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_第5章

小说下载: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作者:乙纯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颤,但是到底是多年的从军经历,让他迅镇静下来,紧抿着嘴唇缓了口气。
   随即才开口说道:“旭儿,你弟弟他现在在哪儿,你能感应的到吗?我先去找他回来,这儿还有一些人参,你能吃下去就多吃一点。”
   段梓旭费力的睁开双眼,哆嗦着嘴唇,嘴里都是鲜血,道:“爹爹,弟弟在岐山山崖下面,他……他也在疼,他掉下去了。”
   段岐山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岐山和岐山的后山,都是极为安全的地方,也因为如此,段岐山才不会怎么管着两个小的,让他们在山里面随处乱转的。
   但是这岐山山崖,却是一处地形极为诡异的地方,里面有极为危险的山风,这是他千叮咛万嘱咐,让两个小家伙不要过去的地方。
   如果去了之后,就会遇到很危险的事情。
   旭儿很听话,且会量力而行,段岐山并不担心他,但是谦儿却是个闹腾的性子,越是说不能干什么,他就越要干什么。
   于是,很是无奈的段岐山,就在他们三岁的时候,亲自带着他们下去过一次。
   山崖下危险重重,光是那凌厉的山风,就足矣要了普通人的命,再加上山崖下面的累累白骨,数不胜数,奇怪的声响在这里常年不绝。
   看上去荒芜又可怕,也没什么好玩的东西在,两个小家伙到底年纪小,也没有变/态的心理,下去之后觉得无趣,就再也没有去过岐山山崖边上,平日里就算是路过,也会绕道走。
   段岐山在听到段梓谦掉到山崖底下去的那一刻,第一反应就是:怎么谦儿现在又不听话了!
   段岐山凝起了眉,收拾了几根人参。
   一边收一边庆幸不已,心道:好在他今天又去了集市一趟,收集了一小袋人参回来,不然肯定是不够用的。
   段岐山的心里,或许早就已经猜测到有这么一天。
   因为这两兄弟是双生兄弟,且还有心灵感应,之前旭儿生病的时候,他就仔细的盯着谦儿,估计着他也是要生病的,却不想现在真的应验了,还是这么个赶巧的时间。
   段岐山脸色凝重,安抚的对段梓旭说道:“旭儿,你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我去岐山山崖下面找你弟弟,你在家里等我回来。”
   “我很快就带着你弟弟回来。”
   段梓旭艰难的点点头,虚弱的朝着段岐山笑了笑,便趴在了床上,继续熬着那股钻心刺骨的疼痛去了。
   段岐山见状,心里舍不得,但是知道谦儿的情况更紧急,便也没有多做逗留。
   他将人参揣在怀里,快步出门,提起丹田内剩余不多的内力,在山林之间纵身一跃,施展轻功飞的朝着岐山山崖所在之地前行。
   别看段岐山这么大的块头,但是轻功却是全天下数一数二的好,他在军中有一个响彻云霄的名号,“段大将军”,也就是大齐王朝的铁血战神。
   段岐山从军近二十年,几无败绩,行军布阵用兵如神不说,他自己本身的武功就极高,已经达到了大宗师的水准。
   天下之间能匹敌段岐山的人,不多,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但是能够胜过段岐山的人,却一个都没有。
   只见他轻功一跃,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来到了岐山山崖边上,他站在山石嶙峋的悬崖上,倾身往下望去,看不到段梓谦的身影。
   不过这也很正常,因为山崖之中迷雾笼罩,山风阵阵,就算是他视力再好也穿刺不了迷雾,而他之所以这样做,当然不是摆摆样子,而是在嗅着这山崖之中传来的气味。
   若是段梓谦真的落入了山崖之下,他靠闻的,都能知道是否是真的。
   这岐山山崖很是邪门,在很久很久之前,他曾经因为父母去世,心情极为低落,所以也不顾亡父的千叮万嘱,胆大包天的走进去过一次。
   而就是在这山崖之下的看到的场景,让他眼界大开。
   山崖下的场景像是炼狱,但是却时常可以转播一些画面,画面并不清晰,但是足够让段岐山了解到,里面到底在上演什么。
   他第一次下去的那次,就看到了一幅连续的画面。
   画面之中,山依旧是山,水也依旧是水,但是人却极为不同。
   因为这出现在画面中的人群,穿着奇怪的衣服不说,女子还有公然露出胸脯和大腿的,脸上化着艳丽的看不出模样的妆容,指甲纤长尖锐,转瞬间就要了过路人的命,并挖出这些人的心脏来嚼食。
   不仅如此,在这之后,一群穿着打扮像是大汉王朝灵动飘逸风格的青衣男女,手持宝剑从天而降,嘴巴开合,说的什么段岐山是听不到的,因为这转播的画面只有图像,没有声音,用手一碰,那图像就会立刻消失。
   好在他第一次见着的时候,吓了一跳,便也没有手长的去触摸,而是看完了全程。
   在这次心情不好的来到山崖见到奇景之后,他又去了山崖底下几次,有时候看不到东西,有时候却可以看一整天这样的动态画面,他看的多了,增长的见识也多了。
   这些画面,让他意识到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群好似神仙的人物,不仅各个出众不凡,还都身负强大能力,让天生神力的他都自愧不如。
   也正是目睹这件事,让小小年纪的他,心生了出去闯荡一番的念头。
   他之所以会在八岁那年,离开村子去外面的世界,也是想着如果真有这样的一群人,那么他必要去拜师学艺,学得滔天本领。
   却不想,他在人世中寻觅多年,却因见着黎民百姓受战乱之苦,而改变了最初的志向,选择从军帮助帝王建立统一大业。
   这些念头,在他脑海之中瞬间闪过,段岐山嗅到了段梓谦的气味之后,便毫不犹豫的从山崖边上跳了下去。
