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原来是渣攻_第5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原来是渣攻作者:晚非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薛宜一直就是如此。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另一方面,顾沅清楚,大概是觉得说与不说,都没什么要紧,因为不会从他这里听到一声感谢。
   想想薛宜的默不作声,再想想昨天薛恺之的一番作态,真不敢相信这俩人是兄弟。顾沅相信,若不是今天薛宜在它面前晕倒,医生告诉他原因,他大概以后都不会知道薛宜给他献血这件事。
   当年他和薛恺之相爱时,薛恺之也是这样的性格,常常在他面前数落薛宜,当时他却只觉得薛恺之直爽、可爱,还常常和薛恺之一起欺负薛宜。
  
   第006章 章
  
   薛宜被护士推出去,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又被送回了顾沅的高级病房。他依旧昏迷着,护士给他输上了血就离开了。
   病房里只剩下顾沅和昏迷的薛宜。顾沅躺在病床上不能大幅度的动作,不能自己起身也不能翻身。他就么扭着脖子望着另一边床上的薛宜,心情极其复杂。
   在他的心中,薛恺之一直是热情奔放的,待人真诚又爱憎分明,喜欢的人他对他千好百好,不喜欢的人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虽然有时候说话尖酸了些,可也说明他性格直爽。比起那些笑里藏刀的人,他更喜欢性格直爽的薛恺之。
   曾经,薛恺之看他的眼神里带着深深的爱恋和依赖,对于薛恺之率真的性子他很喜欢。
   而薛宜在他眼里,就是笑里藏刀的那种人。薛宜在他的记忆力很少笑,可他一旦笑了绝对有人要倒霉。他还记得第一次见薛宜,是他十岁薛宜九岁的时候。那一年薛宜被薛凌接回了薛家,因为私生子的身份,并不被薛恺之和他母亲所喜。
   薛宜从来都是沉默的,小小的孩童,脸上却常常是一种和年纪不符的深沉和阴森。因为薛宜的沉默寡言,他小时候没少和薛恺之欺负薛宜。
   他记得有一次,大概是薛宜十岁的时候,他过生日,他妈妈送给他一个亲手缝制的奥特曼布偶,非常逼真,而且软软的摸起来非常舒服,有正常抱枕那么大,大概就是让薛宜晚上睡觉抱着当抱枕用的。
   当时薛恺之看见抱枕觉得好玩,嚷嚷着要,薛宜死活不给,薛恺之就嚎嚎大哭。薛恺之的母亲怎么哄都哄不好,薛父强逼着薛宜把布偶给弟弟玩。薛宜抱着抱枕不说话也不给薛恺之玩。
   薛凌气的一巴掌甩在薛宜脸上,十岁的孩子,被大人充满怒气的一巴掌甩在脸上,嘴角瞬间就破了,人也摔倒在地上,却依然抱着布偶不松手。薛凌指责薛宜不懂得友爱弟弟。
   最后布偶还是给薛恺之玩了。顾沅记得非常清楚,当比薛宜小半岁的薛恺之抱着布偶时,立马不哭了,还朝他挤眉弄眼笑的非常得意。而这时的薛宜站在一旁,用手背抹掉嘴角的血,嘴角勾起一个很淡很淡的笑容。他嘴唇上沾了血,猩红猩红的,那个笑容就显得非常阴森恐怖。
   他妈妈和薛恺之的妈妈是闺蜜,他常常在薛家留宿,薛恺之也常常留宿他家。那天晚上他也在薛家住下了。吃晚饭的时候,薛宜没有下楼一直待在自己房里。
   他记不清那个时候是因为什么原因,上二楼去了,路过薛宜的卧室,听见里面传来剪刀‘咔嚓咔嚓’的声响。他好奇之下推开了房门。
   房里没有开灯,银色的月光从窗户洒进房里。薛宜背对着月光,坐在地板上,顾沅看不清薛宜脸上的表情,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奥特曼布偶被他剪的稀巴烂。
   布偶的填充物里有一些鸭绒,飞的满屋子都是,在月光下看起来竟然非常的漂亮。
   顾沅那个时候只有九岁,父母恩爱异常,家庭很幸福,他不知道一个私生子的出现,对于薛恺之母亲的会有怎样的打击。他也不理解薛宜为何会宁愿毁了布偶也不给薛恺之玩,只觉得薛宜脾气古怪,玩不到一起。
   直到后来长大了,每每想起这件事,才觉得薛宜心性的可怕。那种自己喜欢的东西,宁愿亲手毁了也不给别人的心态,让他觉得可怕。这之后顾沅再也不招惹薛宜了,只是他也没想到一场生日宴,他和薛宜酒后乱性,最后还结了婚。
