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_第8章

小说下载:猎户的魔尊媳妇儿[修仙]作者:乙纯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日做最多的就是梳妆打扮,虽然听闻这个要求之后,很是了然的眨眨眼,但是手头上到底是有真功夫的。
   只见她将玉儿的凌厉剑眉修为柳叶眉,描了细长的眼线,在眼角处点了一颗朱砂痣,又减了玉儿额头的碎,弄成了一个弯弯的刘海,遮住了小半张脸。
   如此一来,玉儿这个十足俊美的男人,就被易容成了一个娇娘子。
   也是玉儿五官精致,不然换个男人,比如说自己,那看起来绝对是不伦不类的。
   段岐山想到这儿,心中温暖的同时,也觉得格外的惆怅。
   他没有说太多关于玉儿的事情,没有说玉儿实际上是一个男子,只说玉儿是他在去集市的路上捡到的,他见玉儿人有些呆傻且没有别的亲人,就带着玉儿回了村子。
   最开始也没说玉儿是自己的媳妇儿,但是村里人哪里都好,就是八卦这点不好,一家出了什么事情,不出三天,整个村子就都传遍了。
   段岐山简单的说了一下之后的事情,再说到玉儿离开而不是死的时候,两个小家伙都打着哈欠,擦了擦眼睛。
   段梓谦无奈的瘪嘴,道:“爹爹讲故事还是这么无聊,我不听了,哥哥听吧,听完告诉我就行了,我去睡美容觉了。”
   段梓旭:“……”你敢不敢再懒一点?!
   段岐山:“……”美容觉是什么鬼?!他出现幻听了吗?
   第十二章
   段岐山和段梓旭闻言,都是沉默不语的看着段梓谦,见他说是要睡美容觉,但是行动上表现的完全不像是要睡觉的样子,只见他在床上蹦Q着,欢快的扭着小屁股,手里拿着一面铜镜,一边看一边感叹着。
   那模样简直自恋到了极点。
   而段梓谦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便也转过头来,很是妖孽的扬了扬眉,说道:“我知道你们爱慕我的美貌,但是没用的,这是天生的,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天生直立……你们羡慕不来的。”
   那个词,叫天生丽质。
   段梓旭和段岐山嘴角抽着内心吐槽起来。
   段梓旭懒得搭理这个人来疯,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看着桌子上的茶水,似乎在很认真的数着里面的茶叶。
   而段岐山则有些僵硬的转了转眼睛,回归正题,道:“大概就是这样了。”
   段梓旭闻言,皱眉说道:“爹爹的意思是,娘亲并没有身亡,而是自己离开了……”
   他喃喃着离开这个词,表情有些不虞,段岐山自然看出了他不开心,便耸耸肩装作无所谓的解释说道:“其实,也可能是你们娘亲,玉儿他又要事要办,所以才会离开的。”
   段岐山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到底还是怅然的,他这些年里忘记了玉儿的很多事情,也不敢去想,稍微一想就会拐弯跑路到别的地方去。
   段岐山也想问一问玉儿,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像是看蝼蚁那样看着他?
   段梓旭见段岐山沉默下来,想了想,便提议道:“那我们可以去找娘亲啊!”
   他的语气极为自然,但是在段岐山听来,却很是不靠谱。
   毕竟,他连玉儿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茫茫人海之中,又如何去寻找他。
   再说了,照他之前的猜测来看,玉儿应该不是大齐王朝的人,因为光是玉儿的那一身的本事,和如高山一般强大的威压,就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看起来倒是很像他在岐山断崖之下,看到过的仙人本事。
   段岐山曾经抱着寻仙的目的,离开段家村,一走就是二十多年,也听说了很多关于神仙的事迹,但是大多都不怎么靠谱。
   凡人想要寻仙问道,一是找个风景秀丽的山脉,在里面不吃不喝寻求顿悟。
   段岐山第一次听说这事儿的时候,就觉得特别不靠谱。
   果然,之后他也见到了不少走这条修仙路的人,活活饿死在山里的,而更多的人都望而却步了,将神仙之事当做了一个年轻时的美梦,梦醒了就回到了凡人的生活之中。
   说起来,那么多讲述修仙和仙人的书籍之中,只有皇宫的书籍最值得信任。
   他当年辅佐现任的大齐王朝皇帝,替十几岁的小皇帝南征北战压制佞臣,在小皇帝的眼中,他也是极为受信任的宠臣,故而像是皇家藏书阁这样的,一般人不允许进入的地方,他也是有资格进去的。
   而他在这里,就搜集到了一些凡人寻仙的信息。
   上面写道的可靠度很高的寻仙路,有两条。
   第一条,就是从京城出,沿途向西,一直越过蛮夷十二族,来到大6的极西之地,而在这里就是一望无尽,广袤无垠的沙漠地带,号称大6之上的“魔鬼之地”,“死亡之地”。
   曾经在先秦时期,当时统一六国的秦王朝始皇帝,为了寻找修仙之路,派出了不少人去外搜寻。
   这条路有人走过,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
   而另外一条路,也是和这条路一样的情况,去的人很多,但是无人生还。
   而这条路,在记载之中十分有名,也就是徐福远渡重洋寻找蓬莱仙岛的故事,在民间都有很大的知名度。
   当初段岐山也琢磨了很久,后来年纪渐长,见百姓生活凄苦,他便放弃了寻仙的念头。
   但是,在南征北战之中,每一次遇到水战的时候,他都会格外的关注船只和风向问题,似乎是当年的念头到底还是在心里存了根,让他下意识的,搜集下来了如何远渡重洋的办法。
   段岐山想到这儿,回过神来,才现段梓旭已经盯着他看了很久了。
   段岐山有些尴尬,咳了几下,说道:“旭儿,怎么了?”
