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_第4章

小说下载: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作者:乙纯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熊瞎子却难产了……”
   他说到这儿,眼泪就又流了下来,哭声震天响,道:“娘啊,可怜你就这么去了啊,不过养父对我和哥哥都很好,你放心的去吧……”
   段岐山:“……”
   这都什么跟什么,有一个脑补帝的儿子真是心累,尤其是能自己脑补的一脸血,还信以为真的儿子,也亏得他身子骨结实,不然真被这儿子气的吐血。
   干脆就这么扔到山里去,跟他的熊瞎子“娘”作伴去算了。
   段梓谦见他黑沉着脸不说话,便觉得自己一定是说对了,十分心酸的继续脑补道:“熊瞎子难产,不过好在有你帮忙,不然也没咱们哥俩儿了,但是据说难产的产妇生下来的娃都不健康,我们俩长得这么丑这么怪,也是难产闹得,娘一生下我们就去世了,好在还有你养育我们长大。”
   段梓旭听到这儿的时候,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段岐山真的觉得有吐血的冲动了,此刻也不阻止对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也想听听,这俩熊孩子接下来要怎么说。
   只听得段梓谦继续巴巴道:“你放心吧,虽然我知道,你是因为人丑没钱又没地,在村里找不到媳妇,又没办法传宗接代,才会抚养我们的,但是你放心吧,我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我会给你养老的!”
   段梓旭估计也智商掉线了,此刻也忙应了一声,道:“我会给你养老的,你放心吧!”
   段岐山:“……”
   突然觉得拳头好痒,可以揍他们吗?能吗?
   但是想到玉儿当年艰难生产下他们的时候,脸色苍白的模样,又想起这两个小家伙小时候软趴趴,眨巴着眼睛咯咯笑的时候,他就不忍心动手了。
   段岐山长得高大壮实,远远看上去就跟个铁塔似得,比村里的男人都高了起码一个头,身上也是一身的腱子肉,但是却从来没有打过孩子,就连骂都没骂过,顶多也就是黑着脸盯着他们,以气势让他们自己服软认错而已。
   所以,此刻虽然被他们气的恨不得两腿一蹬死过去,但是却依旧深吸了几口气,抿了抿嘴唇,干巴巴的道:“谦儿,既然你说你是熊瞎子生的,那你怎么会说话?还有那么长的尾巴,以及那么尖的犄角?”
   段梓谦眨眨眼,毫不客气的把鼻涕擦在段岐山的衣服上,翻了个白眼,道:“你的记性不好啊,我刚才都说了是难产闹的了,这犄角这尾巴,都是因为难产了,结果我们生下来之后,就都长得怪模怪样的了。至于会说话么……”
   他站直了毛茸茸的小身板,仰着小下巴自豪的说道:“我生下来就是不同的,将来可是要干大事业的,说不定还能中状元呢,自古异象之人,最后都能成就一番伟业,我未来可是要成为名垂青史的大人物的,当然了,我哥哥也是沾了我的光。”
   段梓旭:“……”脸皮怎么这么厚,真不想和这家伙是亲兄弟!
   段岐山:“……”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第六章
   段岐山咳嗽了几下,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却忘得一干二净了,他本来就不擅言辞,从前都是光做不说,也就是这几年照顾玉儿和孩子的时候,不得不话多了起来。
   但是他本质上就有些嘴拙,此刻被段梓谦带到沟里去了,也不知该怎么样证明,他们是自己的亲儿子。
   其实,当初第一眼看到脸色煞白的产婆,从房里抱出来两个毛茸茸的小婴儿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
   按理说他虽然面皮黑、长得壮,但是模样也还算正常,而玉儿就更不用多说,长得一张如花似玉、天仙般的面孔,除了玉儿他是个男人,在成亲之后圆房有了身孕,十二个月后又生下了两个孩子之外,也就没有别的奇怪的地方了。
   段岐山想到这儿,忍不住惆怅起来,道:“你们俩个,是我的亲生骨肉,当年,我和你们的娘亲玉儿成婚之后,没多久就有了你们俩,你娘亲他……”
   段岐山眼中带着郁色,他几乎没有在两个孩子面前,提过他们的娘亲,也难怪他们会这样脑补了,但是玉儿,他……
   段岐山跳过这一段,继续道:“总之,熊瞎子生的这个猜测根本不靠谱,平日里多读圣贤书,不要总看灵异志怪的书籍。尤其是你段梓谦,明天去把论语抄十遍,抄不完不准吃饭,以后这事儿也不许再提,只需要记住,你们俩,是我跟你们娘亲生下来的孩子,是我的亲身骨肉。”
   说完之后,他就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但是他的声音却传了过来,最后说道:“我段岐山虽然现在只是个猎户,但是却也没有善心到给别人养儿子的地步。”
   段梓谦愣了一会儿,很是不服气的说道:“为什么尤其是我?明明哥哥也不信的,结果就罚我抄论语,还抄不完不许吃饭,哼,明天我自己去山里抓野鸡来吃,不给爹爹吃了。”
   段梓谦闹别扭,倒是将这件事忘却在脑后,心中却始终不信,自己是段岐山的亲生儿子。
   而段梓旭听到段岐山这么说,其实心中是有些信了,他和那个人来疯的弟弟段梓谦不同,对方是听风就是雨,但是段梓旭自小懂事就早。
   在几个月大就能口吐人言,一岁大就可以辩是非,现在虽然才两岁多,但是自问心智比那些个十几岁的人,也是一点不差的。
   他曾经也下山过,更多的时候,都是跟进山采药的赤脚大夫韩大夫闲聊,不着痕迹的打听当年的事情,于是也知道自己大概就是段岐山亲生的,虽然情况有些让人不敢置信,但是现实就是如此。
