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原来是渣攻_第8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原来是渣攻作者:晚非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认为自己会让顾沅帮他。来找他帮忙还不如让薛恺之去爬顾沅的床呢,成功之后顾沅一定会搭把手的。
   薛宜眯了眯眼睛,觉得大概不是薛恺之不想爬吧,只是顾沅现在重伤,爬不了。难怪上一辈子顾沅是腿上的石膏拆了之后才决定帮了薛氏一把,该不会是那个时候薛恺之爬床成功吹了枕边风吧?
   薛宜冷眼看着一旁的林月瑶,心下冷笑。若是薛凌真的把薛氏分给自己一半,林月瑶不把薛凌的脸抓花了才怪。他冷冰冰地说:“我对到处都是窟窿的薛氏一点兴趣都没有。”
   说着,他微微勾起唇,眼底是满满的恶意:“而且,薛先生的私生子那么多,我算算,薛荣、薛华、薛瑾三个儿子,女儿大概有两个吧,薛先生难道不给他们分些家产吗?”
   “薛宜!”薛凌的脸色大变,大声呵斥,可惜薛宜该说的都说了。
   这些都是他上一辈子最后才知道的事情,本来现在还不想捅破,可实在被恶心的不行,不恶心回去他多吃亏啊。说不定还能把薛凌气的脑溢血再也起不了床呢,多好啊。想想就心情愉悦的不行,所有的不快都被驱散了。
   “薛凌!薛宜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在外面有了那么多私生子女?”林月瑶一张保养得宜的脸,这个时候都快扭曲了,也不在故作亲热地叫薛宜‘小宜’了。
   “薛宜,你哪里听来的谣传,快和你妈解释清楚!”薛凌怒视着薛宜,眼睛都快喷火了。
   薛宜淡淡的说:“我妈在东郊陵园躺着呢,解释不了。再说,我妈她肯定不会在乎你有多少私生子。”他的话等于承认了薛凌真的还有私生子,林月瑶立马就炸了。
   薛宜后退一步看着端庄贤淑的林月瑶这一刻化身母老虎,蹭地起身,一巴掌拍到薛凌脸上,贴着闪闪发光的钻石的指甲在薛凌脸上划了三道血痕。
   “薛凌你个畜生,你当初是怎么和我保证的?你说你只爱我一个,赵颖只是玩玩,不会再有其他人了。你说接回薛宜只是不想让你的血脉流落在外,我答应了,把薛宜当自己儿子一样养大,可你是怎么对我的!!!”林月瑶气的对薛凌又是抓脸又是揪头发的。
   薛宜本来心情很好地在一旁看着。林月瑶不生气的时候,绝对是举止得体的大家闺秀,可她脾气暴躁,生气起来言语粗鲁还喜欢动粗,他可没少撞见薛凌被林月瑶家暴。大概也是因为这样,薛凌才会在忍了七年之后,偶然遇见了他妈妈,就又起了心思吧,因为他妈妈的性格实在是太温柔了。
   可林月瑶提起他的妈妈赵颖,薛宜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
   “啪!”薛凌并不是断手断脚,虽然生病也比林月瑶力气大多了,很快就回了林月瑶一巴掌,怒道:“林月瑶你够了!没影儿的事你胡闹什么?!”
   “你打我?”林月瑶显然不相信薛凌会打她,眼泪哗啦一下奔涌而出,委屈的哭诉:“你竟然打我?薛凌你有没有良心?”