   段梓旭很认真的看着他,说道:“爹爹,我之前一直没有告诉你一件事,不是想要隐瞒你,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一边说一边研究着段岐山脸上的表情,却见段岐山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便有些泄气的说道:“爹爹,让我扮演一下世外高人嘛……”
   段岐山闻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不过,好在他已经习惯了,真的。
   段梓谦也就不说了,那小家伙是什么话都能往外蹦的。
   而段梓旭的性子之中,也有这方面的倾向,只是表现的不怎么明显,但是时不时的就会来这么一下子,让段岐山措手不及。
   段岐山无奈的抬手,摸了摸段梓旭的头,说道:“好吧,是爹爹不好,不过爹爹真的很好奇,你瞒着我什么?”
   段梓旭这才满意的扬了扬下巴,这动作虽然不明显,但是却可以看得出和段梓谦是一脉相承的。
   只听段梓旭说道:“爹爹,我之前在烧的时候,隐约就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记不清这全部,却记得一部分的。”
   他皱了皱鼻子,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道:“爹爹,这世上真的有龙身人、口吐人言的伏羲吗?”
   段岐山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不过伏羲和女娲是大齐王朝的传统神话,在这片大路上流传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了,他曾经也在两个小家伙小的时候,讲述过关于伏羲和女娲的故事,但是段梓旭为什么会提到伏羲?
   段岐山想不通,但是也只以为段梓旭是在胡思乱想,便也没有多问,只老实答到:“没有吧,这只是神话传说故事而已,是远古时期人们的图腾崇拜,渐渐演变成了朗朗上口的故事,代代传承下来,但是实际上却是没有这样的生物的。”
   段梓旭闻言,很是不信服的瘪嘴说道:“那我和弟弟之前还长成那副样子呢,我就觉得肯定有伏羲的存在的,我还觉得我之前的犄角、皮肤、尾巴,都和伏羲有点像呢。说不定爹爹你是伏羲的后代呢,所以我和弟弟就长得很奇怪,而且还很聪明厉害,我可是见过村里的孩子的,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尿床呢……”
   段岐山闻言,哭笑不得的说道:“你的脑瓜子里都在想写什么,我虽然天生神力,但是仅仅于此了,我可没有龙的身子,顶多有人头而已。罢了……你还要问什么?若是没事儿的话,就去睡觉吧,之前病了这许久,虽然眼看着是好转了,但是到底体虚了,再去休息一下补补元气。”
   段梓旭闻言,更加不服气了起来,但也知道爹爹下了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于是,他选择将这件事记在心里,打算之后再慢慢琢磨。
   他余光瞥见段岐山伸了个懒腰,便忙问道:“爹爹,这世上有‘申屠’这个姓氏吗?”
   段岐山歪头,思索了一会儿才说道:“我记得是有的,据说是从先秦时期传来的,当时的人以国名“申”和地名“屠”二字合起来为姓,于是就有了‘申屠’这个姓氏,但是申屠这个复姓,在大齐王朝极为罕见,我是没见过姓申屠的。”
   他回忆完之后,便问道:“怎么这么问?你到底看到了写什么,会不会是做梦了?”
   段梓旭嘴撅的可以挂油壶了,却一本正经,实际上带着坏笑的说道:“奥,或许吧,我只是恍惚之间,隐约知道娘亲就姓申屠啊,不过爹爹说的也对,也许是我在做梦呢!爹爹,我困了,我去睡觉了。”
   段岐山愣了一下之后,才点了点头。
   等到段梓旭和段梓谦平稳的呼吸声,在寂静的深夜之中响荡起来的时候,他才细致的咀嚼着一个词:“申屠……玉儿……”
   第十三章
   段岐山以为烧的事件过去之后,也算是因祸得福。
   虽然两个孩子都吃了点苦头,但是最后却意外地得到了两个好结果。
   其一,自然就是让他们都变成了现在的男孩儿模样,他当年之所以会带着孩子们来山里生活,也是不想他们面对村里人异样的目光。
   但是,既然他们已经是正常人了,虽然还是有点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只是人到底还是群居动物,他不想养成两个不问世事的男人,所以就打算过段时间,确定孩子们不会再变成之前的小怪物之后,再带着他们搬回村子里。
   等到他们大一些,再去县里找两个先生,虽不说是让他们去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但是男人嘛,到底也要知晓世事,心里有一杆子秤,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而不要成为什么都不知道的大老粗,一辈子都不知道活了个什么名堂来。
   而这第二个好结果,却是他自己恢复了记忆了。
   或许真的是关心则乱,他段岐山这辈子南征北战近二十余年,打下了大齐王朝的大片江山,面对千军万马都未曾眨过眼,但是在面对玉儿的时候,却困于玉儿的法术和森寒,而望而却步了。
   段岐山其实是害怕的,说起来他自己都觉得可笑。
   他生来就胆子大,很少有害怕的情绪,在得知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怕,但是他却面不改色,穿好衣服,就再次上了战场。
   他死都不怕,却怕玉儿,怕自己的枕边人,不是一个好人!
   段岐山自问自己虽然有些地方格外的叛逆,但是却三观端正,他杀了那么多人,却是为了更多的利益,为了黎明百姓免受战乱之苦,过上真正的好日子。
   但是,他对于蔑视人命,无缘无故杀人如麻的匪人,却是极为厌恶的。
   他这辈子识人无数,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