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朕穿越了[娱乐圈]_第3章

小说下载:朕穿越了[娱乐圈]作者:百里锦官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道:“你别小看他啊,虽然是新人导演,但是之前拍过短片,还在国外拿了奖的。而且像他这种出身的导演,最不差的就是钱,剧本服装演员都妥妥的,你们要真有机会合作,绝对是个大机会。”
   “我怎么会看不上?不过今天这个局是你们的私人聚会吧,你这么把我带来没问题吗?”
   “没问题,私人聚会也可以带朋友来啊。”没想到简言西还担心这个,梁文清忙摆手:“里面还有好几个演员呢,就只是想混个脸熟,别的也没什么。”
   简言西一笑,这才点头准备进去,不过临走前梁文清像是终于下定决心,又轻轻拉了简言西一下,有点尴尬的小声道:“不过今天这局还来了几个混世魔王,基本上都男女不忌,你要是没有那种心思,就别在他们面前太出挑,我们悄悄进去,见过方铭之后再悄悄走,好吗?”毕竟长成这个样子啊,什么样的桃花都有可能会招惹。
   梁文清这话明显是经过斟酌的,大约也害怕简言西误会他是在嘲讽,说话时一直小心看着他的脸色,紧张的不得了,简言西看在眼中心里一暖,又有点想恶作剧,便笑着摸了摸梁文清的头,故作宠溺道:“好啊,一切听你的安排就是。”
   他声音低沉沙哑,两人又凑的极近,几乎能感觉到从那薄唇中呼出来的气息,梁文清整齐的头发被揉乱,脸色顷刻红了,忙手忙脚乱的去开门。
   简言西低低一笑。还挺可爱的,和他后宫里的某个男宠一撩就耳红的状态很像。
   房门被梁文清打开,露出其中极大的空间,最右边是一个长方形的赌桌,有不少人围在那里;左边的是K歌装备,也正嗨着,所以没几个人注意到包厢门打开,进来了两个人。简言西目光习惯性的顺着房间轮廓扫了一圈,经过K歌区沙发正中时看到了什么人,身形一顿,脚步一下停住了。
   简言西再三看了几眼,脸上露出震惊之色,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拉着他的梁文清诧异他怎么不走了,转头却看见简言西呆愣的目光,顺着那目光看过去,便看到了一头黄毛,他忙回头拉了简言西一下,问:“怎么了?”
   “那是谁?”简言西震惊到无以复加,甚至开始觉得自己在做梦。
   “韩召南。”梁文清回答,边拉着简言西往角落走:“他不好惹,你别去招。”
   韩召南???
   简言西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疯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那个一脸叼样的、正在抽烟的、染了一头黄毛的男人,竟然跟他乖巧听话能干的太子长的一模一样???
   太子也穿越了?
   简言西经历了穿越以来最大的一次震惊,一时间竟然想起先秦时庄周梦蝶之典故……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场穿越真的是真实的吗?还是说这只是蝶梦庄周却不自知?!简言西仔细去看,发现那个青年如果除去那一头杀马特似的黄发,再脸嫩一点,沉稳一点,就活脱脱是北燕太子简临渊的翻版。
   我的母后。
   我的亲母后。
   他目光太过直白炽热了,那边韩召南似有所觉,叼着烟抬起头来看,却只瞧见梁家的那个小少爷拉着一个人去了方铭那边,给他留了两个后脑勺,他身边的王英踹了他一脚:“看什么呢?”
   韩召南哼了一声,问:“梁文清还在娱乐圈底层混着呢?”
   “他不想混也没办法。”王英笑:“他们家太后这回可是下了狠心了,非把他那胆小没主见的毛病给纠正过来不行,送去星海娱乐当个小经纪人,没几个人知道他身份,嘿嘿,你别说,这半年下来,他变化还真挺大的。”
   韩召南两只脚都放到了前边的桌子上,漫不经心:“他哥能乐意?”梁言秋可是个实打实的弟控啊,怎么舍得梁文清去吃那个苦。
   “不乐意文清还能在星海呆?”王英也奇怪:“不过这确实有点让人想不到,按照梁言秋的性格,怎么着也不该让文清混成这样子啊,偏偏这回没伸手,好像真的没有管了。”
   “要我说梁文清他妈就是吃饱了撑的。”韩召南叼着烟说话有点含糊:“他性格有什么不好?反正也不用继承家业嘛,胆小一点无所谓啊,反正有梁言秋护着他。”
   王英气笑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目光那么短浅呢?”
   “我他妈这叫知足常乐。”韩召南呵呵一笑:“你懂个屁。”
   “别跟我屁过来屁过去的。”王英听不惯他这论调:“被人护着能护几时?”王英今年二十一岁,家里人也看重他,已经定了下个月拿个大公司给他历练,所以现在勉强只能算半个纨绔了,马上就要晋级到所谓的精英人士,再加上他大韩召南一岁,不免有两分大哥心理,即心疼他的境遇又恨铁不成钢,便借此机会道:“眼光还是要放长远一点好嘛,你就说文清吧,虽然在家受宠,又有梁言秋护着,但毕竟只是养子……”
   韩召南呸了一声。
   王英毫不在意,继续道:“所以还是靠自己好啊,你说就他那性格,要是梁言秋不管他了,能不能活下去都另说呢。”
   所以啊,你也别闲着了,那些属于自己的东西赶紧去争啊!别老靠着大伯活!大伯能护你一辈子?
   韩召南本来是个狗脾气,看到王英斜眼一副“你这个愚蠢的凡人”的样子,隐约也听出了他话中的未尽之意,想起最近家里那些污糟事,心情一下更加烦躁起来,脸色蓦然变臭,一甩手就把酒杯摔到桌面上,说生气就生气,暴躁道:“人家活不活的下去要你管呢?你他妈闲成这样了吗?”
   王英莫名被骂,一时懵逼:“我闲?”
   “你不是闲你是什么?女人堆里呆多了变的这么爱管闲事吗?”韩召南越说越愤怒,觉得王英简直管的太多,他自己的事什么时候要别人来插手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谁敢管他?!他越想越气,一脚踹开面前的小几,转头就出了包厢。
   王英没想到他说发脾气就发脾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韩召南走了,片刻后回过神来,脸色难看的骂了一句“艹!”。
   这狗家伙还有没有人管管了,分不清楚好赖话了是吧?
   作者有话要说:  王英:你这狗家伙!
   韩召南:汪汪汪!
   西西:……
  