   两人这个时候都忽略了薛宜。薛宜因为想起赵颖心情低落,他转身拉开病房门走了。虽然好戏还没看完,可他知道薛凌和林月瑶怕是会狗咬狗好一阵子呢。
  
   第010章 章
  
   出了医院,薛宜拦了辆车去了西郊陵园,他的妈妈赵颖就葬在那里。在墓园门口的花店里买了一束妈妈最喜欢的粉色雏菊。
   这个时候的陵园里面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太阳还没有落山,气温已依旧闷热,可薛宜却还是觉得冷。
   避开树荫走在阳光底下,薛宜想,或者真的是因为这里阴气重的缘故吧。他以前也是无神论者,可他都能死后重生,想必也是有鬼魂了。
   这么一想,薛宜有些后悔没有带一些妈妈喜欢吃的食物水果和纸钱来。
   硬撑着虚弱的身体走到赵颖的墓碑前,薛宜觉得腿都快软了,他弯腰把雏菊放在墓碑前,看着照片上赵颖年轻温婉的面容,低声说:“妈妈,我带了你最喜欢的花来看你了。”
   他说着,顺手靠着墓碑侧面坐下,扭头伸手擦了擦照片上的灰尘,然后就那么坐着,很久之后用轻的仿佛风一吹就消散的声音说:“妈,你听的到儿子和你说话吧,你知道儿子重生了吗?”
   “妈,你知道的对不对。那你也知道薛凌如今的下场了吧。妈你一定很高兴吧,我觉得再去气他几次他就要中风瘫痪了,可惜还不能一下子把他气死喽,因为我知道妈你一定不想看到他,就让他这么痛苦落魄地活着才是最大的折磨呢。”
   微微喘息着说了一段,薛宜停了下来,抬头看着被夕阳染红了的半边天,脑海里浮现出杨菲的儿子那张白白嫩嫩的脸,他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说:“妈,你一定很喜欢小孩子的,我发现我也挺喜欢小孩子。上一辈子没有孩子,这一辈子等和顾沅离了婚,我就去生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正好可以一起玩儿。”
   “妈,你在那边遇见好男人就嫁了吧,也好有个伴,又不然一个人多寂寞啊。不过这次可要瞧仔细了,可不能被对方的花言巧语骗了。”
   又坐了很久,感觉腿都麻了,薛宜才起身,单膝跪在墓碑前,看着赵颖的笑脸,勾起唇露出一个真诚的笑:“还有啊,妈,你要是能听见儿子说的话,晚上就给儿子拖个梦吧,想吃什么想喝什么,给儿子说,儿子烧给你。”
   墓碑上的赵颖笑盈盈的看着薛宜,眼神那么温柔。薛宜看着照片,就仿佛赵颖站他面前一样。他冲着赵颖笑笑,说:“好了,妈我走了,下次再来看你,晚上记得给我托梦啊。”
   起身拍了拍裤子上沾的土,薛宜一步一晃地走出了陵园。
   打车回到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寥寥几颗星星挂在夜幕中,孤孤单单的。
   薛宜进了门,到厨房洗干净手,取了两个胡萝卜和两个紫薯,放在锅里蒸上,然后和了些面,加入发酵粉放在盆里发酵。
   趁着面发酵的功夫,他煮上山药小米粥。然后把蒸好的胡萝卜和紫薯分别去皮打成泥,把发酵好的面分三份,一份加胡萝卜泥一份加紫薯泥,另一份不加。
   蒸上一锅三色馒头,够他吃一个礼拜了。早上偷个懒不想煮稀饭了,就炒个菜就着馒头吃。
   馒头蒸上,小米粥也熬好了,薛宜炒了一个简单的莲菜炒肉。吃完饭洗了碗筷,馒头刚好蒸好了,薛宜关了火,把馒头一个一个取出来放在案板上凉凉。
   看着胖乎乎的三色馒头,薛宜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那个时候他非常挑食,赵颖每次都会拧他的耳朵,说挑食的孩子不是好孩子长不高。然后用各种蔬菜汁和面,给他蒸彩色的馒头。看着五颜六色的馒头,他总是会食欲大涨。
   蔬菜馒头是他小时候最喜欢吃的,也常常带去学校里和同学炫耀。不过自从被带回薛家,他才知道能挑食的孩子都很幸福。
   顾沅也喜欢吃他蒸的三色馒头。薛宜心里刚冒出明天给顾沅带几个馒头的念头,又被他立马掐断了。他要做的事情很多,就不去打搅顾沅和薛恺之旧情复燃了。