   曾经他天真地以为会和薛恺之天长地久地在一起,却只不过在一起四年。曾经他觉得薛恺之性子直爽可爱,今天心里却觉得有些厌烦。
   顾沅拧眉看着脸色苍白的薛宜,此时此刻,终于肯承认当年他自己太过任性了。他收回视线,闭上了眼假寐。
   没多久,另一边病床上的薛宜缓缓地睁开了眼。他一眼便看见了床边的输液架,和上面挂着的猩红的血液袋。
   看着那一包血液,薛宜神色大变,只觉得眼前一片血色。仿佛又看见了妈妈躺在他面前,下半身被血染红了。妈妈的身体里流出一个刚成型的小小婴儿。
   薛宜浑身发冷,他紧咬着牙,视线顺着输液管往下,落在他的左手手背上。他伸出右手快速地拔下针头甩手扔掉了。手背上的针眼立马冒出血珠,薛宜看也不看,只随意地用手按住了针眼。
   针头上的血滴答滴答地滴落在白净的地板上,很快汇成不小的一滩,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儿。薛宜闻着这股让人烦躁不安的味道,眉头皱得更紧了。
   “薛宜,”顾沅听见动静,睁开眼就看见薛宜拔掉针头,一脸的寒意。他不知道薛宜为什么会如此,可身体重要,薛宜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让顾沅的语气也不太好,他沉声说:“医生说你失血过多,必须要输血。”
   薛宜不吭声,一个眼神也没给顾沅。顾自穿上鞋,往洗手间走去。
   顾沅吸了一口气,刚才说话太大声了,扯到肋骨上的伤,疼的他冷汗直冒。想着薛宜是为了给他输血,他语气轻缓了许多,带着他一丝关切:“你别固执了,身体重要。我叫护士来给你重新扎针吧。”
   “不用。”薛宜这才挤出冷冰冰的两个字,脚下不停地进了洗手间。
   顾沅目露担忧地看着薛宜挺拔却稍显瘦弱的背影,按下了床头的呼叫器。很快有护士进来,顾沅想着薛宜的固执,让护士先把输血架收走了,地上的血迹也拖干净了,染血的床单也换掉了。
   护士已经离开了,薛宜还没从洗手间里出来。顾沅担心地喊他:“薛宜,你好了没?”
   很快传来薛宜不耐烦的声音:“什么事?”
   听见薛宜的声音,顾沅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晕倒在洗手间里,他摇摇头,想了下说:“就是问问你想吃什么,我让大哥多带些早餐过来。”
   “不用了,让大哥带你的份就行。”薛宜想着昨晚他睡得沉,没能醒来补一顿夜宵。他做的饭菜都有剩,病房里开着空调,温度不高,应该没有坏,够他吃一顿了。
   得到薛宜的回答,顾沅心里有些闷。他神色恹恹地看着窗外发起了呆。
   咔嚓一声,病房门被推开了。薛恺之手里听着一个保温盒进来,看见顾沅醒着,露出一个温柔的笑,“阿沅,你醒啦?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顾沅看着薛恺之一脸笑意,眼里带着讨好的神情打开饭盒,说:“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茄子,我自己学着做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顾沅看着薛宜夹在筷子尖的一块冒着热气的红烧茄子,心里没有一丝高兴。以前他确实很喜欢吃红烧茄子,可都是以前了,薛宜最不爱吃茄子,他们的餐桌上从没出现过茄子。
   当初他为了在家里能吃上一顿茄子,和薛宜争执了好久,两人吵了一架。薛宜死活不愿意让他如愿,他就把薛宜最喜欢吃苦瓜扔进垃圾桶里,薛宜买一次他扔一次。哪怕薛宜为了不让他在冰箱里找到苦瓜,把苦瓜藏到鞋柜里,他也能找出来踩扁再给扔了。
   最后薛宜妥协了,买了茄子回来,他才不扔薛宜的苦瓜了。可薛宜每次做的茄子,不是太甜就是太咸,根本无法下咽。
   他被坑了几次之后,就不和薛宜争了,谁让薛宜下厨呢。他若是继续扔苦瓜,薛宜能每顿让餐桌上都是他讨厌吃的菜。
   想着那些过往,顾沅忍不住笑了,觉得当年他和顾沅幼稚的不行。抬头看着薛恺之满意深情地看着他,顾沅收了笑容,摇头淡淡地说:“你放着吧,我还不饿。”
   薛恺之噘着嘴有些不高兴,脸上的表情有些委屈。顾沅视而不见,继续说:“对了,你爸的病情怎么样了?”
