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花犯_第7章

小说下载:花犯作者:孙黯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沮丧,“但是我们可以决定开始。”
   如果我能按捺住说破这个秘密的渴望,老老实实的做他的伴舞直到合同结束,事情也许不会失控到现在这种地步。
   我居然跟大明星出来约会了。
   我没坐过这么高档的车,也没喜欢过这么耀眼的人,是否继续让他存在于我触碰不到的地方比较好?
   “你想当做没发生过?说实话,我本来是这么打算的。”
   他戴好口罩,只露出一双看着我的眼睛。
   “可我根本控制不住。”
   感谢天黑得早,他也伪装得够好,我跟着他穿行在热闹的夜市里,也没人将他认出来。大庭广众之下,他倒是表现得挺自然,好像这样的出逃发生过不止一次,对于如何隐藏自己已经颇有经验。我壮着胆子在路边的小摊儿上买了包烟,他就站在印着他的大幅照片的报纸跟前,那女摊主都没认得出他,就因为他身材高挑出众而多瞧了一眼。
   “你抽烟啊。”我们继续往步行街深处走,他瞥了一眼我手里拆了封的烟盒:“看不出来,长得跟小白兔似的还抽烟。”
   我赶紧揣回口袋里:“你不抽啊,那我以后不在你面前抽,戒了也行。”
   “不用,你想怎样都可以。”他忽然伸手圈住我的肩膀,在行人的喧哗声中贴着我的耳朵说:“下次抽的时候让我尝一口。”
   我忍不住畅想了一下怎么让他尝,用手还是用嘴。
   救命。
   他领我去了一家很花哨的本帮菜餐厅,据说老板娘是熟人,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他来过多少次都没暴露过行踪。
   果然他人往柜台边一站,原本在里面歇着的老板娘立刻就察觉了,把不明真相就知道脸红的服务生支开,带着我们去了走廊最里面的两人间,一张桌子,两节沙发,面对着面。
   隔间的门帘拉上了花梵才敢摘口罩,室内温度高,他的脸有点红红的,我本来想说好看,被他粗鲁地甩来一本菜单:“吃什么自己点。”
   老板娘不上来搭讪也不寒暄,笑眯眯地等着报菜名,看起来是个精明人,懂得知而不言。
   我指了几道清淡的、适合晚上吃的菜,结果换了他,点的几乎全是荤的。
   “我不怕,反正我吃多少都不长肉。”
   蟹黄汤包和糖醋排骨端上来的时候我真的想打人了。
   满屋飘的都是肉香,花梵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用筷子夹了块儿肥瘦适中的排骨,逗狗一样伸手在我眼前晃:“啊――”
   你给我出去,对,就现在。
   可我一边饿得失去理智,一边想保全自己的矜持,最后人类的本能战胜了虚无的脸面,我抓住他的手企图抢下那块肉,两个人挤着一张桌子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恰好在这时端着菜的老板娘掀开帘子进来,见此情景痛心不已:“哎呀你俩大小伙子不够吃再点一盘儿不行吗!”
   我翻白眼翻得有点儿头疼。
  
