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原来是渣攻_第9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原来是渣攻作者:晚非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薛宜拒绝了。他之后就没再打电话,可他想薛宜有时间了一定回来看他的,因为他知道,他们哪怕现在还不是爱人,可至少已经是朋友了。
   然而顾沅没想到,薛宜会一个礼拜都没有出现,也没有打电话没有发短信,冷漠的让他心寒。
   每天听见有人推门,他都期望是薛宜来看他,可每一次都失望不已。出车祸之前,顾沅只是觉得和薛宜一起生活很不错,他就想两个人这么一辈子生活下去。
   至于到底是不是爱,他没有想过。可这七天不见,他对薛宜的思念日益加深。仅仅是七天,他却觉得好像过了半辈子那么长。
   哪怕因为薛宜的冷漠而伤心,他依然想念薛宜,想见到他。
  
   第011章 章
  
   “薛宜今天还没来?”顾倾看着弟弟一脸的不高兴,对薛宜也生出一些怨气。前几天薛宜一直没来医院看顾沅,他也念着薛宜失血过多,没计较什么,知道他身体虚需要养着,可一连七天不来医院看看,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没有,”顾沅说完,看顾倾的脸色很不好,急忙补充说:“大哥,你也知道他给我献了那么多血,身体太虚了,那天我看他走路腿都打颤,就让他在家里休息了,不用来医院。”
   顾倾哼了一声,不满地看着顾沅说:“你就偏着他。我看他身体好着呢,都能跑去中心医院把他老子气的又送进去急救了,就不能来陪陪你?”
   “大哥,”顾沅心里也有怨气,可他不能在大哥面前说,大哥这几年一直怂恿他和薛宜离婚呢,说他娶了薛宜吃亏。
   “我想出院了,”顾沅眼巴巴地看着顾倾,“反正身上的外伤都愈合了,骨头愈合很慢,我觉得没必要住院了,回家养着就行。”
   “不行,”顾倾一口否定了,“你肋骨也断了,这样来回挪动不好。”
   顾沅看着顾倾强烈反对,也不再继续说这个话题了。喂顾沅吃了饭,顾倾又坐了一会儿,看顾沅有些犯困,就走了。
   刚一出病房门,他就掏出手机给薛宜打电话。
   顾倾气的不行,他从小疼到大的弟弟,从娶了薛宜,就和他不亲了。刚结了婚,就在薛宜的怂恿下从家里搬出去了!把他一个人剩在家里,偌大的别墅,就他一个人孤单寂寞冷,他恨死薛宜了。
   本来顾沅和薛恺之订婚,他就不太看好,虽然薛凯之当初看着也好,可是也是大少爷性子,他弟弟又太宠着薛恺之,他总怕弟弟吃亏。可谁让他弟弟爱的要死要活的。他也认了,总不能棒打鸳鸳吧?
   谁知后来弟弟和薛恺之分手,立马就要娶薛宜。为什么要娶他也知道,他当然反对了,两人又不相爱,薛宜哪里配得上他弟弟了,性子倔的跟头驴似的,还不爱说话,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好不容易说一句,还能把人噎个半死。一看就不是个会疼人的。
   可当时顾沅犯了倔,非要娶。他当时就想着娶就娶了吧,估计顾沅也是一时想不开,等想通了再离婚就是。反正薛宜也没吃亏,他本就是为了给他妈妈治病才答应嫁给顾沅的。
   他一直认为薛宜和顾沅两个人性子合不来,最多三个月顾沅就要离婚了。可谁知不但没离婚,薛宜还把他弟弟从家里拐出去了。
   这段不被他看好的婚姻竟然持续了七年。顾倾一直觉得稀奇的很。两人也不像日久生情的样子,尤其是薛宜,可他没想到突然间弟弟好像是生了情了。
   他一直认为薛宜是那种性情坚毅的人,认定了的事很难轻易改变。薛宜和顾沅结婚七年,都没有日久生情,想来是很难对顾沅有情了。
   顾倾想想就心疼他弟弟。
   打给薛宜的电话很快就通了,顾倾语气很不好地质问:“薛宜你在哪?”
