅中炖上。
   然后开始熬娃娃菜蘑菇粥。再炒了一个清炒苋菜,一个补血的青瓜炒猪肝。
   等粥熬好了,菜也炒好了,加了金针菇、蘑菇、萝卜块的猪骨汤也熬的差不多了。虽然时间短了些,不过他起得晚,再耽搁下去等他去了医院,说不定顾沅都睡觉了。
   两个保温盒没装下,薛宜无奈地又取了一个,把粥、菜、汤都装上,然后拎着保温盒出门打的去了医院。
   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顾倾的声音:“这个汤是大哥让吴婶专门给你熬的,熬了一下午呢。阿沅你再喝一碗,很补的,喝了骨头愈合的快。”
   看来还是来的晚了些。薛宜提着保温盒的手指紧了紧,心想正好,顾沅有的吃,这些他提回去自己能吃两顿,明早也不用做饭了。
   推门进去,薛恺之坐在床头喂顾沅喝汤,顾倾坐在另一头。
   薛宜看着敲着二郎腿抱着双臂坐在另一张床上的顾倾,不自觉地嘴角抽了抽。上一辈子他去参加顾沅的葬礼,待宾客都走了,顾沅墓前只剩自己和顾倾时,顾倾二话不说走到他面前拳头就朝他脸上砸。
   那时的顾倾像疯了一样,揪着他的衣领,一拳一拳地砸在他脸上,当场牙齿掉了三颗。
   薛宜现在见到顾倾,就觉得牙疼。可硬着头皮朝顾倾叫了一声:“大哥。”
   顾倾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想斥责薛宜这几个小时为什么不在病房里陪顾沅,可看着薛宜毫无血色的脸,他又忍了忍把话咽了回去。只在心里纳闷,昨天从别的医院调配了足够的o型血过来,薛宜肯定输了血,怎么脸还白的跟鬼似的。
   薛宜对于顾倾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也不在意。这些年,他早都习惯了,顾倾若是给了他好脸色,他才要提高警惕小心提防顾倾是不是给他下套呢。
   薛宜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神情不虞的顾沅,问他:“感觉怎么样?很难受吗?”
   顾沅抬眼瞪着薛宜,眼神幽深,抿着嘴不说话。明显是生气的样子。
   这时候床头坐着的顾恺之眼神不满地看着薛宜,语气里也是浓浓的指责说:“大哥,你怎么现在才过来啊。阿沅早就醒来了,还给你打电话让你送吃的过来,可你电话一直没人接。”
   呵呵!薛宜懒得理他,明明是他的手机没电了才没打通,可从薛恺之的嘴里说出来,好像是他故意不接电话似的。
   薛凯之又抬眼看着薛宜,表情气愤,用很替雇员不值的语气问:“大哥,公司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让你抛下昏迷重伤的阿沅不管不顾的。”
   顾倾像看小丑一样地看着薛凯之,若不是担心这个时候把薛凯之赶走了,弟弟会生气影响病情,他早就把人打折了腿轰走了。
   不过薛凯之的话,又成功地挑起了顾沅的怒火。他早上就醒来了,可到了晚上才看见薛宜的人,中午打电话也没人接。这次他鬼门关里走了一趟,薛宜竟然一点身为夫夫的职责都没有。
   薛宜看都没看假惺惺的薛恺之,只对脸色不善的顾沅说:“我在家里熬了些汤,不过你的汤是吴婶熬的吧,吴婶熬的肯定比我熬的好喝,我这汤熬的时间有些短。”
   顾沅沉着脸不说话。薛宜看他紧抿着双唇,就知道他在生气。就是不知道顾沅是因为他来晚了生气,还是因为他来了打扰了他和薛恺之的相处而生气。
