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清纯与放荡_第5章

小说下载:清纯与放荡作者:刀叨叨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他面对一班完全陌生的同龄人,没打算主动和任何人打交道,然后,他的同桌问他,家住哪里。温纯安不喜欢主动和人沟通,但也不习惯拒绝他人,别人问他问题了,他自己就好好回答。他说了自己家的方向,同桌研究完线路后告诉他,他们放学后可以一起走一段,然后在某某路口分手。温纯安不习惯拒绝,尽管有些奇怪为什么放学后他们得一起走,但他还是照做了。自此,他和他的同桌每天都会一起回家,久而久之,他们就成了朋友。那时温纯安意识到,班上的一群陌生人大概也就是那么个情况,开始相互熟悉,变成成群结队的朋友。后来,温纯安转校了,他甚至很舍不得其实也不过每天一起走一段五分钟路程的同桌。
     根据温纯安事后分析,他得出结论,人与人之所以成为朋友,往往首先需要其中一方毫无缘由的主动示好。
     温纯安能理解有人莫名来和你说话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可这依旧解释不了万宗此刻的行为。作为转校生来到这个学校的温纯安其实是多余的。大半年共同学习的同班同学,大家有了固定的社交圈子,没有人很乐意主动接纳一个新成员,就更不用说那个人还是个特别无趣的人。温纯安自己都认为,这回不会再有人会主动问他家住哪里,要和他一起放学。但偏偏,是万宗,忽然约他一起来图书馆。
     万宗可以和任何人交朋友,他没有理由选择温纯安。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温纯安习惯了默默暗恋一个人,那个暗恋的人出现在他面前,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这让他的思绪变得异常紊乱。阅览室里,温纯安只不自觉观察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人。
     那个人忽然开口了。“你究竟在看杂志还是在看我?”
     温纯安的脸立即红透,他因为罪恶感不觉垂下头,接着,某种猜测开始灼烧他身体内部,让他又痛又难受,身体都忍不住发抖起来。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偷看我了,怎么还那么害羞?”万宗若无其事追问。
     “对不起……”温纯安嗫嚅着说。
     他终于不得不接受现实――万宗一定早识破了他的心思。
     万宗一本正经问:“你哪儿对不起我了?就因为偷看我吗?”
     温纯安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必须在万宗作出任何反应前结束这一切。他能理解一个正常男生知道自己被同性暗恋后,所产生的反感恶心的情绪,那个人因为生气,故意把他约到图书馆羞辱一番很符合逻辑,并且算不上过分。但他绝对不能接受万宗这样对自己。在温纯安心里的万宗或许会因此厌恶他,但美好的万宗甚至不会把内心的厌恶不加掩饰的表现出来,他不会为此故意伤害温纯安――在温纯安的心里,万宗就是这样。温纯安曾经设过想的最糟糕的局面是万宗的朋友看不惯,替万宗出头,想方设法把温纯安赶出学校。无论在温纯安的想象中,自己被识破的境遇会有多惨,他都从来没想过万宗会对自己口出恶言。
     他绝对,绝对不能让万宗那么对自己!
     甚至在对方还没开口前,他都已经难受得呼吸不过来,他没有办法听对方告诉他他有多恶心。
     “对不起,我让你很反感吧?我很抱歉。以后我不会再那么做了。”温纯安用最快的速度说,他怕说得慢自己的声音就会全部哽住。在作出保证后,他起身放回杂志就走。
     他真的越来越想哭了,他以为自己挺坚强的,可是,也许是为了祭奠自己早逝的暗恋,他真的很想哭一场来发泄。
     温纯安大概出了门口才注意到万宗正跟着自己,他回头望向万宗,心里想着逃,他不想听对方说任何一句话,可还没行动,万宗忽然紧紧拉住了他的手臂。
     “如果我对你反感,就约你在小巷打你一顿了,为什么要约在图书馆?”万宗语气缓和地说,甚至还有一丝友好说笑的意味。
     温纯安莫名不再那么害怕,不过,他依旧没想明白,唯一的念头是:“图书馆后面也有小巷的。”
     万宗看起来像是生气又像是好笑。“走,我们现在就去小巷。”不容分说的,他拉着温纯安的手腕就走。
     他们抵达小巷后,温纯安没有挨打。他被以另一种形式的动作给攻其不备。
     万宗用最快的速度凑近、离开他的双唇。接下来,他的心脏以更快速的速度跳动起来。
     万宗无奈看他:“现在你该知道我约你来图书馆是为什么了吧?”
     