   他也从赤脚大夫口中,知道了关于自己的爹爹,段岐山的人生事迹。
   在知道段岐山当年,带着他和弟弟,独自一个人在山里生活的时候,他已经猜到,爹爹会这么做,也全是为了他们两个。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正常人的爹爹,和漂亮娘亲生下来的孩子,会长成现在这幅模样,但是不管怎么说,段岐山对待他的父子情是真的。
   他还记得自己才几个月大的时候,耳边听到的低沉醇厚的男音,爹爹明明是那么沉默寡言的人,从来不善言辞,却为了他们的喜好,而买了各种各样的书本来念,这也是他们兄弟俩,会在半岁就学会说话的原因。
   而在这之后,爹爹更是又当爹又当娘的,将他们两个拉扯大。
   段梓旭知道,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每一个父母都能做到的,很多人就因为生下的是女娃,就能扔到山里去,而他和弟弟,虽然是男娃,但是从外貌上看,除了四肢之外,几乎看不出和人相似的地方,村里人都说他们是小怪物。
   但是爹爹却从来没有嫌弃过他们,甚至搬到了山里,独自抚养他们长大,这一切,绝对不像是养父能做出来的事情。
   段梓旭能够感觉到爹爹对他们的感情,之前也是因为被段梓谦的心情迷惑住了,在段岐山说完那些话之后,段梓旭反而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他相信自己就是段岐山的亲生儿子,这之后,对待段岐山少了几分刻意的讨好,父子之间的感情,却是变得更真挚了。
   一家人吃过饭之后,段岐山挽起袖子洗了碗,转身就看见段梓谦的半截尾巴,在树林里晃荡着,段岐山叹了一口气,仰头道:“谦儿,你这是要去哪儿?”
   段梓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闷闷的道:“我要去后山,给哥哥采药回来。”
   段岐山无语,也知道段梓谦的性格,便也没有多说,只让他出去的时候小心点,晚上早点回家,段梓谦欢欢喜喜的应了,吼了一声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段岐山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听着段梓谦的声音彻底捕捉不到了,才转身回屋。
   见段梓旭此刻正躺在床上,一副病弱的模样,便心中一怔,疾步上前来到床边,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去外面洗了两根人参熬成汤,加了点红糖,端进来打算让段梓旭服下。
   段岐山刚走进房门,段梓旭就坐了起来,道:“爹爹。”
   段岐山点头算是回应,将碗递了过去,段梓旭自己端起碗来,三两口喝的一干二净,喝完后擦擦嘴,依旧有气无力,但是却比之前好的多了。
   段梓旭靠在床头上,扯着嘴唇,道:“是旭儿给爹爹添麻烦了,那么多人参灵芝,想必不便宜,也不知爹爹是从哪儿得来的?”
   段岐山一直将段梓旭当做成年人来看待,此刻也不会三言两语的应付他,而是认真的说道:“韩大夫跟旭儿你说过我的事情吧,我八岁离家,在外混了二十余年,靠着一身的武力和本事,认识了几个道上的朋友。他们跟我都是过命的交情,平日里也在段家村外的集市里建了一个据点,等候我的吩咐,这一次,我就是去找的他们帮忙。”
   他抿了抿嘴唇,继续耐心解释道:“他们会替我收集足够多的人参等补品,钱财只是身外之物,我当年也有不少,只是都拿去送人了,不过这些人现在的本事都很大,已经在全国跑动起来。旭儿,你平日里心思重,我就怕你多想,不过这事儿真的没什么,人参虽贵,但是再多我也不愁,你只需要放心大胆的吃便是,我会解决其他所有的事情。”
   段梓旭闻言,露出了了然的笑容来,难得孩子气的说道:“我就知道爹爹不是普通的猎户,我和弟弟都这么聪明强大,想必爹爹也是如此。”
   段岐山:“……”脸皮厚是陋习,必须改!
   段岐山正要说什么,却见段梓旭突然捂住了胸口,尖叫一声,整个人疼的蜷缩了起来。
   段岐山吓得连忙上前,焦急的问道:“旭儿,怎么了?”
   段梓旭摇摇头,眨眼的功夫,身上的毛便都被汗水给沁湿了,他哆嗦着嘴唇,道:“爹爹,我……疼。”
   段岐山看着心也疼,在原地忙的团团转,想要将段梓旭抱起来的时候,却在碰到段梓旭的那一瞬间,体内醇厚的内力,全部由身体相贴的地方传递了过去,对方的身体里面,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吸盘一样,在猛烈的吸收着所有能吸收到的能量。
   段岐山咬牙嘶了一声,内力被强制吸走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他能感觉到在他的内力传递过去之后,段梓旭的痛苦已经小了许多,脸色也变得不那么狰狞了。
   于是,段岐山便主动的施展内功,一边吞纳吐息,一边朝着段梓旭体内,输入真气和内力。
   段梓旭想要避开,却避不开段岐山蒲扇一样的双手,他只能从床头拿起洗干净的人参等草药,一根根的往嘴里塞,大口咀嚼之后便忙吞咽下去。
   如此下来,在过去了三个多时辰,夜色也黯淡下来的时候,段梓旭的体温才终于降了下来,心口也不疼了,只是身上的每一处筋脉,都疼的要命,好似被千万根针在扎一样。
   段岐山脸色苍白,内力失去过多,比打仗还累人,但是他却不敢停下,只也嚼了人参,补补元气,便继续注入内力和真气起来。
   段梓旭看着他,泪眼朦胧的说道:“爹爹,先别管我,弟弟出事了。”
   第七章
   段岐山闻言,脸色顿时大变。
   他惶然的站起身来,手指都在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