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原来是渣攻_第7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原来是渣攻作者:晚非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了吧,“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要忙。”
   为了避免张彦的大嗓门荼毒,薛宜说完就挂了电话。走了几步,想起刚才张彦说顾沅给他打电话,他拿出手机拨了顾沅的号码。
   响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顾沅虚弱的声音传来:“薛宜,你在哪儿?”
   “在中心医院,来看看薛凌。”薛宜随意地说。
   “嗯,那你等一下来医院吧,”顾沅说的很吃力,喘了几口气又说:“我一个人在医院很无聊。”
   薛宜愣了一下。顾沅的声音很轻,带着鼻音,让他产生了一种顾沅在和他撒娇的错觉,还有一种示弱的味道。
   这么一想,薛宜浑身一抖。立马否定了这个想法。顾沅和他平日争吵居多,他的态度永远是狂傲的,哪怕是生病卧床,对他也是颐指气使,从来不会示弱。
   即使是在床上,顾沅那种理所当然的为他服务的态度,也是让他恨得牙痒痒。被他在床上欺负的再狠,顾沅也不会示弱。
   薛宜摇头笑笑,拒绝着:“大哥和薛恺之他们没事都会去医院陪你的,我就不去了,我现在去了也照顾不好你。”
   顾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恼,“我不用你照顾,大哥请了看护。”
   “嗯,那我就放心了,”薛宜轻快地说:“大哥请的人,我很放心,肯定比我照顾的周到。”
   马上到了住院部的咨询台,薛宜急忙说:“好了,我还有事,先不说了。拜拜。”
   那边,顾沅正要张口,可听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让他的脸色很不好。他只是看薛宜失血过多,怕他一个人在家里做饭太累,才想着让他来医院的。现在每顿饭都是大哥从家里带,厨艺比薛宜好多了。
   还有就是大哥说车祸时,他救了薛恺之。其实不是那样的,那天他没有系安全带,一个九十度的急转弯,他是因为惯性才倒向副驾驶座,那个时候薛恺之的脑袋磕在车窗上昏迷了,紧接着车子被撞变形,他的驾驶座的门卡住了,他浑身都疼,却没有昏迷过去,只能撑着想从副驾驶座爬过去。
   可他腿被卡住了,肋骨也断了,侧身趴在薛恺之身上推开副驾驶座的门,已经用尽了他的所有力气。
   大概薛恺之醒来时,自己是趴在他身上的,才会让薛恺之误以为是发生车祸时,自己把他护在身下吧。
   顾沅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脸上惨白惨白的。他知道薛宜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他想起来了,昨天他还没醒时,就听见耳边有人唠唠叨叨个不行,吵得他头都要裂开了,睁开眼才看见是薛恺之。
   之后薛恺之又继续说了一大串话。他当时浑身都疼,头也昏昏沉沉的不太清醒,不过好像听薛恺之说过‘都是我害了你’之类的。
   顾沅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嘲。他怎么可能用自己的身体护着薛恺之呢,他没那么伟大。
   可是薛宜明明也是这样认为的,可他为什么没有露出一丁点儿难过的情绪?他……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吗?
   这么想着,顾沅只觉得胸口闷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因为他发觉薛宜是真的不在乎啊,早上他就独自离开,把薛恺之留在病房里。
   顾沅紧咬着下唇,任胸口的难过肆意地蔓延着。他放在身侧的手无意识地抓着身下的传单。
   “啊,回血了。”坐在一旁的看护发现顾沅左手手背上插着的针头,血液正倒流进输液管里,他急忙起身过来看。
   顾沅却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脑子里只有薛宜刚才拒绝了来医院看他。一般情况下,薛宜是不会拒绝他的要求的,只要没有踩到薛宜的底线,薛宜很好说话的。
   他好想欺骗自己说薛宜是吃醋,可他不是没见过薛宜和杨菲在一起时吃醋的模样。薛宜现在,不是因为吃醋才拒绝来医院。
  
   第009章 章
  
   薛宜挂了顾沅的电话,还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实在搞不懂顾沅这个时候叫他过去医院,是什么意思?当电灯泡吗?他到底还想不想和薛恺之再续前缘了?!