   “在家里。”
   “哦。”顾倾说完就挂了电话。开车直奔薛宜和顾沅的家。
   站在门口按门铃的时候,顾倾还在想,要给出什么条件,才能让薛宜答应和顾沅离婚。不过无论怎样都要说服薛宜离婚,趁着他弟弟还没有深陷其中的时候。
   薛宜很快出来开门了,看着门外的顾倾,有些意外。
   “大哥,你怎么来了?”
   顾倾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十分不满地看着薛宜,说:“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家里藏了人,让你一个礼拜都不去医院看阿沅。”
   薛宜翻了个白眼,他可没有当电灯泡的爱好。他心想顾倾也太没眼色了,竟然没看出来顾沅对薛恺之旧情难忘。不过嘴上淡淡地说:“我身体不好,去了也照顾不了他。”
   顾倾听着薛宜淡漠的语气,气的眉头一跳一跳的,停下来转身怒视着薛宜:“阿沅有看护照顾着,不要你照顾!可你就不能去陪他说说话?他一个人在医院里躺着不能动,多难受!”
   陪顾沅说话,有薛恺之啊。薛恺之可是特别能叨叨,又会逗人开心。
   这么想着,薛宜嘴上却说:“嗯,知道了。”
   顾倾的脸色更黑了,“你知道个屁!”
   “我是说明天去医院看顾沅。”薛宜很不理解顾倾莫名其妙的火气。
   “现在就去!”顾倾更生气了,他弟弟在医院都快成望夫石了,薛宜却一点都不在意,根本就是不把他弟弟放在心上。
   薛宜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那些资料还没发完,可他也确实该去医院看看顾沅了。他叹了口气转身往卧室里走。
   “站住!”顾倾见薛宜转身就走,更暴躁了,抬起脚想踹玄关处的鞋柜,却又忍住了把脚收了回来,怒气冲天地喊:“跟你说话呢,你一声不吭转身就走,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薛宜只觉得头更痛了,也不知道顾倾抽的哪门子疯。他怎么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他说现在就去,他现在就是去换衣服啊。
   薛宜下午忙了一下午,脑子发胀,这会儿实在不想理顾倾,可他知道他若是不理,顾倾接下来能把他的桌子掀了,他只得说:“我去换身衣服。”
   “换衣服干什么?”顾倾依旧很生气,不过话一说出来,他就知道他犯傻了。狠狠地瞪着薛宜的背影,都是让薛宜给气糊涂了。差点忘了他来这里的目的。
   “薛宜,你怎样才能答应和阿沅离婚?”
   “啊?”薛宜已经走到卧室门口了,听见顾倾的话,震惊的不行。
   他怎么也没想到顾倾会提出这个问题。不过他可没忘记上一辈子他提出离婚,被顾倾揍成个熊猫眼的样子。
   再说了离婚哪儿要什么条件啊,他巴不得呢。嘴上却说:“我们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婚?”他可不愿意在顾倾面前承认他想离婚,万一再挨一顿揍他太吃亏了,反正到时候顾沅自己会提出离婚的。顾沅自己提出来,顾倾估计会放鞭炮庆祝呢。
   想着顾倾三十好几了,大概还是个老处男,所以才整天火气这么大。薛宜难得好意的说:“大哥,你年纪也不小了,什么时候结婚啊?”