   第4章 穆生
  
   简言西看韩召南看到一半,就被梁文清拉着去见了方铭。
   人真的如同梁文清说的一样年轻,二十五岁,脸上挂着毫不出错的笑容,风度翩翩的模样绝对不像是一个导演。看到梁文清带着人过来了,含笑晃了一下手里的酒杯,道:“这就是你带的艺人?”
   他边说边看向简言西,霎时一愣。
   他最先看见的是简言西那双眼睛,好像涉水而来,黑黝黝的盯着人看,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东西,再配上那一张妖孽到极其容易让人想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脸,简直是不真实到了极点。方铭主攻文艺片的,脑子里一下想起许多说法、词汇,这一时刻却全都忘了。
   梁文清疑惑的叫了方铭一声:“怎么了方铭哥?”
   方铭瞬间回神,习惯性的露出了一个笑容,眨了一次眼后才对梁文清道:“你没骗我,我果然没有失望。”
   梁文清本来紧张的心一下放回原处,心里石头落地,吐出一口浊气,笑着骄傲道:“是吧?我不会骗你的!言西真的很优秀。”
   方铭笑,没有接这个话题,眼光却突然一闪,反而转向简言西道:“能让阿清这么帮你说话,你也很不简单哦。”
   简言西心里一动,听出了其中的争锋相对。但这为什么?方铭故意以阿清称呼梁文清,是想体现出他们亲近的关系,那他不喜欢自己,是害怕梁文清被自己欺骗了,还是说觉得自己在利用梁文清?简言西心中一瞬间闪过许多念头,面上却是一笑,不卑不亢谦虚道:“哪里。”
   那边说完这句话的方铭却有一点懊恼---他本来准备的问题可不是这么温和的,果然是美色误人吗?他心里一跳,觉得自己这状态简直是不专业到了极点,立马调整好心态,看向简言西,再次问道:“不过我挺好奇的,之前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你的消息,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这次方铭问的非常直白,语气中又隐含挑衅,连梁文清都听出了其中的不善,他连忙偷偷瞅了一眼简言西灯光下的脸色,却只能瞧见唇边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他着急的在桌下踢了方铭一脚:“方铭哥!”之前他不是都说了吗?都是假的啊!
   方铭无辜,耸肩道:“我只是想亲耳听听当事人的说辞而已,八卦之心人皆有之,简先生不介意吧?”
   简言西脊背稍稍放松,让自己靠在沙发上,道:“不介意。不过网上消息不实,我没有跟踪过穆生。”
   “那同性恋是真的了?”方铭紧追不舍,途中目光不自觉的扫过梁文清。
   简言西看在眼中,不动声色道:“是的。”
   “那你真的喜欢穆生?”
   “假的。”
   方铭眼神一闪,更古怪了。
   场面一时间就这样冷了下来,方铭浑身上下更是散发出奇怪的气场,简言西也摆出了一副不想深聊的样子,梁文清有意要在两人中间搭桥,无奈两人都不接招,最后只能闷闷不乐小口喝酒。
   片刻后简言西凑近梁文清耳边,小声道:“我出去一下。”余光撇到方铭的脸色,果然又变了一下。
   梁文清忙道:“我跟你一起。”
   “好啊。”简言西眼角流露出笑意,跟着梁文清一起离开了包厢,临走前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沙发中间,发现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简临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他挑了一下眉。
   而在两人走后,方铭眉头狠狠一皱,速度拿出了手机,快速拨通一个电话,朝对面的人连珠般道:“糟糕了,你的小兔子被人勾搭走了!”
   “他那个艺人啊,叫简言西的。”
   方铭大惊:“不是吧?我可提醒你,那家伙看起来不是什么简单角色,阿清不可能hold住的。”
   .
   梁文清尚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方铭出卖了,此时正对着简言西懊恼的自责着:“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方铭哥今天怎么回事,他平时很好相处的。”
   简言西不置可否,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从小就认识了。”梁文清解释:“他和我哥是好朋友。”
   “你哥?”简言西挑眉。
   “嗯。”梁文清尴尬一笑:“我哥很凶的。”
   简言西若有所思,觉得方铭或许是喜欢梁文清,或许是受谁之托帮忙看着梁文清,但无论哪种猜测都事关梁文清隐私,简言西暂且没兴趣知道,也没有继续再深问下去,只眨眼笑道:“人我已经见过了,现在就回去了吧?”
   梁文清也点头:“我送你下去。”
   两人于是一起走楼梯下去--梁文清发现这是简言西从跟踪门事件之后新增的爱好,能走楼梯便不会走电梯--一路无话,行至四楼迎面却撞上了一个熟人。
   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白色衬衣的扣子扣到最上面,头发一丝不苟的梳起来,丹凤眼眯着,表露出一种禁欲的性感。
   国民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