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清纯与放荡_第2章

小说下载:清纯与放荡作者:刀叨叨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样,可是他的眼神有着某种坚定,与其说出于倔强,不如说是坚强。他对万宗说,“对不起,我让你很反感吧?我很抱歉。以后我不会再那么做了。”说着,他转身把自己的图书放回书架就往阅览室外跑。
     万宗只能跟出去。阅览室里说话不方便,而温纯安这个小傻瓜显然需要他好好说明才能理解眼下的状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温纯安大概出了门口才注意到万宗正跟着自己,他回头望向万宗,像只受惊的小动物那样瞪大眼睛,眼见能马上拔腿逃命的可怜模样。以防对方真的跑了,万宗无奈赶紧拉住对方手臂。
     “如果我对你反感,就约你在小巷打你一顿了,为什么要约在图书馆?”他好声好气地告诉对方。
     温纯安将信将疑地观察他,小声试探说:“图书馆后面也有小巷的。”
     万宗快被气笑了。“走,我们现在就去小巷。”不容分说的,他拉着温纯安的手腕就走。
     一路出去的时候,万宗不自觉转头看了看咬着嘴唇一脸逆来顺受模样的对方,他忍不住琢磨对方是不是真的傻到在担心自己会在小巷打他。
     他当然没有打温纯安。
     他在小巷做了别的事。
     后来温纯安向他承认,那是一个十七岁男孩的初吻。万宗纠正对方,这不叫初吻,这叫蜻蜓点水。说完,他又从对方那里盗走了一个更像亲吻的初吻。
     万宗通过电话知道温纯安重新回到了刘宇身边。这通电话是刘宇打来的。“表哥,谢谢你帮我劝Andy,Andy真的回来了。”
     他们表兄弟并没有太多话可说,刘宇在道谢后准备挂电话,万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一个愚蠢的问题脱口而出。“你为什么那么喜欢Andy?”
     刘宇很意外来自表哥的这一“关心”,愣了下才说:“喜欢哪有那么多道理?我就是喜欢和Andy在一起的感觉,只有那时候我才觉得开心。”
     “我知道你以前交往的都是俊男美女。”
     万宗的潜台词让刘宇语气多了丝不悦:“表哥,你只是欣赏不来Andy的与众不同,我在酒吧第一眼见到Andy就知道他和其他人不一样。”
     事实上,万宗当然知道温纯安不一样――只是,他以为只有他才能看到温纯安的不同。
     万宗不是特别了解自己的表弟,但他有更丰富的人生阅历,这让他能听出刘宇语气里的一些不同寻常来。在这之前,他的想法是,主要温纯安主动回到刘宇身边,从来没有被甩过的花花公子会因为受伤的虚荣心得到抚慰而稍稍放下执着。
     然而,状况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万宗警觉地问:“你和Andy,你是怎么打算的?”
     刘宇不假思索:“现在Andy回到我身边了,我没其他什么可打算的。”
     “你知道,我设法让Andy回到你身边是给你解气用的,你不觉得现在就甩了他才是更痛快的选择?”
     事实上这不是万宗原本的计划,原本他是想等刘宇自己厌倦,但现在,他迫不及待想要对方立即放手。
     刘宇没有如他的意。“如果有一天我不喜欢Andy了,当然是甩人比被甩痛快。但如果,我永远都喜欢Andy呢?”
     万宗失去了控制。他从来都那么沉着冷静,但此刻,他失控了。他竟然使用了最不妥的说辞――
     “可你知道Andy并没那么喜欢你。”
     手机的另一端沉默良久。
     万宗压抑自己内心莫名的恼火,心怀歉意地开口:“小宇,我只是假设。年轻人谈的感情不过都是很虚无缥缈的东西。”
     刘宇安静开口,“Andy不喜欢我没有关系,我喜欢他。”他的语气如此轻描淡写,又如此自然而然。
     在这通电话后,万宗努力用冷静的态度来思考整件事情。
     当初温纯安答应重新回到刘宇身边的说辞是他会设法让刘宇提出分手。如今万宗很怀疑刘宇会轻易如此开口,也许他想要和温纯安有更真实更长远的关系,为此,万宗不得不担心过于认真的刘宇会被一心设法让刘宇分手的温纯安伤害。
     但是……
     万宗拒绝思考下去,他拒绝思考自己是不是更担心温纯安会被刘宇打动,两个人真正在一起。
     根据“线报”,为了让温纯安心疼的刘宇在可以出院的情况下继续留在医院,而他的计划得逞了,每天温纯安都会在下班后到医院陪刘宇。
     听到这一汇报的万宗不自觉追问温纯安在哪儿上班。他的助理一下子卡壳,移开暗自怀疑自己老板思路不清楚的目光回答说这个没查过。万宗沉下脸反问:“万一Andy有什么不良企图呢?你们怎么不仔细调查一下这个人?”
     打发走助理后,万宗披上外套自己开车去医院探望他的表弟。
     到达病房门口的时候,还没走进房门,万宗就从半掩着的门缝看到了温纯安。不知是否白色房间强化了光与影的关系,站在靠窗位置的温纯安身上仿佛有特别的光芒,他低头专心切着苹果,整个画面就像一副伦勃朗的精心杰作。
     万宗下意识慢下了脚步,他看着温纯安冲着手中的苹果微微皱起眉头。坐在床头的刘宇安抚着说,“不用真的切出小兔子来,苹果什么形状都能吃的。”
     温纯安不为所动,“可我想给你切小兔子。”他坚持着说,继续专心研究手中的苹果,“我看到过别人怎么切,想到你属兔子的,当时我特地学过。”
     万宗正要推开房门的手僵住。他有些恍惚地望向一心一意切花式苹果的温纯安。这个人那么认真地说他在看到小兔子苹果的时候,就想给刘宇切。
     刘宇在这时看到万宗,他转过头来。“表哥?”
     万宗近乎狼狈地推门走进去。他已经在后悔自己不该来这一趟,但他总不能在被发现后掉头就走吧?
     “小宇,你看起来好很多了。”他来到床边尽量神情自然地说。
     刘宇笑着望向温纯安:“Andy回来了,我当然就好了。”
     温纯安回应着对刘宇露出微笑。这一刻他的眼睛里只有刘宇。他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干净,干净到什么也没有,于是,这一刻他的眼睛里只有刘宇。
     万宗将目光自大概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场的另外两个人身上移开,盯向那盘并不像小兔子的兔子苹果。
     这时,温纯安放下手中的苹果和水果刀,“我去给花瓶换水,你们聊。”说着,他抱起装满康乃馨的花瓶退出房间。
     这应该是温纯安给房间里的两人单独谈话的机会,可实际,万宗能有什么可对刘宇说?他不可能去劝刘宇离开温纯安,而除了这个话题,万宗根本没有想要谈的事情。
     “康乃馨是Andy买的。”床上的刘宇主动开口介绍,他平时没那么多话,看得出今天特别开心,“Andy说本来想买玫瑰,但怕太招摇,所以,他就偷偷在一大把康乃馨里藏了一只玫瑰。他还说,为了能藏好玫瑰,不得不买很多康乃馨。他说他赚钱很辛苦,所以让我趁着凋零前,多看看他买的花。”
     “你们当初为什么分手?”万宗明知这不是适合的发言,可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闻言,抑郁症患者愣了下,随即想了会儿才回答:“Andy一定是觉得压力太大了,他是喜欢自由的人――可是没关系,我们已经解决这个问题了。我们达成一致,说好一起尝试建立相互忠诚的关系。”
     万宗抑制住反驳“小安不喜欢自由,他就是想要最忠诚长久感情”的冲动,证明自己比刘宇更了解温纯安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丝毫没有意义。
     “表哥,谢谢你。”刘宇突如其来地又一次道谢。
     究竟要有多少喜悦的情绪,才能让这个平时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花花公子那么真诚地一再向他道谢?
     万宗决定不再插手这件事。他不该希望温纯安和刘宇尽快分手。或者说,不管他希望如何,他都不能以自己的意志来主导这件事的发展。
     如果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他一定能很快忘记……
     ……忘记那些至今他都历历在目的往事。
     