   不过薛宜这个时候不打算开口哄顾沅。有时候他也觉得顾沅很奇怪,他和顾沅之间没有爱情,当初结婚时,顾沅是为了赌一口气,而自己是不得不和他结婚。他们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罢了。可这两三年来,顾沅总会耍一些小脾气,就像热恋中的情人闹别扭耍小性子一样,让薛宜很是招架不住。
   薛宜没有自恋的以为顾沅是喜欢上了他,车祸时他不顾自身安危地护住薛恺之就是很好的证明。他们大概只是一种习惯,毕竟一起生活了七年,可习惯不是爱情。
   薛恺之舀了一勺汤送到顾沅嘴边,轻声说:“阿沅,再喝点汤吧,你刚刚都没吃多少。”
   顾倾也担忧地开口劝:“是啊,阿沅,你以前最爱喝吴婶熬的汤了,再喝一碗吧,吃饱了伤才好得快。”
   薛宜把自己带来的保温盒放到桌上,背靠着桌子站着。他侧头看着顾沅,顾沅后脑勺上有一道六厘米长的伤口,还有一些小划伤,索性剃了个光头,头上裹着白纱布,脸色快跟纱布一样白了,左胳膊骨折,手腕的伤口最深了,伤到了静脉。右腿小腿骨也三处骨折,肋骨也断了两根。不幸中的万幸是断骨没有戳伤内脏。
   本来这个时候,喂顾沅吃饭这种事应该薛宜来做,他和顾沅是合法夫夫,哪里轮到薛恺之这个前任男友来刷存在感。
   可薛宜和顾沅彼此没有感情,顾沅又对薛恺之念念不忘,正巧薛恺之想吃回头草,薛宜也想成全两个有情人,就站着没动。
   薛宜觉得自己站在这里真的是一个大写尴尬!正低头思索着找个借口离开吧,就听顾沅问:“你炒的什么菜?”
   薛宜愣了一下,觉得应该是在问他。他抬起头看顾沅,两人的视线对上了,薛宜淡淡地笑笑说:“清炒苋菜和青瓜炒猪肝,还有娃娃菜蘑菇粥,你要不要尝一点?”
   顾沅不情不愿地点点头,一幅吃你带的菜是给你面子的表情。薛宜脸上浮起无奈的淡笑,转身打开保温盒,先给顾沅盛粥。
   顺口问顾倾:“大哥,你要不要吃?”
   顾倾看着薛宜打开保温盒,里面的菜香味儿飘溢出来,很美味的样子。而且顾沅也在他面前提了好几次薛宜厨艺不错,可惜他一直没尝过。不过他来之前吃过了,惋惜地摇摇头说:“不用,我吃过了。”
   薛宜盛了一碗粥,放在顾沅面前的小餐桌上。薛恺之随即放下手里的汤碗,端起薛宜的粥碗,准备喂顾沅。
   “薛宜,你来喂我。”顾沅绷着脸开口:“恺之,你守了我一天了,也累了,歇一歇吧。”
   薛宜没有说话,低着把装了菜的保温盒打开。对于顾沅的要求,他很是想不通。顾沅和他结婚,是因为薛恺之闹分手,他为了刺激薛恺之才非要和自己结婚。上一辈子还吵着闹着要离婚和薛恺之重新在一起呢。
   可今天是怎么了?薛宜非常不明白顾沅这个时候干嘛还非要拉着自己刺激薛恺之。明明薛恺之喂得好好的,俩人喂一口,就深情地对视一眼,那含情脉脉的眼神看得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没关系,我先喂你吃饭,你吃饱了我再去吃。”薛恺之说的情真意切,浓情蜜意。然而顾沅却并不配合,抿着唇看着薛宜。任薛恺之举着勺子的手僵在半空。
   薛宜看着顾沅黑沉沉的眼睛,很快就败下阵来。上一辈子顾沅的死和他也有些关系,他对顾沅是歉疚的。
   他把保温盒摆在顾沅面前的餐桌上,然后伸手接薛恺之手里的粥碗,淡淡地说:“给我来喂吧。”
   薛宜很看不上薛凯之,虽然薛凯之和顾沅俩人如今依旧有情,可自己和顾沅还是合法的夫夫呢,这俩人当着自己的面也不知收敛,实在有些过分了。上一辈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