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_第3章

小说下载: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作者:乙纯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段岐山整个人都愣住了,直到村长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猛地走向了门口,想要敲门,却怎么都不敢动手,生怕听到坏消息。
   但是,产婆却自己走了出来,脸色煞白,段岐山以为她是累的,却不想产婆将两个孩子放在他怀里之后,就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之后更是再也不接生了。
   段岐山低头看着怀里的两团,就看到了两张毛茸茸的猴子脸……
   当时在场的人不少,村里的众人原本是喜气洋洋的过来的,但是却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这样的奇事。
   村长第一时间就冲了出来,吩咐叮嘱村民别将这件事传出去,村民自知人生出了怪物这事,不一定是坏事,说出去却一定是坏事,所以都封了口,没有多说什么,各自回家之后,将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
   村里人不再关注段岐山一家,只隐约听说段岐山的媳妇,生产的时候虚耗过多,没几天就没了,众人回忆起对方漂亮的面孔,都觉得可惜了。
   更可惜的,是段岐山这父子三人。
   段岐山做事雷厉风行,虽然村民厚道,但是他却不想碍着村里人的眼,也不想自己的儿子,在别人指指点点之中长大,便在儿子们满月之后,就搬进了山里。
   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五年的时间,段岐山一个人养大了两个儿子,而那两只小猴子似的儿子,越长大就越奇怪,且兄弟俩性格各异,却都聪明绝顶、武力值极高,养育起来忒难应付。
   所以,段岐山在养儿子的时候,倒是也惹出了许多好笑的荒唐事来。
   第四章
   段岐山的儿子,也就是漂亮媳妇儿玉儿生下来的两个孩子,是段家“梓”字辈的,所以就被段岐山取名为段梓旭和段梓谦。
   这兄弟俩,自出生之日起,就不走寻常路,这从他们刚出娘胎,就生的有异于常人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
   而在出生之后,三天的时间,又有了别的奇异之处。
   别人家的孩子是从皱巴巴变成了白嫩嫩。
   而段岐山的两个孩子,却越长越怪异了,原本覆盖在脸上身上薄薄的一层软毛,几天时间就变的又粗又硬,甚至连颜色,也从最开始的浅黄变成了黝黑。
   吓得段岐山在玉儿坐月子的时候,就彻底的关上房门闭门不出了,专心伺候他们娘三儿,生怕再出现什么别的怪处。
   但是,一个月之后,也就是他们满月的时候,玉儿已经离开了。
   而这两个小家伙,头顶上和屁股上,都鼓起了小包来,头顶上长了两个,一左一右很对称,而尾椎上,也鼓起了一个包来。
   那段时间,两个小家伙一直在哭,每次段岐山抱着他们的时候,稍微扯着那两个地方,他们都要哇哇大哭,可见长这样的东西,也是特别疼的。
   他们几乎从早哭到晚,把段岐山震的耳朵生疼,那几天都听不到声音,心里也焦灼的上火。
   好在这样的日子没持续多久,也就几天,不然段岐山真要急死不可。
   而在他们满月之后,段岐山就搬到了山里,每日也不干别的,就守着两个孩子,悉心照顾着。
   段岐山因为个人经历问题,为人十分敏锐,在搬家后第二天,就现这两兄弟,居然喜欢听他说话。
   他们在出生之后就喜欢粘着他,以前段岐山心中存着心事,也没注意到这一点,再加上他们也被长包的疼痛折磨着,表现的也就不怎么明显。
   而在长包之后,他们再次粘上段岐山,就喜欢拍他的嘴巴,让他说话,一旦他不说话了,他们就继续拍段岐山的嘴巴,要么就哭,还是干打雷不下雨那种豪爽的哭法。
   段岐山本身性子沉默寡言,但是被这两兄弟磨得没办法,只能买了好些书本回来,照着书本念了起来。
   后来见他们听得聚精会神,好似能听懂一样,段岐山就留了心思,在读的时候,也顺便讲解起来。
   而等到他们年纪再大些,三个月大的时候,山上的雪也化了,春天到了天气转暖,段岐山便在院子里铺了厚厚的毛毯,让他们在院子里玩,他们的精力也是旺盛,一眨眼的功夫,就能从一头爬到另一头,着实妖孽。
   要知道,别人家三个月大的娃娃,也才刚刚学会翻身呢。
   有一次,段岐山打猎回来,就看到段梓谦徒手捏碎了一块石头,段梓旭单手把一棵树连根拔起。
   段岐山:“……”
   段岐山沉默了很久,才去灶房生火做饭。
   他自己是天生神力,所以并不觉得两个孩子力气大很怪异,毕竟两个孩子都是他的亲身骨肉,有这样的本事也不稀奇。
   只是,三个月就这么大力气,这也太早了点吧。
   而在这之后,段岐山在照顾他们的时候,也觉得更加费力了,因为他们现在还小,还不怎么懂事,破坏力又大的惊人,最重要的是,是两个破坏力惊人的奶娃娃。
   他们喜欢粘着他,这段时间又喜欢捏东西玩,于是段岐山就成了他们下手的最佳玩具,有事儿没事儿就喜欢捏捏,见段岐山瞪着他们,还欢喜的直拍手,让段岐山无奈不已。
   好在他告诫了几回之后,他们似乎听懂了,便变得老实起来,至少不会逮着他捏了。
   于是,可怜的段岐山,就希望他们能快点长大,早点懂事,但是懂事之后,他们倒是不破坏东西了,却常常把段岐山气个半死不活的。
   兄弟俩半岁大的时候,就已经学会说话了,段岐山觉得自己的日子,也变得越加热闹起来。
   因为他们说的第一句话,是:“爹爹。”
   第二句话,就是:“你为什么和我们长得不一样?”