   薛宜实在想不通,他摇摇头,走到服务台前询问了薛凌的病房号,然后坐电梯上了五楼。走到薛凌的病房门前,他抬手随意地敲了几下门。
   “谁呀?”里面传来林月瑶的声音。
   “我。”薛宜对这个声音早就产生生理性厌恶了,他紧皱着眉头应了声,很快又松开了。
   很快门内传出脚步声,林月瑶拉开病房门,看见薛宜,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仿佛薛宜是他亲儿子一样,她侧身让薛宜进了门,亲热说:“小宜这么快就来了啊,快进来坐。”
   薛宜实在想不明白,林月瑶到底为什么总要在薛凌面前表现出一副对自己视如己出的样子。哪怕自己对她的态度一直都不友善,林月瑶也毫不在意,对她很是容忍,装的十分大度。
   是为了显示她大方宽容吗?其实没必要,她即使尖酸刻薄心思恶毒,薛凌也照样娶了她,即使她当年害的妈妈流产,薛凌也只是呵斥了几句而已。
   薛宜就当没看见林月瑶一样,进了病房,冷眼看着躺在那里十分苍老的薛凌,也不说话,就那么不带任何感情地看着。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林月瑶笑着坐在病床上,看着薛凌语气很是娇嗔地说:“你这人真是的,刚才还和我说想小宜了,如今人来了,你却成了哑巴了。”
   说着又看向薛宜说:“小宜快坐下,别客气。哎,怎么好些日子不见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
   薛宜心里感叹林月瑶的说话技巧。薛凌住院七八天了,她说好些日子不见,话外之意不就是说自己不孝没来医院看望薛凌吗。
   果然林月瑶的话音一落,薛宜发现薛凌的脸上带了怒气,重重地哼了一声,看向他的眼神很是不善。
   薛宜对薛凌的态度毫不在意。七岁之前他从没见过爸爸。七岁的时候薛凌突然去了他们家,妈妈告诉那个人是他的爸爸,他心里不是没有期待的,从小缺乏父爱,他对着突然出现的父亲,十分的仰慕,很快就接受了。
   薛凌告诉年幼的他,因为这些年他一直在外地出差,才没有时间来看望他们母子。七岁的他相信了。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薛凌不止是他一个人的爸爸,还是另一个孩子的爸爸和另一个女人的丈夫。
   八岁的时候妈妈怀孕了,六个月。有一天林月瑶闯进他们家,见东西就砸,还推了他妈妈一把,导致妈妈流产,而薛凌却没有在医院陪着妈妈,一天也没有,只是交了住院费就不见人了。
   妈妈出院后没多久,和薛凌大吵了一架,吵了什么他不知道,只是之后薛凌就强硬地把他接回了薛家,不顾妈妈的医院。
   当时只有九岁的他,或许不明白。可长大之后从妈妈那里旁敲侧击地打听过,他也明白了薛凌和妈妈的事情。
   薛凌和妈妈是在大学恋爱的,只是妈妈家世普通,薛凌家里不愿意,给薛凌介绍了门当户对的林月瑶。因为林、薛两家生意上有往来,两家联姻可谓是强强联手,对双方都有益。
   薛凌犹豫了一番自然选择了娶对他事业有助的林月瑶。婚后薛凌并没有和妈妈再牵扯。妈妈一个人带着他生活,到他七岁的时候,薛凌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得知妈妈一个人没有结婚,就起了心思。
   当时他外婆检查出患了胃癌,家里没钱医治,薛凌就提出愿意出钱给外婆治病,条件是妈妈做他的情人。
   妈妈为了给外婆治病,不得不答应薛凌的条件。
   长大后他才知道,当初外婆的病根本就不胃癌,只是普通胃炎。而薛凌为了让妈妈答应他的条件,和医生一起骗了妈妈。