   把放凉了的馒头装袋放进冰箱,薛宜去书房,把他下午在脑子里整理好的这涨势很好的股票记录了下来。还能想起其他好几只股,在今后的一两年内涨势迅猛,可薛宜犹豫了一下,就放弃了。
   能重来一次,已经是万幸了,利用上一辈子的记忆在股市翻云覆雨,不是他想要的。做人不能太贪心,赚一笔就够了。
   做完这些,已经快十二点了,薛宜洗了个澡,就上床睡了。不过大概是因为他失血过多,身体太虚弱的缘故,一夜无梦,薛宜并没有梦到赵颖。
   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不过薛宜又觉得,或者妈妈已经投胎开始新的人生了吧。吃了饭,薛宜开始整理他的个人财产。
   他毕业七年,前四年给人打工,工资不低,可和顾沅住在别墅区,日常开销就是一大笔。顾沅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根本就不管这些事儿,哪怕他偶尔厚着脸皮和顾沅伸手要钱,也并没有缓解他的经济压力。
   所以工作四年他并没有多少存款,后两年和张彦合伙开公司,因为公司刚刚起步,虽然做的不错,可他也并没有赚到多少。
   薛宜算来算去,他的存款也就六十多万。薛宜心一横,只留了两万零花,剩下的全部存入一张卡里,然后登陆了交易账号,买了他看好的两只股。
   买好了股票,因为知道之后的走势,薛宜就不大关心了,又一头扎进书房里,开始整理薛氏贪污行贿偷税等各种违法的资料。
   这些资料,是他上一辈子查到的,最后也是因为这些资料,才拖垮了薛氏。之前让薛凌气的病倒,也只是因为几个股东贪污和一个六亿多的投资出了纰漏,资金一时短缺。
   上一辈子顾沅最后给薛氏注资,让薛氏苟延残喘了一阵子。可惜顾沅的帮忙,也没能成功挽救薛氏,薛氏最终还是因为几大个股东的撤资而垮了。这一次,薛宜不想让给薛氏喘气的机会了。他要在顾沅决定给薛氏注资之前让它垮掉。
   这几天薛宜也没出门,就在家里,把脑子里的记着的那些资料,非常详细地整理记录在电脑上。大概是因为身体现在失血过多,很容易犯困,这些资料整理了一个礼拜才整理完。
   资料整理好,薛宜却因为到底该怎么做而犯了难。上一辈子他手里掌握了证据,他是直接把证据寄给了司法部门,可既是如此,也花了快一年的时间查证。
   现在他手里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把他记录的这些寄给司法部门,只怕事情会有变动,毕竟薛氏的人脉也不可小觑。薛莺的丈夫还是个官二代,他若是动用家里的关系,说不得就把这件事压下去了。
   最终薛宜决定,把这些资料放在网上。用代理ip把他整理好的资料发在了天涯论坛上,如今网络管理的相关法律完善了许多,言论很自由,不涉黑涉黄,影射政府和发布反动信息,论坛的管理员不会封贴删、帖。
   用舆论把薛氏推上风口浪尖,到时候司法部门不得介入。薛宜先发了和民众息息相关的酒店和餐厅的安全卫生问题。
   薛氏旗下的酒店和餐厅,所有的食材都打的是绿色有机无污染的招牌,其实是和普通菜市场里的一样,薛宜把采购的信息清清楚楚地公布了,供货方的资料也发了上去。
   这一个礼拜,薛宜没有去医院看过顾沅。偶尔也会想起顾沅,可他觉得他去了只会打扰人家两个有情人,索性也不去看望,想必顾沅也不想见到他。因为顾沅也没有再给薛宜打电话。
   这天晚上,顾倾下了班,亲自给顾沅送晚餐。他推开病房门的一瞬间,顾沅听到声响,立马扭头望过去,眼里满满的都是期待。
   可是看见来人是顾倾,他又一脸的失落,低声叫了声:“大哥,你来了。”
   “怎么了,一脸的不开心。”顾倾把饭盒放下,坐在病床前问顾沅。
   “没事,就是躺在这里无聊得很。”顾沅垂眼望着他打着石膏的腿,心口隐隐的疼。
   上一次给薛宜打电话让薛宜来医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