   段岐山眨眨眼,他自己也在疑惑这个问题,所以说不上来,只能哄着,不然这两小家伙绝对没完没了。
   等到他们一岁的时候,就不能哄了。
   因为段梓谦懒洋洋的、吐字清晰的说道:“爹爹,我已经长大了,你别把我当小孩子看,行不行?这样多没面子啊!”
   段岐山愣了,看着段梓谦还没他小腿高的身子,胖乎乎的黑脸蛋上,绒毛都炸了起来,一脸认真的模样,便也只好点点头。
   而段梓旭,比段梓谦还要妖孽许多,他不会说这样的话,但是却直接表现给了段岐山看,一岁大的时候,可以踩着凳子做饭、收拾房子、洗衣服……
   特别……恩,贤惠。
   而等到他们在一岁半的时候,原本鼓起来的包,像是打了激素一样的突飞猛涨起来。
   额头上多了两个杀伤力极强的犄角,尾巴长得很长,起码比身高的一半还要长些,而有了这条尾巴之后,他们的活动范围,就不仅仅限于地面,而是整座山林。
   平日里在山上撩猫逗狗的,很是讨动物嫌,山里的动物们,看到他们都要绕道走。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吧,常年被刷三观和下限的段岐山,见他们这么懂事,心中也是很感慨的。
   但是,见过谁家的孩子,总脑补自己是捡来的小可怜的?
   段岐山家的两个孩子,都是这样的,真是特别让段岐山这个亲生爹爹,感到心累和无语,偏偏父子的确长得极为不像。
   在段氏兄弟两岁八个月的一天,就闹出了笑话来了。
   第五章
   这一日,段岐山在茅屋后开辟的平坦路上劈柴,身上大汗淋漓的时候,段梓谦就龇牙咧嘴的回来了,头上还在渗着血,把他吓了一大跳。
   段岐山连忙放下斧头,给段梓谦上药,一边上药,一边仔细打量着段梓谦的表情。
   要知道,段梓谦生来就比段梓旭活跃,平日里也是经常爬到树上,在树枝上飞快的跳跃着,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迹。
   但是历来都是他打伤别的动物,从来还没有被打伤的,让段岐山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来。
   他却不知道,段梓谦平日里虽然野的很,但是却从来没见过外人,对外面的世界极为感兴趣,所以刚才就是独自下山去见村民了,不过没一会儿就灰溜溜的回来了,身上还多了很多伤痕。
   回家后就被段岐山待个正着,他也不敢说出实情,因为爹爹就嘱咐过他们,不能去村里的。
   当着段岐山的冷面,他也只敢说是从树上摔下去伤的,但是段岐山却只面目沉静的看着他,让他连扯皮的心情都没有了,小炮弹一样冲到段岐山怀里,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
   一边哭还一边打嗝,抽抽噎噎的说道:“我知道,我和大哥,咯……是你捡回来的,哇啊啊啊……你别不要我,我虽然长得又丑又怪,吃饭挑食还总惹你生气,每次写大字的时候都在写你是大混蛋,每天喝水的时候,都要往你的水缸里面吐口水,每次……”
   段梓谦靠在段岐山怀里,掰着手指,一件件的数着自己干下的坏事,简直就是“罄竹难书”。
   就连段岐山这个一向面无表情的壮汉,听着都黑了脸,恨不得抽了棍子打他的屁股,但是见他哭的实在是可怜,平日里最是撩猫逗狗惹人嫌,哭起来就越加让人难过起来。
   段岐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旭儿既然也来了,就进来听爹爹说说话吧。”
   段梓旭见被爹爹识破,便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却带着懊恼的神情,似乎对自己的身手很是不满意,居然被爹爹给现了,回头还要再练练。
   段岐山见状,脸色更黑了,朝着段梓旭招了招手,段梓旭便小碎步缓慢走了过来。
   也不靠近,就站在半米之外,低着头一副我很老实,我绝对跟这个小坏蛋不是一路人的模样,被看不过眼的段梓谦尾巴一抽一送,就也投入到了段岐山的怀里。
   段岐山抱着自个儿亲儿子,本就古铜色的皮肤,愣是变得更加漆黑了起来。
   他低头看着还没他小腿高的儿子,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你们是我亲生的儿子,不是捡来的,下次这样的傻问题不要多问,不要让我觉得你们两个智商不够用。”
   段梓旭闻言,面皮顿时热了起来,他虽然不说,但是心里也认定是爹爹捡来的小怪物,所以在懂事之后,都会越加的讨好爹爹,不想被爹爹抛弃,却不想爹爹早就看出来了。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爹爹是真的很厉害,不仅力气大,身手也极好。
   最重要的是,爹爹是家里长得最好看的男人了,让段梓旭每天看着段岐山的脸,都可以多吃两碗饭。
   段梓旭估计,在段梓谦眼中也是这样的吧,他们是亲生兄弟,从一出生就能感应到对方的心跳和心事,虽然看不穿对方在想什么,却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情绪。
   而每到了吃饭的时候,他们两个都会格外的老实,看着段岐山没有毛的脸,眼冒绿光,一边看一边扒饭,直把段岐山气的,连吃饭的度都变得更快了起来,于是,一家人吃饭都跟打仗似得。
   段梓旭的这番心情波动,自然逃不过段梓谦的眼睛,但是段梓谦此刻也是一样的感受,瘪着嘴擦着眼泪,倔强的说道:“你骗人,我们跟你长得根本就不一样,怎么可能是亲生的。你一定是在某一个春暖花开的时候,进了山里打猎,突然看到一只正在生产的熊瞎子,于是你不忍心,便帮熊瞎子接生,但是没想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