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原来是渣攻_第6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原来是渣攻作者:晚非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你才是恶心的第三者!”
   “呵呵!”薛宜讽刺地笑着。当年的事他们三个心知肚明,他和顾沅都是受害者,当时他也有了女朋友,感情很好,已经约定好毕业了就结婚。
   若不是一场酒后乱性,薛恺之不听顾沅的道歉,闹着要分手,顾沅又怎么会任性地非要自己嫁给他。
   若不是这样,他……
   薛宜想起上一辈子,他和顾沅离婚之后,偷偷地用小号关注了杨菲的微博。微博上杨菲偶尔会晒几张和儿子的日常照片。圆润可爱的胖小子,看着就让人喜欢。
   若是他没有当初的意外,他一定会和杨菲结了婚,想来现在也会有个儿子或者女儿,乖巧地叫着他爸爸,他们一家三口幸福地生活。
   薛宜紧紧地握着拳头,指甲掐进手心,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有的只是对薛恺之更深的厌恶。
   明明是他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任性地耍脾气,他也失去了他一直以来最奢求的生活方式。可薛恺之凭什么指责他是个第三者?
   薛宜没有再多说什么,‘呵呵’两个字完全表达了他的所有情绪。他走过去穿好衣服,拎起桌子上的三个保温盒开门走了。
   走出病房门的那一瞬,薛宜听见里面顾沅恼怒地声音:“恺之!当初是你非要分手的!薛宜……他,不关他的事……”
   薛宜冷冷地勾起唇,看来顾沅最介意还是薛恺之不听他解释要分手的事。
   本来就失血过多,又刚起床还没吃早餐,薛宜头晕的不行。一步三停地走到医院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回了家,薛宜打开保温盒,把昨晚剩下的饭菜吃完。
   只有七分饱,可他实在是不想折腾,脱了衣服回卧室睡回笼觉去了。
   而病房里,薛恺之听着顾沅提起当年的事,一脸的悔意,蹲在床头抓着顾沅的手,伤心地说:“阿沅,我知道错了,我早就后悔了,我……”
   顾沅面无表情地使劲抽回自己的手,虚弱地说:“恺之,你回去吧,我很累。”
   “阿沅。”薛恺之委屈地看着顾沅。顾沅却闭上了眼睛,不想再听他说。
   “那好吧,阿沅你再睡一会,”薛恺之起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柔声说:“我就在这里陪你,不然你一个人不方便。”
   顾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若是以前他这样说,薛恺之早就气的甩脸子离开了,除非自己道歉认错。可是现在薛恺之脾气这么好,为什么?
   真的后悔了,为什么这七年没有回国一次,没有联系他一次。刚开始的时候,他一直等着薛恺之回国,等他后悔分手了。可惜一日两日,一月两月地失望,最后便不抱希望了。
   如今,他早就没有任何期待了。薛恺之与他来说,就是一个普通的朋友。顾沅睁开眼,低声说:“恺之,你回去吧。这里有薛宜照顾我就成。你频繁地来看我,我……担心他误会。”
   “阿沅!”薛恺之不敢相信顾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明明顾沅心里还有他,不然怎么可能不顾自己的安危救他呢。
   薛恺之这才真的慌了,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再继续待下去,只会惹得阿沅厌烦,只能决定先离开了。
   “那好吧,阿沅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薛恺之起身往门口走去。手扶着门把手,他却突然转身,看着病床上闭着眼的顾沅,坚定地说:“阿沅,不管你信不信,我这次回来,是真的想和你重新开始的。”
   说完薛恺之才开门离开了。顾沅听见关门的声音,缓缓地睁开了眼,一脸疲倦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
   薛恺之刚才的话,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指责薛宜是第三者。是不是在薛宜眼里,自己也是破坏他和杨菲感情的第三者呢?
   可是,哪怕薛宜就是这样认为的,薛宜怨他恨他,他也……不想放薛宜离开了。
   “阿沅,”突然顾倾推门进来了,看着发呆的顾沅,担心地问:“你怎么了?”
   “大哥,我没事。”顾沅看着顾倾,想着薛宜给他输血的事,开口问:“大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薛宜给我输了那么多血。”
   顾倾把手里的饭盒放下,扶着顾沅坐起身,理所当然地说:“就是给你输了点儿血,有什么值得说的。”
   看见顾沅不赞同的表情,顾倾撇撇嘴,问:“薛宜他人呢?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哦,我刚才看见薛恺之了,他好像是想吃回头草,哼,你可给我长点心,他不适合你,我虽然不喜欢薛宜,可也认为薛宜比薛恺之好多了。”
   “好了,大哥,我知道,你快别嗦了,还不是你整天嫌弃薛宜。”顾沅无奈地笑着说:“对了大哥,你等一会儿给我请一个看护吧,薛宜他抽了那么多血,又不愿意输血补一补,早上都昏倒了,不能在这里照顾我了。”
   顾倾倒了一碗小米粥,看见顾沅嫌弃的表情,他低声哄着:“知道你不喜欢喝小米粥,可小米最有营养了。放心吧,看护大哥等一下就给你请一个最好的。哦你刚才说什么?薛宜没补血吗?”
   顾沅吃了一口小米粥,皱眉说:“嗯,早上他昏迷,护士给他输血了,可他一醒来就拔了针头。”
   “什么毛病啊这是。”顾倾不甚在意地感叹了一句,又气愤地说:“大哥可警告你,我就你这么一个弟弟,下次要是再不爱惜自己做蠢事,绝对饶不了你。”说着又喂了顾沅一口他喜欢吃的番茄杏鲍菇炒蛋。
   顾沅一口菜咽下去,才不解地问:“大哥,我怎么做蠢事了?车祸就是个意外,我也不想的。”
   顾倾看着顾沅还不知道自己错在那里的表情,气的把粥碗重重地放在餐桌上,怒其不争地呵斥:“车祸是意外,可谁让你用自己的身体护着薛恺之了?他哪里值得你这么做,再说你在驾驶座本就比他危险,还护着他干什么?你有没有想过大哥!”