  
     ☆、第 6 章
  
     【万宗】
     刘父寿宴那天的后来,万宗任温纯安和周明同一起离开了。
     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思考,他的理智被不可名状的情绪给冲垮,他需要先冷静下来,才能更好的分析当前的状况――至少,当时万宗是那么计划的。他没想到,后来他花了好几天的时间,但依旧没能得到预期的效果。
     他想要想明白温纯安说的那些话……他想要想明白温纯安是否还想和他在一起……
     温纯安留下的那封信万宗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信笺上,温纯安详述了他对刘宇的关心和歉意,解释了自己的做法和想法,最后,他还请万宗询问刘宇的心理医生,以此来证明自己的选择对刘宇来说相对最无害。温纯安用词真诚恳切,字里行间却全是希望万宗不要追究自己这番假戏责任的用意。他完全没有提及万宗,没有提及曾经的往事,就好像这些事完全无关紧要。这和之后温纯安当面对万宗说的那些不一样。
     温纯安用他那永远那么透明干净的眼睛注视着万宗,对他说“而我也忘不了你离开时我的痛苦”,对他说“也许我还在痛苦,所以我冲动地犯了这个错”,他在信里只字未提。
     万宗不知道自己该相信那封信,还是相信温纯安所说的。
     根本没有办法想明白温纯安的万宗却在这几天里把自己越想越透彻。
     十二年前,他以为自己能够忘记温纯安的,为此他轻易选择了离开。他曾想,他可能需要一年来忘记对方,后来他想,他需要两年,他需要三年……再后来,他倒是真的觉得自己算是忘了对方,可他又重遇了温纯安。
     温纯安给了他最终的答案:即便他有一辈子的时间,大概也来不及真正忘记自己的这个初恋情人。
     万宗忍不住让人查了周明同。他知道那么做不好,之前查温纯安的时候,为了确保对对方最基础的尊重,他只是查了温纯安现在在哪儿上班,住哪儿,更隐私的东西他没有去碰。不过周明同不同,那天温纯安上车的时候,周明同伸手替温纯安挡车门上方防撞,仅那么一个举动,就让万宗恨不得查清对方祖宗八代。
     而商界算得上一位人物的周明同实际也特别好查,万宗没两天便拿到了详尽的资料。
     这个周明同曾经是个私生活相当混乱的花花公子。年轻的时候同时交往几个情人是常态――那些情人都是女的,周明同似乎是直男,这点让万宗稍稍满意――二十多岁的时候,周明同依旧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为此他和家里闹僵到离家出走,似乎过了一段苦日子,但也因此得到成长,等周明同回家之后,他开始正经加入到家族生意,虽然交往情人还是很频繁,但一来他工作还算认真并且能力不低,二来“频繁”和“混乱”不是一个概念,大家都有说他算是浪子回头。之后,周明同开始和温纯安产生交集。
     从资料来看,周明同和温纯安应该只是普通朋友。周明同是个只交女朋友的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和男人发生暧昧。但让万宗万分介意的是,周明同在和温纯安认识之后,一直都有情人的他却再也没传出任何绯闻来。他没有情人,没有女朋友,甚至没人见过他偶尔“寻欢”。他和温纯安的关系看似很一般,他们只偶尔一同吃饭,或者去酒吧,查不到有其他什么特殊互动――但周明同却不止一次帮过温纯安。
     温纯安是一位美术老师。周明同曾赞助过他们学校的学生画展。有一次温纯安住处爆水管,当时他人出差开会,结果是周明同处理的这件事。此外,周明同还曾去Gay吧接过喝醉酒的温纯安,差点与人发生冲突。
     另外一件事报告里没有提到。那天温纯安对刘宇下了剂狠药――事后倒是证明了那药对刘宇的确无太大伤害。最近万宗有和自己姑母联系,他那表弟情绪还算平稳――担心曾经派人“强行邀请”过他的万宗作出过激反应,周明同陪温纯安来了他原本很可能没兴趣前往的寿宴,并尽责把温纯安带走。
     万宗反复查看周明同的调查报告,想弄明白周明同为什么那么帮温纯安,他希望能够有个明确的理由,以此证明周明同的确对温纯安没有不良企图。但他没能找到满意的答案。倒是通过反复查看,万宗意识到他早该发现的事情――
     温纯安喜欢泡吧。
     周明同接醉酒的温纯安大概只发生过一次,但温纯安去酒吧的次数肯定不少。事实上,当初万宗寻找表哥口中的“Andy”就是通过Andy最常去的那家Gay吧。因为那时候万宗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找的人是温纯安,所以很快忽略了这一细节。而等见到温纯安,这个情报根本无法在万宗的脑海里和温纯安匹配起来――在万宗的印象里,温纯安干净到和酒吧绝缘。总觉得温纯安可能一辈子都会像个小处男那样只要稍稍逗弄就能脸红半天,去过酒吧一次便再也不肯去那种场所只觉得自己在家看漫画才自在。
     ――可是,温纯安当然不再是那个连主动亲他一下都要研究好几天该不该做,该什么时候做,该怎么做的纯情小男孩了。他可以那么深情地看着刘宇,然后果断甩了对方,他可以前一秒还在全情防备万宗对自己不利,后一秒就因为发现万宗还想他便表现出难忘旧情。万宗没有办法想明白很多事,但他能感觉到,温纯安不一样了。或许是长大了,或许是变了,但温纯安不一样了。
     那么多年过去,温纯安不可能停留在十八岁,不可能还是那个让万宗喜爱而难忘的十八岁的温纯安。根据这个逻辑,万宗思考下去:所以,或许自己应该放弃。他想找回的是温纯安,可如今出现在他生活里的人是“Andy”,他应该放下虚无缥缈的幻影,让自己过回正常的生活,过回没有重遇温纯安前正常的生活。
     然而,在那么得出结论后,万宗每天都会去温纯安常去的那家Gay吧坐到深夜。
     那天因为加班,万宗很晚才抵达酒吧,一进酒吧,他就看到了坐在醒目位置的温纯安。温纯安不是独自一人,他正和一个男人聊得热络。Gay吧的气氛使然,他们神情自然凑得很近,肢体间的互动暧昧至极。温纯安主要是聆听的一方,他专注地看着谈兴正浓的男人。他的眼神依旧清澄得不带一丝杂质,一如曾经,但又有感觉上的不同,万宗说不清那是什么,明明他无法从温纯安的眼睛里看到任何一丝挑逗意味,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