  
     ☆、第 3 章
  
     【万宗】
     当温纯安给万宗看他的英文课本时,万宗真的觉得对方太可爱了。
     温纯安生着闷气地看他止不住的笑容:“我就说不给你看,你偏要看。”
     其实这件事都是温纯安自己的错。起因完全是他没能按捺住,告诉万宗他曾为了能借书给忘带的万宗,明明同班,宁愿自己去医务室睡觉,也要想办法把自己的书借给万宗。
     万宗挺抱歉的,他不记得这件事。话又说回来,这种事也情有可原。忘记带书两个班级相互借来借去是很常见的事,每次都有人帮万宗张罗,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借了谁的书。
     “结果等我书拿回来的时候,发现你居然在上面画了画。”告诉万宗这件事的温纯安继续说下去。
     这回万宗真的感到抱歉。他有在课本涂鸦的习惯,但每次借别人的书还是懂得基础的礼貌来避免这一行为。他不记得自己在别人的书上画过画?
     ――等等。万宗想起来。
     “我记得有本书上被书的主人画得乱七八糟,所以我才随手加了一个?”
     温纯安辩解:“我没画得乱七八糟,我画画很好。”
     “好吧,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万宗装模作样地说。这真的是他头一回正经八百恋爱,不过他精通哄人技巧,每次都能把温纯安逗得脸颊通红。
     温纯安不自觉便透漏出了自己的秘密,“你当时在一匹马上画了一个小人,我看到后就在后面又加了一个……”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害羞。万宗立即明白,“我画的是我,你画的是你,你是不是在马上紧紧搂着我的腰?”
     之后万宗一定要看那副画,温纯安抗拒了半天,终究拗不过万宗,只能交出自己小心收起来的上学期的英语课本。
     一分钟后,万宗开心的笑让他气恼地责难“我就说不给你看,你偏要看。”
     万宗只花了两秒钟便把对方重新哄开心,然后,花了另一个两秒成功让对方把这本英语课本送给了他……
     万宗从梦中惊醒过来。
     那本书。他坐起身在床上想。那本书是不是还在那里?
     那套房子是他念中学的时候为了方便上下学特地买的,等他出国后,没有人动过那套反正也派不上什么用的小小公寓。他同母亲说过别乱扔他的东西。
     那本书应该还在那里。
     万宗下意识往墙上的钟望过去。
     凌晨4时27分。
     首先,万宗告诉自己别发疯。如果那本书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当初他就不会弃置在那里不再记得。可很快,他又转换看问题的角度――反正他也就要起床上班,稍稍早一些起来,然后顺路回旧居怀念一下过去有什么关系?他不会沉迷在往事中,不然当年也不会走得如此干脆。他只是想回去看看。仅此而已。
     于是,万宗说服了自己。
     他用比平时更迅速的动作完成了一系列的洗漱工作,换上外衣,拿起车钥匙便下楼出门。
     大概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