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_第2章

小说下载: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作者:乙纯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正好挡在了段梓谦的面前,段梓谦脚下生风跑得飞快,眼下停不下来直接撞了上去,撞得鼻子生疼。
   来人低头看着腿边小小一团的段梓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撞疼了没?“
   段梓谦瘪着嘴,委屈的喊道:“爹爹,你回来了,我不疼。“
   来人正是段岐山,他弯腰一只手将段梓谦扶了起来,待段梓谦站稳之后,便绕开他,将布袋子放在了角落的柜子上,转身大步的走到了桌子边上。
   他摸了摸段梓旭的额头,道:“还好,温度比早上低了些了,看来吃人参这样的补品,对你的身体的确有好处,那就多吃点,我刚才出去一趟,又弄回来了一小袋子,你先吃着,等不够了,我再去外面一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段梓旭张了张嘴,乖顺的应了一声,将碗筷挪到了段岐山的面前,等到段梓谦洗完手走过来之后,又给段梓谦也把碗筷挪到了他的眼前,段梓谦哼了一声,却乐滋滋的吃了起来。
   一家三口,就这么安静的吃起了午饭来。
   这五年里,他们几乎都是这样度过的。
   只是最近这几天,段梓旭的身子一直不怎么爽利,才生出了一番波折来。
   要知道,段梓旭从小就身体健康,身手比爱闹腾的野猴子段梓谦还要好,平日里跟铁打的人一样,从小到大,就没见他生过病。
   但是这一次却不知怎么了,大夏天的居然了热,身上都是毛却也能摸出滚烫的温度来,可把段岐山和段梓谦吓坏了。
   段岐山连忙下山,找了村里的赤脚大夫韩大夫来看病,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这赤脚大夫是外姓人,却因为有着一手好医术,且为人随和,所以在段家村并不因为姓氏不同,而被排挤。
   当初,也是看着段岐山长大的,之后又是看着段梓谦和段梓旭长大的,所以并不怕段氏兄弟不同于常人的外貌。
   韩大夫来了之后,皱着眉头号了许久的脉,却丝毫没有头绪,只说是身子亏空,需要进补,这其中又属人参、灵芝功效最好,最好买来嚼着吃。
   人参、灵芝多贵啊,还嚼着吃,又不是糖果。
   段梓旭从小就懂事,自然不愿意,他也知道家里的情况,也就爹爹段岐山有一手打猎的活计,而他们兄弟二人现在才五岁,就算是去外面干活,先不说外貌,光年纪这么小,也没人用他们。
   段岐山听到要进补之后,却抿着嘴唇,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一趟。
   回来之后已经是一天多以后了,但是却带回来了将近一袋子的人参和灵芝,还有几味别的珍稀草药,就这么扔到了床脚,自己打水来洗干净后,让段梓旭赶紧吃下去,能吃多少吃多少。
   段梓旭愣了很久,虽然不知道身为猎户的爹爹,是从哪儿得来的这么多人参和灵芝,但是此刻烧的头脑晕乎,也就没有多想就听话的吃了下去。
   果然,在吃了几十根之后,身子就好多了。
   他也不怕会把身体给补坏了,因为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他的身体需要足够的能量,而人参灵芝里的能量,虽然不能让心底的声音满意,但是到底比不吃要好上许多。
   把人参当糖吃,也就村里怪模怪样的段岐山一家,干得出来这样的事情来。
   要知道,就是一根普通年份的人参,也要好几十两银子,在村里,也够三口之家一年的嚼用了。
   而真要计较起这大山中住着的,不平凡的段岐山父子,那就不得不说一下段岐山这个人了。
   第三章
   段岐山自小在段家村里长大,八岁的时候,就父母双亡。
   他的父亲是村里唯一的猎户,身手极好,每个月去趟山里猎来的猎物,就够一家子的嚼用了。
   段岐山的父亲,当初和兄弟们分家的时候,家里也分了几亩地,只是他生就不爱种地,久而久之也就荒芜了下来。
   直到娶了媳妇之后,也就是段岐山他娘之后,媳妇儿是个能干且闲不住的性子,居然自己去种家里的地,她干活也利索,几亩地收拾的极为工整,一年下来,也能得个好收成。
   段岐山天生神力,从小就力大无穷,三岁起跟着娘种地,五岁起就顺便跟着爹去山里打猎。
   所以在他八岁的时候,在种地上是一把子好手,打猎也可以得到些回报,即便是遭遇了父母双亡的打击,自己一个人也能活下去。
   再加上都是段家村的人,村里人也会照料一二,若是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将来也不比别人过得差。
   但是,段岐山在八岁的某一天,突然就生出了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的念头。
   他又是个主意正的,从小就是一个说干就干的性格。
   当天晚上就收拾了包袱,第二天一大早去了段村长家里,关上门说了一早上,下午的时候,就坐着去集市的牛车,离开了村子,去了外面。
   彼时,大齐王朝还没有统一天下,外面到处是兵荒马乱的,段岐山还有几个在世的叔叔伯伯,见劝不住段岐山,也只能祈祷对方是年幼贪鲜,吃了苦头就回村里来。
   但是,一年过去了,段岐山没回来。
   十年过去了,段岐山还是没回来,他的好些个伯伯,临死之前还在念叨着他。