   说道后面,顾倾声音有些发抖,显然是被顾沅的车祸吓坏了,眼眶也红了。
   “大哥,”顾沅不知道顾倾怎么会认为他会护着薛恺之了,车祸发生的瞬间,他都吓傻了,脑子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打方向盘避开对面而来的大卡车。
   “我没有护着恺之。”
  
   第008章 章
  
   薛宜美美地一觉睡醒来,唯一的感觉就是饿,非常饿。他起身看了眼床头的闹钟,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他打着哈欠揉着太阳穴,没想到竟然睡了这么久,难怪会这么饿了。浑身无力地去洗漱完,薛宜觉得冷得不行,又翻出长款睡衣换上,去厨房倒了半杯水喝完,这才觉得干裂的嘴唇滋润了一些。
   烧上一壶热水,薛宜取了几颗桂圆和红枣,准备泡水喝。这些都是可以补血的,虽然直接输血会更好一些,可他实在无法忍受那些血液流进自己身体的感觉,只是看着就难以忍受。
   昨天买的菜还有剩,薛宜取了小米和大米各一半,蒸上米饭。然后洗了两个西红柿和一节莲藕,炒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和清炒莲藕。都是可以补血的,补血的食谱他心里都有谱,上一辈子就是这么补的。
   他一个人也就懒的做汤了,两个素菜,量很足,也吃得很饱了。又喝了一杯水,薛宜在客厅里慢吞吞地走了几圈消消食,才觉得浑身舒坦了许多。
   想用手机上网,才发现手机竟然还在充电。薛宜急忙拔下充电线,看着摔花了屏什么都看不清的手机,觉得还是换个新手机好一些。想给张彦打电话续假,可屏幕花了暂时没办法,薛宜换了衣服揣着钱包出门了。
   张彦是他大学同学,他学的的金融专业,毕业后做了四年操盘手。大概是有天赋又有运气吧,失手不过八次,这绝对算是了不得的成绩了。
   年轻人总是想自己干一番事业,薛宜也是如此。他辞职后和张彦合伙开了一家投资公司,在本市算是中档水平,可他已经很满足了。
   走在太阳底下,浑身暖洋洋的很舒服,薛宜悠哉地去离家最近的商场里买了个某水果牌的最新款手机,换上手机卡,还没有走出卖场呢,手机就响了。
   薛宜看着那个让人厌恶的名字,眉头皱的能夹死蚊子了。他想也不想直接挂断了。可对方却很有耐心地又打了过来,一连四次,薛宜挂了对方继续打。
   薛宜烦的不行,按了接听键。话筒里传出令人作呕的声音:“小宜啊,妈听说你今天没上班,你也知道你爸住院了,他这几天一直念叨你呢,要不你来看看他吧。”
   “知道了。”薛宜沉着脸说完就挂了电话。本以为是薛凌给他打电话呢,没想到竟然是林月瑶。他从来没有叫过林月瑶一声‘妈’,也不知道她的脸皮有多厚,每次都能在他面前自称‘妈’,让他恶心的不行。
   重生回来,他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根本不想搭理薛家那一群人。不过竟然林月瑶打电话了,他就去看看薛凌看在病床上不能动的落魄样子吧。也好让自己心情好一些。
   上一辈子,顾沅伸手拉了薛氏一把,薛氏又渐渐地起死回生了,他费了好些力气才把薛氏整垮了。
   既然老天开眼,让他重来一次,薛宜觉得还是让薛氏尽快破产吧,还有上一辈害了顾沅的薛莺,绝对要让他比上一辈更凄惨!不管有没有顾沅的帮助,都要让薛氏尽快完蛋!再无翻身的可能!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薛宜坐进去靠着椅背说:“师傅,去中心医院。”
   “好嘞。”司机爽快地应了一声。薛宜没再说话,而是闭上眼,努力地回忆着上一辈子的这个时候,股市的情况。
   他的工作就是这一方面的,每个月都有接触,所以脑子里的信息量非常多。薛宜耐着性子把那些信息逐年逐月地分类,一直到了中心医院门口,才勉强把未来两个月的股市走势理清了。
   下了车租车,薛宜给张彦打了个电话。那边一接通,薛宜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张彦能震碎人耳膜的声音就穿了过来:“你小子在哪里呢?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你大爷的,你请假说顾沅住院了,你要去照顾,可早上顾沅的电话打到公司找你呢。”
   薛宜被他吼的耳朵痛,把手机拿远了一些,才没好气地说:“你是吃炸药了还是欲求不满啊?我在中心医院门口呢,早上从顾沅那里回来就睡觉了,没听见手机响。”
   “嘿嘿。”张彦笑的有些猥琐,声音小了很多:“薛宜你偷偷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滚。”薛宜给气笑了,也不知道张彦哪里得出这个荒谬的结论,不过顾沅打电话给张彦找他,还真是少见。大概是他早上睡得沉,顾沅给他打电话他没听见吧。
   “找你有正事呢,我请个长假,大概一两个月吧。”薛宜带着歉意说,两个月怕是不够,想要整垮薛氏,他要准备的太多了。
   “两个月?”张彦的嗓音一下子拔高了许多,扯着嗓子吼:“不行!老子都要累死了!你快点回来帮忙!别忘了公司也有你的份!最多给你一周时间!想在外面风流快活,没门!”
   “……”薛宜刚才还在心里想,要不要给张彦指一只股,让这个大财迷赚一笔,现在想着还是算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