   本来顾沅和薛宜结了婚,也该叫薛凌一声‘爸’。可薛宜自妈妈去世之后,再没叫过薛凌一声‘爸’。他之前还叫过薛凌‘爸’,可是近几年,每次想到薛宜小时候的生活,他就觉得薛凌简直是个人渣中的战斗机,自然不愿意叫薛凌‘爸’了。
   听见顾沅问起薛凌,薛恺之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忧,低声说:“医生说病情暂时稳定了,但是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不然就危险了。”
   “哦,”顾沅语气淡淡的,说:“那你去照顾他吧,我这里有薛宜照看着,也没什么事儿。”
   薛恺之摇摇头,眼眶红了,说:“没事的,我爸那里有我妈看着。”
   可是薛宜讨厌你啊,你在这里薛宜心情不好。
   顾沅心里这样想着,却没再开口。不管怎么说,曾经爱过,这么刻薄的话他说不出口。
   “自己亲爹都快不行了,薛少爷还有闲心来撬我的墙角。”
   薛宜带着讽刺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他是想成全顾沅和薛恺之,可看着薛恺之这幅做作的模样,他心里膈应的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
   薛恺之或许对顾沅是有情,可他这个时候最重要的目的,却是希望顾氏能拉濒临破产的薛氏一把。
   而且薛宜一直怀疑,当年顾沅生日宴上,他和顾沅酒后乱性,是薛恺之做了什么手脚。可是没有证据,他也不明白薛恺之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只能把那丝疑惑压在心里。
   至于薛恺之此时对顾沅的真心能有几分,薛宜看不出来,不过他知道薛恺之最爱的还是他自己,看他这几年换男友的速度就知道了。
   可顾沅就是喜欢啊,七年了还念念不忘,为了薛恺之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薛宜知道薛恺之不安分,可他一想着上一辈子顾沅最后枉死,他就对顾沅有愧疚之心,决定成全他俩。哪怕最后薛恺之和顾沅还是没有好结果,可最起码顾沅没有遗憾了。
   可想成全归想成全,他和顾沅现在还没离婚呢,薛恺之锄头抡的也太欢实了些。
  
   第007章 章
  
   “薛宜!”薛恺之被薛宜赤、裸裸的讽刺气的满脸通红,眼睛瞪得滚圆,一幅恨不得吃了薛宜的凶狠表情,然后又一脸委屈、伤心和后悔不已的复杂表情看了顾沅一眼。
   顾沅头痛的快炸开了,他浑身都是伤,伤口才开始愈合,疼的不行。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养伤,可是这两天一睁开眼,不是薛恺之独自照顾他时喋喋不休,就是薛宜和薛恺之针锋相对,没有一刻安宁的时候。
   顾沅烦躁的不行,正要喝止薛恺之让他安静,薛凯之却继续指着薛宜大声委屈地控诉:“当年要不是你卑鄙无耻地破坏,我和阿沅怎么可能分手?我们都订婚了,要不是你,我们早就结婚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