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男朋友不是人_第9章

小说下载:男朋友不是人作者:陆言少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在那尸体脊背上重重的拍了一掌,那尸体忽然挣扎的更加激烈了,明晃晃的日光灯下就见他脖颈上那芝麻粒大小的淤青里反射着一抹银光。
   言铮摸出一块手帕垫在手上将那一点银光罩住慢慢的往外抽……
   片刻之后,一根足有三寸长的银针被他抽出来,拿在手里。
   随着银针被抽出,那具尸体也彻底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恢复了尸体该有的状态。
   这边动静消停下来,门外那些受惊跑掉的人也慢慢的聚拢回来。
   刚刚那拿着镊子的男人扯下口罩,满脸惊讶的问道:“怎么会这样?”
   席航站在前面,回头看了他一眼,“谁让你们乱动的?怎么不等我回来。”
   男人嗫嚅半天,“……本来也没想解刨的,闲的没事拍了个片子,看见后背上好像有东西,所以就想拿出来看看……”看着满地狼藉,他声音越来越低,人也往后缩了去。
   大家都很好奇么!
   不过,他心里也是一阵后怕,里面那场乱子刚刚平息,要不是队长恰好回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言铮站起来对席航点了点头,这里面确实有文章,不过,他不方便在这里说。
   廉贞低头看着趴在地上不动的尸体,刚刚有一瞬间让他感觉很熟悉,可好像又没抓住似的,他若有所思的站在言铮身后。
   席航示意回他办公室去谈,身后立刻传来此起彼伏的哀嚎并伴着七嘴八舌的声音。
   等等啊!
   我们也想听!
   是啊是啊!真是太好奇了!
   ……
   席航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把这里收拾干净。”
   大伙一看队长生气了,纷纷噤声,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
   刚刚闯了祸,还是不要在火上浇油的好。
   好奇心害死猫真不假啊!
   要不,派个人去偷听吧!
   席航办公室里,言铮把那银针放在他办公桌上,道:“这叫定魂针,钉在人脖颈三寸处就可以控制人思维行动。”
   “只能是死人吗?”席航听到这忍不住插言。
   “不,厉害的高手连活人都能控制。”
   席航的脸色不好起来。
   言铮继续解释道:“定魂针有三种不同的长度,分别是一寸三,二寸三和三寸三。长度不同,控制的程度也就不一样。”比如中了一寸三的银针可能只能控制四肢,二寸三的可能控制全身,而三寸三的银针就会将人完全变成傀儡,连思维都会被控制。
   其中这三寸三的银针最难施针。
   “定魂针对施针者的手法和力度要求很高,必须一气呵成。”施针的时候讲究个一鼓作气,这银针长三寸三,一看就是最难的那种了,而且又细又长,银质本身就发软,还要全部插进人脖颈里,搞不好就会弯曲折断。
   看这尸体脖颈后的针孔不大不小,也没有二次施针的痕迹,可见这个施针者必定是个经验丰富手法老道的人。
   席航本来就脸色难看,听完更是黑云罩顶。用这种邪术运送毒品真是让人防不胜防。要不是大巴车出事故,谁能想到那车上坐了一个死人还装了满肚子的毒品?
   “刚刚那尸体忽然行动起来,估计是尸体里的定魂针位置在车祸的时候出现了偏差,然后经那法医一动,恰好拨对了位置。估计那幕后之人一直在暗自操纵。”言铮推测道。
   与此同时,渔舟市的一个别墅里,一个背后钉着银针缠着跟黑头发的草人忽然自燃起来,发出砰的一声响,从半空中跌落到桌上。
   那草人面前坐着一个老道,五旬上下年纪,灰白色的头发满脸酱紫色的皱纹,正盘腿打坐,嘴里念念有词,猝不及防被突然爆起的火焰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偏头,抬手挡在眼前。
   他神色怨毒的看着那落到供桌上烧成灰烬的草人,心里又惊又怒。
   竟然有人破了他的定魂针?
   他沉吟片刻,耳边忽然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只来得及抬手抓起桌上一块巴掌大小圆圆的东西塞进怀里。
   房门就被人粗鲁的踹开,一个嘴里叼着雪茄脸上架着墨镜的矮胖男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脖子上的金链子足有手指粗细,身后还跟了一帮耀武扬威的小弟,各个手里都拎着长枪短棒。
   一看就壕气冲天,势不可挡。
   “我说,张真人,两千克啊!那他妈的可是两千克啊!竟然说没就没了?打水漂也没这么快啊!
   竟然他妈的落到条子手里!真他妈的呸!”那男人大刺刺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满脸的找后账表情。
   虽然用死人运毒冒了些风险,但是死人嘴严啊!被条子抓住最多也就是损失几个钱,绝不会把自己供出来什么的。相比较之下,他觉得还是很划算的,不过,这话他当然不会当面说出来,该做的威胁还要有。
   不然,这老头子以为他好说话。
   张真人勾了勾嘴角,敛眉垂目的毫不在意的答道:“凡事总有意外,赵老板只看见这次的损失,难道忘记了前几次的成功?”
   你!赵老板闻言刚要发怒,一想到自己后面还有求于他,又硬生生的压住了。
   “那好,就信你这一次!不过,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咱们都是明码标价的买卖,别忘了您老可没少提成。”赵老板威吓一番之后,带着人呼啦啦的走掉了。
   张真人神色晦暗不明的勾起嘴角,轻蔑一笑。
   一群草包!
   事情败露,这人已经留不得了。
   这小鱼小虾不值得他放太多心思,现在他的心思已经从运送毒品转移到了那个远在灵舟市破了他定魂针的人身上。
   有意思。
   虽然解决了那具会动的尸体,也仅仅只是破除这一个而已,天知道那背后的人会放出多少个出来?
   言铮眉头紧紧蹙着,毒品这东西确实害人不浅,要是那人利用尸体运毒……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会有不计其数的毒品流入灵舟市。
   他心里很挫败,都怪自己学艺不精,要是表舅在说不定就能顺着尸体找到有用的线索。
   刚刚就不应该手那么快的制服那尸体!
   席航看他沮丧,到反过来安慰他,“别急,当时的情况只能先制服他。”
   先不说对方接头地点是否有人,就是放着这一具裸尸出去游荡,也照样会打草惊蛇。反倒会让对方警惕起来。
   车开到仿古街的时候,席航停好车,转过头又对言铮道:“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你做的很对,就算你不动手,我也不会让一具尸体在外游荡。”
   嗯,言铮乖乖的点头,叫上廉贞一起下车。
   仿古街上本来就就是步行街,商铺多,住家很少,基本上都是铺子里的学徒伙计晚上留宿,所以这街上比别的地方更加清静。光溜溜的石板路上漂浮着一股淡淡的雾气,仿古的建筑若隐若现再加上昏黄的灯光。
   远远看去,一条街都影影绰绰的,可以直接拿去拍鬼片不用做特效了。
   当然,这在言铮眼里又是另一番风景了。
   街上‘人’绝对不少!
   作者有话要说:  木有评论不幸福
   木有评论不开森
   靠墙角抱膝望天……
  