   妈妈知道真相后,要离开薛凌,带着他回老家。薛凌得知后,把自己带回了薛家,以此威胁妈妈不能离开。无依无靠的妈妈,自然不能从薛凌手里把自己抢回去,只能继续委屈自己跟着薛凌。
   从妈妈流产之后,在薛宜心里,薛凌就不再是他的爸爸了。后来被强硬地带回薛家,林月瑶面上对他不错,可暗地里他很少吃饱过,只有薛凌在家他才能吃一顿饱饭。可薛凌因为忙于公司的应酬,只有早上在家里吃饭。
   薛凌不在家时,不论他什么时候从房间里出来,都会错过饭点。带到学校的午饭,也是又冷又馊还只能吃个五分饱。
   薛凌只允许他一个月见两次妈妈,妈妈每次都给他塞零花钱,才让他不至于饿晕在薛家。
   林月瑶人后的各种谩骂和薛恺之的各种找茬,只要不涉及他的底线,他从来不会生气。因为他告诉自己,这些人是仇人,他越生气仇人只会越开心。对于他们的找茬,他更不会放在心上,只当是狗吠。
   只是大概他一直以来的表现,在林月瑶的眼里,就是软弱可欺吧,才让她一次一次地在薛凌面前挑拨。
   薛宜站在病床前,看着薛凌那张令人厌恶的脸,面无表情地说:“薛先生要我来有什么事?”
   从前薛宜在薛凌面前,几乎和哑巴没什么分别,一年说的话,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在薛凌眼里,这个大儿子性格孤僻、倔强、沉默寡言,可也是他的儿子。
   他也知道薛宜对他有心结,可薛宜这个‘薛先生’的称呼,还是让薛凌大怒。他气的手颤颤抖抖地指着薛宜,呵斥:“薛宜!我是你的父亲!你闹脾气也该闹够了。当初让你嫁给顾沅,是爸爸的不对,可这些年你们过的很好啊。顾沅家世好也护着你,你也不想想要不是顾沅,你能自己开公司?你嫁给顾沅,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薛宜冷笑。感情在薛凌的眼里,他就是无能之辈,靠着顾沅吃软饭的。还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呵呵。
   薛宜不说话,林月瑶这时候开口说:“怎么能这么说呢,也是小宜自己能干,这可比恺之强多了。”
   薛宜心里恶心的不行。本来是看薛凌落魄来着,可却被这两口子恶心了一把。
   薛凌也知道薛宜一直都话少,可对他的话还是听的。可惜薛凌不知道,薛宜对他的话,从来都没听过,每次‘嗯’、‘哦’地应着,纯属敷衍。应一声是因为若他不给点反应,薛凌会嗦个没完,他嫌吵,并不是认可了薛凌的话。
   薛凌看着这个大儿子冷漠的表情,心里就来气。可想着他是有事让薛宜帮忙,就不得不忍着怒气,语重心长地说:“小宜啊,爸爸老了,活不了几年了。可是你还年轻啊,爸爸只有你和凯子两个孩子,以后薛氏就是你可恺之的。你们是兄弟,要相互扶持啊。”
   薛宜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他大概知道薛凌要说什么了。心里感叹薛凌的脸皮之厚,果然和林月瑶不愧是夫妻,两人脸皮一个赛一个的厚。
   薛凌理直气壮地说:“小宜,薛氏如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资金有些短缺,你回去和顾沅说说,让他们顾氏搭把手,这都是有家人,就该相互帮衬的,以后顾氏遇到了麻烦,咱们薛氏也一样会搭把手的。”
   薛宜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当年可不就是因为顾氏遇上了麻烦,他不但没搭把手,还同意了薛恺之的悔婚。
   真不知道薛凌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