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_第6章

小说下载: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作者:乙纯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但是现在,不回忆起一切,却是不行了。
   两个孩子会变成现在这样,或许都是因为玉儿的缘故,若是两个孩子一直这样病重下去,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今天一定要想起关于玉儿的一切。
   他记得玉儿之所以看起来呆呆傻傻的,是因为曾经失去了记忆,但是玉儿之后离开,想必是恢复了记忆的吧。
   段岐山有些茫然,但是这样子拖拖拉拉的行事,不是他的风格,就算是心底的声音再怎么警告,他也是非要想起来一切不可了。
   段岐山松口了手,坐在了床脚的位置处,闭上了双眼开始回忆起来。
   他最初遇到玉儿的时间,是在六年多以前了,但是到底是怎么认识的,他也记不得了。
   他曾经问过村子里的人,村里的人也有与他相似的症状。
   他们记得自己外出一趟带回来个高个的媳妇儿,长得很漂亮……
   记得几个月之后办的盛大酒席,和美味的梨花酿……
   记得之后生育的孩子,两张毛茸茸的猴子脸……
   但是,却不记得玉儿到底长的什么模样,也不记得玉儿是自己离开了,而不是死了。
   他们以为玉儿难产后伤了身子没几天就去了,段岐山最初听闻的时候,愣了很久,直到旁人担忧的声音传来时,才摇头道没事。
   现在想来,段岐山早就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一是因为心底的声音太强大,二是因为他的潜意识不想回忆起来,所以他就拖到了今天。
   但是,现在想来,如果有人在暗中施法,让人刻意的遗忘这一切呢?
   他必须想清楚。
   段岐山用力的回忆着,一幅幅破碎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段岐山凝眉,更深入到记忆的深处。
   心底的声音,再次开始作祟了,森寒阴冷的道:“滚出去!”
   段岐山也回以冷笑,挑眉淡淡道:“想都不要想!”
   这是一场角力,在段岐山内心之中进行的角力,有人在他的心底深处留下了一道声音,每当他想回忆起玉儿的时候,就会跳出来阻拦他。
   段岐山这次选择了迎难而上,即使因为压力和疼痛,让他浑身都渗出了汗水来,但是他却一步不退。
   过了很久之后,段岐山面如金纸,浑身跟针扎一样的疼,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他睁开双眼,就看到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他的胸口之中跑了出来,出尖锐的嚎叫声之后就破碎开来。
   而原本裹在段岐山身上的阴冷气息,此时也随着金色光芒的碎裂,而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而在与这里相隔起码万里之遥的群山深处,一座恢弘宏伟的宫殿内,原本闭关修行的申屠衍锋,突然睁开了眼睛,漫不经心的“咦”了一声,皱眉深思一番,淡笑道:“无知凡人!也罢,是你自己找死,也勿怪罪在本尊头上。”
   第九章
   段岐山看不到万里之外生的事情,他现在就已经足够焦头烂额的了。
   因为被禁锢了五年多的记忆,在金色光芒消失之后,全部都回来了。
   与玉儿相识之后的一年多岁月,也全部涌现在脑海之中。
   段岐山全都想起来了。
   但是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
   他的所有记忆,都停留在了玉儿离开的那一幕之上。
   他起来玉儿离开的时间,刚好是坐月子的时间,那是一日他回到家之后,就看见床上的玉儿突然睁开双眼,在看到他走进来的时候,立刻对他露出了嫌恶的表情,用憎恨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凡人!人类!”
   似乎说出一个字,对于他来说,都是侮辱一样
   段岐山观察力极为敏锐,自然现了玉儿这幅模样与往日痴傻状不同,就已经知道他是恢复了记忆。
   他曾经也曾设想过玉儿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却从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如看蝼蚁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这不仅仅是伤害了他的自尊,也因为对方身上的气势,简直犹如巍峨高山一般,让他这个凡人只可远观不敢靠近。
   这种天差地别,这就犹如当头棒喝一般,让他浑身冷的同时,都忘记了去拉住他,去告诉他,他生了两个孩子,但是……
   玉儿就这么冷哼了一声,朝着他的胸口拍出一道金光,只把他打的吐了血,随即又扔下了一个锦囊,低沉的男声道:“喏,这是本尊给你的谢礼,从此之后本尊与你两不相欠。”
   他这么说着,鄙夷的看了他最后一眼之后,就化做一道灵光飞走了。
   这之后,外面就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在段岐山追出去之后,被瓢泼大雨淋个正着。
   他向外跌跌撞撞的走了许久,头脑却是越来越晕眩了,等到昏倒在路边之后,甚至都不记得之前生的事情了,只听到身边的村民说,他的媳妇儿熬不过去死了。
   段岐山脸色难看的站起身来,在屋子里寻找着那个精致的锦囊,然后就在自己的衣柜最里面,找到了被层层衣服包裹着的锦囊。
   他拿着锦囊端详了许久,叹了一口气,喃喃道:“玉儿……”
   看来,他之所以会记不起这一切来,都是因为玉儿临走前拍下的那道金光吧,玉儿他,应该也是那些神仙人物之中的一员吧。
   这个锦囊,谢礼……
   段岐山惨淡的笑了笑,心道:或许玉儿他并不知道,他前些日子才给自己生了两个孩子,所以才会走得如此义无反顾,之后更是没想过再回来看两个孩子一眼。
   这个锦囊,既然是出自玉儿之手,定然不是凡品。且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制作而成,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连颜色都没变过。
   而当初跟锦囊放在一起的衣服,如今看着布料都显得陈旧了起来。
   玉儿离开之后,他虽然忘记了一些事情,但是下意识的对这个锦囊有抵触心理,所以这五年多以来,都没有尝试着要打开它,而是将其珍而重之的收藏在了衣柜里。
   现在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东西既然是恢复记忆的玉儿送的,以玉儿的本事,再加上他又以为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送的东西,应该不会太差。
   里面说不定就有一些稀世草药,可以拿来给旭儿和谦儿服用。
   段岐山怀着这样的心思,打开锦囊,伸手往里面摸了摸,却见他的一整只胳膊,居然都被这个锦囊装了进去。
   段岐山顿时大惊,他忙伸出手来,捏了捏空瘪瘪的锦囊,按理说也就巴掌大的东西,怎么能容纳他的胳膊呢,他的身子骨结实,个头更是不一般,胳膊自然也显得更长,这个锦囊居然能容纳的下?!