   第一章 曹先生
  
   三五个游魂晃晃荡荡的随风飘动,言铮只做看不见,闷头一气往家走。
   他天生阴阳眼,在见鬼这方面早就攒足了经验。
   不是他不帮忙,只是这些游魂在人间停留太久,连他们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因为什么而留在这里。
   这根本就让他无从下手啊!
   他又不会算命看卦,那里知道他们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
   曾经有一次,他好奇心起招惹了一个不知道那个朝代的酸秀才,然后足足被他缠了三个月,天天在他耳边哭,那段时间害的他倒霉透顶搞得他头都大了八圈。
   那时候他都十一二岁了,对这方面的知识一无所知。表舅之前根本不知道他的天赋,也没打算让他继承自己的衣钵。
   在无意之中发现他被游魂纠缠,才知道了他是天生阴阳眼。
   可恶的表舅不仅不帮他反而还在一旁看热闹。
   言家人了不起啊?哼!
   阴阳眼了不起啊?哼!
   老子根本就没有很羡慕!哼!
   在发出了诸如此类的各种哼声之后,表舅心里才稍微平衡了一些。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自己每次见鬼都要抹黏糊糊的牛眼泪要不就在眼皮上贴两片可笑的柚子叶。
   特别蠢!
   这言家的小鬼却得天独厚!唉!怎能不让人羡慕嫉妒恨呢!
   言铮打那之后才开始接触这方面。表舅教的很用心,但是因为他学的晚,错过了最佳年纪,勉勉强强算得上中等水平。
   表舅表示这已近很不错了,凡事随缘,不必强求。
   不过,切记要量力而为。
   打不过就跑,千万别觉得丢脸。
   能混口饭吃就不错了。
   言铮想到这有些淡淡的沮丧,要是他能厉害一些,说不定今晚上会是不一样的结果。
   他叹息一声,有些怏怏不乐。
   廉贞低头看他,一走进仿古街,他就发现媳妇有些垂头丧气,眼神迷茫的陷入沉思的样子好呆好可爱。
   他光顾着站在一旁看呆了,听到那声叹息又有些心疼。
   “你很好,你最好。”廉贞笨拙的安慰着他。
   言铮惊讶的抬头看他,哪有人这样上来就夸人的?一看就很轻浮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言铮反问,“你根本都不了解我!咱们才认识一天呀!”
   廉贞心里着急,我从小就认识你,你是我选定的媳妇,怎么能不好呢?
   没有人比你更好了!
   可是这些话他还不能说!真是急死人!
   言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在他眼里只看到一片赤忱和紧张,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呆子。
   “谢谢你。咱们回去吧!”言铮说完朝着望京堂的大门走过去,二楼灯光温暖明亮,显然有人在等他回来。
   廉贞站在那里看着媳妇的背影,心里甜丝丝的,瞬间荡漾了一下,媳妇笑起来真好看。
   夜已深,言铮在楼下简单的冲了个澡就上楼睡觉去了。
   领主大人眼巴巴的看着楼上灯灭了之后,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后院自己今天刚刚租来的房子里。
   房间已经被整理的焕然一新,虽然只有一间卧房可以睡,但是领主大人并不挑剔。
   小玉正坐在灯下等他,一张脸乌漆墨黑的很是难看,奈何领主大人心里美滋滋的根本就没注意他的表情,直接就自顾自的枕着后脑躺在床上。
   ……
   “我今天遇到一件事。”良久他才慢腾腾的开口。
   廉贞将晚上的事在脑中过了一遍,想起在那尸体上感觉到的熟悉的力量,不禁要告诉小玉。
   呵呵,你是摊上大事了!
   逆徒!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胆子大了啊?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小玉将手里的三字经拍的扔在桌子上,气呼呼看着浑然未觉的领主,心说你爹不在,老师又只有我一个,你长歪了完全就是我的责任啊?
   这将来让我怎么有脸见历代的领主大人?
   “说!”小玉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我还不确定。”廉贞想了想还是算了,他又不确定,说出来到让小玉担心。
   小玉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