   在快的下坠之中,他又在山石上施展轻功,所以一个呼吸的功夫,他就来到了山崖最底下。
   而他一眼就看到了段梓谦,他此刻正躺在一堆白骨之上,小小的身子痛的抽动起来,整个人都蜷缩成了一团,他见了心里顿时心疼的厉害。
   段岐山忙深吸了一口气,才稳住了紊乱的心绪,快步上前将段梓谦抱了起来,手上立刻被对方身上的汗水给打湿了,他看着怀里湿漉漉的软团子,见段梓谦身上黑色的毛都被汗水沁湿。
   紧闭的双眼,在这个时候睁开了来,很是费力的朝着段岐山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来,声音轻的几乎听不到,但是段岐山耳力惊人,却听的一清二楚。
   一个大老爷们儿,瞬间热泪盈眶。
   因为段梓谦说道:“爹爹,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爹爹,我……我找到了……一株火红……红色的灵芝,我没有吃,拿……拿回去给……给哥哥吃。”
   段岐山哽咽着应了一声,他是亲手抚养两个孩子长大的身生父亲,见着他们这幅样子,恨不得以身代之,见平日里最不听话的段梓谦,此刻都能谨记兄友弟恭,他心里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他忍住眼角的酸涩,从胸口取出来几根人参,让段梓谦服下,便抱着他回到了家。
   段岐山这次是要被折腾疯了。
   他知道自己是正常人,但是他和玉儿生下来的孩子,却是现在这幅模样,原本想着长成这样也没什么,虽然看着怪异,但是到底身体康健,段岐山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但是,在生了两个孩子接连重病的事情之后,段岐山也免不了开始抵抗心底的强大声音,去回忆与玉儿相处的点点滴滴。
   因为,这问题的根源,必然是是出在来历不明、行踪不明的玉儿身上了……
   第八章
   段岐山抱着段梓谦回到了家,就看见段梓旭此时已经躺在床上,安然的睡了过去,病痛定然是减轻了,不然又怎么会睡得着觉。
   段岐山低头看着段梓谦,就见他很不高兴的瘪瘪嘴,伤心的哽咽说道:“我还以为哥哥生病了,结果他倒先睡觉了,不公平。”
   段岐山闻言好气又好笑,但也没说什么,而是将段梓谦放在了他的床上,见段梓谦费力的从兜里,取出早被□□的七零八落的火红色灵芝,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段岐山也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段梓谦更伤心了,水润润的眼睛瞪了一眼段岐山,哼哼唧唧的唱着:“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段岐山更是转过身去大笑,心道:看这样子,就算是身体不舒服,也拦不住段梓谦的顽皮了。
   段岐山心里一松,也觉得疲惫的不行,但是他身为人父,还要再熬药来让两个小家伙喝下才行。
   这火红色的灵芝,虽然已经破碎了,但是看颜色就知道品相极好,定然也是年份高的好灵芝。
   段岐山摸了摸段梓谦的毛,说道:“我去熬点汤药来,你先嚼人参吃着,等会儿药熬好了就把药喝了,到时候再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段梓谦委屈的看着他,说道:“那我不舒服啊,睡不着怎么办?”
   段岐山脸上的表情很柔和,继续按摩着他的穴道,道:“爹爹给你做全身按摩,你不是最喜欢按摩的吗?到时候就睡着了。”
   段梓谦讨价还价,嘟着嘴道:“那我现在就要按摩,我身上痛。”
   段岐山无奈,却也只好按了几下,用了真气和内力,又按摩的都是放松的穴位,可以缓解疼痛的。
   他的手法很好,把段梓谦按摩的极为舒服,喉咙里都“咕噜噜”的响起了呼噜声,像只大猫一样,特别乖巧粘人。
   这按摩也是项技术活,段岐山往常在外带兵,经常是几天几夜不睡觉,每到了这个时候,虽然有真气支撑着,但是到底觉得身子疲乏。
   于是,他便问了军队的军医,得了这样的一个按摩的法子,他自己用了十余年,手艺自然极好,但是也很耗费内力。
   段岐山在给段梓谦按摩的时候,就现自己的内力枯竭了,他便拿着洗干净了的人参嚼了几口,补充元气之后,继续用内力和真气,注入段梓谦的穴道和筋脉内。
   过了一会儿之后,段梓谦便眯着双眼,甜甜的唤了几声“爹爹”后,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段岐山继续按摩着,额头上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来。
   他在竭力压榨内力的同时,也在和心底的强大声音做抗衡。
   段岐山以前就现,他不能回忆有关玉儿的事情,只要一想起这个长相漂亮的男人,脑海之中就会一片空白,没一会儿的功夫,就会什么都不记得。
   他向来机警,在面对自己身体的异状的时候,心里也留了心思。
   不然估计早就忘记了自己曾经成过亲,娶了一个呆傻的男人做媳妇儿,还和这个男人生了孩子。
   如果强行去唤醒记忆的话,就会头痛欲裂,他试着去唤醒了几次,却都被那个心底的声音给阻止了。
   他以往心中有着牵挂,且每次回想起玉儿的时候,都会浑身寒,这不是陌生的感觉,而是属于他自己的,似乎他自己就不愿意想起玉儿。
   那些曾经的画面,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模糊。
   甚至,他都忘记了玉儿是如何离开的了,只记得突然有一天,玉儿就不见了,而他颓废的不行,好在有孩子支撑着他,让他度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