   段岐山好奇起来,倒提着锦囊往外面倒了倒,却没有任何东西从里面掉出来,段岐山难免嘀咕起来,道:“难道玉儿当初给他这个东西,就是为了好看,就像是娘子给夫婿荷包一样?!”
   段岐山刚说完,自己便打了个激灵,想起恢复记忆的玉儿,那双冰冷森寒,看着他的时候,简直如看死物那样的眼神,就知道这东西绝对不是定情信物。
   段岐山捏着锦囊,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床上,突然传来了一声低哑的闷哼声。
   段岐山也顾不上锦囊了,连忙走到了段梓旭的床边,关切的道:“旭儿,你感觉现在身体怎么样?”
   段梓旭皱着眉,显然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很快清醒过来,将脸上的情绪都遮掩了下去,扬着嘴角笑着道:“爹爹,我觉得比之前好多了。对了,弟弟呢?”
   段梓旭仰起头往段梓谦床上张望,就看到睡得四仰八叉的段梓谦,此刻正挠着肚皮,哼哼唧唧的打呼噜。
   段梓旭见状便笑了起来,段岐山见他这样,便也放心了不少。
   他将锦囊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摸了摸段梓旭的额头,道:“感觉不烧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再去灶房烧人参炖鸡汤来,给你个谦儿补补身子,等会儿煮好了,就叫你吃饭。”
   段梓旭乖顺的点点头,目光突然落在了颜色鲜亮的锦囊,双眼顿时露出了喜悦的光芒来,他拿起锦囊,道:“爹爹,这是你买回来的?”
   段岐山见他拿在手中爱不释手的模样,想了想便说道:“不,这是你娘亲留给我的。”
   “是定情信物吗?”段梓旭随口问道。
   段岐山猛地咳嗽起来,老脸一热,道:“不……总之,你若是喜欢,就给你拿着吧,不过这东西有点奇怪,你到时候不要觉得惊讶。我去烧汤了,你先躺下歇着吧,等会儿吃饭。”
   段梓旭闻言,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他跟段梓谦虽然是一母同胞,但是性子却是南辕北辙,一个安静一个好动,一个爱钻研一个好玩耍……
   此刻,听到段岐山的话,便掀开了床单躺在了床上,只是手里依旧拿着锦囊把玩着。
   段岐山见状,安心地起身去了灶房。
   段梓旭则乖乖的躺在床上,用指甲轻轻摩擦着这个锦囊的边缘,却现可以轻易划破岩石的指甲,居然弄不破这个锦囊。
   由此可见,这东西绝对不是凡品。
   第十章
   段梓旭不由想起这个锦囊的来历,听爹爹说是娘亲的。
   段梓旭对于娘亲的印象并不深,毕竟在他和弟弟出生没多久之后,娘亲就难产死了,而村里人和爹爹似乎都不怎么喜欢谈到娘亲,久而久之下来,他对于娘亲的印象,就只剩下两个词:呆傻,漂亮。
   但是这样一个极为不俗的锦囊,居然是那个呆傻娘亲的东西……
   段梓旭忍不住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来,他慢条斯理的打开锦囊,只见里面居然突然射/出来一道金色的光芒来,直击段梓旭的眉心之处。
   段梓旭却身形更快的躲避开去,那金光射中了床对面的墙壁,居然就这么射穿了过去,留下了一个窟窿孔。
   段梓旭看到这场景,便更加激动起来,这一次他打开锦囊的动作更小心了,却没有其他的东西从里面跑出来攻击人了。
   段梓旭这才伸手探入锦囊之中,随意的摸了摸,却突然感觉手指传来尖锐的刺痛感,他连忙抽出手来,就看到手指尖上居然渗出了血痕来。
   他皱起了眉头,觉得这锦囊着实邪门,但是却并不十分危险,还是留着给段梓谦来解决吧。
   他们虽然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但是平日里也各有所长,他的智商呀比段梓谦高,而段梓谦的他运气就比他好,就算是遇到危险也会逢凶化吉。
   且论起武力值来,虽然他要更高一筹,但是两个人若真的打架的话,获胜的绝对是段梓谦。
   因为段梓谦的身上,有野兽一般强烈的直觉。
   靠着这股直觉,他在后山之中撩猫逗狗,从来就没有受过伤。
   要知道山里虽然凶猛野兽不多,但是也有那么三两只的,光是他自己就遇到了好些回,也曾受过伤,但是段梓谦就只遇到过一次,还好运气的低头避开了致命一击。
   所以,等段梓谦睡醒之后,把这怪锦囊交给他,不出三天的功夫,段梓谦就能现其中的奥妙。
   段梓旭这么想着,便要将锦囊放在一边,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感觉这锦囊胀大了许多。
   段梓旭好奇起来,但是也不敢再随意伸手进去,怕再被奇怪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