   “闭嘴!”顾倾大声呵斥,他才三十三岁,正是男人的黄金时段,怎么就是年纪不小了。顾倾觉得,他和薛宜一定是八字不合,天生反冲。
   薛宜若是知道顾倾心里所想,肯定会翻着白眼回一句:我又不娶你,八字合不合有什么关系。
   顾倾又说:“薛宜,我知道你其实不喜欢男人,你真的没想过和阿沅离婚吗?你不是喜欢女人嘛,离了婚可以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
   薛宜觉得他和顾倾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他沉默不语地换了一身衣服。
   薛宜想他大概不能睡女人了。他以前虽然喜欢女人,可和顾沅结婚七年,夫夫性生活还算和谐。不管结婚前怎么样,他和顾沅反正婚前都睡过了,结了婚他也没心思去外面乱搞。可他又是个正常男人,有*。再加上当时对顾沅心存怨恨,觉得在床上征服顾沅这个一个男人,满足了他诡异的性心理。
   两个大男人,都是年轻气盛,有需求,自然床上运动必不可少。
   娶个女人结婚吗?
   可薛宜觉得,他和顾沅睡了七年,等离了婚再让他去睡女人,他大概硬不起来了。因为习惯了顾沅平坦的又肌肉流畅紧实的胸部,再让他去摸女人软绵绵的胸,他下不去手。
   顾倾劝薛宜离婚的计划失败了,只能暂时止住了这个话题。开车送薛宜去了医院。顾倾没有再进去,让薛宜自己进去了。
   薛宜一边走一边揉太阳穴。推开顾沅病房门进去的时候,他一抬头就对上了顾沅明亮的眼睛。
   那眼神太过复杂却又感觉很灼热,薛宜看不懂,微微避开了,走了进去问:“感觉好些了吗?”
   顾沅在薛宜避开的同时,也扭头赌气地没有看薛宜,声音平淡地说:“好多了。”
   薛宜点点头,在床头坐下,看着桌子上放着的苹果,问他:“吃苹果不?我给你削一个。”
   顾沅心里还是有气。气薛宜这七天不来看他就算了,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气归气,可看着薛宜苍白没有什么血色的脸,他还是点了点头说:“吃。”
   薛宜不说话,取出一个苹果和水果刀,右手握刀,开始削苹果。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圆润饱满,泛着淡淡的珠色。简简单单的削苹果的动作,他也做的很好看。顾沅一直盯着薛宜的手,脑子里却想着有时候在床上,他们十指相扣时,那双看似瘦弱的手带给他无与伦比的满足感。
   还有那双手的指腹,轻轻地拂过他的身体,带给他战栗。
   苹果在薛宜的手上转的飞快,很快就削好了,苹果皮也没有断裂,显然手艺不错。顾沅看着薛宜把苹果削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保温盒盖子上,然后取了一根牙签,插了一块喂到他嘴边。
   顾沅张开嘴咬住了,细细地咀嚼着,只觉得比中午吃的那个苹果甜多了。他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就算薛宜没有吃薛恺之的醋,又怎样?他们已经是夫夫了,有一辈子的时间相守在一起。
   顾沅吃了几块,看着薛宜说:“你也尝尝,很甜的。”
   薛宜插了一块自己吃,觉得味道确实不错,就又吃了几块。剩下的都喂顾沅吃了。
   吃完苹果洗了水果刀,薛宜问:“大哥给你请的看护呢,今天没来吗?”
   “出去吃饭了,快回来了吧。”
   顾沅才说完,病房门被推开了。看护周诚推门进来了。顾沅笑着说:“小周今晚你不用在这里照顾我,回去吧。”
   周诚看了眼薛宜,对他点头笑了笑,又对顾沅说:“好的,顾先生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就在附近住着。”
   薛宜张着嘴震惊地看着周诚整理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他今晚就是来看看,没想着留宿啊。他留的哪门子宿啊,薛恺之死哪儿去了?都不知道在医院守着吗?还想不想挖墙脚了啊?
   “躺这里休息一会吧。”顾沅指了指他身边的位置。
   薛宜确实很累,叹息着翻身上床躺了下去。顾沅侧头看着薛宜的侧脸,觉得很帅气。他缓缓地伸出手,放在薛宜脸上。
   薛宜本来闭着眼睛假寐,感觉到脸上的触感,他扭头去疑惑地看顾沅。顾沅也看着他,呼吸有些急促,手紧紧地扣着他的脸,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