   第十五章
  
   巴掌大的笼屉一揭开,蒸腾的白烟温暖了窄小的房间。刚出笼的蟹黄汤包皮薄如纸,滚烫的汤汁在半透明的面皮下晃荡,我沿着一圈捏出来的花边儿,小心地把吸管戳进去,嘴里嚼着一块白斩鸡,问花梵,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
   第一次啊。
   他喝了一口酒酿圆子,陶瓷调羹在碗口清脆的一碰。
   “‘这孩子怎么在这儿睡着了,不怕被人拐走吗,去吓吓他好了’。”
   “……我没问你那一次。”记得还挺清楚啊妈的。
   他明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就是不肯好好回答,比起让我期待,他显然更喜欢看我吃瘪,这么一副恶劣又讨嫌的差劲性格,偏偏配了一张让人觉得“只要他笑了那全世界都可以原谅”的脸。
   “其实在正式见面之前,我去你们舞蹈室旁听过一节课,只是你不知道我那时候在。
   “那天下午你们上课前,大概是要复习上节课的成舞,分组验收,大家轮流跳,那时候还没轮到你,我透过大门的玻璃,看到你靠在墙角打瞌睡。
   “音乐声那么吵,旁边的人都在起哄吹口哨,你居然就那么……睡着了。”
   “……”我噎了一下:“所以你就为这个找了我吗?”
   他摇摇头。
   “你跳舞的时候有一种神气,让你哪怕穿一身黑低着头打瞌睡也不会埋没在人群里。我想给你一个舞台,让你大放异彩。”
   我掉了一只筷子,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
   我就知道。
   “你看起来很好吃。”
   那什么嘴里吐不出那什么。
   饭后片刻的小坐,我泡了一壶酸溜溜的蜜桔茶,酸溜溜的听他说话。他以我无法回避的眼神直视我,表情介于试探和笃定之间,有一种讨人厌的自信,就好像他需要我的表态,但根本不在意这表态是好是坏,他不会动摇分毫。
   若他也是从一开始就认出我来,却能够明智的选择静观其变,是因为他比我更先一步预见到了。“怎么可能做普通朋友。”
   “你不该辜负老天的一片苦心――他让你跟一个失散十二年的人再相遇,不是为了让你们做什么普通朋友的。”
   第一次不像样子的约会最终还是没有轮到我结账,他撕了账单连同零钱一起塞进上衣口袋里,一只手掀开了包间的门帘,想了想,又放下了。
   然后摘下已经戴好了的口罩,搂过我的腰,在没有防备的嘴上啄了一口,再冷冷地把口罩拉上。
   特别大牌,特别矜贵。
   由于这动作太随意太理所当然了,我走到停车场了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占我便宜。
   车却已经往他的住处开去了。
   “你都不问我回不回家???”
   “有什么区别。”他说,“反正我都不会让你回。”
   那你真是好棒棒我给你鼓鼓掌!?
   我猛打了一个哆嗦,被他抓着衣领拖进电梯,转身刷了一下房卡。
   他和我们一样,在公司周边近便的地段租了短期公寓,只是家具配置高了不止一个档次罢了。且不说贵得吓死人的地价,这栋高傲的楼连灯都没亮几盏,会走动的生物只有拉着个驴脸的保安,不晓得半夜闹不闹鬼。
   我脑子里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乱想,人已经被他拖进屋里,摁在墙上好似罚站。
   傻逼都知道男人酒足饭饱了想干什么,没必要躲躲闪闪,我左脚踩右脚把鞋脱掉,见他摊开双手在等着我,把我从玄关抱到了客厅。
   我一方面觉得很魔幻,我何德何能会有这样的待遇,另一方面则踏实而坚定的认为这一天迟早要来,幸好晚饭没吃饱,让他抱得动。
   屋里没开灯,被路灯涣散的余光照着,显得静谧而幽闭,昏暗中只能辨别出一些家具的大致轮廓,神他妈床就在客厅。
   多么糜烂的设计。
   我听见两个人相加的体重将床压出细微的一声响,再就是他连绵起伏的呼吸,离我非常近,但始终没有真正靠过来,沉默之中,我越来越不想忍受被动,他却忽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声音异常甜腻。
   “啾。”
   我浑身的汗毛都炸开了,好像集体吸了一口大烟。
   “知念啊。”
   我在他身下蜷缩成一个没出息的茧,任凭他在我露出来的侧脸和耳朵上深深浅浅地亲,时不时叫一声我的名字。他平时都是生硬的直呼全名,极少这样叫我,两个字末尾有种欲言又止的余味。
   没有难耐的饥渴,没有脱衣服,甚至没有正式的肢体接触,只是玩笑似的亲吻却足以麻痹我。我们对彼此产生了一种求知欲,了解仍不够深,空缺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填补,像是胸膛相贴代表了一次渴望的拥抱,舌尖纠缠意味着一个完整的亲吻,我感到他的手倏地攥紧了我身下的床单,也感到放任下去的话,或许是个错误。
   千钧一发之际,我双手“啪”得捧住他的脸,把他拍得一怔。我待会儿再道歉。
   “花梵,花梵……”我两腿间夹着他的膝盖,说话也是呼哧带喘,“你记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
   他被我强行打断,凶得像一头正在进食的狼,咬牙切齿地说:“明天,打歌,发布会。”
   我赶紧摸摸他的头发企图顺毛:“所以不行。”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冲动却又不得其法,我一个跳舞的,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再有信心,真要折腾出个好歹来,这不误了正事儿吗。
   花梵半天没说话。
   待周围的情热冷却了些,他死死盯着我撸到了脖子的上衣,支起身子抹了把脸,一头扎进了我颈窝里,整个人都快塌陷下去。
   我叹了口气。
   心动来得太不是时候,我抱住他的后背拍了拍。
   “先欠着。”
  
   第十六章
  
   快十一点了,我从浴室出来,身上裹着他的睡袍,抱了一床棉被站在楼梯上,踩着台阶硌脚的木头楞子,犹犹豫豫地跟他说,那我上楼睡了啊。
   他在没开灯的客厅里敷面膜,远远看着就像一具脸上长毛的陈年腐尸,直挺挺的躺在那张沙发床上,爱答不理地“嗯”了一声。
   我都走到二楼准备铺床了,他又喊道:“不行。”
   我调头咚咚咚跑回去。“花爷。”
   他揭了面膜,一张脸冰肌玉骨眼看都快成了仙了,手拍拍身边靠背景墙那一侧的空位置,让我这一介凡夫俗子躺下。
   可我要想睡到里面,要么从他身上爬过去,要么横跨一张躺椅和一张茶几绕到床尾,绕个超大的圈子,我停顿了一秒,弯腰用胳膊探过他的上半身。
   我就知道肯定会发生点儿什么。
   他伸手把我抱到他身上,压在他胸前,脸冲着脸。他眼睛是睁开的,瞳孔深澈见底,浓黑的睫毛根根分明,连嘴唇上细密的纹路都清晰可辨,我无端地局促起来,手肘挪动时抵住他微微搏动的胸膛,他的手就搭在我屁股上,扶住我不让我动。
   “不睡在我旁边我不开心。”
   奇怪的是,前些日子每天跟他这么面对着面,耳鬓厮磨的,也没见得有多紧张,现在却大气都不敢出,脚趾纷纷蜷缩着绞紧,整个人硬得像根柴火棍子,而心里化了一滩奶油,软得不成形。
   因为我没好意思说出口,这个姿势对我来说太美好了。
   ――早知道这么好我应该第一天就告白的?
   就这么好。
   “你看什么呢。”他问我。
   “你,皮肤不错啊。”我说。
   “说实话。”
   “……你好看。”
   他鼓起嘴吹我前额垂下来的碎头发,语气不善。
   “……说实话。”
   “因……因为我……喜欢你。”
   他笑了。
   “你粉丝知道你这么狂吗?”我没好气地说。
   “不知道。”他说,“就你知道。”
   “……”
   我决定投降。
   我主动亲了他一下,继而仓皇地翻倒在旁边,实在没脸再看他,背对他胡乱把脑袋蒙进被子里。
   我和花梵两个气血旺盛的适龄青年,中间隔着半只手臂的距离,躺在同一张沙发床上,冰清玉洁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六点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我的手机响了,俩人一齐炸起来满床找手机,混乱中还撞了一下脑袋,他坐起来一只手接电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