   二十年之后,村里的村长都换了个人了,现任的村长是前村长的儿子。很多人都不记得曾经有这样的一个人。
   而就在一个十分平常的下午,一个高大健壮,风尘仆仆的陌生壮汉,徒步来到了村里,也不在意村民们打量的目光,直接熟门熟路的去了村长家,第一句话就是:“我是段岐山,我回来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在村里掀起了八卦浪潮。
   很长一段时间,段岐山都成为了村里的谈资,七大姑八大婆都在说,这娃子从小就是个能耐的,这次回来想必也是要光宗耀祖的。
   却没想到,对方回来的时候,是真的只穿了件大点的衣服回来,身上干净的连块铜板都没有,家里的地被亲戚占了。
   其实他要是想将地给要回来,亲戚也是要还的,毕竟当初也是以为他早就死在外面了,才会占用他的地。
   但是段岐山却大手一挥,十分豪爽的全部送人了,而他自己,却重操旧业当起了猎户。
   这一下子,议论他的人,顿时少了一大半,因为说起来都嫌丢人。
   不过,猎户就猎户吧,看他那身高体型,也是能干活的,不愁把日子过不起来。
   但是在夏日的一天里,他光着上身,在河里和村里的男村民一起洗澡的时候,那一身数不清的伤痕就露了出来。
   伤痕遍布了浑身上下,看上去密密麻麻的,很多伤痕一看就是刀砍出来的,只把村里的老实人吓得够呛。
   于是,段岐山又一次荣幸的成为了村里的风云人物,热度好半年才消下去。
   而段岐山回村的时候,已经年近三十了,这在当时的人寿命普遍四五十岁左右的情况下,已经算是黄土埋半截的将死之人了。
   一大把年纪也没成亲,日子过得饥一顿饱一顿的,平日里也不怎么说话,面无表情沉默寡言,村里的姑娘们看到他,都要绕道走。
   而就在村里人以为段岐山要打一辈子光棍的时候,段岐山出了趟门回来之后,就带了个名叫玉儿的漂亮媳妇儿回来,那可是真漂亮,长得就跟天上的仙子一样。
   这一下子,段岐山又火了。
   村里的人排着队的要见见这一位漂亮媳妇儿,但是见过之后,却也免不了唏嘘两句。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个漂亮媳妇儿,长得是真的好看。
   村里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知道对方面皮白不说,还特别嫩,腮上还有粉色的红晕,看起来特别健康也好看。而眼睛大大,眉毛弯弯,鼻梁高挺,嘴唇也红润。
   总之哪哪都长得好,就是个子太高了点,比村里的男人还要高些,身子骨又太瘦了点,胸前屁股上没有二两肉,总之不像个能生育的。
   这也就罢了吧,但是这玉儿媳妇儿,似乎是个傻子,跟她说话,她就木呆呆的看着也不理人,面皮也十分僵硬,美人虽美,却没半点热活气。
   村里的人朴实,即便是与自己无关,也觉得这小媳妇儿可惜了,更为段岐山感到不值。
   但是段岐山为人主意正,是村里人都知道的,便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时常帮衬着,在段岐山上山打猎的时候,帮忙照顾下他的傻媳妇。
   不过,就这样的一对夫妻,却也将日子过了起来,玉儿长得美,虽然看起来傻不愣登的,但是也不是不明是非的。
   她虽笨,却也好学,也跟着村里照看她的小媳妇学些东西,虽然笨的让人头疼,怎么教也教不会,但是对方那么甜甜的一笑,村里人也就什么话都没有了。
   而段岐山,这个村里人最不看好的老单身汉,却是个会疼媳妇儿的,家里家外一把手的操持着,缝衣做饭洗碗打猎,就没有他不会的。
   几个月之后,段岐山又在村里,补办了场热热闹闹的酒席,请了村里所有人过来吃酒,光是肥硕的大母猪就杀了十几头,请吃的酒都是集市里最贵的梨花酿,由此可见,段岐山虽然是个猎户,却是个极有本事的。
   这样的一顿酒席下来,少说也要花掉几百两,这在十两银子够百姓过一年的村里,可是比巨款。
   由此可见,段岐山出去游历了二十几年,也不是什么钱财都没有的,有几个眼皮子浅的,见着酒席都暗自苦恼起来。
   而酒席办的隆重,也可以看出段岐山对自个儿媳妇儿的重视,这对于村里家人的小媳妇儿,可是极为长脸的一件事情,可见玉儿虽然是个傻的,但是傻人有傻福,旁人羡慕不来。
   酒席之后,段岐山这对新婚夫妻,当天晚上就圆了房。
   这段岐山生的高大威猛,比村里最高的汉子还要高一个头,想必那活也是按着原配件长得,若是换个娇娘子,估计新婚夜都要熬不过去。
   但是,好在玉儿长得漂亮,长得也极高,比村里的男人还要高,跟段岐山站在一块儿,感觉都把村里人俯视了下去。
   所以,这一对夫妻,在婚后也是极为和谐的。
   果然,在四个多月之后,段岐山的小媳妇儿玉儿,就怀了身孕,这件喜事,让段岐山在之后一整年里都勾着嘴角,这对于总是面无表情浑身严肃的他来说,着实难得。
   村里人见他不再像以前那样难以接近,胆大的倒也能和段岐山聊上几句,一来二去之后,段岐山这对夫妻两,在村里的人缘,也越加好了起来。
   可惜了,好景不长。
   玉儿怀胎十月,在第八个月的时候就诊断出了双胎,本是一件极为风光的事情,在村里这么多年也是独一份的,所以虽然村里有几个碎嘴婆子,总念叨玉儿不会过日子,但是人家会生孩子。
   双胎,村里人谁有那个本事?
   玉儿在村里也越加受欢迎起来,而在生产的时候,这双胎却成为了玉儿的催命符。
   因为玉儿难产了,产婆在门里待了三天,段岐山和好些村民,便在门外守了三天,直到第四天黎明的时候,才从紧闭的房门里,传来了两声高低不一的婴儿啼哭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